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吃货大帝国〕〔剩女高嫁〕〔萌妻有药:总裁别〕〔封灵星神〕〔染爱成婚:老公别〕〔重回八零:盛世小〕〔万古第一神〕〔首富心尖宠:多面〕〔我在大夏开黑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农门福女〕〔爆笑王妃宠翻天〕〔西游之斗战圣佛〕〔一剑独尊〕〔都市全能奶爸〕〔上神种田之后〕〔逆流纯金年代〕〔一直觉醒一直爽〕〔贴身狂医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435意外总那么多,上
    你们既然想死在本官手里,那本官自然得成全你们。

    陶震霆在气疯了中如此决定了。

    他就不信了,以我的本事还杀不了这么两个混账蟊贼......

    “本官不仗着人多欺负你们俩。本官亲手送你们下地狱回炉争取下一世多长点脑子。”

    宿义却嗤笑道:“你哄小孩呐?你可不是我俩这样满身正义光辉的英雄豪杰,你只是个虚伪无耻专门陷害忠良的宋官,就你这臭虫狗官,这么坏,和朝廷那些狗东西一样坏,一样贪生怕死阴毒凶残不是个玩艺,会有兵不用,只凭自己的本事打我们俩?”

    叶声道:“俺兄弟说得对。你这狗东西耍心眼,想哄我们靠过去,你们好箭雨偷袭或是趁机用人多围住我们这样的正义英雄,杀害我们这样的忠良。告诉你,我们可不傻,看得清你这点贼心思。就你这样的,也想骗得了我们兄弟?”

    陶震霆听得越发火冒三丈:正义英雄?满身光辉?就你们这样的?......狗都不稀得吃的东西,本官还需要耍心眼用人多算计?你们也配。这对锤就能干掉你们......

    他在那上火发狠。宿义一听,却顿时满脸警惕,哦了一声,“你这老狗真是太坏了。”

    陶震霆这个怒啊,心里反复对自己说:这么两个四六不分的混账东西,你不值得为他们生气。不要冲动失去理智.......

    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怒火越发沸腾,越发气得......手都有点儿哆嗦了,索性一碰双锤,对身边的骑兵下令道:“你们都听令老实待着,不要插手,看本官如何收拾这两个该死的混蛋。”

    众骑兵都轰然应诺。

    但宿义却仍然满脸警惕,显然不敢相信陶震霆说话算话。

    陶震霆怕这两家伙又象之前的那四个蟊贼那样跑了,索性叫道:“你们退后些。我上前,离我部下远些。在远处较手。围不了你们,也射不到你们。这样,你们总可以相信本官言出必践的诚意了吧?”

    宿义:“......”满脸的迟疑,显然仍不敢相信。

    叶声:“.......兄弟,我觉得这倒是可以。”

    二人退后,退到足足有一里半快两里地远,官兵想突袭也不可能很快杀过来,这才多少放心,一点不象之前的自信。

    陶震霆冷笑缓缓跟进,孤身上前一对二,远离了大队支援也丝毫无畏惧。

    他对自己的本事有信心......

    宿义和叶声似乎对陶震霆的举动很意外很吃惊,不理解一个狗官竟然也能不怕死而且有说话算话的意思。

    ....................

    陶震霆一摆双锤,霸气十足怒喝道:“你们俩一起上吧。一并送你们上西天,也能省省时间。”

    宿义大怒,“收拾你这样的走狗臭虫奸臣还用得着俺们俩一起上?本大爷一个人就能轻松拾掇了你。”

    陶震霆已懒得和这样的二逼多费话,再多说半个字,他都感觉是对自己的智商和人格的重大侮辱,双锤舞动,更凶猛迎上狂态又大发策马猛冲来的宿义,连对手的名字都不稀得问了。

    该死的蟊贼而已,顺手打杀了便是了。

    不料,一交手,陶震霆才知道,原来这个陪赵老二猖狂闹京城的二逼是真有本事,这条戟刀使得刁钻凌厉颇为精妙,竟然有难挡难防之感。

    他不惊却越发精神大振,大喝酣斗,一对沉重的卧瓜锤使得风驰电掣,似乎有雷音,气势如虹,如雷神降临。

    激斗了二十多个回合,陶震霆有数了。

    这个二逼得过名师指点,戟法了得,在用戟上也颇有些悟性,确实有自大的本钱,但也不是什么值得警惕的真正高手。这家伙够狂够凶残勇猛敢打,可惜力气不济,只斗了这么会工夫,这家伙的力量就弱了,白瞎了这套好戟法。

    受死吧!

    陶震霆心中咆哮,杀了你们这对混账也算是为此次出征誓师祭旗了,心中如此想着,手上加力,双锤舞得更凶猛。

    宿义力量越发不济,显然二逼却也不傻,意识到凶险,狂态、自信,没有了,脸上露出了惊慌怕死。

    一旁观战的叶声瞧出不好,大叫一声奋勇冲上来夹攻,嘴上还不忘叫唤:“狗官,你说过不用手下打我们的。”

    陶震霆杀得兴起,正越发自信而凶猛畅快,闻言不屑地冷喝一声:“本官说了就是定了,岂会象你们这对狗东西这样不知羞耻。”

    喝声中,双锤较劲,左攻右击,上护身下护马,分敌凶狠夹击的戟和枪,锤不时打在戟尖枪尖上,火星直冒。

    事实果如陶震霆所料,这两个混账东西就是对自己的能耐没个比数的二逼,只是胡搅蛮缠嘴本事厉害。使翰的戟法照样精妙,力气却越发不济,气喘吁吁的越发跟不上趟。使枪的这个家伙更不济,枪法不行,力气也不怎么样,这才刚上来,还没打几下子呢就露出了虎头蛇尾,没了冲上来时的那股子凶猛可怕威势。

    这就是一对没遭遇过惨痛教训的民间狂妄暴徒!跟着赵二,依仗沧赵势力逞强凶狂,今日合该死此遭到报应。

    陶震霆心思如此,越发亢奋,杀心更炽,这对卧瓜锤使得越发势如雷霆暴风,追云射日,杀得二人心惊胆战,狂态终于全没了,借对冲之机,错马而过后,突然一齐纵马跳出圈外,顺势直接冲没官兵拦路这面方向跑了。可恨的是,败了,证明不行了,这两个家伙还不服气,边逃嘴上还边在不干不净的骂人,还敢卖弄唇舌逞强找便宜。

    “无耻之徒的废物!哪里逃?”

    陶震霆本就铁了心要杀掉二人,又被问候祖宗十八代女性,骂得他心头本就炽烈一点没经过激烈打法而消减的怒火越发暴起,杀心更坚定,哪里肯放,催马猛追了下去。

    后面的骑兵赶忙跟着追赶。

    陶震霆疯狂追赶,向未知的远方冒险,却也不是怒火湮没了理智。

    至此,他心中的警惕心并未失去,但判断准了这两个家伙确实就只是出来哨探的,就象前面的那一对对出现的四人一样,并没有兵跟着,所以敢放胆追杀。再说了,他手下有四百多骑兵,这是一股不弱的力量,不是好对付的,就算有埋伏也不惧。骑兵往来如风,就算不敌,也自可冲出重围迅速跑远了。这就是骑兵的优势。远探,开路,也正是先锋的职责。

    前面两人仓皇奔逃,被大队骑兵轰隆隆追杀,逃出五六里远不但甩不开,反而被追得更近了,吓得二人也顾不上卖弄陶震霆最恨的嘴巴本事了,只顾伏马快逃,眼见摆不脱,之前的激战消耗的力气在逃跑中也恢复了不少,二人被追得急眼了,猛然回马又杀了回来,无疑是想趁着大队骑兵未到再全力夹击一次,争取干掉这个可恶的使锤走狗。

    陶震霆冷笑,也不搭话。二人不逃反而返头又斗正合他心意。双锤舞动,越发凶猛,只恨不能一锤一个拍扁了这两家伙,让这两个该死的混账知道他的威严不可侵犯,也让后面赶上来的官兵看看他的本事。

    他是殿前司都虞侯,不是骑兵司的。

    骑兵司的这些禁军可不象了解辛从忠那样了解他的本事,此次进剿的大战未必真服他愿意老实服从他指挥。若能杀了这两个有些本事的混账立威,他的权威就长起来了。军伍中人,无论他是什么样的兵,都只会敬重真有本事的领导。

    宿、叶二人“拼命”猛攻了一会儿,就算真往死里干又哪里能如愿突击杀得了陶震霆这样的悍将,仓促狠斗了片刻,见不能如愿,官兵追上来了,只得又弃战而逃,嘴巴又不老实了,骂得陶震霆怒火冲顶,眼放火星:这两个混账东西打仗不行,默契摆脱厮杀逃跑的工夫却是一流,又没圈得住,让他们跑了.......可恶。这两张嘴巴更是可恨之极。吾誓杀之.......

    继续猛追,越发不舍。

    二人见追势越发凶猛,显然越发急眼了,摘弓开始放箭,骑射不一般,虽然伤不得陶震霆却又成功射中了骑兵群中几个骑兵,再次狠狠削了陶震霆的威严脸面,陶震霆大恨,以弓箭反击报复却总射不中。二人的奔马上防箭能力着实不俗,可不象近战厮杀水平那么菜,二人为此很得意,找着了自信,嚣张气焰又起,一对嘴巴更可恶了,骂得气得恨得陶震霆想发疯,本就丧失了些的理智这下是彻底丧失了。

    又狂奔出两里多地,前面突然出现个岔道口,一条是直通梁山泊的靠近森林的荒野大道,一条是森林中的荒芜小道。相互配合一起逃的二人突然分开了,一个沿大道继续逃,烟尘滚滚而去,一个往森林里钻去。钻森林的正是宿义,还得意大叫:“俺们分两处跑,我看你陶大便还怎么追?”狂笑而去,很快就消失在密林中。

    怎么追?

    分兵追。

    本官部下人多,分兵照样能收拾了两个混账.......

    陶震霆冷笑,很快赶到岔道近前,匆匆一扫,这林中岔道荒芜得厉害,显然平时少有人走这,至少是今年还没人走过。想想也是,这离大野泊还有二十里左右,却已经属于荒芜区,到处是干枯的野草荒野树林,已经人烟稀少,梁山人平时也不会来这么远,这林间小道自然就是眼前这样。

    放眼一扫,这一带没有踩踏痕迹,只有宿义逃过的一行小道上的马蹄印。陶震霆实在恨极了宿义。宿义闹过京城,是他早痛恨想杀的,又嘴巴格外恶毒狂妄,这让他越发想杀之,既追到这了,岂可因为钻的是林间小道就放弃了。

    这些观察和思索只是瞬间就完成了,陶震霆几乎马不停蹄地追入了林中,不忘喝令身后的先锋副将分出一百骑负责去追杀本事不济的叶声。

    死伤和留下照顾伤员后如今剩下的四百六七十骑兵,兵分两路,兵势再次削弱。

    陶震霆引着三百来骑奋勇(疯狂)追入林中,看到宿义在前面由悠然得意变得惊恐愤怒,狂逃,陶震霆大感快慰:小样的,想用密林恐有埋伏的疑虑吓住本官,让本官轻易放弃追杀,你能活命,你想得美......

    追赶得越发大胆紧急。

    宿义显然也不熟悉这条山道,就是钻这想取巧得脱身。得现找道,又时不时有树枝什么的阻碍,跑不那么快了。而追者只管跟着就是,反而跑得快而轻松。

    快速接近中。

    宿义怒极,边逃边大骂:“老陶,你这条疯狗。你孩子,我丢井里了,还是你那丑婆娘被我干了?你至于死咬着我不放吗?我家主人可是沧赵子弟。我也是忠良。你这么为虎作伥想杀害我,你有没有良心?你还是人吗.......”

    “良心?本官自然有,却不是对你这样的目无天子目无王法的梁山歹徒讲的。你死到临头了,逃不了了,怎么?这时候知道害怕了?终于懂得老实了软了?又妄想用仁德的沧赵名义蛊惑我心生怜悯放过你?”

    陶震霆快意地想着,却是对宿义的缺德嘴弄得更是恼怒发狠,嘴上只大喝一声:“受死吧。”

    看到宿义拐过一个急弯难见了踪影,恐怕有逃走之机,他赶紧跟上去,不料在拐弯处马速大降时,突然,拐弯处的一棵大树上扑下来张大网。

    陶震霆根本来不及做反应就连人带大锤罩在里面,心中猛然一片冰凉,意识里大叫一声不好,中计了.......几乎同时,林中草丛中已扑出数条矫健身影,把陶震霆从马上轻松拉下来重重摔在地上。林道上也有茂盛的野草铺垫着,根本摔不陶震霆怎样,但不等陶震霆腾云驾雾般失控落马后反应过来挣扎,就被人堵嘴的堵嘴,捉手的捉手,按人的按......弄住了。双锤和佩剑被夺走了,人从网中出来了却反剪双手绑着被忽的抬起绑到马上.......这一套突袭生擒活干得娴熟迅猛无比,陶震霆目眦欲裂,悲愤懊恼之极,却有什么想法也没用了,被人拉着他的战马绑栽着他迅速向林中深处跑去。

    而他后面的骑兵手下,拉着一段距离,猛然看到他中了机关埋伏......惊惶大急,本能想冲过来救下他,不料,一条条绊马索突然从小道野草泥地中绷起,前到后有十几条,绊得奔腾的战马一处处猛然摔倒,人仰马翻,混乱一片,林中左右冲出一大片草人,钩铙一阵猛来,还能在马上的骑兵正慌乱拼命控马,哪招架得住这个.......又没誓死反抗心,全部被活捉......

    负责追杀叶声的副将和一百骑兵也难逃活捉的命运........

    而后面,张应雷奉命正领着二百骑兵奔过来察看或支援......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