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且盼如意得长久〕〔本宫玩转高科技〕〔风熠宸顾好〕〔宠妻总裁坏透了〕〔陆言遇白葭免费阅〕〔将军他怀了龙种〕〔行走江湖的说书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金陵异闻录〕〔终是繁华如梦〕〔九阳踏天〕〔龙门枭雄〕〔神级女婿何金银〕〔上门为婿〕〔何金银和江雪小说〕〔陆言遇白葭〕〔双宝来袭:亿万爹〕〔过期不爱:隐婚总〕〔洛卿卿唐琛〕〔透视医圣林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3节俺太小,你们大人必须
    “不信就算了。”

    赵岳顿时没了精神,懒洋洋道:“反正目前要对付的是辽狗和崔家。”

    赵越好心地分散大家注意力,插话道:“岳哥儿,咱大宋严禁规定民团是不准有弩的,制式弓箭也不能有,更别说床弩。”

    赵岳知其意,但看到大家的赞同态度,心情疲惫糟糕,所以虽笑着却直接刺了句:“那官军官府还任辽狗屠杀我们,支持崔家灭我们呢。你怎么还敢抵抗?”

    听官府的,你们还有机会在这听俺说法?骨头都不知烂多久了。

    刀砍到脖子了,你还会管朝廷这个不让那个不准?有核弹,你也会毫不犹豫地放了。

    赵越大窘。众人则叹气。

    赵岳又安慰了越哥一把,“哥哥好意,小弟明白。可好意不顶用。得干起来。”

    “时间不等人。时机错过,弥补万难。有准备总好过到时束手无策,干等被宰杀。天下也没有后悔药。”

    “我的意见是,赵庄就不要猫冬了。都行动起来。伐木,准备盖房子材料、床弩弩枪弩箭材料、机械材料。大人小孩,包括傻子,能跑能跳的都去捡石头,甭管它大小形状,是石头都使劲捡,在庄子周围按大小分成五个等次堆起来。顺便把田间地头野地的石头清理干净,变废为用。”

    “全庄努力。傻子也能做贡献。至少他们能捡石头。为鼓励吸引他们干活,派管事拿着点心等好吃的。哪个傻子干得好,就奖励他。俺就不信傻子只能吃白食等死。”

    “还有哇,练兵,出操,跑步长途拉练,锻炼身体,磨砺意志勇气。要按正规军训练,不,必须比正规军更严格。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传达下去,把官军军律结合咱们的情况制定出来,在全庄颁布实施。”

    “一支散漫的军事团体,怎能令行禁止,怎能打得硬仗恶仗?关键时刻怎能保护父老乡亲?必须按军管治理赵庄,保护财富、保守秘密。民团必须做到军令如山,军法无情。必须做到训练有素、纪律严明、作战勇猛,保障有力。”

    “保障有力,这个问题我来解决。其它的,俺太小,只能靠你们大人认真做到。赵庄若不当回事,俺跟娘回张庄。省得到时被人家一锅端了。”

    说到这,赵岳又想起那个可怕梦魇,心里顿时浮动着一股烦躁和悲壮之气,因当幼儿不得不哭叫吃、哭叫换尿布而哭惯了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张倚慧也不禁眼圈一红。

    赵大有脸一红,神情变得坚定强硬起来。

    “岳儿勿急。爹信你,听你的。”

    凌厉的目光扫视众人,“赵庄以后就这么干了。谁有意见最好现在就提出来。”

    马大财笑了,立即表态:“俺坚决听庄主大哥的。”

    这就算通过了。

    赵大有满意地点点头,又叮嘱道:“关于我儿神异之事,不可泄露出去。叫知道今天的事的下人工匠都把嘴封紧了。敢瞎说的,不要手软。记住,以后所有那什么创新发明,都是咱们这些人想出来的,对,就是俺儿说的那,那个集体智慧成果。另外,对在府城求学的公廉和公亮也要守口如瓶。”

    立即就有人不解。

    宁老太太更直接不满地哼了声:这糊涂蛋儿子,怎么敢连俺的宝贝大孙子也信不过?简直岂有此理。

    不过,为儿子的尊严权威,她终是没说什么。

    赵大有看到马大财一愣后又心领神会地微笑点头,这才笑看着母亲,解释说:“两孩子都是人精。可毕竟还小,正是不再完全信服父母的叛逆年纪,不是那么听话了。又血气方刚,争强好胜,爱面子爱卖弄,怕就怕他们被激,喝酒了,或无意中说露了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还是防着好。咱们也是打那个时候过来的不是?咱们当初做不到,凭什么指望、强迫孩子们做到?”

    “再说了,知道这些秘密,对他们未必是好事,有可能招至灾祸。毕竟财帛动人心。咱们还有仇敌。一旦咱们发起来,甚至一卖油,那些险恶之人可能就会盯上两孩子。正是知道的越多,危险越大。”

    宁老太太嗯了一声,神色又慈祥了,却吩咐道:“大有哇,孩子们的保护也得加强才行。光凭刘文他们几个可不行。也不可指望他们和那柴府小官人在一起,谁也不敢轻动柴家人,就依靠柴家力量保卫。”

    “娘说的极是。孩儿会很快安排好的。”

    这工夫,赵岳叫母亲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写了出来,等终于露出精明豪强本色的胡子爹说完了,就趴母亲怀里,疲惫不堪地挥挥小手道:“要紧做的就这些了。散会吧。奶奶们也累坏了。”

    .............................

    众人散了。赵大有看老婆把幼子抱床上躺着,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还是厚着脸皮准备拍拍老婆马屁哄一下。

    张倚慧却直接了当挡了回去,不咸不淡道:“老爷,岳儿累坏了,要休息。有事,以后再说吧。”

    我这脸还麻着疼着呢,你想哄孩子一样哄俺几句,俺就原谅你了?

    休想。

    躺床上似乎睡了的赵岳突然睁开眼睛道:“爹,把三个哥哥叫来吧。”

    这话解了赵大有的尴尬,有了台阶下。至于三个哥哥是谁,哪还用问?

    ......................

    赵信赵越、刘武走到床前。

    赵岳招招手:“俯耳过来。”

    三牛高马大的汉子老实俯身低头。胡子爹和娘也留神倾听。

    “好好盯着工匠和作坊。”

    哦,是这个啊。刘武道:“俺爹已经,”

    赵岳挥手打断道:“牛李两家问题很小。我是说盯紧那些有资格随便上家里来,随便能接触工匠、作坊和家里饮食的人。”

    咝——

    几个大人都深吸口气。

    刘武莽撞可半点不傻,眨眨眼小声道:“小少爷,你是指咱庄上的那些教头?”

    “嗯。还有家中养的孤儿。”

    大宋除了文武地位畸形,还有个奇葩点是,虽然富裕,却是历代王朝中山贼强盗最多的。教头这个产物也相应而生。甭管是在内地,还是在边境,凡有实力的都家养着枪棒教头。赵庄就有十几个。

    这些人多半是老户,拖家带口的,根在这里,本事家传。剩下的就是投靠来的游侠好汉,光棍一条,来去无牵挂。无论新老教头,都是经历抗辽作战考验的,是庄丁的武师傅和头领,武力的核心,也是赵庄的特权人物,每年从赵庄紧张的财政分走一大笔钱,连庄主赵大有对这些人也很客气,这些人在庄里不能说是横行霸道,赵庄没那氛围,却也不少是骄横的存在。

    胡子爹喜爱武事,把这些教头依为臂膀。赵岳却视其为一个灯下黑的大隐患,至少是重大不稳定因素。家中的一些孤儿也是。

    赵岳不相信强大的崔家会没办法打进赵家内部。以其雄厚财力等诸多优势,收买或者用其它什么手段控制一些人,在一个农民庄子悄悄安上钉子准备随时翻天能有多难。

    看四个大老爷们都露出迟疑之色,显然不愿意怀疑监视那些人,赵岳轻叹口气道:“我也不是说他们这些人一定有鬼,只是以防万一。毕竟咱庄要发生巨变了,情况要大不同了,人心善变,怎能一点不变?我们骤然迅猛强大了,崔家会视而不见,任我们发展?官府也未必放心我们啊!

    我只是想,若死在奶奶手,那是我命不好,认了。既然没死,我可不想稀里糊涂丢了小命。也不希望家里任何人出意外。若我是崔家,绝对能轻松找个人,随便用些毒药就能把我们家杀个七七八八。何必费事拼武力?高墙挡不住阴谋,更挡不住人的无穷**。你们眼里的固若金汤,实在不堪一击。必须现在就设法排除、防范一切隐患。”

    明朝的几个皇帝,历朝历代的高贵皇子都一个又一个被人轻松除掉了。一个乡里土庄子的头头,人家会没法子收拾?也不知你们哪来的信心?

    让一个科学狂人讲解政治,讲解阴谋,太倒胃口,不耐烦了,“听不听随你们。冤死,回不了神界,彻底消亡,可别怪我没事先提醒。”

    五个大人听了这话,顿时瞪起眼睛,高度重视起来。看得赵岳直叹气:成神那么重要?人命就不是自己的命了?真是荒唐可笑,莫名其妙。

    赵岳看看老爹,不得不再提醒一点:“我许诺要让娘过上皇后也没有的生活。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人,生活会怎样尽可想像。赵庄要发达了。不要再把自己当烂命一条的民夫。”

    想当皇帝,你得先有政治家的心机能力手段和警惕,也得有皇帝心态。否则,你还是当个踏实被踩的土鳖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