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异世武神〕〔万古神婿〕〔重生九零小军嫂〕〔汽车大时代〕〔大道浮图〕〔毒萌双宝:父王,〕〔快穿之戏精女配上〕〔浪子邪医〕〔重生之极道仙帝〕〔抗战之超级武器库〕〔穿越兽世:兽王,〕〔暗恋成欢,女人休〕〔我不当冥帝〕〔护花神豪〕〔奇迹的召唤师〕〔史上最强狂帝〕〔未婚美妻超级甜慕〕〔仙侠世界做土豪〕〔指尖暖婚:晚安,〕〔如水微澜暮寒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424最强的力量
    史文恭和苏定自觉跟着来梁山,赵岳把他们的住处安排在宛子城,就在赵岳旁边原本是值班侍卫住的一间房子里。

    这是间小房子,一人一屋只能住两人。

    房子小不是问题;

    侍卫下人一样的居住待遇也.....不是问题;

    自觉投靠了,一身惊人本事本该得到应有的礼遇,赵岳当时只平淡看了二人一眼,微嗯了一声,什么也没说,是从曾头市回梁山的一路上,赵岳对就只能默默自觉跟在他左右的二人始终再没说过一句话,没给过一个笑脸,也没有欣慰欢迎什么的眼神,别说做大事者那种为收买人心总会有的或真诚或表演的礼贤下世姿态,就是最起码的待人礼貌都不存在。

    赵岳几乎是个哑巴,一路上也不需要发布命令什么的开口,一切自有主将孟福通或唐斌主持,似乎浩浩荡荡的大军中不存在赵岳这么个人,偶尔有事都是那个叫小海的机灵鬼负责招呼,那个叫二彪的大汉则象个柱子影子一样伴在赵岳身边和赵岳一样的安静沉默。

    赵岳也并不吃军中大锅饭和将士们同甘共苦,有厨艺高超的厨子单独做伙食,吃得好,伺候得细致周到。赵岳唯一不显得冷傲慢高贵无礼的是,他和侍卫小海二彪及两厨子一起吃饭,赵岳仍然沉默只管吃,侍卫和厨子却说说笑笑的扯蛋,饭桌上很是随意,气氛轻松自在,没有宋国这边惯常的尊卑上下森严等级规矩。

    史文恭二人自然也跟着一块儿吃,吃得是好,分餐,随意吃,没什么规矩,这却........很尴尬。

    好在,唐斌夫妇在时也和赵岳一起吃饭。

    这对夫妇显然是对开朗大气朝气蓬勃热爱生活的人,唐斌对二人总有说有笑有一定热情甚至亲切。

    后来,唐斌夫妇领军走了,孟福通又会到点一起吃饭,不热情,却对二人也有最起码的点头、请坐什么的礼貌。

    小海私下还对二人说过,如果不满意,你们仍然随时可以自由离开......骗鬼呢,敢走,一准射成筛子。

    对赵岳的这种异常的沉默式冷漠,心高气傲的史文恭也能不在意。

    他恼火的是,他的盔甲武器都能保留,但他的宝马却没按理应有的赏还给他。

    他和苏定的战马始终由小海和二彪骑着,一路上整天晃荡在二人眼前刺激着只能骑劣马的二人。

    史文恭对别的东西并不看重,比如他这些年积攒的金银钱财在曾头市时也全被抄走了,一个铜板也没给他留下,他能拿回的只有他的一些随身物品,他却不在意,钱财,生存用而已,梁山还能没他的饭吃....

    可是这匹罕见的宝马却是他的心头肉,万万舍不得。

    他是武夫,一生不嗜酒,不赌博,不近女色,无妻无子,这半辈子只追求了武道这点事。宝马宝刀宝甲是他唯一爱的.....这个赵老二精明狡诈得吓人,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喜好,既然想收用他,却根本不顾及他的感受,哪有这样用人的。

    赵岳显然不担心他武艺太高怀愤伺机行凶,就敢让史文恭和苏定盔甲武器齐整的日夜留在他身边。

    一路上,史文恭不止一次的愤愤想:这个赵二自负本事吃定了我,根本不怕我行刺?或许他就在等着我露出凶相.....

    但,虽然并不心服赵岳的武艺,却到底,史文恭也没做什么,始终也沉默着(阴沉的)跟着来到梁山。

    果然,回了梁山,不需要战马了,赵岳也仍然没把宝马还给史文恭。

    宝马和苏定的那匹也着实不错的战马根本就没入梁山,不知哪去了,史苏二人猜测应该是交给了唐斌用于四处攻伐了。

    史文恭心里明白那宝马只怕再也不属于他了,心刺痛,仿佛在滴血。

    到了这时候,史文恭却真糊涂了:赵二这到底是干什么?

    就算是刻意教训,让他能深刻意识到处境与身份的转变,从此自觉放低心态服从领导,赵二也不应该做得如此过分。

    他一路上默默观察过,看得出梁山这些如狼似虎的骄兵悍将对赵岳都极敬重,只怕这敬重中更多的成分是畏惧。

    别看一个个的在赵岳面前常常是大大咧咧的很自在的样子,尤其是那个叫王伯超的二愣子总粗声大气没个眼力劲的莽撞说胡话,似乎一点不怕赵二怪罪,赵二也确实真没计较过,但这些大将实际一个个都乖巧听话得很,干什么都溜溜的。

    不算为人风格就是刻板谨言的孟福通,众将中也就是唐斌夫妇不畏惧赵二了,不止不畏惧,还常常开赵岳的玩笑,和赵岳斗嘴打闹,似乎没有任何忌讳。

    扈三娘不止不拿赵二当领导敢翻白眼鄙视赵岳,恼怒了还敢跳起来暴打赵二......这除了说明唐斌夫妇和赵岳有非同一般的交情,实际也反映出赵岳虽然心够硬狠却并不是个讲究颜面等级高傲严酷暴烈可怕的人。可,众将为什么那么怕他?

    传闻太复杂太久太广的赵老二,以前,史文恭没太在意过,是个谜,现在就在眼前直视,赵岳对他仍然是个谜。

    到了梁山,史苏二人才惊骇发现,梁山确实是有很多聋哑人快活生活在这,军事力量却不止出征的数千兵力,梁山居然有上万精锐军,不止马步水军齐全,而且全部配备东方能有的最精良盔甲武器,就这一万多兵力已足以打垮数倍宋军,就宋国这些杂混军若是来征剿,只怕一下子来十万也不是对手,这已经是股可怕的力量,和传闻的完全不一样。

    沧赵不愧是以边关武力出名的。

    沧赵子弟果然最重视武备。

    梁山果然不是没了文成侯的庇护就成了朝廷可随意处置的弱者。赵岳对朝廷久有的恶意早有准备.......

    没人解释宝马的事,没人安慰,史文恭硬把没了宝马的激烈愤怒失望情绪强压了下去,决定静静观察观察再说。

    到了梁山核心区宛子城,赵岳总算不再哑巴一样沉默,平淡如永恒夜空一样的神情也有了些笑意,摸着一个留着包包头欢天喜地从屋子猛跑过来抱着他胳膊就猛撒娇的一个小胖(丑,反正算不上漂亮的)丫头,眼神中满是宠溺与快活神色,终于肯对史苏二人说话了,拍拍那丑丫头的背,笑呵呵介绍说:“这是我家那个愚蠢的小孩,叫小甜妞,外号小包子。这丫头举止常常不着调。以后对二位若有什么不周处,还请二位多多担待。”

    史苏二人没听明白这个平凡的胖丫头到底和赵岳是什么关系,听着介绍,个个一脸的懵逼:你赵二行事才不着调吧。你一路装哑巴,不善待着收我们的心,根本不搭理我们也就罢了,你是胜利者嘛,捏着我们的命运,变相考验我们。可,哪有你这样介绍人的......这多伤人自尊心呐。也不知这丫头和你是什么关系。就算是至亲晚辈也不能这样说啊.......

    这丫头却果然不着调,不依赵老二如此当众说她,立马反驳:“我才不是愚蠢的小孩。我是最勇敢纯洁可爱的小孩......”嘴上说得愤愤,脸上却照样是满脸笑容,怎么看怎么让史苏二人感觉那笑太没心没肺的,或许真是傻乎乎。

    但二人转眼瞅瞅小海二彪和两厨子,发现这四个家伙看着小姑娘的眼神也满是宠溺开心,脸上的笑容也变成了白痴,似乎一路上的精明冷酷牢靠瞬间全消失了,智商瞬间退化到极低......这个发现让二人的心猛一激灵,再看这丫头就没了任何轻视.......mmp  的,这又是一个检验人心本质的坑。

    这丫头就是天成骗人掉坑的,无论是长相还是言语举止都是最能骗倒人的,就算你足够精明有城府也会不知不觉入套掉坑里......她或许不够聪明却绝对不傻,并且在赵老二心里必定有非同一般的地位,不论和赵岳是什么关系都必定属于赵岳最亲近最信任也会最维护的那种人,地位绝不在小海二彪和两厨子这样的心腹之下,以后在这生活可万万不可得罪她。

    再说了,这小丫头能入赵老二的眼,她再平凡也必有非凡过人之处,整天在赵岳身边受影响教导着,差能差哪去......

    接下来,后面的事果然验证了二人的判断。

    这个所谓愚蠢的小姑娘在宛子城的权力或影响力大得很,似乎满梁山人,除了一个显然是赵岳的心腹管家的红发异族女人以外,都得听这丫头的,或者都喜欢听这丫头说什么安排什么。就连一向严肃刻板的梁山主将孟福通都总是笑呵呵的嗯,好的答应着。这小丫头有个神奇的本事就是,她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让人反感或不忍心讨厌她伤害她。

    史苏二人的住处就是这丫头出面安排并带着去的。

    屋子不大,没床,只有火炕,却干净整洁温暖,住着舒服,窗户是玻璃的,尽管没去杂色,花花搭搭的,却照样能看到屋后就是悬崖,上午明媚的阳光从窗户洒进来照亮了屋子,让人心里一敞,更感觉里面的温暖舒服。

    铺盖什么的全是新的,不是什么高级昂贵绸缎什么的,布料应该是以棉为主的面料,史苏二人不大敢认到底是什么料子,却知是人贴身用着舒服的,怪不得梁山人不让二人把曾头市自己的铺盖带上山来,二人心里在这方面也早有准备。

    这都是小姑娘带着人现收拾的。

    带的人都是聋哑女,有年少和小甜妞差不多大的,也有三十左右的。

    小姑娘仍是傻乎乎的样子,手势随意指挥着,干得很欢快。这些聋哑女也都很欢快自在的听指挥干着活,显然都和小姑娘很亲近,关系无疑非常好。没有声音,却无形中透露着一股子温馨幸福的味道。这种味道对史文恭和苏定来说太陌生了,让早习惯了霸道铁血黑暗冷酷自私的他们一时很不适应。

    史文恭天性的阴冷与后天形成的自大自我乖戾心,在看着小甜妞那傻乎乎的随心灿烂笑容中猛然狠狠颤了颤,他突然明白了点什么......

    赵岳为什么偏爱这么个平凡的小姑娘?

    赵岳为什么会对他和苏定是以沉默表达的冷漠不屑的那种恶劣态度?

    现在史文恭多少明白了,梁山这有一种别处没有的东西——爱。凶悍杀人不眨眼的梁山军将士大概也不是什么善类出身,却相互关爱,非常团结齐心,至少每个战斗组成员都把同组战友视为兄弟家人相互关照生死与共。而他和苏定二人就算没有汉奸的大罪过,在赵岳眼里也只是冷血自私的屠夫,人格很少,大概就是强悍人形野兽而已,和愚昧野蛮凶残的异族蛮子一样,在赵岳心里都不算人,赵岳岂会以对人的态度对待他们。

    何况,他们最赖以讨生活得重视而自负的能征惯战武艺在赵岳眼里并不值钱。

    梁山勇将不少,赵岳本身的武力就强悍惊人.......

    领悟了这些,史文恭的心再遭重创刺激,失去宝马而憋在心里的愤恨却反而平静下来,再看这些卑微柔弱对他这样的强者来说和草芥无疑的聋哑者,目光变得平和以及他早忘了而不会了的温厚,看小甜妞的眼神尤其有了温度。

    当收拾完了后,小甜妞亮着没心没肺的笑容很随意地问:“二位伯伯还有什么不满意或想要的,只管告诉我。”随即又歪着脑袋很大气地加了一句:“我说了算,真的算数的哦。我做不到的,别人肯定也不能给你们。”苏定就惊愕地看到史文恭那总是宁静(阴沉令人害怕)的脸上居然应声绽放出了满满的笑容,甚至笑出了声。

    那笑容充满了一种叫真诚甚至是亲切的东西,尽管太少笑的缘故这猛一笑,笑容显得僵硬有点别扭,不自然,不好看,却很明媚灿烂,没有了世俗的阴险虚伪作作,更没有了以往对弱者平凡者的那种发自骨子里的轻蔑。

    这个脸象肉乎乎的小包子一样的小姑娘果然有非凡之处。

    她看人似乎能不被表相所迷惑,能直视人的心灵,丝毫没被史文恭那别扭的仍有点可怕的显得有点不善的笑容影响,似乎直接感受到了史文恭内心的友善满意本意,笑嘻嘻道:“伯伯眼下没需要的,以后想起来再告诉我好了。”

    然后就欢快地挥着小胖手要带着人离开了。

    史文恭却开口提要求了。

    “小甜妞,你看这中午了。午饭在哪吃啊?你能再辛苦点带一带教一教伯伯吗?”

    苏定从没听史文恭这么说过话。

    那使劲做出的亲切,温厚,甚至是谄媚有意哄小姑娘能多开心些的话语,听得苏定别扭之极忍不住想吐。

    小姑娘很开心,挥着小胖手很牛气很一点不谦虚地说:“跟我来。我教你。”

    苏定就看到史文恭居然很欢快地应了声“好嘞。”真得跟着小姑娘就走,而且走得让苏定感觉屁巅屁屁巅的一点儿不英雄大气,这与他太熟悉了解的史文恭的性格作派反差太大。

    他目瞪口呆,使劲眨了好几下眼睛这才赶忙跟了上去......

    他也有点明白了,这个小姑娘心满满的是阳光。

    阳光能扫除人世间的黑暗阴冷.......赵岳似乎长了一双透视人间的眼睛,无疑刻意保护了小姑娘的阳光心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