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后毒宠:陛下,〕〔淘气萌娃:妈咪太〕〔剑破拂晓〕〔绝世盘龙〕〔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孤男寡女〕〔快穿之醋王系统总〕〔茅山终极僵尸王〕〔封灵星神〕〔未来体验馆〕〔最佳娱乐时代〕〔木叶之混子的自我〕〔第一狂妃:废材三〕〔无敌至尊太子爷〕〔贞观战纪〕〔我不爱术士〕〔我女儿想当明星怎〕〔诡中案〕〔玄尘道途〕〔绝品阔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340至清无鱼?
    孙新显然也没把泄密当回事......

    以前的生活自由散漫惯了,上山时间还短,意识跟不上,还不了解山规军法的冷酷严格,对规定也没当回事。

    如今的赵岳却不是当初那个为水浒英雄死得太不值而愿意格外关照宽容“水泊梁山好汉”的民了。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入领袖的政治角色中,权衡事情的角度不一样了,对天下一切人都一样态度,这次对孙新就不会格外理解宽容。

    他瞅着表面老实实则浑不在意的孙新,语气变冷了,“你们还是走吧。不然,我很担心你们两口子早晚触犯山规军法,让我不得不下令杀了你们,甚至因你们搞出的事危害太大,会影响到你嫂子那些人也跟着受罚。我是为你们好。你们真的不适合梁山。”

    孙新.......呆了,脸涨得通红。

    他知道违背赵岳的命令是不忠不义,但孙立,那是他亲哥,那是照顾我的亲哥啊。我哥为人机警嘴紧,肯定能守住秘密......凭什么隐瞒着利用我哥?告诉他真相又能怎么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什么不应该的?

    再说,也没泄密得了啊.....

    他还很委屈,很不服,心生怨气,很有情绪。

    此前试图泄密违令,没害怕,是他觉得他两口子早就和赵岳结识有交情,犯了规,赵岳念着交情面子总会原谅他。

    说到底他还是首重私利,相信的是私情......

    几千年根深蒂固传统观念思想,家,家族才是最重要的,在家与家族利益与存亡面前,国家民族集体及利益、大局,那都是(屁)........可放一放的,对个人无关紧要,不用顾及。法不外乎人情。人情大于天。私利第一,水至清则无鱼,皇帝也得优先考虑臣子的私欲,不奢望也不敢要求臣子真那么大公无私清廉职守。法可以不顾及,但人情决不能违背。违法了,有亲人有人情关系在,总有办法脱罪,但若是亲人及人情关系没有了,那活着就难了,甚至因为一点事就死定了。没见连圣人之言都提倡亲亲相隐呢,世俗是,亲人甭管犯多大的罪,做了多大的孽,害了多少人,多该死,家人也要积极隐瞒袒护才是对的,何况只是透露点秘密......他却没想想梁山这么多人这么多头领,又有哪一个不是和赵岳有交情的.......造反,如此凶险的大事,若是念私情,照顾面子,那能管得住人能统御群雄干成事?

    孙新也不知道,海盗帝国真就要求全体公职人员必须清廉无私,敬业专业仅仅四个字的职业要求,包含的内容却是极其广泛的,也至少真能约束着公职人员时刻警惕注意保持清廉.......

    请客送礼,有意无意拉帮结伙必然形成的排斥异己结党营私等传统的官场习俗是法律严历禁止的。民间喜丧诸事大操大办趁机敛财送礼拉关系的传统习俗也是不允许的......有事自己家搞......亲戚间送金山银山也没人管,但想以亲戚关系或借官员亲戚之手送礼图隐秘以权谋私得关照是不可能的,从国家专业监控机构到民间团体或个人,从上级到下级,从同事到朋友......有无数双眼睛在自然的紧盯着,举报正确有奖,而谁骤然得了什么非法便利发了大财总是藏不住的.......武则天时代大搞酷吏及信箱举报,被骂为以此行诬陷异己正直大臣的歹毒残暴,但事实上也起到了整顿官场与民间世俗恶习的效果,制约了贪官士绅及相关人员任性暴民。武周时代的社会风气还是比较良好的,夜不闭户是吹牛,但除了军事失败,堪称盛世。

    海盗国公职人员有严格的财产及时申报与审核制度,亲戚也在监控范围内,帝国所有成员的财产都要有合法的来源,要经得起查,这方面,税务部门收税监控得紧......和外人,所谓小礼小钱也不能理所当然的送或收,有事说事,正经程序办,不要送礼套交情搞私下交易......利剑紧悬在行贿受贿头上,触犯了的后果严重......

    帝国公民是分等级的,任何犯罪都不止是罪犯自己坐牢那么简单,会直接危及家人的社会等级,而且还有罚款,罚款到底是多少倍,看收送的金额、造成的要赔偿的损害后果以及败坏社会风气的影响程度认定,很容易倾家荡产。这后果逼得家人也不允许犯罪。罪犯也不是关起来坐牢变相悠哉吃国家粮,全得服苦役,困在岛上干活受罚换生存,国家闲置的岛屿众多就有这个好处与便利.......没有通常意义的死罪,但罪重,沦落为荒山野岭死了算完的悲惨矿工奴隶是必然。就是要割裂传统的关系和权力是一切的人情社会,杜绝请客送礼习俗和社会环境。西方社会如何如何腐朽自私,日本等西方社会却不是习惯往来重厚礼的......自诩文明古国却习惯和热衷这一套,礼轻钱少拿不出手就不好意思上门,这不可笑吗?

    还有,公务员收入很高。家中有困难,有国家强力高效慈善机构及时给予资助,申请很方便,考核解决很迅速,当然,谎报的惩罚也是极严重的......资金来自财政预算公款、民众个人捐款、私企捐款、民间迅速自发成立涌现的五花八门协会踊跃捐款......赵岳家就是带头者,并且是家族及企业捐款最大户,慈善奖金雄厚,并且有国母亲自掌管慈善事业,从权力源头做保障。对本国人有爱心,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也有实际上的好处,国家有具体灵活的奖励措施,比如提高社会等级,比如技术奖励,比如形象宣传.......只良好的社会形象这一点就会获得巨大好处,得到民众信赖,引来的就是实际利益,名人效应、名企效应,这个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懂。就是要建立一个信誉第一,丧失信誉就无法生存的社会。

    赵岳决不允许有钱想慈善却不敢捐不敢露富,甚至宁愿把从中国赚到的钱慷慨捐给外国人讨外国欢心却决不捐给本国一分却照样自如得意继续大赚中国的钱的嚣张怪事出现。私人正当权益得到严格尊重和保障。至尊如国王也不能眼红就以各种名目强行插手分走甚至无形吞并别人的企业和利益。有钱你就尽管享受,只要来源合法花得合法。

    总之,你若是公务人员,生活不会因收入低而贫贱落魄,不需要受贿,不要说为度难关迫不得已才受贿......

    水至清就不能有鱼了?

    建立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形成一个积极向上的良好社会氛围就能有鱼。海盗帝国就初步做到了。

    至清就无鱼,那是历代统治者先管不住自己,上台就得有特权霸占和享受更多更好的,总带头侵犯别人的权益侵吞民众的血汗,控制不住行霸权贪婪......总没有决心,也无力改变传统恶习......

    对孙新,赵岳却不想多教育解释什么。

    人呐,观念如此,钻那头了,就认为我对不起你但我没做错什么,你岂能说通他?孙新是三十而立的成年人,又不是小孩子.......所以,国家行事很多时候就只能是粗暴杀罚。以杀罚强行震慑住天下人想不通也得老实遵守......

    “回去和大嫂商量商量,收拾收拾准备去海外吧。”

    孙新只得怀怨闷声点头,在匆匆回家的路上恰巧遇到了朱贵。

    朱贵一眼就从孙新的脸色上知道是怎么回事,想了想就有意打了招呼,直接了当说:“你应该庆幸。若是你向孙立泄密成功,或是为了自由和你哥私自交通,胆敢起了歹念,有把碍事的我的部下借口死在外人之手伺机杀掉的意图,那你两口子此时早已人头落地了,你哥孙立也得以死断掉秘密再泄。山规严酷。何况你两口子还是梁山的军人。军法更无情。“

    ”吃这的饭就得守这的规矩,这个你不会不懂。凡事得首先尊重这的利益,凡这不允许的事都不能涉及,凡有利自己却有损梁山的心思,都得强憋着。寨主念你们初上山还不太懂这的规则,也没造成事实,山寨其他人也不知道你的事,也是念及一点情面,这次才没处罚你,任你们两口子可以去帝国没任何罪责负担地自由生活。寨主已经够宽容你们了。你看梁山哪个敢不把寨主的话当回事?

    悍匪歹徒出身最胆大不着调梁山小卒,他也绝不敢轻慢半点山规、命令。孙兄弟,你竟然没意识到严重性.......”

    孙新一听杀头,这才一惊.......

    感谢了朱贵直言提醒,慌慌找到主心骨当家老婆说了.....顾大嫂也一惊。

    找机会偷偷向孙立泄密也是顾大嫂主张的。

    在忠义与亲情之间选择,顾大嫂自然选亲情......为了救解珍兄弟俩,她可是不惜造官府的反的,事涉大伯子孙立,也一样.......现在才知道这事干了的后果会多严重.......

    再回想认识赵岳这么多年,两口子得到的好处太多了,欠赵岳的太多了,从来没回报过一点,以前甚至习惯的心安理得享受着赵岳的关照却不肯为赵岳出一点力,从不理睬招揽.......已经很不义了,有事有难了,束手无策了,又厚脸找来,赵岳却很义气痛快地亲自.......如今得了事关乱世来临满门性命安危以及光明前程大好处却又为了私心而背义,确实不应该啊。

    顾大嫂觉悟没多高,却很有汉子气,立即和丈夫去向赵岳认错请罪。

    就算贬去海外当农夫,此生只能沦落为卑贱小民,那有错有罪也得认了。我顾大嫂不是真自私无义无担当之人.......

    还有,她账转眼算得清楚。

    若是就这么不知认罪地心安理得负义离开了,那后果也不堪设想。

    首先,孙立就彻底成了利用的棋子。赵岳自然不会再在意孙立的死活,利用完了就完了。其次,聪慧有潜力的乐和也没前途可言了,只能混芸芸众生,至多是凭着点音乐才能混点吹吹打打饭吃。乐大娘子娘俩的日子也没指望了........

    跪拜在地,承认忘恩负义不是东西,感激这么多年的恩情,以祖宗发誓当小民也此生决不做一点损害海盗国社会的事......大恩只能以小民微末之心力回报社会以间接报答赵岳的恩情........

    正在赵岳这说事的朱贵见两口子真认识到错在哪了,态度又是如此诚恳有担当,又了解顾大嫂说到做到的脾性,对顾大嫂这方面是挺欣赏的,梁山还真需要这么个强悍爽快的女人打理一些事,不禁一时心软多嘴也向赵岳求了情。

    赵岳皱眉提醒:孙立在二龙山跟着野心勃勃的宋江想走混功名利禄新路,以后会遇到的凶险多着呐,梁山这却绝不会伸手相救,你们怎么能做到视而不见狠心不管?眼不见,心不烦,去海外悠然过日子挺好的。

    顾大嫂叹口气说:“生命有命,富贵在天。很多事,尊贵强大如殿下也只能干看着,何况我夫妇?寨主兄弟,我夫妇还是想留在山寨出点力。以后你指那,我夫妇打那,死也不退半步,请相信我们,请再给个机会,就这一次。日后要打金贼。我顾大嫂没什么用,却还能杀几个敌人,愿把命送在战场以报答寨主兄弟的此世大恩。我不会背着人情债下地府。”

    赵岳皱眉沉默了好久才微微点头。

    ....................................

    宋江这边进军顺利。

    最先能知道二龙山强盗动静的兖州军并没有出动,只是加强了本州警戒。再往南,东昌府也得知了二龙山在祸害沂州,却也同样没任何行动。

    一切果然如宋江所料,别府官兵哪肯为救沂州而冒险,即使高封是高俅的弟弟也不行。

    这时,提前下山去了沂州城摸情况的戴宗和道士焦若仙二人也回来了,确定沂州只有两千五百官兵,能将只都监一个,其他将官不足为虑,要么凶狂鲁莽自大却没大本事,要么奸诈精明自信却武力更不堪......

    戴宗似乎侦察得很周详明白,但并没察知沂州官兵的厉害处.....若是没点依仗,高封岂会那么狂妄敢扬言那大话?高封没什么才学,是个草包官,但却绝不是没脑子的傻瓜瞎自大。

    宋江此次狂妄进军必会吃亏.....也是宋江经历得战事太少,遇到的战事挫折太少,缺乏经验,没有必备的每战必严肃慎重征战的军人素质,现在还太嫩。晁盖也缺乏,没有狮子搏兔亦当用全力的思想

    戴宗也果然不是那块情报料。就是个跑马拉松或跑腿通信兵的货色。

    ...................................

    沂州城上,高封看着黑压压一大片狰狞凶恶的强盗压过来,心惊胆战腿发软,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嘴贱说什么狂话。

    得知二龙山强寇来犯,他事先已经紧急向附近的州府通报和要求援助了,可是居然无一家出兵来援,居然都敢不给他(哥)面子,都敢见死不救?!可恨,可恼,却一时也没什么办法......报朝廷往下施压?那晚三秋了.....

    高封依仗高俅的权势在沂州蛮横自大惯了,并不了解高俅在朝廷如今的处境不比从前了。赵佶恼恨高俅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特意扶持欧阳珣分权敲打高俅。高俅没治军带兵真本事,就是个大混混,想在本职工作上建立政绩权威克制欧阳珣并讨得赵佶欢心也没那能耐,在赵佶这就有些失宠了,只能多靠在朝中和诸大贼的多年关系网维持权势地位,但威势显然不如从前了.......本就瞧不起高俅的士大夫们现在更不怕高俅了,又个个是人精,对上面看得明白,岂会在乎高封死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龙神至尊〕〔禁地密码〕〔六宫凤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