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两世倾〕〔妖兽世界之精灵系〕〔老婆的头号黑粉〕〔经年情深:苏律师〕〔我的意识好神奇〕〔医品兵王混花都〕〔电影人传奇〕〔我在宇宙有张卡〕〔农女芊芊〕〔神圣罗马帝国〕〔妖怪茶话会〕〔全能女婿秦浩全文〕〔鱼跃龙门〕〔五魂破天〕〔第一序列〕〔前任无双〕〔我有一尊炼妖壶〕〔娇养小萌妻纪桥笙〕〔都市阴阳师(都市〕〔马林之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426熬鹰
    晨练,小姑娘不一定坚持一直跟着跑,常常半道就停下了,在一处宽敞平坦的山上,领着一两大狗在那随意撒欢,或躲在那有的一座大房子里休息着喝点热水避避寒,其它几条獒则跟着赵岳三人继续撒欢跑下去......

    赵岳跑回这处宽敞处,才开始每日必修的习武,

    并不刻意守每天必须练多长时间,根据天气情况和每天的身体微妙状况做,长则甚至能长达近两个时辰,短则二十几分钟,也并不坚持和恶劣的天气抗衡,所谓磨练意志和身体,他是后世人,懂的是科学,以人体硬和恶劣的自然环境磨,那不科学,对身体有害无益。然后,再一起慢跑回宛子城。

    史文恭从来没以跑步锻炼过,但对赵岳的这种方式也不奇怪,

    军中早有跑步练体,还是赵廉治军时引起的练兵模式。

    他心有所谋,带着苏定试着跟赵岳一起跑步。

    这是一种无声的拉近关系的方式。

    史文恭高傲,但曾经长期在曾头市寄人篱下,并非不擅长搞关系,否则单凭武艺高并不可能在曾家有说了算的地位。

    他也并不向赵岳微笑什么的方式打招呼,也不理睬瞅着他二人的小海二彪,仅仅对总是没心没肺欢快笑容的小甜妞投来的目光和随意的一声“伯伯早”的招呼会露出长者对喜欢的晚辈的那种温厚笑容,然后就是闷声默默跟在后面慢跑。

    苏定倒是想表示表示对赵老二的尊敬顺从,但看到史文恭一如既往宁静(阴沉)对赵岳什么也不做,就尴尬地收了笑脸,把到嘴边的问候生生咽了下去,不好意思的看看瞪着好奇眼睛看他的小甜妞尴尬一笑,也闷头跟着跑。

    赵岳果然照旧沉默淡然如泊中的冰,不说什么,似乎不知道史苏二人跟在后边一样,步伐频率,动作,呼吸,眉眼神情......都没一丝波动,照常在前头速度一致的领跑......也不在意史文恭有心窥看他习武,随二人自如。

    小甜妞照样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时练时不练的,并且总是跑半道就不跑了,主要是领狗出来放放风让狗自在欢快欢快,更多时候是在被窝里舒舒服服睡懒觉。

    遇到恶劣天气,就算她想参加晨练,都出来了,赵岳也会挥手喊她回去。

    史文恭和苏定开始时很不习惯这种漫长的晨跑,

    一跑才知道这玩艺和单纯习武锻炼真就很不一样,习武,就算耍沉重的枪戟一个时辰,二人也未必会感觉多累,可是如此简单的跑步却让二人感觉累得不行,腿如灌铅,身体发木失灵,而胸中却仿佛着火了一样难受,呼吸着寒风更感觉如刀呛......但咬牙第一天就坚持跟到底,以后更是如此,慢慢也找到了跑步时呼吸等窍门。

    赵岳的晨跑跟班就由小海二彪两人变成了四个,从此,梁山的早晨,每天都有这么一只让人感觉古怪的晨练小队出现在寒风呼啸甚至飞雪的山道上。

    期间,史苏二人也停在那处地方习武,第一次是试探着留下,见赵岳并不介意,以后就成了惯例。

    以史文恭的眼力也没看出赵岳的武艺有什么特殊强悍高明处。

    他感觉赵岳似乎就是在随意瞎比划,就是练的花样多,石锁,跳高,平衡木,引体向上......有的是史文恭惯熟悉的,更多的是他闻所未闻的锻炼方式。

    他也逐一试了试,感觉有的内容颇有难度,也有意外收获,但这些对武力提升并没大意义,也没觉察赵岳到底多厉害,他心中对当日那耻辱之极的惨败的不服越发强烈,只是不好提出对练较量较量,但,他的生活从此被赵岳带得有了明确规律,早晨跟着跑步习武,然后回宛子城洗澡换衣吃早饭,然后下山和老汉弄地,傍晚回来吃晚饭,消食后散步或再跟着慢跑到那习武.......回来洗澡睡觉。

    赵岳的生活内容似乎就是这么单调,就象时钟一样一天天一圈圈的无聊重复。

    身为梁山之主,赵岳却从不练兵,也不负责管理梁山任何事务,常常窝在屋子里一整天不见他踪影,也不知在里面干什么,只偶尔会带着小甜妞、一两个侍卫传令兵什么的,以及那些可怕的獒到处走走,巡视一下梁山中的聋哑群体、守山将士生活情况、牲畜或野养动物什么的情况........或是去三个外滩走走看看。

    这时候史文恭才骇然发现,赵老二有两只大得吓人的宠物雕。

    这两只雕应该就是古人传说中的鹏吧?既庞大凶悍得可怕又通灵似的聪明......以赵岳那高大强健的身膀,显然也不敢让巨雕这样的宠物飞落肩头立着,那飞扑的狂风,那巨大的爪子,赵岳即使是主人也会避开。

    女真带到曾头市的那两只负责侦察的海东青,当时一去再无踪影,原来是在这里,无疑是被雕降服了,温顺跟着巨雕,如今成了梁山的天上眼睛.......

    那个在宛子城出口附近占地最大的正义堂无疑是管理梁山大事的地方,是梁山的指挥中枢,决策都是在这做出的,但天天只有那个道士军师叫何玄通的带几个人固定在那处理事务,来来往往的各色人都是去那汇报请示。赵岳从不去。

    史文恭苏定就奇怪了,赵老二那屋子里能有什么吸引人长待不厌的?

    莫非是女色?

    史苏二人猜测过,那个熟悉后越看越让人感觉美艳的异域风情红发美妇应该是赵岳的侍妾什么的,但又感觉不象。赵岳明显不是沉迷女色亏了身体的那种人。你都不用太靠近他就能感觉到他浑身的勃勃生机活力。

    赵岳甚至酒都不喝一滴......

    史文恭无疑也是个很无趣的人,除了习武和喝点酒就别无嗜好,对这种赵岳阴影下单调无聊的生活很能耐得住枯燥乏味。赵岳越是神秘淡定,他越是神色宁静从容起来,似乎宝马被强夺的愤恨已经忘干净了。

    苏定就有点耐不住这种枯燥无望了。

    他以前在曾头市虽然光棍一条,却也偶尔会酒色开心放纵放纵,更会聚一帮人赌钱快活快活。他忍不住了,对史文恭说:“兄长,这样下去不行啊。赵二对咱们如此冷漠轻视,啥时候是个头?这样和在山中坐牢有什么不同?”

    史文恭看看苏定,淡定地问:“咱们这样的,吃得好,睡得香,有自由,没有忧虑,你还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苏定愕然,无言以对。

    窝在乡下的曾头市那么多年,所图的不就是个居有屋子食有饭。那的生活远不如梁山呢,自己怎么就不满意了?

    但,在那瞬间,他有种很荒谬的感觉,史文恭越来越象赵二了。

    或者,这两人本就是同一类型的,人不同,年龄和生活阅历差距很大,但本色相似,稍一相处久点就会极像一个人。

    史文恭性子阴冷,但对这个没大有脑子又极信服追随他的老兄弟还是有心很照顾的,客观上也需要多关心一下。

    同为天涯沦落人。

    相依为命嘛。

    他指指梁山,“贤弟,你不觉得赵二固定一样的单调作派却让整个梁山人生存得很镇定自信吗?“

    “你看到这的人上上下下有忐忑惊惧的吗?”

    苏定挠挠头,想了好一会儿,诧异一声,“还真是呀。怎么会呢?他们都知道文成侯出事了,再庇护不得这了。怕是满世界都在贪婪盯着梁山甚至敌视梁山。他们怎么就不害怕呢?难道相信梁山这点兵力就能对抗整个天下?”

    史文恭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是明朗的一种笑意,可是笑得结果仍然显得阴森意味十足。

    他抬头看了看天,若有所思好一会儿后说:“这就是赵二的奇异魅力啊。”

    语气充满了意味深长。

    苏定听不懂,求解释。

    史文恭摇头道:“我也说不清。总之感觉梁山的背后有很多秘密。这居然有电、电灯?神仙之能?赵二虽年少却必有超人之处。我看不透他,甚至一点儿也摸不着他的心思。以前,我还从未遇到一点儿看不透的人。这个赵二的能力只怕不在其兄之下。这或许才是他家长辈宠爱他的原因。举世皆敌,他不怕。我们又忧虑什么?这有皇帝也没有的生活,还有比这更好的地方可去图谋?就这么静静磨下去吧。总有云开日出的时候。咱们凭着这身本事,随机应变就是了。”

    苏定皱眉却习惯的点点头。

    史文恭想了想又说:“贤弟,你好赌两把。这次,咱们就当是赌了。我感觉咱们命不该绝,应该是赌对了。”

    苏定的眉头展开了,说了句老话:“兄长,我信你。我听你的。”

    随后,朝廷的七千多精锐骑兵就落入了梁山之手。

    史文恭看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禁军俘虏在鸭嘴滩老实铺淤泥卖苦力,又特意去金沙滩那远远瞧了瞧乌云一样涌动的战马,他笑了,对苏定说:“看到没?梁山势力说大就瞬间暴涨了。朝廷已经奈何不得这了。我决定跟着干了。”

    苏定也笑开了花,重重嗯一声:“赌了。只想想和如此庞大骑兵一起打仗就禁不住兴奋。就算受气,老子也认了。”

    两天后,晨练照样完毕,回到宛子城,沉默如永恒的赵岳突然开口了,瞧着晨练得额头是汗满脸红润的二人,淡淡的很随意自然地说了句:“一起吃个早饭吧。”

    说完就走了。

    史文恭和苏定浑身一僵,一时有点儿愣了。

    笑容多的小海对他们笑了笑,走了。石头一样沉默的二彪则用一种意味难明的眼神看了二人一眼,也走了。

    苏定缓过神来,一阵的兴奋,就差蹦起来大叫一声耶——

    史文恭也控制不住的难免兴奋。

    不容易啊,太不容易了。让石头一样的赵二开口,感觉不比成为绝世高手容易。

    他们都知道,赵二终于认可了他们,当然这极可能仅仅是初步的。

    舒舒服服洗过热水澡,换了梁山配置的干净衣服,即使是精明自负如史文恭也不禁心情有些忐忑。

    二人正不知该什么时候过去才合适而徘徊时,小甜妞蹦蹦跳跳过来招呼了。二人心一松赶紧跟着走。

    进了赵二专有的那间厨房中的餐厅,很宽敞,半隔着厨房。赵岳不在。眼前是一个大圆桌,上面还什么也没有。桌边坐着小海和二彪,正歪头聚一起低声聊着什么,看到他们来了。小海笑着点头算是打招呼。二彪仍然是石头样,但这次也点头意思了一下,样子很拽,酷酷的。

    没等史苏二人有什么感受,旁边的门开了,赵岳走了进来,径直走过来坐到一个位子上,然后看了看桌子边的椅子,应该是看到座位不够才看着二人,随手指了指墙角,那有闲置的几把椅子。

    史苏二人都明白意思。

    苏定赶紧过去一手一个椅子搬了过来,放到桌子边空着的地方,没用史老大动手。

    赵岳嘴角似乎闪过一丝笑容,随手指着一把椅子对二人说了声:“坐吧。”

    二人很自然的以史文恭为尊依次坐了。

    随后不等二人面临又一次尴尬,早饭就上了。

    史苏二人默默看到,那个叫柔姿的红发女果然地位很高,也在上早饭,看到史苏二人,她露出个优雅淡淡的笑容,却只伺候赵岳那份,精致周到细心体贴之极,上完赵岳的就款款坐下了,就坐在赵岳旁边优雅地端起茶杯小小抿了一口。

    另一个沉稳利落的异域少女和欢快的小甜妞在忙活大家。

    异域少女先把红发女的早饭上了,饭、菜、勺子、筷子......小心的一一摆好,显然布置这个也是有规矩的,然后是小海与二彪的,她似乎无视史苏二人存在。

    尴尬.......

    好在小甜妞总是那么让人喜欢,笑嘻嘻的,“史伯伯,苏伯伯。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早饭。你俩的上一起,喜欢什么,自己取了吃吧。”说着,一盆小米粥放二人面前中间,随即是一大盘精致的小包子,小菜,空碗一一.......

    苏定搓着大手,不好说什么,感激地向小姑娘笑。

    史文恭不动声色,但看着小姑娘的眼神充满柔和温厚。

    这时候,厨子没活了,也忙着上饭。

    原来赵二有专门的三厨子。

    动手的人多,很快忙完了,这的所有人都纷纷就坐。

    对厨子、下人也能上桌并且同桌和主人吃饭,史苏二人在来梁山的路上就见惯了,如今是见怪不怪了。梁山这似乎就没有主仆那种森严的规矩。他们见多了梁山大将和亲兵或聋哑人一桌吃饭甚至抢饭吃。

    小甜妞果然很有地位,她竟然坐在赵岳另一边。

    史苏二人感觉,赵岳、红发女、小甜妞,这三人位子显然是固定的。其他人应该是没什么固定位子的讲究,就是说说笑笑的随意坐了。不过,显然通常,异域少女坐红发女下首。

    圆桌由沧赵酒楼开始出现,引导了潮流,已经形成了新的主次主客讲究,史苏二人也懂这个,但在这看不到这讲究。他们的座次按圆桌规矩既不是论的主次尊卑,也不是主客之别,就是围着桌子那么坐了,这让他们反而心里放松不少。

    红发女笑着优雅一摆手,“请大家用餐吧。饭菜上有什么意见,请提出来,不要客气。我们一定设法改进。”

    她说着客套话,汉语说得很标准却另有一股味道,很好听。

    这就是开吃的命令了。

    小甜妞嗷呜一口咬在小包子上,吃得满嘴流油,引得赵岳不禁笑起来,嗔怪道:“臭丫头,不怕烫啊。”又笑呵呵对史苏二人道:“这丫头就是个小吃货,干什么也没吃饭积极。”

    众人都心领神会的笑起来,笑得小姑娘脸红扑扑的翻白眼,但随即就嘀咕着小包子最好吃了,专心和包子较劲,顾不上别的了。“小包子”果然最爱小包子。

    赵岳没说别拘谨、随意吃个早饭而已......但史苏二人却在这种轻松的氛围中放松自然起来。

    二人吃了一口包子,眼睛顿时亮了。

    这精致到可爱的小包子果然是人间难得美味,也不知是什么馅的能这么好吃。难怪小姑娘天天吃那么好还那么馋.......

    赵老二,小灶,果然吃得更好。桌上没什么话,史苏放松下来只管吃,不知不觉就吃撑了,感觉有点丢人......

    饭后,赵岳临走前才淡淡对二人说了句:“你们的头发是不是太长了?”

    无疑,赵岳请他们吃这顿早饭,只是为了对他们说这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