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透视神医在花都〕〔特战之王〕〔神医毒妃:邪王轻〕〔捡个王爷去种田〕〔暖婚厚爱:陆先生〕〔陆先生,爱妻请克〕〔我家王妃富可敌国〕〔重生之嫡女有点毒〕〔弃妃,你又被翻牌〕〔我的人生变成了通〕〔超宠契婚:老公,〕〔秦苒隽爷程隽〕〔秦语秦苒程隽〕〔秦苒程隽〕〔今天三爷给夫人撑〕〔重生之女将星〕〔太上执符〕〔汉阙〕〔神级文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0节斗知县(下)
    眼见赵大有毫不犹豫快走到门口了,知县也冷静了,脑子也快了。

    看来赵庄是真想买那块地。但贵了,这个粗野凶横的庄主肯定不要。可谁知道他心里的底价是多少?想磨叽商量,只怕人家不稀得搭理。地给朝廷留着,俺能有什么好处?崔家?能给俺二三十两就不错了,顶天了也不过百八。比不上卖地的零头。等下任知县来接手,俺可一根毛也捞不着......

    在帮闲眼巴巴的询问目光注视下,知县咬咬牙,最终仍比量一根手指,低声道:“少于这个数,就是卖了,也没啥意思,还凭白得罪崔家。快去吧。就看你的本事了。干好了有重赏。”

    幕僚心领神会,赶紧追赶,“嘿,我说赵庄主,您别急着走哇。”

    赵大有一边走,这一边等着验证小儿子的预测呢。眼见要跨出大门了,嘿,真来了。

    心里偷着乐呵,脚步稍一顿,却故意板着脸冷声道:“还有何吩咐啊?”

    幕僚厚脸厚皮一笑,低声道:“赵庄主领着若大的庄子,是明白人。这公事么,总得有商有量,您说是不是?”

    赵大有嗯了声,却撇撇嘴:“可俺看县尊不想商量啊?”

    幕僚嘿嘿一笑,张嘴想解释圆转。赵大有却一摆手:“俺庄上有好多事呢。到底怎么个章程,你痛快说。俺还是那话,成,白花花银子送来。不成,拉倒。俺还不稀得要呢。”

    幕僚藏掖着手避开窥探的衙役,稍稍伸出五指,低声道:“这个数,庄主觉得怎么样?”

    “五十两?成,痛快。这就送银子(过来)”

    幕僚一咧嘴,好嘛,你可真敢说。那是朝廷的地,好几百亩呢,就是啥也没有,光土疙瘩,五十两你也休想沾边。却不得不赶紧打住,改明说:五千。降一半啦,够给面子啦。您还能嫌多。

    赵大有转正身体盯着幕僚,直盯得那瘦瘦的家伙发渗,才瞪眼道:“你莫非仗着知县的势,想戏耍俺?”

    幕僚瞅瞅那近在眼前不断张合的大手,不仅有些担心这位杀辽寇杀人杀惯了的雄壮庄主恼怒之下,一把将自己掐死当场。

    赵大有心里暗乐,却冷哼一声,甩袖子迈出大门,直奔战马而去。

    那里,赵庄几十号凶恶大汉正在等着自家庄主。

    刘武站在马旁手按大刀,凶狠的目光正反复扫视着县衙,见主家出来了,上前送马,却盯着幕僚冷笑狠声道:“庄主,俺早说他们是想钱想疯了。一块烂地也想换金山。咱家又不差地。庄四周多的是没用的荒野。依俺,那土疙瘩就留着他们自个玩吧。”

    雄阔的身影离开眼前,幕僚大大松口气,心里暗说这个莽夫庄主不愧是敢杀辽人的英雄好汉,以前不屑,可今这一近身,才知道好大的杀气,够吓人的。沧州府的统兵也没给俺这么大压力呀!

    有钱万事好。没钱屁不是。活着当不了官,就得为钱拼。既然生命没危险,那钱一定得弄到手。

    只是看赵庄这些人的态度,是真不支持他们庄主要那块地。这可就悬了。这价怕是抬不了多高.....

    心里核计着,他壮壮胆子,赶紧追上正要上马的赵大有,伸四个指头,道:“庄主,你看这个数”

    一看赵大有恼怒扫了眼又要上马,又赶紧收了一指,及时改口:“啊,不是,是这个。啊,不是,是这个。”

    “哎呀,俺说可敬可佩豪侠仗义的赵庄主,你到底想不想买呀?”

    赵大有强憋着笑,翻身上马坐稳缓了缓情绪,这才道:“你说什么胡话呢?俺是民夫,是一庄之主,要忙着为庄子里上万口子找饭吃。你当俺们和你们这些官爷书生一样,整天闲得没事到处找乐子?”

    幕僚心里一稳,甚至暗暗有些高兴了,一咬牙,装作为难的样子道:“那成。既然真想买。最低一千两。再少,就算了。”

    话说得坚决。可末了,怕赵大有不知足拍马走了,忍不住又绕上一句解释:“庄主啊,为这块地,俺家大人可是担着好大的风险压力。您是明白人,是贤明的地方豪绅,得体谅县尊的苦处难处啊。唉!在这片地为官,俺家大人当真是太不容易了。”

    赵大有装模作样摸摸胡子,看看天,实则在拼命强压笑意。

    好,总算压下去了,没把俺老赵的肚子憋伤了。

    他深吸口凉气,骂了声“贼冷的天”,突然低头看着幕僚道:“俺说,你还愣着干甚?没见俺冻得慌?还不赶紧去备了文书地契送来。”

    “啊?”

    “哦哦。那庄主请稍等。学生去去就来。”

    幕僚这会都蒙了,向衙门里急走着,还不忘腹诽着:你不说成,俺哪知道你什么意思。俺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真是的。今也就是看钱的面子。要不然以俺的手段,定让你.......

    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能以阿求的精神胜利法解解气。

    从一万骤降到一千,知县的心理落差太大,之前生怕赵大有死活不要了,直接拍屁股走人,如今准知道有白花花的银子要落入腰包了,心一定,又一时接受不了了,又想着是不是再抻一抻试一试,反正那傻子是真想要那片野地。

    幕僚一瞅知县的神色就明白了。

    心里瞧不起这知县,暗暗鄙视,面上却得正经恭敬,得装出全心全意为知县考虑的架势。

    “大人,你远远也看到了。那赵大有就不想要那地了。赵庄也确实不差荒野。学生绞尽脑汁才劝说他同意掏银子。”

    先表表功劳,并降低一下知县的预期。再催促这个无能又贪婪无比的主家赶紧打消侥幸心理,赶紧定下此事,把银子拿到手才是真的。

    “大人,那莽夫就在马上等着呢。学生回来前,他说了,办,就利索点。百数之内不回。他就走。忙着赚大钱呢,没空为点破地耗来耗去。”

    知县想说:那是他在诈你。

    可也不敢真耽误。

    在他看来花钱买本就可以随便用的地,实在是不可理喻的行为。不可理喻的人,你还敢和他较劲?

    这种人想一出是一出,性子上来可是不管不顾的。要不然也不会和财雄势大的崔家争锋找死了。这事耽搁了,他甩手走了,真不算稀奇。

    幕僚对契约文书倍熟,平常干多了,所以提笔几乎不加思索,一挥而就。

    盖好大印,知县低头挥挥手。时间真不多了,幕僚赶紧跑出去。

    还好,那鄙夫庄主正要提缰催马走。总算赶上了。

    “赵庄主,地契在此。”

    赵大有闻声回头看了一下,脸上似乎有些犹豫,在幕僚紧张地张嘴想说点什么时,终于点头道:“罢了。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坑。俺说话算数。”

    一伸手。幕僚不由自主地就把地契递上。

    赵大有看仔细了,是儿子要的那片地,而且还绕上两河间夹着的一大片,从此赵庄南北那些荒野基本都是赵家的了,显然是幕僚怕他反悔才特意而为,嗯,很满意。这才微微向幕僚点头。

    当看到那八十八两三的售价时,赵大有不禁笑了:还有整有零,煞有介事。这狗官真是胆大贪天,一千两朝廷的地,却连个整零头都不舍得给朝廷。有这么些狗东西值守国家,兴许这大宋朝真的会完蛋。是的早些准备。

    收好地契,催马要走。

    银子呢?

    那幕僚愣了一下,顿时急眼了,不顾一切地一把拽住缰绳。

    赵大有哈哈大笑片刻,附身低声道:“堂堂县衙,难道还怕俺个民夫赖账不成?”

    俺不是怕,俺是真怕。

    你是民夫不假,可你是比强盗山贼,甚至辽寇都危险的土豪。地契上的价格可是八十八两,不是一千两。你要是耍赖,就给八十八,俺可要去投河了。

    赵大有想起小儿子曾经说过“大宋的教育科举制度成就了一些读书人,却害了更多读书人。那些白白辛苦了的读书人东不成西不就,落魄潦倒,甚至为读书家破人亡,其实很可怜”,再看看眼前这位拦在马前的瘦弱幕僚,不禁深有感触,态度也变和蔼了许多。

    “不放心,就随俺去取吧。俺让刘武给你押运回来。”

    幕僚心一松,可又一阵犹豫。

    赵庄凶名在外,对他来说不次于龙潭虎穴。麻了个b的,俺要去了,被你宰了,尸体烧了或丢海里,毁尸灭迹,死无对证,俺岂不是冤死了?

    “你这人怎么回事?读书读书,难道读书能把胆子也读小了?”

    因对读书为官者失望,赵大有有些恼怒,呵斥完幕僚,一挥手,“刘武,给他找匹马,陪他去再陪他回来。”

    读书人的尊严被侮辱,那幕僚热血上头,放开马缰绳,怒声道:“休看不起读书人。今天俺就去你赵庄瞧瞧。”

    “这就对了。俺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怕个甚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