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战神狂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蚀骨宠婚:早安,〕〔地球无敌仙帝〕〔陈瑾宁李良晟〕〔重生霸道嫡女〕〔权门悍妻〕〔陈瑾宁陈靖廷〕〔为何你比霸总还冷〕〔剑尊〕〔华笙江流全文免费〕〔赘婿当道〕〔旷世神婿全部目录〕〔旷世神婿〕〔我是赘婿〕〔岳风柳萱小说〕〔岳风〕〔旷世神婿岳风免费〕〔旷世神婿小说〕〔沈七夜林初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98巧遇
    钱缸、马得财临死前神智似乎格外清明,在难忍的巨痛中还不忘提醒:“内甲、宝刀,别忘了收走。不能落到外人手里察觉国家秘密。这是军规,关乎民族大计。把我们埋雪里就得。赶紧走。报仇,报仇.......告诉二爷,俺再不能和他并肩作战了......俺还没和二爷喝过酒呢,以为这次在梁山总算能喝到呢......”

    二人无法坚持活下去,肋骨断了,内脏也重伤,就算此刻就在梁山能得到高明治疗也不行,都在满眼留恋笑容中死去。

    “我草你女直八辈。”段景柱疯了,跳起来不顾一切杀入林中决斗。

    石勇等三人也红眼跟着杀入林中玩命。林中到底有多少敌人,有多少可怕陷阱,他们都顾不得了。

    恰在这时,突然林中发出数声惨叫,还有激烈打斗声。

    似乎林中傲慢凶暴玩冷箭的女直遭遇了什么意外......

    段景柱他们疯狂杀入林中,果然意外看到有人正和残存的几个女直恶斗,是四个汉子,武艺不错。四人疯狂扑上去,一阵乱刀,几个女直被意外出现的四条汉子拖住了无法逃脱,只能满眼不甘的很快倒在血泊中......

    意外出现的四人是从河北山城南下的民间武者,年纪排序,叫陈雷、倪宣、怀英、许宣。

    他们自由却混够了险恶复杂的民间,看到生活无望,在今冬没了爹娘牵挂拖累后,静极思动,年后待不住了,不惜冒寒风大雪远行,是想投沧北军在赵廉帐下混军旅谋个光明出路,可是沧北不允许外人进入,他们知道这个,就想着先到梁山找赵岳.....若是这条路行不通,他们打算干脆当反贼,回老家拉一票人马,先杀当地镇官县官,立名,然后投田虎去。

    这四人也是这时代的民间强徒,若不是赵岳家崛起,给这一类人新的希望和出路机会,四人必定已是田虎帐下贼将。

    只是,四人是河北人,去过辽国冒险夺利,却从未南下过,对这也完全陌生,从另一条路南下到了此地,没遇到段景柱他们遇到的此地系列黑店,却悲催的竟然迷路了,放眼到处是白茫茫一片荒野,看不到半点房舍人家,浩瀚天地不见半个人影,午饭没得吃,又没马或马车,全是背着简单行囊在常常没膝深的雪地中艰难步行,在这茫茫严冬风雪中不知该往哪里走才是荒野尽头,个个饿得肚子直叫,心中发急,茫然瞎窜中,胡乱撞到此地,意外发现这片树林边缘里竟然隐藏着十几匹战马,战马都封了嘴不能叫唤,有人窝在避风处看守着.......

    他们判断看马者必不是什么好人......这年头,非官方却能有骡马,尤其是能有战马的人家都非善类,不是强盗歹徒就是勾结了官府权力新兴的格外贪婪凶恶大户,在此荒野在这时节出现的非官兵却有战马者,肯定是行踪诡异的强盗无疑。

    正苦于风雪步行跋涉的四人顿时起了心思。

    他们四人是打猎好手,武艺在身,都很自信,有了企图,就悄悄潜行过去察看,结果看到看马者只有区区三人,别处附近没有同伙,并且偷听到了些话,得知这十几骑原来是在此埋伏截杀某伙外地过客好汉,更惊骇得知其同伙居然是异族女直.......遥远东北小小金国女直势力居然已经深入到宋国内地这了,这事真是古怪.......暴起突袭围杀了看马者。

    这三个家伙是宋人中的强者,在宋国的地盘内竟然甘愿为小小女直蛮族的走狗,帮助异族图谋大宋,真是该死......杀了正好夺马代步,有了这些不错的战马,去投梁山也算有了不错的见面礼......为防止三人武艺高能反抗闹出声响示警,四人下手直接夺命,结果也没能留活口进一步多了解些此地内情,和段景柱一行一样蒙在此地隐患凶险中而不自知。

    随后,四人就穿林潜行过来了。

    都极好奇,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区区六人过客强者就能逼得骄傲战斗力天下无敌的女直出动十二人截杀,还得依靠最擅长的山野雪地埋伏偷袭才有信心收拾了......若是六人过客是值得解救的好汉,他们瞅情况考虑会伸手帮一把.......

    段景柱搞明白了意外出现的四义士,不禁悲伤感叹这四人来得晚了。

    若是能稍早一步到了示警,他们就不会被暗算。以钱缸、马得财的本事,就不会出事了。

    他这是心伤神乱了,竟然不是感激而是只顾遗憾....甚至有点埋怨陈雷四人怎么不早点来......好在他没说出口。

    石勇了解兄弟的心思,连忙代表兄弟们感谢了四人的仗义援手。

    陈雷四人也不是什么通常意义的正经好汉,都是河北野民心狠手辣之辈,手上人命不是三个五个,这些年谋生也经历了不少事,看得出段景柱的情绪,却无怪罪之意。

    他们四个也是结伙行事的,理解这种兄弟感情,对念重兄弟情谊的段景柱反而有好感,听了石勇的感激,陈雷摇头道:“我等都是汉人。外族蛮子在咱们这行凶耍横,岂能容他猖狂。杀了这些女直祸害是应该的,兄弟不必言谢。”

    这就结识了,有了初步交情,但也未深言吐露各自南下的目的。

    随后,陈雷他们去林子另一边收夺的十几匹马。段景柱四人依钱马遗言收敛了二人尸体埋在雪地,自然又是一通悲伤,心里牢牢记住了收敛地,以便日后找来,都念叨着:”兄弟英灵且慢走。这仇很快就会报了。二爷知道了此恨,定然立即发兵。定会剿尽这的恶贼一个不剩。那时再好好安置兄弟后事。“

    两伙人汇合后,说到到底该往哪走才是安全脱身此地的,怀英道:“你们的方向错了。那边全是荒野,还有山挡着,不是南下路。我们就从那边过来的。好不容易才穿山走到这,正想穿林到你们来的那边寻路呢,却巧遇了几位哥哥。”

    这两伙,恰巧四对四,共八人却是不知,这正是水浒中晁盖的丧身地——曾头市。

    曾头市地主,女直人曾弄一家是为大宋养马的大户,在叛逃潮发生前就已经势力不小,鸟强得很,当地的凌州官府都不敢得罪,如今势力更大了......这一带正是曾家放牧养马的专属地界,所以冬天是荒芜一片,没有农田,也没有人家。

    段景柱或陈雷一行,若是在树林那边再往东南走七八里,就会恰恰闯入曾头市,进了强盗窝了,等于主动上门找死。就他们这几个人,本事再强,也休想杀出来逃走。他们对此地太陌生了,逃都不知往哪去合适。而曾家势力太强......

    至此,两伙八个人虽然仍然不知曾头市的可怕,却本能都感觉到凶险,事情怕是大发了严重了,祸事不小,身在危机重重中却因无知而难断,都不敢大意滞留,卷着战马方便换乘,立即返向林子另一头重新找路希望能快速南下。

    在茫茫天地间飞快奔腾,跑了不下两小时,期间遇到过村庄,想打听情况,却遭遇了堵截攻击,奋力杀出重围,在旷野奔驰也遭遇多次堵截......这,无论村民还是店家,竟然全是要命的歹徒强人,似乎全是女直在此地的忠心势力,而且战马骑兵多得吓人,怕是当地及周边几个州的军队骑兵势力加一块儿也没这么大......

    盘踞此地的女直显然已经知道了林中偷袭失手的事,无疑是调动了力量展开了全面搜杀堵截,不杀闯入此地的“凶手”决不罢休。女直凶残之极,报复心当世最强,以女直微弱部族势力敢反辽正是基于此。这也是曾家掩藏秘密的需要。

    决不能让过客察觉了什么把消息泄露到外地......

    段景柱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此只折了两兄弟其实已经是幸运。

    他们遭遇了数次数百骑兵大队的堵截,奋战突围得凶险辛苦,实际是幸运得一直没遭遇到全部出动的副教头苏定以及曾家五虎与同行的女直带领的曾头市最精锐骑兵。

    祝家庄龙虎彪三兄弟号称三杰,只祝彪武艺一流,且初窥到点超一流身手的门径,龙虎二人的本事只是二流偏上而已。而曾家五子却号称五虎,正是武艺全部达到了一流境界,尤以老大曾涂,老四曾魁,老厶曾升本事了得。

    段景柱他们若是遭遇了强者带领的大队骑兵,匆忙间杀不了带队者,就会被众多对手缠住,耗也耗死了。

    好在段景柱四人都是当世最精锐的马贼,最擅长突袭和奔逃,在这完全陌生地也能一次次凭丰富经验形成的直觉甩开追杀或恰巧避开了前方强敌。陈雷四人本事只算二流,却也骑射不错,而且显然也是干惯坏事的,机警不乏经验,八人得以一直在逃......

    从中午一直逃到现在,眼见太阳日益偏西,冬天天太短,加上大雪阴天,下午四点就会天黑,不用太久就会夜幕降临,八人却还没脱离追杀和堵截,实际是还没找到正确的离开路,没有战死的不幸却几乎人人带伤......内甲护得上身护不得全身,连胳膊也护不到,就是个马甲式.....也都杀得累了,尤其是陈雷四人,午饭都没吃,早饭也未必吃好吃多饱,这么长时间激烈紧张一拼耗,更是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浑身乏力.......马在雪地奔腾格外费劲也累了,幸好是一人三骑还富余,能换着马逃,这才有能力一次次甩开追杀堵截......曾头市这面又死了不少手下,却没能留下过客一个,越发愤怒追杀得紧......

    焦急间,突然前面出现个村落,很小,靠山,只几户人家的样子,而且有炊烟飘飘。

    陈雷四人饿得实在受不了了,盯着炊烟吞着口水建议过去......

    段景柱他们也感觉疲惫不堪,需要短暂休息一下。

    快马加鞭,过去了。

    一家院子里突然冒出个大汉,是真大汉,身高一丈,巨大的身躯现世金刚一样晃晃在半空,站地上比骑高头大马者还高,手提一根鸭蛋粗铁棒。他无疑是听到了马队过来了的奔腾声出来查看情况的。

    骤然看到这么个可怕的巨人,一眼就知必非善类,怕又是女直的走狗,转眼院子里又奔出十几个汉子来,也是个个强壮凶悍矫健,都手横武器弓弩紧盯过来,段景柱一行不禁叫声苦也,精疲力竭却遇到这么一伙守株待兔且肯定不弱的.......

    但后有追兵,只能咬牙上前。

    原本以为又会是一场遭遇战,不料那为首的巨汉瞧清了后,诧异道:“你们就是那伙过客吧?这么久了,你们竟然还敢徘徊在这一带?”

    听这话头,这巨汉似乎并不无敌意,甚至有好意。

    当然,段景柱陈雷两伙人可不会轻信什么,但也没就势冲杀,对方能迅速退入院子以弓弩打防守反击,也不方便冲马硬杀上去,八人索性趁机住马缓缓力气好再战。

    巨人正是险道神郁宝四。

    他和这十几个手下兄弟不是来这专门设卡堵截的,是平常就住在这,就象那些黑店一样属于曾头市设置在外的暗哨,但也接到了通知......他们以为根本没事,没当回事,照旧过日子。那些胆大也厉害的过客了解到本地凶险,只会全力赶紧远离这才是正经,不会惷得往这边来。谁知却就是过来了。

    段景柱他们根本不知地理,又被围墙追赶得,无意间就闯这了。

    郁宝四有些郁闷,又说:“这叫曾头市。曾头市有一家,唤做曾家府,专门为朝廷养马的大户,很出名,在官府眼里很有地位面子。曾家老子原是大金国人,名为曾弄,被官府和当地人尊称为曾长者,有五个孩儿,曾涂,曾密,曾索,曾魁,曾升,号为曾家五虎,皆武艺一流。

    更有个厉害教师叫史文恭,绝世高人。

    还有个副教师苏定,也是本事了得,二人教出了曾家五虎。

    这以前就是凌州官府也不敢招惹的豪强,甚至是得讨好的,如今更强大了,有伙女直偷偷摸摸来了近两年了,招揽了众多民间恶人好手,如今训练出骑兵三千多,还有众多步兵。曾弄如今是七品县太爷级的镇长,由昔日强民成了正经官家了,不但这一带几十里都是曾家的,连整个凌州实际也是曾家的。你们逃出了凌州都不一定算脱逃了凶险,竟然还在这打转?这离曾头市只十五六里地啊。你们,啧,是艺高人胆大,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

    俺真服了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