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武狂婿〕〔都市妖孽高手〕〔大演帝〕〔我的隐身战斗姬〕〔阴司之人间炼狱〕〔全职狂婿〕〔我的光影年代〕〔我的奇幻道具〕〔恋战新梦〕〔高龄巨星〕〔最强神壕〕〔武术巨星〕〔万兽朝凰〕〔下海潮〕〔女总裁的全能高手〕〔女主她以武服人〕〔绝代狂兵〕〔超维入侵〕〔都市至尊战神〕〔天降独宠:邪君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26不出意料
    被囚徒当众肆意污辱丢了面子,张团练大怒,刀指众犯大骂:”尔等罪囚不识王法厉害,还敢呈强为恶不成?尔等不怕死吗?“

    他觉着这些囚徒虽然个个是凶强者,却关在这没虐待废了,只饿也饿软了,骤然放出来,哪有体力打仗?也不用真怕。张狂惯了,凶性一发,也就不管不顾了,痛痛快快索性全杀了,如此多的人头,功劳就更大了,本就想哄骗着全杀了冒功的,原本没想着硬干,但既然是这么种情况,那,硬干就硬干吧,还怕了这些关傻了又没武器的囚徒不成.......

    他的凶横嚣张直接把本就为了自由紧张亢奋起杀意凶心的囚徒们彻底激怒了。

    你这当官的闯营犯死罪都不怕王法厉害,老子本就是罪犯,难道还会犯法怕死?

    今日谁死谁活还不一定呢。老子可是强者,杀你们这些草包官废物二混子兵,还不是易如反掌?

    况且,张团练真料错了,囚徒们还真有体力厮杀。

    施恩父子贪财,也是这时代管监狱的人一样的一身卑劣恶习甚至贪鄙到凶残无人性,但对这些会充军边关的囚徒却并没有象对待往常罪犯那样刻薄虐待,一个是不能囚废了,边关还得用呢,一个则是善待些,安抚着稍哄一哄,让囚徒们看到出路希望,省得激起反抗闹出大事,这些人可都是各地的强者,里面什么犯罪高人都有,关牢房里未必真就能关得住他们,开锁闯出来,寻常小偷怕也有这本事......也就没在调拨来养囚徒的钱粮上下功夫盘剥,贪是肯定要贪的,这叫过手油,惯例,但很有分寸........众囚徒们的身体并没饿虚了。得到重点关照安抚着能领头老实服刑的各牢房”大哥“们就更吃得硬实了.......

    囚徒们自信能打过张团练这些人,同时心里多多少少对施恩父子还是有点感恩意思的,此刻形势下愿意保保施恩.......

    这是施恩父子无意中积下的福泽,今日赶上了就能救施恩的命。

    张团练一看吓唬不住,众囚徒一个二个的目光瞅着他无不鄙视轻蔑,嘻皮笑脸甩胳膊踢腿活动着手脚显然是准备行凶反抗,他越发怒了,果断一挥大手:“既是逆贼,不听劝,那就该死。弟兄们给我杀。统统杀干净了。都是人头功.......”

    一直隐在囚徒群中默不作声的孙立很清楚:囚徒凶恶敢战靠不住。必须首战一举打出威风气势来,让囚徒清晰看到胜利把握,个体的凶恶胆大才能真正转化为集体的信心勇气实力。不然的话,开战遇挫,有了死伤,囚徒只怕就会畏险,起了杂念,三心二意,厮杀不坚定,甚至只想着趁机越狱逃走,变成比乡勇地痞更不堪的乌合之众,个人能力再强,往日打架犯罪再凶猛,群体争锋也不是个体本事比囚徒差很多的这些乡勇的对手。

    战争,从来不是强者加强者一加一肯定等于二,强者群体加强者群体都不一定等于二,就更别说个体加个体了。这些囚徒到底不是军人,绝大多数没受过军事训练,形不成军队的战斗力,不比对手乡勇最起码练过会结阵打打配合......

    孙立在登州曾长期担任练兵提辖,一批批新兵多是他带队整训成战士的,很明白这个,此刻想得清楚,也毫不犹豫猛然钻出人群,独自猛扑向正嗷嗷乱哄哄亢奋叫嚣着扑来的张团练手下........

    张团练这边最先冲上来的自然是手下的那二十个有刀枪的正经官兵亲信中的部分人。张团练这货怕死,又没本事,当官,自然是缩在后面的人群里由官兵亲信保护安全,所谓的负责统一指挥调度,他是决不会冒险带头做表率冲杀的。

    最积极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官兵一见囚徒中闪出个人影奋勇敢独自顶上来,不禁不屑地狞笑一声:还真有不怕死急着找死的。瞧瞧爷手中拿是什么?枪啊,你这囚徒有吗?你赤手空拳也敢顶着枪锋上,你以为你是捅不死的铁人啊.......

    心中吐槽着,目光越发凶恶歹毒,握紧长枪加速急奔迎上孙立:敢越众逞能,那就先捅死你,杀杀囚徒的凶狂劲......

    双方距离很近,又都在发力狂奔,转眼就撞上了,这两官兵在仓促瞬间没注意到孙立背着的手中其实是拎着条钢鞭的,嘿呀一声暴喝,凶睛暴光,先后拧枪就扎。

    孙立轻松闪过一枪,空手猛一伸,一把抓住另一枪往怀侧猛一拽,另一手的钢鞭已几乎同时砸了过去,啪,把拽得猝不及防猛跌撞过来的这个官兵打了个脑浆崩裂,也趁机夺了枪,反手一个突刺,把那个扎空了枪却跑太猛抢更近了的官兵脖子扎了个对穿,几乎眨眼时间不到就干掉了最凶恶积极的这两家伙,随即就是一手鞭一手枪,闯入上场的十几个正经官兵群中纵横大杀,当真是斩瓜切菜般容易,无一合之敌,当真是沾上死挨上亡,无人可挡,冲到哪,哪就纷纷倒下或仓皇避开形成个空当,并且空当越来越大.....都惊骇之极,该死的下贱囚徒中居然还隐藏着这么条猛虎,太阔可怕了.......

    侥幸没死的官兵惊得此前的张狂凶强蛮横自信早不知飞哪去了,如受惊的鸡一样扑腾着只顾掉头拼命逃避追杀,都只想着挤入后面的人群中,让后面的乡勇当替死鬼挡一挡这条可怕恶虎,自己就可以趁机逃脱了,结果撞乱了还在蒙头蒙脑一时惯性凶狠扑上来的乡勇队伍,有人撞伤了,倒了,一阵惨叫,混乱.......孙立趁机加力大杀大搅.....哭爹喊娘声响起....

    孙立一个人打一群,骁勇猛恶如虎,极大震惊刺激了众囚徒。

    囚徒们本就是暴徒,哪受得了这刺激,各种怪叫声暴起,凶强猛恶激情一瞬间就点燃了,轰一下子,不用人特意鼓动和指挥就一个个疯狂冲了上去,捡起死伤官兵的武器,抢夺乡勇的棍棒,个个如饥饿抢肉吃的恶狼.......孙立挑出来训练培养的五十几个囚徒老大尤其奋勇当先,本就有练武刀枪的十几个人跟着孙立冲开的缺口凶狠杀了进去,也明白进一步搅乱乡勇阵的重要性,没武器的也不甘落后.......囚徒整体的战斗气势激情就形成了,面对弱的对手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只会越战越勇越战越齐心........

    施恩惊喜得,手哆嗦,嘴唇也哆嗦着。

    他一直死盯着张团练的脖子,恨不能会神仙之能一飞刀斩杀了这嚣张小狗官报父仇,可惜那不可能,现在却有机会收拾这个该死的了。他嘴里咆哮着他自己也不知什么意思的可怕声音,舞刀凶狠冲上去疯狂劈杀挡在张团练前面的乡勇......

    张团练懵了.......

    囚徒团凶猛如发狂的野狼群,势不可挡。乡勇团,早前的嚣张气势早没影了,混乱一团,不堪的地痞二混子就是混混不堪,一片片被夺了棍棒,在惨叫,在倒下,在头破血流无头苍蝇般惊叫着争相逃窜,在相互推搡冲撞甚至舞棍棒比打囚徒对手更凶狠地打自己的队友,都想冲开出路先逃走,结果是自相践踏,自相残杀,越发不堪,囚徒则越发杀得顺手.......

    不好。危险.......

    张团练利索地转身就跑,可惜他整天指使别人当狗忙乎,自己当高贵的官大爷享福,太缺乏锻炼,此刻就算惊急逃命也跑不快,又是在乡勇群中乱挤着围着,此时没人听他的喝骂,被困着,一时间哪可能闯出条路来脱身,急得他不禁大骂着挥刀乱杀挡他路的乡勇,心中则万分后悔把马借给报信的骑走了,否则有马在,他就可以打马硬撞开人群能迅速逃离........

    施恩疯了一样一心猛杀向张团练亲手报仇,可是挡在他前面的乡勇很多,混乱瞎窜的乡勇反而更阻碍了他的冲击,更不便于追杀,急得施恩如狂犬病大发的彪一样磨着牙瞪着通红的眼睛戾声咆哮着一个劲狠杀.......无意中把孙立这几天教给他的刀法技巧和发力技巧等等全发挥了出来,而且是超水平大暴发,倒也杀得勇不可挡,没人能威胁到他的生命......

    跟风来的牢城营营兵们傻眼了......

    情况不妙,跟着张团练立功发财看来是成了泡影,有的立即缩了,逃开了,找地躲着;有的还在那发蒙,有的则转了念头,琢磨着是不是再加入管营公子这方.......话说在这当营兵吃国家粮真没啥意思,卑贱,整天被指使着干这干那的,站岗值班熬夜守更更是辛苦,困在这没自由,周围也没乐子可寻,周围好远范围内就根本没人烟,哪来的酒馆、赌当、伎子......常见的可消遣玩乐享受的......和关这的囚徒有啥区别?若就这么一年年混下去,啧,那还活个什么劲啊!不如索性当强盗痛快......是不是也跟着囚徒反上二龙山?.......也不知到底是不是勾结二龙山,闹腾了后能投靠去也吃上久违的肉蛋........

    营兵的背叛而去,甚至翻脸反向乡勇扑杀来,这进一步加剧了乡勇的惊恐崩溃.......张团练惊得脸上急出了一脸的肥油水。他一通乱杀,乡勇们惊恐四避而散,倒了腾出了空当方便逃跑多了,但也方便施恩追杀了.......

    孙立在轻松随意厮杀中一眼看到施恩的疯狂,看到施恩竭尽全力了,可是仍然被乱窜的人群时不时挡着阻碍着,就是杀不到张团练近前,他知道施恩的本事还是不行,就急奔过去大杀一气,帮施恩开路,几下子就行了......众乡勇贼兵怕孙立怕得要死,远远躲开都来不及呢,哪敢在孙立附近晃悠,都吓也吓跑了,路自然就几转眼清出来了.......

    施恩看到了,感激地大叫孙立一声师傅,脚下丝毫不停,照样疯狂扑向张团练,几步赶上去,从背后奋力一刀把仓皇刚警觉回头想挥刀反抗的张团练劈翻在地,疯狂又一刀把张团练的脑袋砍了下来,终于报仇了......施恩仰天疯狂大叫:”父亲,你看到了吗?狗东西,我杀了。“

    狠狠一脚踢飞张团练的脑袋,”我报仇了。父亲,我为你报仇了,当天就报了,你可以安息了。“

    张团练的死加剧了乡勇的惊恐......越发崩溃混乱不堪,也越发被打的杀的死伤倒下的快,有的急眼了就跪下求饶命.....

    惊恐仓皇中,腿脚快的乡勇和残存几个厢兵奔到了营门这急不可耐要逃出牢城营,能逃出去就自由了,就安全多了......不料,营门却关了,有人把一辆马车堵在营门这里,一伙不到二十个人的团伙横堵在车周围,其中一个黑矮子在另一辆马车上背着一只手傲然挺立扫视着抱头鼠窜涌过来的混乱乡勇,身边有两个人陪着保护着,黑厮正是宋江,站车上陪他摆谱的正是保镖仆从王四和二龙山副军师孔厚。

    杨适、刘无忌等人挡在这,一看败退的乡勇乱哄哄来了,纷纷暴喝:”二龙山好汉在此。不想死的就丢下武器老实跪下。“

    本就吓得要死的众乡勇这下更惊得什么似的,二龙山悍匪啊!原来还真在这.......胆小的魂都飞了,直接就吓倒了......但有不服的,一看只不过这么点人手,二龙山山贼又怎么的?还不是一个鼻子两眼睛.......又不是三头六臂,看着也没什么凶恶可怕不可敌的,老子特么也不是什么好人,还怕恶人?也是急眼逃命,横刀挺枪舞棍叫嚣着冲上来.....他们都没见过宋江一伙在快活林杀人的凶狠和能耐,无知就能无畏......结果.......

    在杨适等人凶狠大杀了一气显示了大盗就是不一般,立威后,众乡勇地痞吓尿了,扑通扑通......一片片哀叫着跪下了.......

    孙立带着众囚徒也追上来了,远远一眼看到马车上的宋江就更明白了......果然是这美名江湖响,人却黑毒透的宋江搞鬼......但心中有怨恨却也不会再对宋江甩脸子了,来到了近前,苦笑着看看宋江,然后叹口气,向宋江一抱拳,却什么也没说,不能当场揭破这场风波完全是宋江一伙搞起的罪孽,否则施恩意识到内情,就会把仇恨立马记在宋江头上,就施恩的股子彪劲,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凶险......这的囚徒多多少少对于施家父子还是有点感激之情的,难说不会被施恩鼓动了......而施恩是孙立想当弟子亲信在二龙山用的帮手,施恩武艺还可,更可进一步教导提升一下,最主要是人机灵有心计,得用,又是囚徒熟悉甚至亲近的衙内——无形中的头领......孙立必须抓紧了施恩。

    宋江见高傲的孙立终于肯低下头了,立即就换了面孔,这才急忙下了车,又是往日对江湖好汉那种礼贤下世谦和亲近作派.........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