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仙农〕〔何日请长缨〕〔神偷问道〕〔韩娱之你的名字〕〔快穿:我只想种田〕〔我能举报万物〕〔人生交换游戏〕〔万界基因〕〔重启修仙纪元〕〔泰坦与龙之王〕〔淡蓦凉亦棣星辰〕〔归一〕〔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制霸全球〕〔联盟之魔王系统〕〔我有一座世界门〕〔愿你情深不被负〕〔别叫我歌神〕〔无限刷钱系统〕〔都市武道无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32五、四、三的转变
    暹罗国四人组垂头丧气只能仓皇远离不是无人区却更危险的蜀中,在江南又站不住脚......国难后的摩尼教势力大损,教众却趁机迁居到江南各地的要害城镇和村庄。方腊实际已经无形中由江南地下黑皇帝升级成为江南的半个主人,事实上和官府是敌人却共治江南。四人组得罪了摩尼教,根本无法滞留江南瞎窜,也知道江南凶险,只得越江北上,逃窜到了东京,想在京畿富裕繁华地流窜做恶享乐.......

    可是,遭到海盗重点搜刮后的京畿地区却是比其它地区更穷更艰难。

    其它地方最起码百姓家还有发的国难财,京畿地区连百姓家的钱财也几乎空了,海盗要,朝廷也以军队强横搜刮急要,以应付眼前的财政一空,京畿百姓家哪还能有什么钱财,有饭吃就不错了。即使是京畿地方官府也穷得要死,整个京畿只朝廷的国库才有些从全国紧急加征上来的钱,那却不是暹罗国区区四人组能抢得动的......

    经历了此次历史未有的大灾,宋王朝统治者从君王到文武大小官吏们全都吓坏了,从醉生梦死安心纵情享乐所谓富极盛世繁华中猛然惊醒,这才意识到原来有权有势命就是好就是有福气的自己实际满门小命都一直悬在刀口下,王朝、权势、富贵,说完就能完蛋,就看海盗怎么想的......也意识到所谓的富裕而国泰民安全是假的,是自己一厢情愿那么认为,民众实际上不但不富裕,不满足,不幸福,而且对宋王朝充满了失望和怨愤,若不是能叛逃去海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猛然暴发造反.......全吓破了胆,惊弓之鸟,极度忧虑富贵与小命丧失。灾后走大街上总控制不住的东张西望,做贼似的,唯恐自己作孽太多,得罪的人太多而遭遇更不安分了的民众突然群起反叛刺杀......空前重视极力鄙视和贬低的丘八、军队,极度重视治安管理,官府衙役与四十万禁军全部上阵严密监控京畿......但凡发现有点不对头的人,二话不说先抓起来再说.....

    如此,四人组刚进入京畿地区还没看明白贫穷情况呢就察觉不对头,在差点儿被逮捕后,立即仓皇远离而去......

    在河南瞎窜了些日子,混得太凶险坎坷,他们又数度差点儿被各地官府甚至民众当盲流而红眼的不分青红皂白捉了押矿场干活或卖钱沦落为苦力,只得仓皇窜去更北的山东,随即听说了水泊梁山仍然极富裕........就窜去梁山泊想看看。

    梁山依仗的是水泊隔绝外界。

    水,水泊?不怕呀。大海,我们都不怕,岂会怕区区积水浅浅的内陆泊子。

    别人视梁山泊为不可逾越的危途,他们可不当事。

    方圆八百里又怎么的?有海一角大吗?

    大海,我们都能过去。水泊岂能挡住路。

    梁山泊够大才更好。梁山人看不过来。更方便潜入.......

    他们擅长的就是水性和操舟,有资格自信,就从运河抢了条船,奔向梁山泊......想的还挺多,谋算得挺大,最少是潜入梁山抢个狠的,一次发个大的,若有机会就占据了那里当长久落脚点,也混混水贼强盗造大宋的反,也当大王享乐.......

    顺济水,快到了梁山泊,他们把船泊到一处隐秘的河湾里,阿麻黑让革氏兄弟留守船只,他亲自和沙龙步行摸向梁山泊,先侦察了解一下那到底怎么个情况。

    梁山泊周围是荒无人烟的山野树林。

    他们不敢走通向梁山泊的路,也不敢沿通梁山泊的河走,怕被梁山人警觉察觉什么,专门钻林子悄然而去,潜行到了水泊附近藏在林子里一看,嗯,一处处半枯黄芦苇点缀着白茫茫一片,一眼望不到边,果然是片好水,好大,但和大海比差远了,水波平,冷风中只有水波荡漾,不见大风浪,这样的水有什么可怕的?它再大也等闲。没船也淹不死........

    再看看泊边酒店。

    好雄浑,好大!

    他们高兴了。

    只看这气派的建筑就能确认梁山确实是不一般的富有,太值得冒险进去偷抢了......

    一定得好好抢一把。最好是能夺了占有了。

    可怎么才能夺了呢?

    只四个人呐......宋人太懦弱胆小善良了,不对,现在的宋人都太不善良友爱了......但还是不能打,或许能用强悍的武功行凶残杀戮杀掉梁山之主和亲信力量就能吓唬住其余的梁山人......那就太好了,立足这里就有手下可用了......

    正琢磨得高兴而深远,突然听到侧后有人笑呵呵地问:“二位瞅什么呐?观赏个水泊野地至于这样鬼鬼崇崇的吗?”

    阿黑麻和沙龙吓得急转身,拔刀定睛一瞧,三个汉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都笑呵呵的,却都带着刀.....

    阿黑麻和沙龙反而松口气。

    只三人,杀了就是了......

    阿黑麻脚下发力刚想前窜抡刀,三人中间那位手中已飞出一道寒光,直射阿麻黑面门。

    阿麻黑不用看清是什么也知是宋人喜欢用的某种锋利暗器,急扭脸。寒光擦脸而过。阿麻黑就感觉脸一痛,一片热流漫下脸来.......受伤了,不禁一咧嘴差点儿惊叫出声来。

    对面的另一人已拔刀冲了上来,凶狠一刀劈来。阿麻黑惊慌急忙摆刀架了出去。但发暗器的人也拔刀杀到了,更凶猛的一刀劈来。阿麻黑越发心慌,仓皇再挡,大腿却被发暗器者重踢了一脚,这个对手好狡猾,这一脚也好刁钻有力,踢得阿麻黑猛烈侧摔出去,没等倒地摔个结实,另一人的刀就追着斩来了,脑袋飞起,脖腔中窜出好高的热血......

    沙龙和第三人正迅猛惊险交手,阿麻黑还没死时,他就已经惊骇得不行。

    他的缅刀锋利,对手的刀更锋利些,一猛烈交手,刀刀相撞,对手的刀竟然不但没断,锋利的缅刀还崩出个丫口......中国多是贫铁矿,不但铁含量低,而且杂质太多,含硫量高,冶炼提纯难度大,中国难以钢铁出名,这是个很大的原因,宋刀整体上质量就不行,限于此时代的技术能力,精心打造的刀都不一定如南亚人随意打造的刀质量好。

    沙龙出身贵族家庭,是暹罗国富裕强盛岛的岛主。

    他的这口缅刀是重金由名匠精心打造的,格外锋利,堪称宝刀,是他心爱之物,以往在国内当大将和异族或什么对手争锋,不知斩断多少刀枪杀过多少人,在宋国流窜做案期间也曾很多次斩断对手武器,得以杀了武艺比他高的对手。因此他知道宋人的刀不行,谁知今日却......这个对手还只是个仆从或部下什么的,刀就能如此。那个为首的武艺更厉害,刀更寒光闪亮,明显比这个对手的刀更好,怕真正是传说中削铁如泥的宝刀......

    等看到阿黑麻的粗壮脖子被那个仆人或部下的刀如切豆腐一样容易地斩飞了脑袋,沙龙清晰看到了其锋利效果,更惊恐了,一瞅为首者笑呵呵横更闪亮的刀过来,他哪还敢逞强?

    立马撒腿拼命向林子里钻。

    他是暹罗人,往日钻惯了热带雨林,钻得极快。那三人追赶了一会儿没追上就停止了,并不较劲追杀个没完没了......

    这三人的为首者正是寒渊蟒来泳儿。

    另两个是他部下的水军头目。

    也是巧了。今天来泳儿外出办了点事,回来抄近路钻了林子,却意外刚好在广阔的野林子里能撞到阿麻黑和少龙。

    对有人暗中窥伺梁山泊,三人也不奇怪。

    明着对梁山打主意的人都多着呐,何况是暗里的,尤其是赵公廉在皇帝眼里彻底失宠了的现在。

    窥伺者多的杀不过来。这一个跑了就跑了吧。

    都不屑追查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指使来的.......不过,在检查尸体收拾战利品时,他们从制式独特的缅刀上还是察觉到问题,回山后曾经向赵岳汇报过。刀也交上去了,这才知道这种刀叫缅刀,是南亚........

    沙龙侥幸逃得一命,窜回了藏船处,立即和革氏兄弟逃走了,连船都不敢架了,生怕梁山人顺河巡察追查到或倒霉得正好在河上撞到。

    经此一难,身经百战的阿麻黑首领竟然如此轻易死在梁山人之手,他们已经意识到梁山不好惹。梁山富裕却能在如此贫穷混乱险恶的大宋还安全存在,看来不止是有个当大官的家人的庇护。还是钻山林最容易逃窜,最安全.......

    五人组变成四人组,又变成三人组。沙龙和革鹏革雕对曾经自以为熟悉了解了的陌生大宋终于充满了深深的畏惧感,怕了......在荒山野林里仓皇辛苦逃窜中,他们格外想念老家。

    暹罗国再不好,也比这好千倍万倍。

    在家日日好,出门事事难,这句中国老话,他们不知道却深切感受到了......

    更可悲的是,在荒野瞎窜来窜去,他们迷路了,越走越往深山中去了。

    饿得半死,累得有气无力,三人组望望不知出路在哪里的无尽荒野,不禁有了绝望情绪......活着真难,太没意思了,不如痛快死了算了.......思念再也回不去了的家乡,思念不知活着还是早已入地狱的亲人......哭了,热泪盈眶中又突然笑了......

    他们猛然发现荒山野谷中居然有座寺院。

    寺院很破败,但显然有人在那住,因为他们看到了炊烟正飘飞......

    情不自禁竖掌虔诚地念声我佛慈悲,我佛有灵.......

    暹罗国这时代佛教已兴盛。他们贪婪嗜杀却也信佛,至少说佛.....绝望中恰巧遇到寺院,他们相信这是佛在安慰关照......寺院啊,他们才不怕和尚呢,即便这个荒野寺院的和尚可能很凶恶.......

    拖着发软的双腿兴奋地过去找吃的,可以在此好好歇息和躲藏些日子,或许还可以发财.......寺院有钱,僧人有智慧,也可以说是很狡猾,最会藏欲藏钱了......暹罗国的寺院就是这样。这的寺院外观不怎么样,但这不意味着没钱.....

    可是,奋力却嚣张推开寺院破败大门进去后,他们却发现不是想像中的寺院,是只宋国兴盛的道院,而且被捉了......这住的不是僧人,而是强盗。别说他们饿得累得嗓子冒烟浑身绵软无力,实在没力气厮杀,就算有充足的体力也得栽进去。

    这藏着不下二百强盗,悍匪。

    院门一关一堵,困在高大的院墙里被二百悍匪对付,三人组哪跑得了?

    这伙强盗为首有两人,一个叫翻江蟒王江,一个叫黑绞蟒董海,正是水浒中冒充宋江抢女人,让李逵误以为是宋江柴进作恶的那两坏蛋。

    这两人凶狠狡诈有武艺,是梁山泊附近人,水性不错,当年贪图钱财,兴起杀人抢劫犯了死罪逃到这牛头山道院杀了道士藏匿在此躲过了官府追捕,索性从此当了强盗,聚起上百地痞歹徒暗中行凶,但在牛头山这方便藏匿却不方便做案,就想另找个好地界落脚,自然而然就想起老家梁山泊的好处和优势,心动不已,亢奋间立即要去占了当巢穴,不巧,威势强盛的沧赵家族老二赵岳来了,提前一步占了梁山并和周边官府迅速商量好了轻松圈定了整个梁山泊当了商品中转站。

    牛逼到能以一庄之力抗击辽军的家族,不是王江、董海能对付的。

    赵廉当时又是皇帝的宠臣,官不算大,但威势却没人敢小瞧,也不是王江董海这样的贱民草寇敢招惹的。

    如此就只能死了心。

    万分遗憾呐,但也万分庆幸。

    若是早一步,能轻松占了梁山泊,却也同时成了靶子。沧赵家族既然能相中那,就岂是区区不成气候的草寇能霸占不让的。必被雷霆打击一般剿灭。梁山泊周边的官府就会争先恐后地发兵清剿,都不用强悍的赵庄势力亲自南下出手。

    谁知赵老二强势到占了梁山泊后,不止不让外人进泊捕鱼谋利或乘船经过,就连水泊周边数十里甚至更远的地方都不允许有强盗山寨存在。山东境内,凡是会影响到梁山商务开展,危害到顾客货物运输经过的强盗势力都会遭到赵老二联合官府的强有力扫荡清剿。王江、董海一伙就不敢在牛头山立足了,趁着还没暴露,赵岳还不知有这么一伙人存在,他们急忙悄悄转移别处,离梁山泊打击范围远远的,找了个好山悄悄下寨.......

    那几年,大宋商业极度繁荣。王江他们也着实享受了红利,强盗小日子着实快活,事业也由当初的百八十人壮大到上千悍匪,并且巢穴隐秘,做案狡诈,官府不知其所在,他们一直平安没事......又谁知,天突然就变了。

    沧赵商务在全国急速萎缩消亡,又在朝野一齐继续发力绞杀下,赵岳家在全国残存的酒店网点和矿场生意几乎是在一夜间就消失了,众贪婪者阴谋者没捞到多少好处,但成功毁灭了沧赵商务,诸贼终于得意了,却导致大宋的经济繁荣也戛然而止了,商业又恢复到粮食茶叶这些老传统......税收......暴降,朝廷、蔡京和地方官府为从哪弄钱完成税收任务填补支出而头痛。王江一伙也没以前的好日子过了,但还过得去。大宋的底子还在,还有抢头.....

    谁知又发生了军民举国叛逃狂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