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夫终于等到了灵〕〔胜者为王〕〔我爷爷是迪拜首富〕〔无限见稽古〕〔仙武暴君之召唤群〕〔我能复制万族天赋〕〔一世魔尊〕〔樱花之国上的世界〕〔高武之我是秦凤青〕〔都市最强神医〕〔回到原始社会做酋〕〔若水向东流〕〔盛唐不遗憾〕〔花都天才医圣〕〔抗日之超然兵王〕〔海拉病毒〕〔诸天之从新做人〕〔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末世爸爸〕〔开启黑科技时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431目眦欲裂
    辛张二人杀得兴起。

    赵岳却看得不耐烦了。不能在此耽误太久。没时间让二人如此打下去耗着。

    他默默看了一眼史文恭。

    史文恭无声地一提马缰冲下山坡。

    还留在现场的寥寥人中,赵岳显然看出来了,李飞豹根本奈何不了怀了必死之心死战的辛从忠,而其他人,包括苏定在内只怕看到的只是这个官将也是位难得的高手,以及辛李二人杀得旗鼓相当难分胜负的精彩,感觉大开眼界,大呼过瘾......只有他史文恭也能清晰看出来李飞豹不但没有胜算,还已处于死亡威胁中。辛从忠若是绝望下玩起了同归于尽之心,打算以命换命,拼掉一个算一个,死了不亏,李飞豹却不是绝望,不会抱着必死之心玩命,就会陷入被动凶险随时丧命的意外中。

    一人拼命,十夫难挡啊!

    史文恭明白赵岳要他出手的意思:把杀得兴奋投入一心借辛从忠检验和磨练本事,实际却是不知不觉已陷入死战无法脱身,而且没考虑过退出保身的李飞豹立即救出来,免得这位赵岳以后还要大用的猛将就这么可惜的突然白白折在这里,成全是辛从忠可笑的以死忠君报国历史美名追求。也只有他史文恭有本事能轻易给李飞豹解围。

    赵岳显然对他史文恭的本事有着准确的认定,而且有种无声的信任。史文恭也自得自己的本领以及和赵岳这种无声的默契。他也早料到了赵岳必会用他出手.......所以,赵岳只是看了他一眼,他看着战场却不但察觉了,而且立即杀下山坡。

    史文恭此刻也很兴奋,很愿意下场一战。

    他骑的是宝马,尽管不是他原本的那匹,也比不上他那匹优良,但也是难得的战马,出自宋皇宫,是皇帝用的御马之一,可惜被阉割了,宝马的灵性不失却失了烈性.......大宋王朝干过太多这样的可恨蠢事,极度缺优良战马,整天愁无好马更无充足的好马种繁衍优良战马,却有幸一得到宝马就总是毫不犹豫地选择阉了它,让宝马丧失繁衍能力,更可恨的是充当玩物甚至拉车的摆设,而不是用于最需要也最能体现宝马价值的战场,只是让贵人们和家中纨绔衙内们开心有面子了......

    这马是他和苏定果断理了短发后的那天,小海不出意料却也很突然这么快就来了领他们去宛子城一处马棚挑的。

    那处宽敞干净通风却又能保暖舒服越冬的马棚养着近十匹难得的好马。

    赵岳心爱的那匹成精了似的白马也养在这里。

    史文恭每天都能看到赵岳会去精心照料和逗一逗那白马,只要天气尚可,每天都会让白马出去跑一跑放放风,并不一定会骑着一起出去......史文恭愕然看到这匹白马真是成精似的,不象其它马那样栓在马棚里,就那么在属于它的单间里自由着,而且马棚的门从不关着,随白马自由进出,这头白马却从不乱跑惹什么事,享受着自己的特殊待遇,享受着主人每天不定时却每天必来的照料“调戏”出去溜达。绝大多数时候,赵岳是不会和它一起出去的。白马自己看天气或看心情决定出不出去、什么时候出去放风跑跑,是野马一样那种真正的自由自在,连溜马看马的马夫都没有人陪着。

    你会看到,几乎每天会有一匹无人管的白马自己溜溜达达出来,通常到金沙滩牧场那里撒欢,欺负欺负那的众多战马,过山关下山时,把关当值的将士们看到这头白马神气活现拽拽的自己来过关就会忍不住笑,有的会拿美味的草料引诱它讨好它,想给它抓抓痒理理毛,白马却丝毫不理睬,傲慢地径直而去。它不吃除了主人赵岳、小甜妞以及专门负责照顾它的那个马夫以外的任何人的东西,也不允许把关的将士或其它什么人太靠近它,否则就会大发脾气。

    将士们尽管总引诱讨好不成却就是喜欢逗它引诱它,乐此不疲,有时故意不开关或缓开关逗它,白马也会怒起发脾气,会追着咬到将士拽到关前开门,还不开,就会咬人踢山门,还不开,它竟然还会怒怒地回头去找主人打小报告报复,壮壮的马夫很快就会怒怒的跑过来训斥.....白马会高昂着头拽拽地穿过打开的山门,亮晶晶的马眼瞅着把关将士似乎在说:怎么样?你还是得老实给马大爷我开门吧.......小样的,敢欺负我.......和我比地位,你们都是渣渣.......

    白马在外玩够了就会自己溜溜达达回来,到了宛子城出口的马棚附近时会叫唤几声。马夫闻声就跑出来了,赶紧伺候马大爷,在外面把它涮干净了理顺了毛,白马满意了才悠然进入干燥舒服的马棚享受下一步的温汤美食伺候......

    史文恭发现了这些后,惊讶得眼珠子险些瞪得掉出来。

    他从来没听说过马能聪明到这程度。

    这头白马是匹宝马,但也仅仅属于宝马行列而已。它不是所谓的那种千里马,甚至比不上那处马棚其中的几匹宝马,在武夫眼里不算多珍贵。史文恭却明白了赵岳为什么却那么喜爱它,用它当专有的唯一坐骑。

    从这件事上,史文恭也窥见了赵岳的一个特点。

    赵岳对有悟性的人或有灵性的动物有明显偏爱,从那两只可怕的巨雕也能看出来这一点。史文恭越发注重和赵岳之间的这种无声的默契,也越发感觉和赵岳之间有这种默契。

    赵岳给了他宝马,而且是在那处马棚中属于暂时没主的或者说是属于赵岳自己用的宝马中随他自己挑,这无疑表明了赵岳对他的重视态度。当然,苏定也得到了一匹自己挑的好马,无疑是跟着史文恭沾光了。

    骑宝马让人愉快,好比富人有好车的牛逼滋味。史文恭亢奋想战的主要原因却不是因为马,而是手中这杆戟。

    戟也是那天得到的。

    挑得了马后,二彪出现了,拿着两件武器,一条是枪,给了苏定,一条就是这戟了。

    史文恭一瞅这戟,当时心就猛烈跳荡起来。

    这无疑是杆神兵利刃,锋利,传说的削铁如泥那种.......当时和唐斌交手恶战时,史文恭就贪婪过唐斌掌中的那口三尖刀。他当时用的那杆戟是精工特制的好兵器,已属于世间难得的精品了,可是对上那口三尖刀却被砍得坑坑洼洼,在恶战中没被砍断,那是唐斌不想以武器优势战他,也是他武艺高,能在唐斌这样的神力高手猛攻下还有能力总能化解掉凶猛的劈砍。若是换个人,唐斌就算注意留手,那戟就算坚韧难断,也照样会在恶战中难免被斩断。可是最终它还是断了,被赵老二上来毫不客气地一剑就.......史文恭太丢人的一招惨败赵岳之手,除了他万没料到赵岳有那么渗人的暴发力,也吃亏在武器上.......后来,他罚站,旁观了战场厮杀,惊讶发现梁山将领的武器似乎都是异常锋利的,好生羡慕。这也是他老实跟赵岳回梁山的一个极重要的因素。现在,他也终于有了这样的利刃,而且无疑是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

    当时,史文恭接戟在手,当场就忍不住了耍弄起来,越耍越开心,这戟无论是重量还是其它方面的设计都太让他满意了,越耍越顺手,不禁使出平生绝学,把戟舞得风声呼啸光影一团不见人,展示了他一身惊人武艺,让宛子城的人惊骇见识到了这个被赵老二一击就捉了的俘虏原来是如此的强悍可怕.......没见过曾头市那场大战的人看史文恭的目光变了......当然,梁山人对寨主赵岳也越发敬畏,史文恭这样的强者都被寨主一击就收拾了,俺们寨主的本事那得多高,牛大了......

    可惜,如此好宝贝却没机会使,此刻终于有个比较理想的对手了,史文恭骑宝马提宝戟出战,如何能不兴奋。

    他如今还知道,梁山将领的武装配备还不止是武器好马好,还有盔甲、佩刀等相关不少东西。他目前还没有,仍穿着曾头市的那套。原本的佩剑却没了,却没给换。这是盔甲打造更费时间......也是他目前还没资格得到。

    等收拾了这个辛从忠,立了功,想必宝甲,嗯,至少是宝刀应该就会给佩上了。

    因此,史文恭越发英勇积极。

    他冲下去,却并没大喊招呼提醒李飞豹:“我来吧。”

    李飞豹在错错眼就可能阵亡的百忙中还是看到了,知道自己比试到头了,也知道自己无法收拾这个玩命的对手,赵岳怕有失......立即奋起全力猛攻,抓紧时间耍最后的机会。

    辛从忠奋力抵挡对手骤然拼命似的暴发,本已经够紧张甚至吃力的,也察觉了又有人猛杀了过来,心中不禁大骂赵岳太无耻,一个打不过就上两个,不是两打一,也是车轮战,都一样是以人多欺负人,却无奈地只能越发独自拼命。

    罢,罢,反正今日是个死,怎么死不是死。就拼了吧。

    红眼怒喝,奋起全力反击和缠住李飞豹,妄图以最快时间以伤换命,可惜没打两下子有机会成功时,史文恭就杀到了。奔马和来将共同形成的气势异常凶恶可怕,当真是势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辛从忠提前就感受到了这股噬人的威势,惊骇不已:赵老二手下猛将何其多,而且竟然有如此绝世猛将......朝廷太小瞧梁山的军力了,那些自负智慧的大臣们完全料错了梁山的实力,梁山不止有众多强悍的兵力,还有众多悍将.......

    悲凉,愤慨.......辛从忠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了,却稍一分心松劲,李飞豹就得到机会跳出了圈外,大笑退走了。

    史文恭用的仍然是战唐斌和赵岳时的那手,借助狂奔的马力猛一撅。

    他知道赵岳是想活捉收用了辛从忠,但照样如此下手。

    至于辛从忠恶战疲惫之下,又是仓促间,能不能抗过这一击,若是就此死在他这一击上......这些,他根本不管。

    战场厮杀,下手不容情,一切以取胜和保命为第一原则,不可顾虑这个那个,战则出全力,下死手,否则就是拿自己的命当儿戏,是对自己的命不负责任。想达到其它什么目的,那得先保住自己的命取得完全的把握才可以考虑一二......

    这一击若是杀了辛从忠,史文恭也不担心赵岳会怪罪他。

    他想信赵岳应该理解战争的残酷特性,杀了就杀了,只怪辛从忠命歹合该死此,这全力一击根本没任何顾虑。

    辛从忠感到死神降临,取巧以避逃过这一击是不可能的,他的豹皮囊有标枪暗算手段也根本来不及,此前斗李飞豹就没得空能用上,缠战拼得太紧了,顿时咬牙怒目再次奋起全力舞蛇矛狠狠扫向如电撅来的戟。

    粗大的矛锋扫在戟尖上,发出一声刺耳的震鸣......

    史文恭这一记不下于千斤的力量震得以勇力自负的辛从忠蛇矛差点儿脱把而飞,不等辛从忠惊骇涌满心头,已是错马间史文恭的又一记攻击到了,是戟杆狠抽向辛从忠侧肋。此时,辛从忠力量溃散,手臂酥麻,根本不及聚力,只来得及以矛杆仓促挡了一下,但如此软弱无力的一架哪里能抗得住史文薛成心的后手,以史文恭的本事原本就能打两个辛从忠这级别的对手至少不败,何况辛从忠大战了一场,力量已经消耗不少。这一击抽得辛从忠矛杆砸在身上,身子离鞍都有点儿腾空之势,扑通一声就摔下马去。

    又不等辛从忠从摔得巨痛而七荤八素发蒙中仍不忘伸手急去拔剑想自刎以陨国时,已有梁山将士扑上去按住他,布塞了嘴巴,反剪了双手绑了,辛从忠的马也拉过来了,人抬到马上绑好......这一活捉系列活娴熟快速得很。有梁山将士拉了驮着辛从忠的马就走。另有将士笑嘻嘻捡起那杆锋刃已经被锋利的戟损伤的沉重蛇矛放到马上也收走了。

    史文恭一击得手,却很失望,

    没打呢就这么完了。宝戟想使得痛快只等再等机会了。

    他毫无得意色,很不满意。

    辛从忠和几个同样绑在马上的老亲兵如此屈辱的开始离开这条山道,挣扎寻死根本没用,只会让自己格外难受而已。

    让辛从忠更激动更目眦欲裂的是,

    他霍然看到,是之前激战中没空留意到,此时才发现的,山道中分布着一堆堆人骨,烧剩下的那种,还有些应该是马骨的。那些死掉的豪奴等人,尸体被特意分到一堆堆骨头上浇上油点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