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从流量到影帝〕〔我的奇幻道具〕〔万劫圣尊〕〔我为国家修文物〕〔龙拳〕〔我!掌控全球〕〔太古丹尊〕〔傍晚一场梦〕〔妙手狂医〕〔超级弃少〕〔慕林〕〔花瓶女配开挂了〕〔回到古代开书院〕〔地球最后一条龙〕〔刀不语〕〔我的未婚妻是主播〕〔豪门霸宠100招〕〔明月笙箫挽清风〕〔BOSS,你老婆带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4节祸福相依(上)
    赵廉厌恶童管家不仅仅是刚才试刀的事。

    他们一行来东京挺早,可为进这童府大门,却蹉跎了近一个月。

    在官本位国家,草民见官难,见大官更难,想见一个正春风得意炙手可热的大太监是难难难。

    这一点是社会体制决定的,和时代关系不大,也不奇怪。

    作为心理早熟又在府城有了一定见识的少年,赵廉有思想准备。母亲更反复叮嘱了此行必须、只能借助这个大太监,否则功难有,别说见皇帝,就是性命也极可能有危险。

    普及教育这种丰功伟业,对生前身后名利的影响都太大了。创造者必将名留千古,每个用字典的人都会想到他,简直比肩孔孟,如此巨大的诱惑,红眼的人难保不会铤而走险。

    文官不用说了,武将也不行。只有太监这种无法冒名顶替,无法直接获益,又渴望得到或巩固皇帝欢心的皇家奴才,才相对比较安全。

    在赵岳的认识中,童贯这个人还是有一定抱负和行事底线的,没烂透。就是这样,赵家也为此事进行了多手准备,以防万一。

    赵廉恨的是,都说了是为文化圣事求见,事关朝廷的教育大业,又能带给童贯巨大的连带利益,可这个**家就是鼻孔冲天,任你怎样解释恳求,甚至贿赂,就是不让进,更别说通报了。不仅如此,还嘲讽挖苦话一套套,要不就横眉立目驱赶威胁,大耍淫威。那气势,知道的,他只是个得势阉货的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太子亲王。

    能进这个门,还是童贯直接碰上了,听到了,赶巧又心情不错。

    可以说经历这番挫折,三位学子对大宋官场有了深刻认识,都成熟不少,行事灵活了很多,否则光被夫子们反复灌输强调的腐儒气节思想就能让他们自己把自己困了。

    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呢?

    一个扁圆的金东西,上雕精美花纹,看着是个金制艺术品。

    童管家撇嘴继续检查,手指伸盒子里拨弄了几下,指尖一掀竟揭开了那东西,露出里面的真容,然后,他就呆了,眼睛盯着里面越睁越大,脸也变色,越来越红,不知是诧异兴奋的,还是尴尬羞臊的。

    童贯老远坐着,看不到盒子里的情况,见管家光愣着发呆,好奇心起,就不耐烦地哼了声。

    管家身子一震回神,赶紧弯腰塌背,满脸谄媚地把东西奉上。

    “此,嗯,这是什么东西?”童贯看清后也愣了,都忘了拽文。

    “回禀大人,此物是怀表。华表的表,是计时之宝,学生因它小巧,方便藏于怀中随时取看,就定了此名。”

    不错,正是机械怀表,不过表面是水晶的,表盘只标了3、6、9、12四个数字,体积也比后世的大了至少一倍。

    给厌恶痛恨透顶的宋末六贼甚至是赵佶的礼物,赵岳倒是想尽量少用些金子,可这时代的工艺水平工匠技术无法做出太小太精微的齿轮,没办法只能放大。

    另外,赵岳也有点体会。

    国人在科技上也许缺乏想像力、抽象思维能力和创新能力,这可能和语言、逻辑思维方式有关,但有了指点和模板,就显出本事来了。我去年买了表的,照此看来,后世的强大山寨能力不是没有根源的。

    赵廉一解释。童贯再看就迅速瞧出了名堂。

    他是越看越喜,不仅赞道:“此物确是稀世之宝。”

    “啊,公廉呐,这宝贝你是如何得到的呀?”

    此刻,童贯的语气甚是亲切,神情仿佛是慈祥又欣赏宠爱赵廉的长辈。

    “回禀大人,此物是公亮的父亲偶然从异域流浪汉处重金得到的。那人的父亲是个巧匠,为计时方便准确发明了此物,可惜只造子两个就在战乱中死去,工艺也失传了。他儿子想以此物换得巨财,不敢在战乱的国内出手,听说大宋富裕,就当了水手随商队来到咱们国家,不想落难,被马叔叔所救。”

    童贯更高兴了。

    他确实喜爱这个礼物,但兴奋的原因却是想以此物讨喜皇帝。

    赵佶不在意奇淫技巧,但却必定喜欢这个实用又有艺术气息的东西。关键是新奇、实用、珍稀六个字。

    你想啊,皇帝一看时间就会想到他童贯的好,日日如此,对童贯的印象分能差了?好处能少了?所以童贯光想想就有些难抑激动了。

    工艺失传什么的,童贯不关心,心里还巴不得失传。

    世上独一无二的宝贝,我拥有的,那才能显出我的品位、我的不同,那才叫好。这种观念是很多人的本性,更何况是唯我独尊的皇帝。

    中国的许多好东西失传。这可能也是个很大原因。

    童贯高兴的另一个原因是,还有另一个怀表,这样,既讨好了皇帝,自己也能拥有。哎呀,简直太美了。

    当然,以他的身份和自矜不会直接讨要,得让人家自动奉上。

    “公廉呐,你是说你还有一个?另一个是什么样的呀?”

    赵廉从怀里掏出一个银壳的,笑道:“学生极喜爱此物,就向马叔叔讨了来,时刻带在身上。”

    说着把银表奉上。

    童贯不在乎一个壳子是金是银。对他来说,银的更好。皇帝才用金的呢,当奴才的岂能和主子等同。不然,若被皇帝知道了,不说降罪,至少印象分大打折扣,那就得不偿失了。

    他仔细把玩着两只怀表,强压了亢奋,面无表情。

    赵廉果然不愧是赵家寄予重大期望的当官天才,立即领悟了童贯的意图,就满脸恭敬诚恳道:“大人,此物对学生来说不过是个方便看时辰的小玩艺。在大人手里却可能有大用。大人日后领兵在外,不但计时方便,而且此物还能用于在荒野迷途中定方位。若大人不嫌弃,敬请收下。”

    柴进眼里的奸商苗子马公亮反应也不慢。不过,他靠的是商人的直觉和敏感。

    相比之下,年纪还大了许多的权邦彦就差了些。

    当然他也不是儒腐不堪的,否则在历史上也不可能得到赵佶这样的皇帝赏识,升官升得不慢。况且,为了文化圣典的推广,赵廉谄媚付出并不可耻,相反还可能越是如此,越显出赵廉的拳拳之心和牺牲精神。

    这种事就看你从什么立场和角度去分析对待了。

    看童贯的神色仅仅是满意,赵廉略一琢磨,顿时醒悟,赶紧补充纠正:“哦,不是,是学生说错了。应该是学生感谢大人肯把家中收藏的此宝让学生有机会一睹为快。大人当真是关爱体贴学子的好官,官家可信赖依重的臂膀。”

    这小家伙,人才啊!读书又读得这么好,只怕略加栽培就前途不可限量。

    童贯哈哈大笑着直接向赵廉树了个大拇指,又看了马公亮一眼,心道:“这小家伙看来也不是凡品。嗯,这个青年也不是书呆子。都是有前途的.......

    想得多了,他就忘了刚才想问问赵廉为啥就这么肯定他能当大将军的事,心里更期待那所谓的文化圣典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廉猜到其意,赶紧把此行的根本目的展露。

    他从老刘那取过最后的礼物,一个一尺见方的锦盒,满脸郑重虔诚地奉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