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战少追〕〔琉璃满京华〕〔娇刃〕〔我的老婆是战神〕〔至尊权妻邪王的盛〕〔医路繁花〕〔桃色小神医〕〔战神降临〕〔回到古代开书院〕〔农家娇女有点泉〕〔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狂枭〕〔叶辰萧初然小说〕〔最佳豪门女胥杨潇〕〔王婿叶凡唐若雪〕〔都市最强仙尊〕〔王爷,王妃又去打〕〔超品神农〕〔都市奇门医仙〕〔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31五人组不可说的悲惨遭遇
    漂逃到海岸得以活命的还有个叫阿麻黑的武官,是使节团护卫首领,国王的亲信。

    五个人仓皇却傲慢找到当地官府怒斥要求立马追剿海盗为他们报仇和追回一切物品。收拾不了海盗就是你们宋官府无能,无能的大宋王朝又岂配称为天朝上邦?岂配我们伟大的暹罗国恭敬臣服?追不回东西,你宋国就加倍再回赠吧。

    当地官府一听是这种灾难,不禁骇然失色,苦了脸却得陪着笑说好话........就好象暹罗国是宋国的主国上邦一样,高傲士大夫们就不是对待本国遇难百姓那样眼皮子朝天眼珠子朝上那么轻蔑、冷漠、无视了。

    当地文武官员既为自己摊上使节落难在本地的倒霉事而惊恐发愁,怕朝廷怪罪下来吃罪不起,又怕凶悍海盗杀到岸上来......哪有能力收拾海盗啊,海盗不来杀来抢就烧着高香了.....这些使节成员也是,你漂到哪上岸活命不好,偏偏漂到这来.......你们怎么不全痛快死在海上呢?海盗也是的,那么强硬凶残强大善战,居然能让这几个家伙从海上漏网逃走......

    然后,沙龙五人就........滞留在了宋国。

    短时期内是回不去了。

    海盗兴起,行事骤然极嚣张高调起来,封锁了大海,连打鱼的寻常百姓都不准下海,什么时候准许渔业捕捞再下海,等(我们海盗)通知,沙龙他们无法出海南下........五个人倒也不急,可以继续纵情白吃大宋朝了,当地官府是绝不敢不好好招待到他们满意的,要什么,官府指定就得想方设法满足他们什么,皇帝的享受啊,国王都得不到的享受,那还急什么?

    不想,这一来却真的永远回不去了。

    海盗没被宋王朝水军清剿掉,更没消失,反而轻松吞掉了宋国的水军和战舰,更强横了,报复宋国,连宋国的盐场都抢干净了破坏掉,不准再生产食盐。想吃盐?你宋国得买我们海盗的......所谓富裕之极也强大的大宋天朝丝毫奈何不得海盗。后来所谓伟大的暹罗国被海盗轻松抢光了,国家转眼灭亡了,人都不存在了........五个人这才大惊失色,知道糟了.......

    果然,大宋的态度变了。

    确信也确知暹罗国不存在了,暹罗已成了海盗肆虐之地,那就没必要再优待暹罗国使节了。

    国没了,民族也极可能都没了,这几个幸运滞留在大宋才没死的家伙就成了无根的异族难民,蛮子流民而已,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和资格享受待遇.......

    当地官府立马就翻脸了。

    早忍够了这五个家伙的不知上下尊卑体统礼仪耍蛮耍横......

    区区番属小国之臣居然敢对我大宋天朝上邦的高贵官员摆傲慢姿态?居然敢上官对下官下属那样发脾气申斥威胁喝骂,竟敢口出不逊想怎么骂就怎么骂,象骂三孙子一样放肆得瑟,你当本官不懂暹罗那别扭落后愚昧的鸟语啊?你当自己是权力大的能直接威胁我大宋安全的高贵强国重臣啊?你们?穷鬼蛮子而已,蝼蚁而已。无知蠢货竟敢欺负本官......

    整天要这要那的享受,欲壑难填,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不知行事分寸......怎么啦?现在不要啦?不敢啦?

    你个亡国灭种的下贱野人也敢对大宋耍傲慢拿态度,真是不懂事,不知死活,该倒霉........

    当地官员对外国人习惯的注重儒教礼仪斯文风度,心中恼恨沙龙五人的作派,却没趁机痛快抓了甚至杀了报复出气,但鄙视之,一切招待立马取消,赶出招待馆,任其当流浪汉自生自灭......

    不想饿死,就卖力气干活赚口饭吃吧你们.......

    阿麻黑五人都是暹罗国官员,本身也都出身富贵家庭,天生是贵人,即使落魄在大宋又岂肯吃苦干活活命。

    手中有刀,自然是用刀来谋生........

    变成强盗,杀人抢劫.......都贪婪凶狠而狡诈,乔装蒙面流窜作案不说,还每次尽量只三两人出手,另几个负责堵截和望风,不五个一齐出现,免得官府对上号联想到是他们,必须五人一起露面动手的,就会极尽凶残杀光被抢者。无知的小孩,甚至襁褓中的娃娃都不放过。绝不让有一丝走露消息的可能存在。

    大宋真的很富。尤其是江南。

    宋人,原来是这么懦弱好杀.......有钱有势的嚣张却极怕死而无能。寻常百姓更不堪,麻木胆小温顺.....太好杀好抢了。

    官府又是那么无能。

    文武官员只知和平盛世极尽繁华下的酒色财气声色犬马荒唐和争权夺利钻营算计,纵情享乐,热衷搞青楼行首大赛,捧戏子红妓,声势场面奢华浩大,比赛的是谁更诗书风流放荡,正经事不上心,管理松驰,军队废物不负责任........上下都只知盘剥祸害民众,对辖区控制无力,破不了流窜案,也根本不在乎被抢杀的非重要人物的血案.......为了应付破案职责对上面有交待,居然能用控制的罪犯或什么无辜倒霉者顶罪,冒充破了案并迅速高效除掉了凶徒,以这样的荒唐手段结案.......上面也居然就信了,从中央到地方主管衙门从无察觉有什么奇怪之处不妥之处。谎报官员还能得嘉奖,政绩考核优能.......

    阿麻黑五人组即便是暹罗国官员,在本国见多了各种官场荒唐事,却也被大宋官员的众多神奇野蛮创意搞蒙了......就不理解了,很奇怪。宋国不是信守孔圣教条,做人最讲究正人君子、忠君爱国恤民、轻财重义忠诚职守公正无私.......吗?

    五个家伙已能比较流利地说汉语,甚至会说之乎者也那些高大上的话,听宋官员说太多了此类话自然就会了,冒充体面宋人问题不大,如此流窜作案,抢劫轻松容易,收获丰厚,不但吃喝不愁,而且挥霍不尽......花完了再找地轻松抢来.......

    但江南也不是没有高手,不是没有厉害的民间组织或乡民团伙。五人的本事也不是无敌.......

    为了安全,他们狡诈的专门沿水沿河做大案。

    这样一来,若是抢劫中遭遇强者,危急时就能靠精湛的水性逃走.......也遭遇了几次凶险,正是依靠这一手本事成功逃脱追杀的。五个人玩惯了大海,水性确实高。江南善游者众也少遇能比的......

    但,那时候正是摩尼教富裕兴盛之时,不止是苏杭等传统江南地,差不多整个长江以南,贵州、蜀中以东,广南两路以北之地都是摩尼教的地盘,最起码是有摩尼教势力存在。

    那时,摩尼教众在江苏、安徽、两湖等非核心地正是主要以山贼形式发展势力.......暹罗国五人组在江南肆意行凶抢掠,即使没直接抢摩尼教头上,也触犯了摩尼教的利益......我摩尼教在这当强盗呢,你们竟然敢在此混强盗当竞争对手?

    五人组的放肆引起摩尼教的警惕和关注.......追查,追杀........五人组就站不住脚了,向摩尼教势力薄弱的广南两路流窜,不料一路小心谨慎躲避着摩尼教势力流窜到快到广南了,叛逃潮猛然暴发了。

    五人组当时正穷了,准备找个目标下手捞一票,却惊骇发现麻木温顺.......缺乏警惕,懦弱不堪太好欺负的宋民和废物宋军猛然就变了,变得一个个眼睛发亮,精神十足,脚步轻捷,腰杆笔直,敢打敢拼,嗜抢嗜杀,猛恶似虎,抢劫没个够,钱也要,人也要,命也要......杀人不眨眼......都疯了似的,强悍骁勇......太阔怕了.......伸手要做案却差点儿团灭在当场。

    他们警觉不妙,仓皇逃窜进深山野岭无人区中躲避着他们看不明白的满天巨变,一直藏匿苦熬了半年才躲过了一浪高过一浪一浪猛过一浪的叛逃狂潮猛烈扫荡打击,等到宋国终于恢复平静,敢出来了,他们已经变得比乞丐还凄惨.........

    再次现身大宋社会,他们看到灾后的景象,呆了.......

    富裕无比,人口众多到吓死个人,繁华无比的大宋社会变样了。

    人口稀疏,一片片荒废的村镇甚至县城,富丽堂皇、莺歌燕舞、美酒佳肴、宽袍高冠、锦绣华丽、诗书风流.......不见了,宋人太寻常的穿金戴银不见了......美人、姑娘、小孩不见了,麻木的好人不见了......沿途遇到的人全是眼神暴戾警惕凶恶贪婪......如惊怒的饿狼。宋国似乎一夜之间由人世间无双的天堂国度变成了贫穷之极的最穷大国,连暹罗国都远远不如.......

    他们再想抢劫享受着很大爷的悠然南下就难了。

    没金银珠宝可抢可轻松大富。抢到的只有铜钱,稍多点,带着就能累死。而且就算是普通百姓也不是那么好抢的了,没有带多钱出远门的,都很警惕而凶恶有备,仿佛人人、家家都在时刻保持警惕防范着有人来抢劫行凶,稍有不对就会大骂大喊招来一大群人围攻,疯狂,神经质.......残忍,不由分说,不分青红皂白........打死算完,不怕吃官司,也.....没人管。

    阿麻黑害怕到日夜恐惧.......这个国家太令人不可思议了,极尽文明优雅懦弱善良........陡然间就能变成完全相反的模样。宋国太危险,太令人难以看透。

    此地不可留,他主张想法立即回国。就算国没了也得回老家。老家才熟悉而有安全感.......

    沙龙等四人也深有同感,都极力赞同。

    于是尽管摩尼教似乎不存在了,江湖悬赏令没用了,没人再盯着关注着追杀他们了,他们仍然毅然决然全力悄悄快速继续南下,海上行不通,就从陆地穿回去。想走广南西路到交趾国,最后穿到老家。

    这回赶路就难了。

    没钱,吃不上饭,抢劫有钱了,又一片片荒村荒镇,买不到食宿,或者总是遇到黑店甚至黑村黑镇黑县城,似乎大宋人从官到民全成了贪婪凶残胆大的歹徒强盗,全国没好人了,甚至没正经人了,这个难啊险啊,好不容易活着挺到了南边,他们又呆了.......极度富裕繁华的广南东路几乎没人了,广南西路更干净,干脆就不见人影,广西彻底成了无人区,禽兽的自由天堂......这的各族人迁到海外散置到海盗国各处了。海盗国不要的人或不愿意离开的人,就算没被杀死,还好好活着,却也无法在广西立足......人太少了,又是多山之地,广西十万大山可不是说说,野兽极多,还留在这想继续生活的人就成了野兽欺负的对象,就不是以前的人欺负野兽了。人反过来成了禽兽的食谱上的菜名之一。

    东一寨三两户,西一地一半户,没走的人在各自的家住得太分散,想聚一起,又不是一寨或一族的,不习惯不熟悉甚至不对付,不愿意也不敢轻易聚一块,人零星孤单居住太势弱,在毒蛇猛兽占领了地盘频繁造访下,哪能有好活路?不是被野兽弄死了,就是早早感觉到危险,赶紧弃家逃走,或是南逃到交趾,或是北逃到宋国内地.......很快就彻底没人烟了。

    阿麻黑他们五个人差点饿死才熬到穿过了平原无人区,进入广西山区,本想着总会遇到零星人家可供祸害到食宿,至不济也能靠打猎穿越到交趾,他们是暹罗人有这个自信,却没料到根本遇不到一个活人,寨子都还在,却是野兽的家,五人组这点势力有命敢进去,却没命能站着出来......

    革鹰就是在穿越广西时死的。

    他在赶路途中尿急,随便站在路边一棵树下放松愉快的撒尿,一条巨大的蟒蛇突然从叶片浓密的大树上出现了,如电一下子把革鹰缠住了轻松卷到了半空.......等阿麻黑他们听到动静不对转瞬回头看过来并拔刀迅速扑上来解救,武艺不弱的革鹰已经死了,被蟒蛇轻轻松松更迅速的绞死了,尸体正被蟒蛇在大树上卷着往张开的巨大嘴巴里送........

    蟒蛇被四口锋利的缅刀杀死了,到底没享用得了人形美味,但革鹰无骨一样软绵绵的从蟒蛇口中拉出来,却是神仙出手也救不活了。

    阿麻黑、沙龙二人在革鹏鞭雕哭弟弟的时候却猛然醒悟过来:眼前的十万大山无人区凶险之极,对经过的少数人类来说这简直是人间地狱,只怕就算是有充分准备的几百人军队也未必能成功穿越而过到达交趾,只太多的蟒蛇毒蛇毒虫这种神出鬼没的凶险就防不胜防。只五个人,还除了人人一把刀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平安穿越到交趾?那更不用想了.......

    四人大为沮丧.......

    直到这时候他们才感觉到这次来大宋欺骗宋王朝,沾大便宜,得大享受,却是来错了,至少是来错了时候,选择的时机不对。

    他们不敢再往前走了,赶紧退回去,又想从贵族南下。

    贵族是大理国地盘,没遭受海盗祸害,总不会也成了无人区吧?

    结果,贵州也是野兽活跃自由快乐的世界,要么也是完全陌生又凶险的无人区,要么是方便入贵州的要道有“大理国”的军队把守,根本不让人通过,见到人影就杀。仓皇逃走,又想改穿蜀中,经云南南下,绕道回老家,结果却是同样此路不通。这就没戏可唱了,真正是回不去了,死也得死在大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