刚刚更新: 〔魔栖梧桐〕〔我真的不想无敌了〕〔穿越斗破之咸鱼人〕〔隐婚100分之重生学〕〔帝国第一宠:霍少〕〔极品人升〕〔韩四当官〕〔宇宙第一供货商〕〔抗战之我为纨绔〕〔我在末日三国杀〕〔东瀛之祸〕〔乡间轻曲〕〔仙途剑君〕〔绝品阔少〕〔相思随你入心间〕〔巨星闪耀时〕〔驭房有术〕〔超神替补〕〔二次元月老系统〕〔重生之都市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红妆 第一七九章 真正的沈彤
    一清道人住在王府的侧院里。Δ书阁ん.『k→shu→.co

    秦王府是按亲王的仪制建造的,原本就很大,后来又在王府一侧建了侧院,侧院是专为带着家眷的官员和门客住的,平日里有府卫巡逻,王府里还派了杂役和老妈子过来,给官员们省下了一大笔费用。

    住的人多了,也就有些拥挤,有些官员带着家誊搬出来,但大多数还是留在这里,毕竟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安全,也更省钱。

    一清道人只有师徒二人,他们住的院子不大,但是很清净。一清道人在众多仆从里挑了一个婆子和两个七八岁的小僮过来服侍,婆子老实,小僮懵懂。

    一清道人回来的时候,远远就看到有人撑着伞在大门口站着。

    待到走后,他才看清,那是朗月。

    回到屋里,一碗热腾腾的姜汤下肚,又洗了个热水澡,一清道人才缓过劲来。

    朗月问道:“您去书院街了?”

    一清道人眉头微蹙,他下意识地去看朗月,小小道童,眉清目朗,宛若传说里的仙童一般。

    “为何要这样问?”他问道。

    面对一清道人的审视,朗月的神情反而坚定起来:“师傅不要去,以后也不要,今天您在王爷面前说的那番话,惹被人深究起来会对我不利,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可是我不需要这种好。”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好,应该是双向的,如果其中一方不需要,那么这种好很可能就会成为双刃剑。

    朗月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院子里,雨还在下,春天的雨就是这样,要么不下,下了就没完没了。

    朗月站在廊下,看着雨水从屋檐下滴落,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沈彤?

    你要活着长大,只有你活着,我才能活着。

    但是我不想看到你,永远也不想。

    一清道人病了。

    所以当他再次站到秦王面前时,已是三天之后了。

    过期的事就像发霉的水果一样,没有人想知道那水果是怎么发霉的,扔掉便是。

    因此,周铮没有等来一清道人的告状,他有些遗憾。

    那天他和萧韧打赌,如果一清道人告状,萧韧要在天香楼摆一桌,可如果一清道人没有告状,摆酒席的就是他。

    恰好宜宁的书信来了,信有两封,一封是给秦王的,一封是给他的。

    宜宁在信里说她到的那天,樊帼英率三千兵马在榆林城外迎接,京城来的太监们看到盔明甲亮的兵马,吓得不敢前行。

    原本她是要住进普渡寺的,可是太皇太后要在普渡寺建什么慈安堂,这反而帮了她,她不用住在普渡寺里,转而住到了樊家。

    宫里来的太监无论如何也不能跟到樊家,樊帼英则派了人在普渡寺督促太监们修建慈安堂,明是督促,实际上则是把那些人看管了起来。

    最重要的,榆林很大,很繁华,宜宁表示很喜欢,她整整一天都在逛街,买买买。

    信的最后,宜宁把给兄长写信的真实目的表露无疑,她要钱!

    尽管如此,周铮还是很高兴。

    他让人去请萧韧,连同蒋修杰岳阳几个,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可是派去清水巷的人回来说,萧韧不在。

    萧韧去找沈彤了。

    今天秦王找过他,问起沈彤母亲的一些事,不是大事,只是家长里短。

    “若是让你去榆林陪在宜宁身边,你可愿意?”萧韧问道。

    沈彤反问:“秦王身边那个道士的提议?”

    “你如何得知?”萧韧好奇。

    “有人说过,小孩子是能分出善意恶意的,这是本能,因为孩子单纯,只凭本能,而不会受假意营造的一团和气所影响”,沈彤顿了顿,非常肯定地说道,“我是小孩子,这是我的本能。”

    还能这样解释?

    “那你觉得我呢?”话一出口,萧韧后悔了,她是小孩子,他又不是,他居然把小孩子的话当真了。

    “你和别人不一样......我可能上辈子就认识你。”沈彤报以一个大大的笑脸,小孩子嘛,要多笑笑。

    瞧瞧,连上辈子的话都说出来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他可不能被她也带成小孩子,所以不要再继续这个话题,言归正传吧。

    “你如果不想去,我来想办法。”萧韧说完又后悔了,他来想办法?这臭丫头的办法难道比他少吗?

    所以说以后还是少和她见面吧,改成写信也不错,还能练练字。

    “谁说我不想去的?我想去。”沈彤笑意盈盈,不像是在说反话。

    “想去?那你娘呢?”沈彤千辛万苦才找到她娘,萧韧可以肯定,若不是为了她娘,沈彤可能也不会来西安。

    “我娘留在西安我很放心,普天之下,没有任何地方比西安更让我放心的了。”沈彤快乐地说道。

    萧韧立刻明白了,是啊,王爷之所以对遗诏之事只字不提,那是因为沈氏母女就在西安,在他的手心里。

    与其强硬地把遗诏要过来,还不如对她们善意相待,她们主动把遗诏交出来,或者不交出来,全都无妨,因为那遗诏别人也得不到。

    遗诏在沈氏母女手里是祸,她们却又舍不得丢弃,因为一旦没有了遗诏,她们就没有了最后的依仗。

    所以秦王不急不缓,对沈氏母女既不盛情,也不冷落,何况沈彤又是以那种方式走到他的面前,在这里,他是主,沈氏母女是客,沈彤在与不在,黄氏都会过得很好。

    换个角度,秦王之所以还要向萧韧问起沈氏母女的事情,那是因为他还无法号令沈彤。

    对于当权者而言,越是在他面前从容不迫,进退自如,他越是会把你与其他人区别对待。

    沈彤的这步棋走得很正,也很妙。

    但是萧韧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不能怪他会多想,因为他见过真正的沈彤。

    真正的沈彤不是街坊邻居眼里笑容软软的小女娃,也不是很多人心里的小妖怪,她是那个在护国公府里弃他而去的小坏蛋!

    “宜宁什么也不知道,你不要拿她做人质。”萧韧说道。

    沈彤离开,黄氏便是秦王手里的人质,而同时,宜宁也同样是人质,她的生死全在沈彤一念之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