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终极魔少〕〔财智在线,萧爷总〕〔斗武乾坤〕〔司礼监〕〔恶女重生:殷少宠〕〔仙帝归来混都市〕〔炮灰大作战〕〔无敌枪炮大师〕〔重生军少辣娇妻〕〔我是都市医剑仙〕〔一品侍卫〕〔无限升级之穿越诸〕〔头狼〕〔农家小福女〕〔都市之仙帝归来〕〔老胡同〕〔都市重生之仙尊归〕〔赘婿风范〕〔刁民的崛起〕〔七零律政俏佳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407复仇9
    三山大王正是撼山力士文仲容,移山力士崔野,劈山力士乜恭。

    正好唐斌还有个绰号叫拔山力士,与山大王似乎天意有缘。三人凶恶无赖却确是一片年少赤诚,也值得试交。

    当时天已晌午。

    唐斌一行饥渴难耐,五个人艺高胆大一商量,得了,也别着急走了,先上山吃饱喝足,歇息歇息顺便摸摸底再说.......

    如今与唐斌和三力士在法相寺这的山贼部下却只有不到二百人。

    这是从山西鬼仙山跟着来到山东的全部人手。

    山寨有三四千人手,但在唐斌说服了结义三力士兄弟跟他走时,只有这么点人愿意追随而来,其中绝大多数本就是三家的跟着各自的少主悍然杀官造反的忠义仆从家丁什么的人。

    山寨其他头领和喽罗都选择留在家乡,似乎是不舍故土,实际是就想在熟悉的家乡纵情当强盗作恶快活,不肯到陌生的外地闯荡。最主要是那些头领头目沆瀣一气,共同背叛了三力士,选择了自己当老大,若是官府围剿得狠了立寨不住,他们就会投奔西边不远处的田虎谋求个将军什么的官当当,照样快活作恶.......三力士果然并不能真领导住这些成年老痞。

    .............................

    赵岳在法相寺歇息一日,第二天立即整军出发,以北上禁军身份吃住沿途的村镇,搞得“民怨”沸腾,可笑官府,无论是州还是县上都无人过问,只要北上的过路丘八别麻烦刁难到他们头上就好,竟然始终无官方盘查军队身份与真假。

    即便是有哥哥正管着禁军的寇州知州高让也装聋作哑,只作不知有军经过辖区。

    大军开到凌州。

    曾头市已及时得知并且警惕起来。

    逃走了几个本要习惯的抢杀掉弄点钱财好处的过路客,还跑了知道曾头市内情的郁宝四,曾家自然有些担心.......

    但,他们也无法确定进入凌州的军队到底只是经过这还是专门来剿灭曾头市的,也不能兴兵主动截杀,只能等.......

    让他们惊愕的是,让在这的女直兵疑虑格外警惕的是,特意带到宋国并派出去侦察监控凌州的两只海东青竟然都是一去不回,无论女真怎样吹音召唤,两只鹰都再也没出现。

    难道是被过路的那只军队中有射雕高手射杀了?

    若真是射杀了,那么是有意的?还是有人为显摆箭术及好奇这居然有鹰而无意间......

    海东青实际是被赵岳的两只雕收拾了。

    海东青生性凶猛机灵,但怼上两只更聪明的巨雕只有被虐的份。很简单,轻松赶上去,巨大的翅膀一拍,大鹏展翅暴风雷霆,海东青就只能惊鸣着掉下来,被巨雕盯着煽在地上,让也懂玩鹰的小海和二彪笑着赶紧抢上去捡抓了。

    至于这两只有主的海东青肯不肯在陌生人这吃食活下去,肯不肯认新主,这不重要。

    能养活,能重新训练认主最好。不能就当猎物吃肉.......

    曾头市也很快不用疑虑猜测了。

    一直不快不慢悠然北上到附近的军队突然拐向并加快进军速度,很明显就是冲曾头市来的。

    这对曾头市是最糟糕的结果,

    不是怕了官兵追剿,而是宋朝廷知道了隐患,潜伏不下去了,再不能以合法身份自如以宋国力量养反宋力量了.......

    到了这时候,想什么也没用了。准备应战吧......

    一切以先杀败了官兵再说以后不迟。

    再者,他们也不是没考虑过金军还没打到宋国时就暴露了的应对方案。

    等梁山军来到附近时,反应迅速的曾头市已经在去曾头市必经的路上扎好营寨,依山口分三座大营锁死通路......

    赵岳并没有下令立营休整,大军也没带帐蓬,当天直接率领大军杀到主路主寨面前。

    曾头市毫不示弱,三寨立即汇兵主寨列阵迎战。

    两军对垒。

    曾头市势力果然牛大了,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竟然全是骑兵,以赵岳和见惯了战争大场面的唐斌一瞅,对手应该有六七千骑。这样的一城就这么庞大的骑兵势力,整个宋国,甚至整个如今的东方,也只有汴梁城与河北东路新三边才有。

    而赵岳在这的只五千军队,只有将领和一百斥侯精锐才骑马,其他人,包括赵岳的亲兵头子二彪和小海不参加斥侯任务时一样是背着行囊步行,当榜样带头.....梁山军此来的有三千多专业骑兵,出征却不能骑马,和步兵一样费劲趟雪走路,却看到小海二彪和大家一样踏实步行,在这个还处在开春前的酷寒时节远征,再苦再累心中也没怨言了。

    人就是这样......

    此刻,梁山军瞅着似乎无边无沿的敌军骑兵,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但也并不多畏惧,锐气没被挫动.....到底是经历过杀蛮子大场面的。对国内这些江湖败类与各色地痞恶棍蟊贼拼凑成的叛国走狗军,梁山军还没放在眼里,从容依令列阵......

    双方隔着将近三百米。

    这才是宋代大兵团作战时最常见的距离,既能把对手观察得较清,又不会深受床弩暗算的威胁,这距离能反应过来......

    赵岳视力异于常人,在过来时,远远就能把从寨中匆匆出来集结的敌骑看得很清楚。

    他瞅瞅敌阵中飘扬的唯一标志着曾字的大旗,笑道:“曾头市只有三千多不到四千匹战马,而且比较好的马不到两千匹,排在后阵的其它的马都是骡马之类,无非是代步和充数展威吓唬人的,人手并非骑兵。这情况和郁宝四说的相符。”

    唐斌和梁山主将孟福通等都有望远镜,此前也远远观察过,听到赵岳如此说,都不禁笑起来。

    众将能听到的也笑起来。

    原本大战前怎么也有些紧张甚至恐惧的梁山军也露出笑容,放松不少,话一传开,全军的心皆定.......

    曾头市也确实用国难中四处抢到的众多骡马充当了战马,所有参战者全骑马来亮阵,确实有威吓“官兵”之意,但更有欺负此来的官兵全是步兵的心思。

    以曾家对内地宋军的无能怕死了解,无疑是想以庞大的骑兵阵式先挫掉官兵的战心,就算不能吓得官兵不战而逃,也可以仗着骑兵强大的冲击力一举轻易摧毁官兵阵式,废物官兵必立即哗然溃败,剩下的就是在后面挥刀尽情屠杀了。

    赵岳安抚了军心,眼睛和心思却盯在敌阵帅旗那一块。

    帅旗下有醒目的七骑是主阵核心领导,因为那一片只有这七人是着铁甲的,而且骑的战马在赵岳眼里属于明显比其它人的神骏。很显眼的领导范......

    曾头市再牛逼也无法大量装配起铁甲,那不但需要海量的钱财支撑,更需要高明的匠人,而且得是大量的高明工匠。那是只有以国家或类似国家之力才能做的事。说到底,曾家也只是个养马的土豪大户而已,没那个置办正规军的底气财力,以前也没想过造反,官方又一向严控民间有大量盔甲弓弩,曾家搞军事装备没那个便利,也就是勾结官府作威作福凶横称霸乡野一方小城镇而已。能有几个高明工匠专门为武力主要人物制造出铁甲和精良武器就不错了。等到联系上金国,成心积军力祸害宋王朝了,这时候再想搜集工匠也已经太晚了。

    高明工匠,包括外国的,以各种形式被海盗国优先弄走了。

    这七骑中,有两位是三十多不到四十岁的中年人,一个拎戟,一个持枪;其他五人都是三十以下的年轻人。

    赵岳能准确判断出七人中有四个是女真蛮子。另一个一身凶野傲气的半蛮子必是曾家长子曾涂。使戟的必是史文恭。使枪的中年人必是副教头叫苏定的。

    有意思的是,在曾家军,又有曾家必定极力媚随的女直人在,为主帅的却明显是史文恭。

    史文恭在七骑最中间,显然被簇拥着,左边是曾涂,右边是个野兽气息浓郁的凶悍女真人,必是带队来宋国潜伏的两谋克之一。

    苏定这个副教头只是个陪衬,紧伴史文恭左右的资格都没有,此刻的地位简直和其它几个女真兵一样在一边呆着。

    赵岳仔细瞅着史文恭此刻的神情......

    眼闪戾芒,很淡定中流露着一丝桀骜甚至骄狂,这是个极度自负,性子应该也有点偏激阴沉的人,只是在大军中居如此优势领导地位,所领大军比步卒梁山军有太多优势,可以说对梁山军有完全的碾压优势,既然已经轻易大胜在握,此战收获不能小了,应该很刺激兴奋期待才对,史文恭却看似成竹在胸镇静如恒,为何眉宇间却隐隐约约有阴沉忧郁之色?

    嘿嘿,汉奸也不是好当的。

    不成事,投靠的势力靠不住,从中国惨败而去,所谋的异族主子那的荣华富贵没了,成了丧家犬,甚至被随意抛弃或干脆除掉了,历史留臭名,这后果是最轻的,一个不好连累家族成了臭狗屎,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抬不起头来,甚至被诛族,族灭。就算成事了,当着异族统治中国的官,那日子往往也没什么好过的,劣等种族人,异族眼里的人形狗而已。

    赵岳默默观察着史文恭,又瞧瞧脸色阴沉严肃的苏定,思索着,嘴角渐渐露出笑纹来......

    史文恭再本领高强,也万万想不到这世间居然有人妖孽到离得这么远却能把他脸上的细微神色气质看清......他注意的是唐斌,因为“官兵”打的帅旗就是唐字,梁山军此次行动就是以唐斌的名号混淆视听搞事,唐斌也就在帅旗下被簇拥着,无疑被史文恭一眼认为主将。旁边的赵岳在他眼里只是个亲兵或主帅佐将等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而直接忽略了。

    还有,他看到唐斌单手举着个什么东西似乎正在观察他。

    他是当世最顶级的几个高手之一,对别人偷窥观察他很敏感,尤其是在战场上。

    真正的主将孟福通按计划吩咐了一声身边的一员小将。

    小将是负责宣传蛊惑人的大嗓门,此刻正是他专门对敌发挥嘴巴威力的时候。

    在敌军凶恶关注下,他策马往阵中走了上百米,扬开了大嗓门。

    “对面的人仔细听着,你们是宋人却居然背叛祖宗当汉奸,给小小愚昧低劣的女真野人族当最下贱的人形走狗,朝廷已经发现了这的阴谋,现在征剿大军就在你们眼前,我们就是专门来剿灭你们的京军,若是这些兵力不够,朝廷会再派三万五万甚至十万大军来,坚决铲除曾头市。

    尔等反贼与田虎王庆部不同。

    王、田二部,那是我大宋内部矛盾,说到底是自家的人之间的利益之争。你们,却是帮助野兽外人毁灭自己的文明最发达自豪的家,好好的主人不当,偏偏选择给人形野兽小族当打仗送死随意消耗掉的工具,你们这是多蠢才这样,也是朝廷决不能容忍的首要罪恶.......天兵已到,你们还敢逞强反抗。难道你们认定了金国必能取中国?就算是,你们也等不到那时候了,死就在眼前,识相的还不赶紧下马投降.......”

    参战的曾家五虎听了这些大怒:我家有精锐骑兵和步兵大军上万人马,杀你们这伙步兵禁军如睬死蚂蚁般容易。就宋军(宋人)这种只知眼前小利,贪生怕死懦弱的废物,就算来十万八万大军,也不是我家对手......你还敢卖弄唇舌戏弄......

    在宋国呆了这么久也能说点和听懂汉话的在场二十多个女真人更是狂怒。

    我大女真金国天下无敌。辽国必灭。你宋国全是没骨头的虫子懦夫迂腐蠢蛋,更不是我大金国的对手,宋国花花世界江山也是我们的。整个东方都是我们女真的.......只我们用你们傻瓜废物宋人练的军队也不是你宋王朝能对付的.......

    但,曾头市的兵却是一阵骚动。

    尽管,既然当了汉奸,并且已经做了太多祸国没人性的大罪恶,已经死心塌地跟着曾家混霸气好日子谋未来的前程,只在乎自己的私利,已经不在乎骂名,不在乎毁灭本族,不在乎当人形狗,但是,他们到底是宋——民,对朝廷对君王对国家暴力有骨子里长久习惯的畏惧,所以仍然难免害怕了,心里不免要嘀咕:就算这次能轻胜禁军又怎样?金国还在打辽国呐,还难知到底谁生谁灭。金国隔着仍然庞大凶强的辽国根本过不来。曾头市再厉害也只是个乡下城镇,没有外力能强力支持庇护,哪可能抵挡得住朝廷铁了心坚决优先剿灭?区区一个曾家,加几十个凶残之极却也未必多厉害的女真岂能和一国争锋......

    也有些人难免心中有愧而尴尬别扭胆怯.......

    再忠心全力当汉奸的人,对上本族正统正义之师时也不会有打别人那样的底气心态。越是积极敢战却越是表明心虚......

    这就是国家民族大义与朝廷正统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