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珠供应商〕〔都市仙帝归来〕〔天降独宠:邪君惹〕〔杀神赘婿〕〔重生种田:首辅家〕〔玄门妖王〕〔誓欢〕〔农家美食日常〕〔魔临〕〔地球最后一条龙〕〔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都市我为尊〕〔蛮荒种田之族长你〕〔一胞三胎,总裁爹〕〔重生狂妃:太子殿〕〔我的极品女邻居〕〔农门医女:猎户王〕〔蜜婚超甜:墨少家〕〔带着火影重生日本〕〔秘宝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75难得的收获
    恢复更新前先说声抱歉,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真的搞不清写什么不违规,顾虑重重,加上受伤一指禅实在难受上火,就干脆避一避.......在此感谢虾海、鹰天王老朋友的支持,感谢所有亲爱的读者的支持.........

    就在宋王朝知情者皆以为赵岳大难临头再没机会得瑟了时,赵岳在梁山却满身轻松得很,从来没这么轻松过。

    老家的人这次干净的全撤走了,都到了自家的王国那团聚去了,从此再没有在这边的种种复杂凶险意外不可测了,赵岳在这边再无放不下的牵挂和顾虑,从诞生在这可怕北宋末年起就紧绷着一直近二十年的神经终于能轻轻松松放开了。

    他终于能无所顾忌的放开手脚尽情挥洒了。

    沧北空虚后,预备的河北东路后续战略方案也如愿的顺利完成了。

    赵廉在撤离前悍然发动的对辽一战中,已经趁机巧妙地把东西两路当时奋勇敢随战的将士的意识点化了,尤其点醒了那些至少敢战的边关核心骨干——老边关领军重将的脑子。

    这些人在战斗中彻底看清了一件事:辽国真的已彻底没落不堪了,不止是丧失了传统的骑射之利,对宋军再没这项碾压性优势了,相反,还被马相对多的宋军反碾压,而且辽国人也变得不再是草原狼族的传统骁勇善战,堕落到并不能打了,怕死得很,感觉比形象文明懦弱的宋人还胆小怕死。

    辽军形象还是那么野蛮凶恶可怕,却不过是色厉内荏而已,披着腥臭兽皮扮肮脏野兽能吓唬人而已,而且比宋人更自私散漫缺乏凝聚力,连突然奋起敢战了的宋军都打不过,在自家地盘绝对的优势兵力下居然会一再的望风而逃......再不是过去那样嚣张而且真自信辽人就是比宋人强、辽军就是能肆意轻贱欺负宋军,被打得不敢瞧不起宋人了,精神上没了那股子优越民族心气......这样的蛮族国岂能顶得住更野蛮而且士气越来越盛的猛虎一样的金军?不久必被灭亡无疑........

    自己对宋极度失望甚至痛恨,若是厌宋而选择叛国投靠辽国试图求长远富贵,那纯是自找屈辱和死路,只会被顶到对抗金军的一线上当最低贱最没价值的炮灰无情消耗掉——在辽国人眼里,宋人无疑是最低贱最不可靠的种族,远比不上那些野蛮愚蠢落后却和契丹人有诸多游牧族共同点更有兼容性的杂胡........这种觉悟在战前就有了,一战却是更明确了,就此死了投机叛逃辽国的心。

    傻子也知道,辽亡了,腐朽的宋王朝也必不能存活。再死心塌地奋勇效忠宋王朝也是死路一条。

    唯一的光明路就很明确很迫切了:全力争取到投海盗的资格。

    北边军太多骨干当着宋朝廷的兵,吃着宋廷的饭,心向着的却是别国,惦记的是最现实可能的先加入沧北军,追随能另立强大政权的赵廉,更好更有底气地活下去,在此基础上进而谋求投海盗........也就是说他们拥护却并不真的效忠赵廉。

    参战所有边军被点醒明悟的是这个。

    这些人,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战后必会被朝廷深深顾忌甚至痛恨,却因为边关万万缺不得这些人撑着,也不能象往常那样挑出几个立典型玩杀鸡儆猴,否则必会伤了边军的心,激怒本质就是土匪的边军......想立典型杀也未必能杀成,更大可能的是朝廷在边关负责监控和下令杀的那些人被边军杀掉.....总之朝廷不能询罪找借口清除掉追随赵廉参战的任何人,只能以奖功升职、调防等方式迅速分拆调到西路各处边关监控利用着,或是紧急顶上沧北军叛逃后形成的边关缺口。

    赵廉意外没了。断了这个念想,新沧北军能指望的就是朝廷新调来的统帅是张叔夜那样的靠谱的士大夫。只要是踏实靠谱点的领导,不会不懂装懂高傲轻浮瞎弄,他们就可以相对安心地继续守边奋勇下去,让海盗看到他们的表现......以邪恶僧人为主的沧北军能加入海盗,这给了边军更坚定的奋斗目标,更足的信心和动力。

    将士们对新统帅的要求真心不高。

    在这种军心基础上,以宗、刘二帅的老辣素质,以及柴进的间接协助,完全能轻易赢得军心,在边关迅速站稳脚根,和张叔夜一起把东路边关掌握实了。

    然后,一切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严酷客观形势变化所迫很自然地发展演化下去.......

    赵岳对自己的北边关战略计划还是很有信心的。

    当然,仅仅准备好了边关的事,还远远不够。

    还必须在朝廷内部发力,必须设法整顿全国力量,进一步加强宋朝廷的统治能力。

    这件大事就得依靠欧阳珣年后来完成了。

    而且,有意思的是,欧阳还意外得了个很坚定很真心很有力的盟友——何栗。

    何栗是北宋末一个有民族气节的好官,历史名臣,但有这个时代其他士大夫一样的传统通病特色,好诗词酒色风流,当年和历史奸贼当时的吏部尚书王时雍闲时一起到青楼娱乐潇洒时,结果跟着赵岳要教训除掉的王时雍遭了殃,喝了时迁下的药酒,被发狂的王时雍撕打,蒙头蒙脑中意外打胜了报仇解大恨了——急眼失手把王时雍推出了窗户当场活活摔死了。他一下子出大名了,丢了朝廷的脸面,因此失了官,成了罪人,沉沦到最残酷的社会底层,期间吃了大苦头,但也因此深切了解到了社会的悄然急剧转变,亲身体会到了大宋民间积聚的可怕现实......终于接地气了,思想触动太大,认识到朝廷必须尽快清醒认识危机并着力改正,否则国家必亡,可惜,他戴罪在身在边关遭罪,什么也做不了,就算能上书朝廷,那时的朝廷也不会把他的建议当回事,这越发憋得何栗拯救大宋的心热切坚定。

    如今朝廷太缺真正忠君爱国又有能力的官,赵佶在修仙中偶然想起了何栗,却不知何栗在边关服刑还在不在了。

    欧阳珣从宫中内线及时了解到了这个消息,却是知道何栗还活蹦乱跳的活着,因为有人在边关无形中照顾保护了何家熬了过来。

    欧阳就在一次和赵佶的闲聊中“无意中”提到如今国难当头正是用人之际,建议起复何栗......何栗的操守和能力是不错的,和王时雍当年闹的丑闻如今早成过去了,谁还在乎读书人那点风流惹的祸的事件。那事如今不过是件趣事逸闻而已。

    赵佶自然大为赞同.......

    一封圣旨骤然降临。

    何栗一下子由没人权而悲苦绝望等死的边关罪囚苦力飞到了中央。

    赵佶亲自了解了何栗现在的面貌,感觉何不在官场这么久,智慧能力和操守却不但没消磨掉反而更敏锐突出了,甚喜。而赵桓对何栗的印象本就很好。

    父子皇帝都赏识。何栗就发达了,上来就是御史中丞,次月加升为翰林学士,不久又进尚书右丞兼中书侍郎,转眼成了相级圈的大佬,也很自然地私下里和恩人欧阳珣成了亲密盟友,却比欧阳珣在破祖制与政治传统上更激进.......长久憋的。

    宋王朝的太多传统不改也不行了,就象税制改革一样,不改得立马死,改了起码可以多喘几口气活一活........

    何栗在边关,在某人暗中关照有意引导下,也无形中接受了很多新思想,儒教传统信念本质未变,但有了不少新的治国或拯救国家于危亡的新办法,思想也在磨难中升华了,不那么儒教本色了,不是朝廷那帮正统的所谓儒教高素质能臣能比的,只是这些新办法必然会触犯旧传统利益,绝大多数对朝政的建议,他说了也白说。

    他久不在官场,又是骤然入朝廷列入相圈的,本身也没威望能鼓动起影响力,满朝又全是只顾眼前私利的奸贼或蠢货勋贵,只觉得他锋芒太盛,小人得志的既视感.....他说得再有利于国家并且可行也不会引起响应支持,只会相反。

    碰壁数次,被打压冷落陷入孤立后,一腔热血急于做成大事的何栗总算清醒了,不再一厢情愿的坚持说,转为沉稳,嗯,着机支持会玩的盟友欧阳珣的主张,并且进一步和欧阳珣密切起来,接受欧阳的指点,力争在自己的职权内做些有益的事,无形中顶起了权邦彦撤走后赵岳在文职范围内间接操控朝廷所缺失的人手以及起的相关重要作用。

    赵岳的目的是给宋王朝延延寿,并不需要何栗搞什么破坏宋王朝的事。

    何栗的爱国热情和努力全是为了拯救宋王朝,正合赵岳的目的。赵岳不需要冒险强行扭转忠君思想坚定的何栗成为一名合格的海盗间谍。何栗不需要违背本身已经固定的信念和心性做事,只要在这个王朝末世本色发挥就行了。

    一切轻松,自然。

    欧阳珣在朝中有了相级的真正盟友,有了坚定可靠的支持,做事的底气无疑大了不少,也方便了不少。

    赵岳在朝廷磨刀霍霍的贪婪敌视和寥寥几人的关切担忧叹惜下,能在梁山满身轻松的过了个快活舒服无比的年。

    他真的太满意了。

    沧北事件,他并没有隐瞒不知海盗国底细的梁山军,在电报确定大哥他们完美遁走了后,第一时间就令人把这个太让人意外的“大不幸”消息告诉了梁山军,说:赵廉被朝廷害了。沧北军不存在了。梁山人背后再没有强大的庇护了,以后全得靠梁山人自己独立支撑......从此以后满世界全是敌视赵岳的人,梁山泊形势万分险恶。在这种情况下,谁想离开这个凶险地,可以自由离去,甚至可以带着武器离开......理解,不怪你,不算不义。

    不强迫大家就得死守着梁山被全世界攻击......

    赵岳就是想看看手下的悍匪军到底可靠不可靠,可靠又有多可靠.......看看悍匪们内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各方反馈回来的消息令赵岳精神大振。

    悍匪们猛然得知噩耗,整体上先是惊得发呆,随后却不是土匪歹徒自私本色的立马忧虑自己的命运,不是挤眉弄眼鬼鬼祟祟沟通好友兄弟赶紧琢磨一齐发力造反作乱如何从梁山这获利而早早离去,而是悲愤大怒。

    “狗皇帝,狗朝廷,弄辽国外敌没本事,狗屁不是,害死本国忠臣能人却总是有胆子还高手.......”

    “该死的昏君奸臣,害得我们这些草民不得好活不说,居然敢害咱们寨主的大哥,这仇怎能不报?”

    “对,这口气如何也咽不下的。请寨主发兵。咱们不过年了。他们也休想舒服得意过这个年。杀他们个人头滚滚去。

    弟兄们,咱们打到东京去,让那些玩艺知道咱们的厉害,杀了狗皇帝,用满京城达官贵人的脑袋和血祭典侯爷.......”

    这一喊,顿时引起一片的咆哮呐喊:报仇,报仇.......

    此仇不报,还有何脸面自称是英雄义士好汉?有何脸面面对世人活着?还算什么相亲相爱生死与共梁山一家人......

    群山回应着愤怒的报仇声。

    满山怒极的疯狂杀意、凶恶沸腾的战意......

    若不是此际正隆冬寒风呼啸掩盖了咆哮,这种疯狂的呐喊与战意会清晰的被水泊外的人察觉到。

    梁山军成员仍然是乱世求生的自私歹徒,是土匪,不,说土匪形容不够,是顶级悍匪,是打败过猛虎金军,杀得嚣张辽军大兵团惨败而逃,见识经历了大场面,有了强大战斗力和大军做战经验,有了真正硬实力的更可怕的匪军,但他们的自私匪性已经变了,由过去的唯我,变成了如今的唯我们,梁山兄弟姐妹相亲相爱、团结一心、同进同退、同生共死,紧密抱团谋生的信念不但形成了,而且很清晰坚定。梁山是我[家,梁山需要我,我更需要它,梁山不能没有我,乱世求生,我更不能没有梁山这个家。这个信念已经在梁山军心中不知不觉中牢牢扎下了根。

    这当然是赵岳以及相关人员长期以来有意以各种方式反复灌输、日常相互诉苦、探讨社会人生不公,洗脑的结果。

    赵岳从开始就没要梁山悍匪军信守那些感人肺腑的高大上理念,就让他们保持为生活为活下去而奋斗的自私凶恶土匪本质或者说是平凡小人物本色,唯一宣传的大义是我们要无限忠诚我们的这个集体,永不背叛,拼一切努力相帮相助抱团求活。因为这符合这些人的本性,符合帮派传统的义气原则与追求,容易做到。

    让他们变得高尚为人间正义为不相干的别人去牺牲奉献,那太难了,他们到不到,勉强不会有好效果,不会让这些人有积极性,无法形成赵岳需要的那种举世皆敌时敢挑战世界的胆量和战斗力。

    恶也是胆量和战斗力的一种重要表现方式。

    在赤色军队没出现以前,恶一直是强军的主流。

    束住了或改变了这些人的恶,让他们当通常意义的好人,也就等于束住了这些人的战争激情,等于废掉了这些人的胆量和战斗力。为国为民什么的,他们没有这个觉悟,已经形成的本性上就不愿意,为自己为同伙兄弟就不抵触了,很自然的愿意,混帮派也必须有这种义气觉悟和行为,否则难以在团伙中立足,团伙也很容易崩溃瓦解不存。

    梁山军并不是一时冲动的喊喊发泄一下就完了,冷静后的行动是强烈要求开战,不能杀到京城报仇,也要拿周边的官府开刀,狠狠报复。

    反正周围的官府本就一直在贪婪梁山的财富、敌视着梁山人,恨不能一口吞了梁山,杀他们就对了。

    梁山是我家。谁敢动梁山,我就和谁拼命,定要他死。

    这就是知道梁山陷入危机的梁山军发自内心的呼声。

    他们不会背叛梁山另谋所谓安全的生路,决不容许任何人来侵犯梁山的利益损坏他们已经习惯并依赖的梁山美好生活。

    梁山优越的客观条件以及自身的战斗力也让他们有这种信心霸气。

    举世皆敌又如何?

    百万大军来犯又如何?

    我们梁山人无比团结齐心能战,有水泊天堑,有各种厉害的武器和战术手段,有英明强大的寨主领导,我们是强大的正义,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无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