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龙〕〔不朽武道途〕〔残明霸业〕〔农家小福女〕〔重生我要当学神〕〔不死武皇〕〔重生西游之天篷妖〕〔我在异界有座城〕〔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共生纪事〕〔妖王被人拐跑啦〕〔桑泊行〕〔黑科技直播间〕〔文明之万界领主〕〔盛世嫡女:医品特〕〔都市之绝世战神〕〔奶茶店主会法术〕〔我以为你不会爱我〕〔全能妖孽神医〕〔日暮乡关归何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25暴动
    施恩此时正在营中深处,和那帮孙立挑选出来的罪犯习武玩闹,很是快活。

    孙立坐在一边树下的椅子上,一手柱着心爱的钢鞭,一手慢慢喝着酒,很大爷的悠然管教指点着众人习武练兵。这些罪犯都是好手,本身武力原本就不错或是武艺差点却身体雄壮格外有力的,共有五十几个人,都是好杀才,培养拉拢好了,将来同赴边关从军总会有些能和他在一起成为帮手......孙立想着心事,心情不错,原本发配来此的愤怒和郁闷也消解了不少......

    对前营传来的闹哄哄不太对劲,虽然有些诧异,但包括孙立施恩在内,这的所有人也没在意,因为罪犯都关在这边呐,不是罪犯大举闹事越狱,那就没什么事是可担心的。他们万万没料到居然是有人敢恃众强闯牢城营来杀管营父子.......

    但很快的,闹哄哄向这边过来了,竟然是向关押罪犯的牢城深处涌来,越发不对劲了,怎么回事?

    施恩当了这么多年的管营衙内也没经历过这样的不对劲,不禁起了疑心,正要打发身边的仆役去看看出什么事了,莫非是州上官吏带什么人来这挑选囚徒大批发往边关充军,来了很多负责押送的人,负责挑人的官员气派也大,才这么闹腾?

    孙立也转瞬想到了这上面,心不禁一阵激跳,却是想起登州被抓时吴知荣哄骗他的话来:朝廷知你大才,要磨磨你,稍惩罚考验一下你的忠心就会调你到边关.......说不定你前脚刚到边关,后脚朝廷重用你为边关大将的旨意就到了.......

    在发配孟州的路上,经历了解差谋害,确认了吴知荣一帮登州官员想除掉他,孙立也曾意识到那些话怕纯是吴知荣哄骗他老实甘心服法的伎俩,但此刻,他还是不由自主地倾向是真的,心情激动紧张起来,下意识就丢下酒杯站了起来.......

    他仿佛已看到来挑人的官员(将军)在众军簇拥下威严喝一声:“哪个是登州来的孙立(你美事来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孙立也认识的管营身边心腹仆从疯狗一样窜了过来,没等奔到施恩面前就满脸惊恐急吼吼叫道:“公子,不好啦。张团练带着数百乡勇闯进营来行凶闹事了。他,他见到老爷二话不说,一刀就把老爷劈死了。“

    施恩脑袋轰一下子,一把揪住仆从衣领,瞋目大吼:”什么?你说我爹死了,让张狗贼见面直接杀了?“

    仆从被衣领勒得有些喘不上气来,但还是挣扎着急叫道:”是啊......我感觉不对头,本是请示了老爷,赶紧来报知公子这小心,却正好看到了那狗东西杀了老爷,太凶残了,那个张狂得意劲,那帮乡勇地痞全疯了似的嚣张,都不怕闯营犯死罪杀头.......正奔这来杀公子呢,说是老爷和公子勾结什么二龙山反贼,他是来剿灭反贼的,统统杀.....营兵都不管事.......”

    施恩一头雾水:我父子什么时候勾结反贼了?还二龙山反贼?那是山东的,那么远,我勾得着么我.......

    但心中充满的更多的是暴起的怒火仇恨凶狠:敢杀我爹?敢制造通贼借口强闯牢城营行凶突袭,还想就势杀掉我?

    好算计!张狗贼真是好胆!

    没想到啊没想到,就那么个混军饷吃的荒唐草包无勇废物竟然能想到这害人的歹毒主意,竟敢视闯营死罪不顾.......仅仅为了快活林酒店的油水,仅仅为两方的矛盾冲突,他居然就敢来这一手?不止放肆杀人,还想强扣大逆不道罪名.......

    施恩不知就里,脑子轰轰中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彪的特性猛烈暴发了,正好当时在练刀,脑子一热,刀一横就想冲出去杀张团练报仇,却被忠心的两仆从一左一右赶紧强拉住了。

    “不能啊。公子。他们人太多了,全操着家伙,狠着呐。你一冲过去,正好如了他们的意了。赶紧逃吧.......”

    孙立早听得呆了......消息,事情,和他预想和期盼的完全不一样......不是喜事,反是丧事,死的不是他爹,张团练也不是直接冲着他来的,或许那胆大至厮的小小团练根本就不知道他孙立在牢城营的存在,但他第一反应就瞬间想通了这里面的关窍........二龙山反贼?施恩父子私通反贼?这.....这指定是宋江搞得鬼。莫非宋江一伙跟到这来了?不死心就耍此........

    心中回响着疑问句,但孙立心里实际已经确定是怎么回事了.......好狠毒啊!宋江这伙人为达目的真是不择手段,太可怕了,不愧是天下最出名的一流悍匪.......

    只是事到如今,却计较不得了,顾不上了......

    那小团练一杀进来,岂管三七二十一?

    必是能多杀一个是一个,哪管到底是不是私通二龙山的无辜不无辜,杀得越多,剿匪的功劳就越大,还越发死无对证。都死了,无可分辨。那不是反贼也是了,成了铁打的事实,谁也翻不了案.......

    孙立瞬间想通了利害,拿定了主意,喝止了冲动只想冲出去报复的施恩,转眼瞅见培养的这五十几个囚徒好手一个个的神色不定,甚至心起歹意,不少的眼神扫着施恩很不善......

    心一惊,孙立连忙大喝:“大家不要糊涂。那张团练不惜犯死罪闯营来杀人,必是冲着包括我们这些囚徒在内的所有人。否则,单单只是为了杀管营父子二人,何需兴师动众强行如此?应该上报,走正规程序,得了授命,这样既不用冒死罪,还能照样捞到大功。想清楚了,你我皆是他的目标,都会当反贼杀掉。不要怀幼稚妄想。他在这杀得越多,说明事情越危急,他不得不冒死罪紧急而为,无罪,反而是忠勇有功。杀越多这的囚徒,案子越铁,功劳就越大。”

    这么一吼一提醒,不少囚犯强徒立即醒过味来,加上本就是重罪犯,是被惩罚的,和官府有仇怨,而且一向知道官府虚伪阴险,内里极其歹毒不公,不是什么可信的良善好官,杀良冒功都不是事,何况是杀囚徒.......如此越发警惕起来。

    有人当即叫道:“诬陷施公子是反贼?想杀人灭口,制造铁打事实?那咱们干脆就当反贼吧。反它娘的......”

    紧跟着就有人大叫:“反了。反了。不反,难道戴上反贼帽子,老实奉上咱们的人头,让那狗团练得意洋洋立大功升官发大财享福不成?”

    这一喊,随即就全是反了的暴吼。

    本就是些凶横不法的暴徒,冲动好杀,又一向和官府不对付,到了这一步,不肯冤枉等死奉脑袋当别人的升官得意垫脚石,都惊怒急眼了,很自然很轻松地就选择全反啦。

    尤其是有人叫道:“俺听说二龙山有牛羊猪鸡吃。那的日子快活着呐,是全天下独一份快活好地方。田虎、王庆那都没有的。晁天王又是顶顶好的大哥,义薄云天,最讲义气,对手下弟兄可好啦。就反了吧,干脆咱们就上二龙山入伙也活个痛快,总强似充军边关当着最下贱的贼配军,啥享受啥前途好事也没咱们贼配军的份,吃苦遭罪。被长官肆意打骂奴使甚至说杀就借行军法砍了,整天提心吊胆守边,煎熬,和辽蛮子打仗送死,这等倒霉事却是咱们这样的首当其冲。”

    这位显然是山东来的囚徒,还读过点书或是有些见识。这一喊,有了好去处,众人的心一稳,越发敢反了。

    施恩也反应过来了,眼神凶戾可怕之极,双眼窜着无尽怒火杀意,却立即大喊提醒道:“孟州这只有一千官兵,还全是乌合之众的杂编地痞,咱们这四五百好汉。官兵岂是咱们的对手?那张团练手下更不堪了,所谓乡勇,本地最没本事的地痞二混子而已,也没正经武器。咱们一反,收拾这帮人易如反掌,就是主动送上门等咱们宰个痛快的货。张团练想杀咱们冒充大功。咱们反过来拿他们的人头立威做入伙二龙山的投名状好了.......弟兄们,咱们可以无所顾忌,反杀了他们......”

    有人大叫:‘对。杀光他们。让这些狗官狗腿子软蛋知道知道咱们这些英雄好汉的厉害。“

    这一喊,够劲,提神。

    这的囚徒全是官府都不敢在内地奴役用的刁顽强悍者,都是自觉是强者,好汉,有本事且胆子正敢干,自负不是一般人.......现在被人一公开喊出来,这股子本就有的心气瞬间就提起来了,尤其是当罪犯囚禁在这憋得,这心气暴得更猛烈。

    没说了。就反了。

    孙立自然是老大,都服孙立的本事,也领孙立关照自己的情,这一刻都看着孙立听吩咐。

    孙立的心血没白费,尽管这和他原本的初衷不相符,完全是反的,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心里更有谱了,孙立也来了精神,心一横,立即叫施恩带着些弟兄和在这值班不得不听话的差拨赶紧去把牢房中的囚徒全放出来........

    放囚徒也简单,很快。

    都是大间,一个牢房就关着二三十甚至四五十号囚徒.......不可能是好条件,重罪犯,又是危险强徒,牢中自然得虐待教训着,囚禁处条件恶劣.......此刻却方便了迅速放出来,也就十多个牢房,转眼就开了......孙立挑出来的这五十几个为首的大哥一说明紧急情况,带头造反越狱,众囚徒自然就跟着反了,热烈响应.......在这鬼都待不住的地方早特么待够了,快憋屈死了,能有自由,能有出路活路,哪还管其它,也顾不得多想什么......从众效应,有心思多的也卷进去了,哄然发作.......

    可是,这没武器啊。连凳子、砖头什么的都没有......本就是严格防止罪犯闹事行凶的地方,自然收拾得干净。

    孙立一振钢鞭大喝:”慌什么?收拾乡勇小混混,咱们这些好汉还需要武器?有我在,就是正规官兵和大将来了,孙某一人也能杀他个七进七出,能搅他个人仰马翻。大伙趁机夺了武器不就成了?“

    众恶徒一听都大为点头,对呀,老子特么是好汉,打架杀人最拿手,只这对拳头也能打得区区乡勇地痞哭爹喊娘.....再说了,这不还有几把刀和十几杆枪吗?(施恩从营兵那弄来给孙立挑的人轮换着使练武用的)在诸位大哥手里使着,大哥们一冲开张团练那伙的队形,杀得那帮人崩溃。咱们趁机上去追杀夺武器不就有了.......”

    就在这时,张团练也来了,牛哄哄在众歹徒簇拥下,拎着刀子走在最前头......也怪不得他这么牛逼自信,牢城营的营兵原本是应该职守和坚决反击张团练这伙闯营者的......不管有什么理由,擅自闯牢城营也是不允许的......现在却是.不少的营兵反而也追随着张团练想杀反贼分润到功劳,至少是跟着来瞧热闹瞅风头想玩投机取利的。张团练越发势众而张狂......

    施恩,你拿什么跟本官斗?

    张团练这个得意呀,却扑过来看到囚徒们全被放出来了,而且貌似全是站在施恩一边的......心一咯噔.......这些囚徒全特么是可怕的暴徒凶犯啊,和什么都敢干的凶残能打悍匪也没什么区别,四五百号这种暴徒,只论人数也不比自己手下人少了......这,这事太可怕.......可别阴沟翻船,杀施恩立剿匪大功不成,反被杀.......

    贼眼珠子急急一转,张团练赶忙大喊:“尔等囚徒这是想干什么?千万别上施恩这逆贼的当啊。”

    “施恩父子勾结二龙山强盗,在快活林行凶大杀了几十号人,犯下重罪,铁证如山,是朝廷首诛的反贼大恶,却和尔等囚徒不相干。本官本着善心好意提醒尔等万不要听他忽悠。不要听他的犯下糊涂和官府对抗。那是死罪。不要傻乎乎被耍着利用了。尔等本是有大好前途的,在这关一关就会去边关从军有机会当将军的。尔等可都是本事了得的好汉。朝廷都重视的人物,想给尔等当大将光宗耀祖荣华富贵........”

    吧啦巴啦,好一通忽悠,可是效果却太......差了。官腔十足,一口一个轻蔑的尔等,习惯了。这些囚徒强者早听腻味了当官的这说法这调高,最特么反感了,尤其是在此刻的特殊环境下,囚徒们一听这调调就更是敏感得很,厌恶得很........

    有囚徒老大立即冷笑怒喝:’尔等尔等,你什么东西也配高高在上说这种官调调?**大的小官也敢本官本官?“

    立即有人跟着怒叫:”还尔等,老子不叫尔也不叫等,老子有名有姓是你爷爷,今个就是杀你教训你这孙子懂孝顺的。“

    哈哈哈哈.........

    众囚徒不禁一阵大笑,很是开心,当罪囚关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全是官府所赐,今天能反过来教训当官的,这滋味,这感觉,真特么好。反了,反了痛快,就这么定了。杀你娘的全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