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长姐持家〕〔妃常软萌:妖王心〕〔偷心妈咪:爹地闪〕〔盛芳〕〔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妃常逼婚:陛下已〕〔农门恶女是团宠〕〔星星遇见爱情〕〔总裁爹地天天宠〕〔亿万协议:溺宠甜〕〔极端王爷宠上天〕〔傅少爱妻追上门〕〔蜜婚娇妻爱逃跑〕〔神医混都市〕〔都市狂神〕〔姜家赘婿〕〔乡村小医圣〕〔贴身战兵〕〔下海潮〕〔万能芯片经销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440美梦破碎
    唐斌为中卫府长官,也就是通常说的首都卫戍区司令兼大内御林军统领,职能类似高俅,但权力比高俅大多了,有直接用兵权,上面没有枢密院——军委牵制,直接听命于国王,为形成制约监控兵权制度,为后世立下规矩,军队由直接归国王任命领导的独立执法军负责政治思想工作,并和隐藏军中的情报部门人员一起深入了解监控到普通将士,防止造反。毕竟后世的王室未必能有唐斌这样的绝对可信赖的忠义大将可担此任,下面大致分三只军队:骷髅师与王宫卫队——陆军,包括骑兵和会骑马赶路或以乘车进军的步兵;鹰击师——空军,已经在用计算机操纵的模型大量培训飞行员。飞机已在研发制造中,很早以前赵岳就设计好了,重点是发动机强大并且能制造出来,现在的飞机团队缺的是细节上的研究探索,不用太久就能有配备简易电子仪器的可靠战机飞在天空,技师等地勤人员已备;鲲鹏师——海军,全部是真正的铁舰大炮。

    这三只部队全部是热武器配备,海军和陆军只是同时还配备着战刀。部队成员从上到后勤厨子都是赵岳家最信任最精锐的人,不少人正是老赵庄子弟,最早接触和熟悉掌握了枪炮......花荣和武松、鲁智深等就在中卫府军里。花荣是神箭手,也必然能迅速成为神枪手,和鲁智深在骷髅师。武松是特战队的将领,要求的是多能,执行的是特殊任务。

    当帝国大军从印度安那西征时,唐斌会带骷髅师一部将士护卫赵廉的中军,直接负责保护赵廉的安全。武松部通常也在中军。别人,赵岳不放心能随时保障兄长的安全。要渡海作战时,鲲鹏师就会出动......

    邓宗弼等四将会随军西征,却照海盗国的传统,属于军中新人,需要从底层做起,当然不用当小兵蛋子,但也只能当基层军官,证明本领和品行,凭功向上升,期间也让下面的将士能接触到,熟悉了解,赢得认可接受,否则难以服众。

    海盗国的兵可骄傲得很......不是坐在那个位子上自然就能指挥得动。

    赵岳并不把四将留在梁山。

    这四个人是见过世面的朝廷实权高级将领,不是马元这样的野蛮无知底层军官,精通官场,熟悉和热衷的也是正规军的生活和能清晰望到目标的前程,只适合在国家的正规军中打堂堂正正的仗,不适合梁山这的本质仍然是山寨凶悍强盗贼寇军生涯,留在梁山只会让四将难以适应,不自在,也就发挥不了本身能力应有的作用,等于是窝着委屈耽误了他们。

    赵岳向来坚持什么样的人就用到什么位置上。

    中国官场历来习惯玩对有能力有创意想法有热血锐气敢干踏实肯干的人故意刁难,各种不合理安排,进行所谓的鉴别到底是不是人才和打磨,去刺头,赵岳甚是厌恶。

    他清楚,刁难打磨式鉴别培养可能是领导真的有造就的意思,但更多的往往是冠冕堂皇的打压玩弄,排除异己.......

    人皆有私心私利,皆在维护自己的切身利益前程。你又不是他儿子,不是他需要巴结的势力派,他是高贵领导,为什么要费心帮助卑贱的你这样的属下小卒新人能得到最理想的锻炼环境顺利迅速成长起来爬上来,为什么要成全你的抱负。

    打磨,无非是否定潜力,让其建立不了功劳,证明不了过人的能力,合理压在下面,磨去棱角,蹉跎岁月,削其锐气朝气勇气,耗尽活力才华,或是整治识相,逼其忠心领导本人而不是国家利益,收为党羽......大小领导也就没了威胁,能悠然坐在既得位子上享受权力和一言堂,下台后利益特权仍有保障。

    一句打磨历练鉴别不知毁了多少本当为国为民大有作为的忠义人才......

    ....................................

    俘虏的官兵将校就地在乱石滩住下,并当天当即开始了劳动改造和考验。

    监督他们干活的却是早前的一些禁军俘虏。

    这些先遭到改造的俘虏会告诉新人梁山的凶残可怕与好处,重点是:你们不要动自以为聪明有心眼的小心思,以为铁锨也是武器啊,能对梁山人干点什么.......你别天真找死,还连累我们这样的好不容易得到初步认可的监工跟着倒霉,甚至跟着成肥料。不想成倒栽荷花,不想化火炬,唯一途径就是老实肯干,过关。我和你们曾经同为禁军,甚至是同一营极熟悉关系极好的战友,但不要指望我会关照你在干活上能偷懒......我们只会比梁山人对你们更严厉更警惕,不敢有半点容情.......

    新俘虏了解到了梁山的一些真相,原本抱怨不肯干的各种大爷思想和无良情绪顿时打断了,有心思也不敢露在表面......

    ........................

    梁山酒店这,王智慧正自得地悠闲等待着别人负责打生打死,然后他安全悠哉地去参与刮分成果。

    突然泊中回来了战船。

    有小将奉邓宗弼命令紧急回来取战马和留守的五百骑兵,说是大军顺利突袭上了乱石滩却遇到了骑兵阻击。梁山不但有上千骑兵,而且战斗力强悍,大军没马就对付不了,无法杀到山关前炸开水门冲入梁山,损失已惨重.......

    王智慧既不熟悉邓宗弼手下的骑兵和水军,难以辨认来的小校到底是不是邓宗弼的人,也没多想,一听这紧急事,也不意外梁山有些骑兵实力,只生怕因自己而耽误了拿下梁山,赶紧积极主动帮着安排战马和那五百骑兵最快地上船。

    他压根儿就没想过征剿的大军会战败而且是这么快就全军覆没了,对来人也就没有任何怀疑。

    确知拿下梁山九成九是板上钉钉了,王智慧更亢奋愉悦了,这趟却还是没跟着去。

    不是他不急着去梁山第一时间掌握进攻进度与战场情况参与刮分梁山财富,也不是职责所限,仍然是怕死怕吃苦,不肯参与战斗冒一丝丝险,对小命谨慎得很,只想安全的舒舒服服地享受富贵命出身自然有的优越性和功劳,打生打死涉冰水爬山遭罪冒险的活全由别人去干。所以,他瞅着快速远去的运马船只,眼神热切,却决不会动心跟着走。

    战马和那五百骑兵去的自然是梁山养战马和骑兵的金沙滩......

    王智慧的贪利却更惜身谨慎似乎这次也没错,至少没困在船上稀里糊涂就成了俘虏当了梁山的贵族挑粪劳工之一。

    但由此,他的心也焦急起来,开始进入漫长的煎熬状态:这会儿应该杀进去了,怎么还没回音呢?这会儿应该打到宛子城了,赵岳小儿正愤慨绝望困在大军中做可笑可怜的临死前困兽犹斗.......怎么还没消息传来.......赵岳授首,梁山应该拿下了,怎么还没有船来迎接本官去梁山.......我王智慧才是此战的实际主宰,是梁山财富的接管者和首要得利者,我是开国勋贵子孙,皇家只信我。邓宗弼?哼!卑贱打手而已,此战名义上是主将,却只是负责带头冲锋陷阵拼命打梁山的工具尔......

    在极其得意却又极其焦虑的激烈心态中,他等啊等,熬啊熬,却是一直熬到了天完全黑了,自然什么也没等着。

    难道邓宗弼虽然精通军事很能打,却够惷,缺乏官场智慧,或出身所限见识,在官场所处的级层又太低,不了解官场规则,不知朝廷那帮人对梁山有的内心私欲全体默契企图,也不懂皇帝在此战中特意安排我当济州都监的用意?

    早没有隐隐约约传来的厮杀声了,战斗早终结了,为什么邓宗弼却还没派人赶紧来恭敬热烈迎接我去梁山主持大局?

    王智慧万分不解和着急,却没有船可自行紧赶去梁山看看到底怎样了并抢过主持身份,当然,就算有船,他也绝不敢自己进入水泊去冒险试探赶去,只能一边鄙视邓宗弼一边却无可奈何地空自转来转去,驴拉磨一样,再也消停不下来。

    他再也不能有悠然得意心境坐得住了,烦躁得连晚饭也吃不下.......开始恶毒咒骂邓宗弼卑贱不懂事不知死活。

    停停歇歇,断断续续鄙视咒骂到夜深了,如此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点着火把行船也无法穿越复杂的芦苇荡水道,不可能有船来了,王智慧骂得口干舌燥,也骂累了,困倦上涌,坚持不住了,这才带着无限的焦躁恨意和盘算睡了。

    睡梦中,他梦到了一身血的征尘和残甲的邓宗弼和部下带着战火后仍未消退的满脸血污狰狞恐怖却正在痛快地大吃,烤羊腿,烝牛肉,煮鸡,烤鸭.......无数花样的肉食一个劲地造,就着梁山的美酒尽情地猛吃大喝,怎么也吃不完的吃......他在梦中也不禁馋得口水直流,无数次傲慢高贵潇洒上前宣布自己才是战果的主持,试图抢吃,却怎么也抢不到,这些该死的卑贱丘八根本不懂事,不懂得恭敬礼让他这个贵族先享用,居然不知巴结讨好他,竟然敢和他动手,不准他先独自享用......愤怒,随后又更愤恨地梦到,邓宗弼胆大包天,贪婪梁山财富,竟然妄想把梁山占为己有,蛊惑造反,也成功得到近万禁军恶棍热烈响应,反了,妄图依仗有的水军、步兵、骑兵,兵种和军备齐全的武装大军,象该死也已经死了的赵岳小儿那样据水泊天险对抗朝廷,竟然敢不想让朝廷,包括他高贵的王智慧能沾上梁山财富的一丝好处......可恶!该死的。该千刀万剐的下贱无知无耻武夫蠢货.......

    王智慧在梦中也愤慨不屑地骂出声来,翻身翻腾着,就象不是睡了而是智慧与神勇无双的神仙那样高傲飘在半空俯视着一众蝼蚁一般的造反禁军,在万众瞩目敬畏之下潇洒拔剑飞下神勇轻蔑地一剑斩了叛军中的邓宗弼这个位卑却不知下贱的逆贼之首,斩得邓宗弼的血淋淋脑袋飞在天空,吓得众叛军一齐丢下武器跪拜在地,个个敬畏他如敬神地仰望着满身神圣高贵光辉的他.......梁山的所有财富全成了他的,连皇帝也只能恭敬老实地让着他,让他独享,甚至主动禅让皇位.......

    他在睡梦中又乐出声来,就这时,噩梦化为的无限美梦却被生生打断了。

    他在梦中也不禁大怒,要稍施神威教训教训敢打扰他快活的家伙......但却被打扰得更狠了。有人在焦急大呼公子快醒来,并且越发使劲地猛烈摇晃他。王智慧的梦彻底断了,一切美好都消散了,终于醒了,艰难睁开眼,在幽暗的灯光下一时云里雾里仍搞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就听有人急眼大叫:“公子,快起来。梁山军杀来了......快逃啊,晚了就来不及了。”

    这一声好使。

    王智慧啊的一声,从半梦半醒中彻底恢复了神志,回归了现实,一下子窜下了仍有余温的舒服火炕,赤脚顾不得地上的冰冷刺骨,抓着家将头目的胸口急叫:“你说什么?梁山军?赵岳不是死了吗?怎么.......”

    家将急得哎呀一声,大叫:“公子,你快醒醒吧。你怎么还在梦中说胡话.......”

    就在这时,一个极响亮的喇叭声响起,先是一声诧异音,随即有人笑音说道:“你们这些官兵怎得还驻扎在这没逃走啊?上次,唐斌将军怜你们是梁山泊周围的兵平时没什么大恶才饶你们不死,放过了你们,这次是同样的原因,我梁山人也想放你们一马,派人来取马和骑兵就是通知你们识相的赶紧撤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好活着,谁知你们竟然不走?”

    这个人无疑是梁山人,应该是在水泊船上喊得话。

    他一个字也没提到邓宗弼的大军怎么了,但官兵败了,不但没能是朝廷预想的那样轻取梁山,而且全军覆没了,这种结果,已经暗含在了话里面,只要稍有脑子的人也听得懂。

    王智慧是自负聪明过人的,不愧智慧之名,自然能秒懂,吓得他根本不去想邓宗弼这样的能打的还带着那么多兵却怎么会败了,只吓得面无人色,赤脚只着内衣就奔出酒店想尽可能快的跳上马逃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