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兵王秦风〕〔刁蛮战王妃〕〔秦锋冷凌〕〔天才双宝:傲娇前〕〔荒野之活着就变强〕〔美食供应商〕〔美女总裁的神级兵〕〔我就是卖猪肉的〕〔纸上谈婚,豪门佳〕〔快穿:我只想种田〕〔都市红粉图鉴〕〔隐婚影帝有点甜〕〔重生之时代先锋〕〔都市超级高手〕〔我被时间回旋踢〕〔都市极品医神〕〔神女宠夫:师尊你〕〔无人驾驶帝国〕〔娇妻宠不够云薇薇〕〔从火凤凰开始的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0节冰火两重天,怎一个羞臊了得
    潘统制笑容满面,催马上前,声音很热情亲切地招呼:“赵庄主,久仰大名啊。”

    看横刀立马的赵大有无动于衷一声不吭,潘统制丝毫不以为意,又笑呵呵道:“本将听说你这里起了座新城,以从未有过的方法和材料所成,据说固若金汤,很好奇。今日带兵训练巡视,路过此地,正好来看看,并虚心请教一番。还请赵庄主看在本将带兵护国护民的面子上不要藏私,把此新法如实传于本将,也好让咱们的城池和家园更牢固安全。国家得利,本将上报朝廷,你赵家有大功,说不定能就此封官得爵,从此脱去平民百姓的身份。哈哈.....赵庄主可要珍惜这种机会哟。”

    仍用崔家没用成的那套。崔家不行,不代表本将不行。

    俺这么说,谅赵大有也无法拒绝。

    练兵?

    巡视到俺的地盘来了?

    俺这里无盗无匪无敌安全得很,你巡视个鸟。

    辽寇来了,你怎么不巡视?

    你特娘的都带兵杀到俺家门口了,还想骗俺?

    怪不得俺儿三郎说大宋勋贵都是不要脸的2,猪,被皇帝圈养着,就靠不要脸三字真言混了。你真是头猪。

    俺家是立大功要当官封爵了,可不用你。

    有你傻眼的时候。

    赵大有暗暗鄙视,却根本不接潘统制的话题,装傻充愣,张嘴就是毒舌。

    “哟,潘将军终于肯带兵离城了?俺们还以为你只会守城呢。”

    不管潘统制微变的脸色,“哎呀,肯出城就好。辽寇来了,俺还有点指望。可,”

    手一指象刚吃了败仗的官军,“俺瞅着,潘统制练的兵不咋地呀。感觉象群没饭吃的流民,你看看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可怜的。潘将军,这当官喝兵血虽说理所应当。可也不能剥的太狠罗。当心被人背后捅刀子。啊哈哈,俺是好意提醒。你可别怪俺说话直。”

    根本不容潘统制插嘴。

    “哎呀,这敢出城迎战是好,既然吃粮当兵,就得担起保家卫民的责任不是?这样才不是浪费粮食的废物,没辜负俺们辛辛苦苦地供养你。否则岂不是连猪都不如?猪还能杀肉吃呢。可俺担心的是,你们可别一时爱国意勇冲动,到时却被辽寇杀得屁滚尿流,死伤惨重,那就不好了。”

    “将士们的命也是命不是?

    不能大意牺牲掉。他们也都有家有爹娘儿女的,也不容易。

    这打了败仗胡乱战死了,无功有过,死白死了,血白流了,他们家里少了儿子丈夫父亲倒了大霉,咱大宋也丢尽了脸面,不值当啊。

    潘统制,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啊哈哈,潘统制切勿恼怒。俺也是一片好意提醒。俺是乡野粗人,比不得将军有识文雅,说得话不动听,可俺身为忠君爱国的良民,你应该能从俺关心将士们的安危上感受到一颗火热的赤子之心。”

    赵大有听小儿子毒舌和新鲜评价多了,深受其害,也不知不觉形成了如刀毒舌。这一张嘴就滔滔不绝。

    潘统制被挟枪带棒这通损,起先恼火冲顶,有些按压不住,可听多了,心境又平静下来。

    开国勋贵的子孙挨到今天,早就文不成武不就,确实就靠厚脸厚皮赖在朝廷和皇帝身边混待遇和享受。

    没这点滚刀肉的本事,他们早被士大夫们和崛起的西军将领鄙视死,在权力斗争中被踩掉了。

    “赵庄主既然一片忠君爱国之心,那必不会推辞本将观摩学习。是不是呀,赵庄主?”

    话锋一转,冷下脸,

    “赵庄主不答应本将?莫非你庄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你,真象传说的那样有不臣之心?”

    赵大有哈哈大笑。

    “我说潘统制,你若想来害俺,就放马过来,少他娘的酸文夹醋地罗嗦。咱们放手大战一场,看看到底是你们死得多,还是俺有能耐。

    若真是怀有善意,俺自然欢迎。崔家能给你好处。俺不但能让你发财,还能助你升官。俺不诓你。赵大有三个字就是金晃晃的信誉保证。不是他娘的崔家那些无耻贪鄙杂种。”

    这个赵大有推辞不了,就干脆翻脸见底牌,当真是胆大包天。

    他敢出城硬抗,到底依仗着什么不怕被朝廷降罪?

    助俺升官?

    莫非赵家在朝中有了大靠山?

    没听说赵家有什么当官的亲戚朋友哇。他儿子据说是个当官的良材,可还太小了,不可能........

    潘统制来边境为将晚,没见识过赵家和崔家斗时的强横凶野。这时是真吃惊不小。整个大宋,只怕也没见过赵庄这种敢和官军硬来的。

    掂量了一番,判断赵大有只是在虚张声势拿嘴蒙骗哄着退兵,潘统制冷了脸,冷笑道:“雕虫小技也敢现丑?看来赵庄果然想谋逆造反。赵大有,本将劝你老实束手就擒,省得赵庄无辜者落个尸横遍野,你赵家满门全部命赴黄泉。”

    手一挥,身边的传令官立即举指挥旗摇动。三千大军慢慢整合起来,刀枪并举,准备进攻。

    不想赵大有的冷笑声更大。

    大刀一指一个个目露贪婪的军官,“呵呵,终于露出无耻面目了?

    你们这些软蛋,辽寇来,你们不敢挡。辽寇在沧州肆意烧杀抢掠,你们只会龟缩城中装死。辽寇走,你们尾而不击,名为追敌,实和护送辽寇满载而归相同。

    就凭你们这些废物也想在赵庄诬良造反杀良冒功?”

    大刀一举,“弟兄们,让这些没卵子的好生领教一番咱赵庄的汉子杀辽寇的本事。”

    三千庄丁惊天动地大吼一声:“杀。”

    杀气冲天,如墙而进。

    吓不住对手,潘统制大吃一惊:“这个赵蛮子难道真是有心造反?”

    双方迅速接近,本该势弱胆怯的乡兵一方却气势如虹。本该强横的官军一方却越近气势越低。

    直娘贼的,不是说好了吓倒这些乡兵,拿了这个胆大妄为的庄主,俺们就可以稍稍尽情抢掠享受一番么?

    这怎么回事这个。瞧着形势不对呀。

    这那是俺们吓倒他们,看对手森严凶狠的架势分明是想屠掉俺们。不好,这个赵庄是真要造反。这要打起来,俺们赶了老远的路累的,那能打过精气神养得正足的对手?

    这个赵庄主真是条汉子。

    早听说他一家祖祖辈辈都心地慈悲,愿意保护帮助落难的百姓,你听听他也同情俺们苦当兵的。这样的好人该杀么?那些吃人饭不干人事的官爷才该死。

    咱是想抢掠发财睡赵庄娘们,人家是要保卫家园,红了眼是要和俺们拼命的。

    玩真的?

    哎妈呀,好事是诱人,可只怕没命去享受。俺刚领的银子还没花呢.......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乡兵跟着悍勇庄主,每踏出一步,杀气就长一分,杀恶之气越来越盛。官军却乱纷纷的军心开始分散动摇,前面的将士脚步放慢,后面的更是拖拖拉拉,距离越拉越远。

    但眼看着终会一战。

    到了这时候,无论双方愿不愿意,都得打,都得尽力,杀死对手才能活命。

    光,光,光.........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锣鼓喧天,并且似乎是向这边靠近。

    潘统制和一众将士都忍不住扭头向河西看去。

    太远,只能看见是一队人马正热热闹闹而来。莫非是谁家结亲?

    潘统制回头再一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赵大有催马挥军稳步而进,手中的粗大弓箭搭起,眼睛一直死死盯着他的脖子,根本不受外界热闹影响。

    那些骑卫也个个如此,全部心神都关注在对手身上。

    而后面的三千大军,最后部有乡兵也扭头察看热闹,但人数不多。中部前部的人马居然一个扭头分心的也没有,并且个个目如恶狼,似乎都想趁着对手分心之机一举冲垮官军战阵,然后尽情屠杀。

    对这些庄丁来说,眼看一辈辈苦盼的好日子终于来了,赵庄将会成为他们的天堂乐园,谁敢不让他们过上梦想的日子,甚至想彻底毁掉赵庄,谁就是不共戴天的死敌。

    况且他们早恨透了这些只能祸害百姓的废物官军,恨不能借机宰掉几个祸害军官,艰苦的训练又让他们对自己的战斗力更加自信,又有赵庄要出的圣人光环庇护,自然一无所惧,压抑太久的苦难屈辱怒火有彻底发泄的强烈渴望。

    潘统制强压心神,再看自己的部下,前队还在慢慢腾腾走,后面的许多将士干脆趁机驻足瞧河西的热闹。就连带队将官队官也有不少的如此。

    赵庄威名凶名之盛,名不虚传。

    潘统制坐拉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现在轮到他担心发生冲突性命不保。

    那队人因都骑马,行进不慢。

    随着很快接近,潘统制看清了来者,不禁一愣,心更一沉:“怎么带队是个公公,护卫的还是京城护班禁卫?那是圣旨?赵庄?这没别家,敲敲打打象是中状元报喜,不会是找我,指定是赵庄。可谁接圣旨?赵大有这个土包子草民?哪跟哪呀?”

    正乱琢磨呢,就听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沧州军在此搞什么呢?莫非是看赵伯爷家都是良善人好欺负,想来敲诈勒索?”

    手捧圣旨高居马上的公公虽说年纪不太大,可气势派头却不小,话中之意显然剑指官军,偏帮赵家,而且颇有些有恃无恐,根本不把潘统制这个勋贵子弟边军重将放在眼里的意思。

    “赵伯爷?”

    潘统制呆了。

    大宋有祖制,非军功不得封爵。

    这多少年没人在活着时封爵了。赵家怎么会?

    猛然想到一个念头:“莫非这沧赵是皇赵一支,人家一辈辈在边境居住,压根儿就是皇家特意安排好在此镇守监视诸官诸军的?”

    以皇家最怕有官将造反的尿性,再想想沧赵这种护民近乎大公无私又抗辽凶狠坚决的历史,不是没有可能啊。

    他们是皇族,为自己家的事,才会这么干。江山就是他们家的。俺却以造反借口来杀人家,这得多荒唐。

    潘统制羞臊不堪,想到可怕后果,汗顿时就下来了,手脚冰凉,胆惊肝颤,小白脸脸色更白,纸一样的白。

    官军们却是都蒙了,傻b了。

    而赵大有却笑了,胸口如燃着一团火。

    儿子,你终于带着无上荣耀及时准点回来了。再耽误片刻,双方开战了,俺就要坐拉了。

    嘿嘿,三郎这情报网当真是要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