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到异世去打架〕〔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无冕之王〕〔都市神级强者〕〔全职武师〕〔生活系合成系统〕〔天降我才必有用〕〔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夫人每天都在闹〕〔嫡女休夫记〕〔我的家仆是帝尊〕〔刀御三界〕〔漫威世界的替身使〕〔我能看见本章说〕〔姜家赘婿〕〔我真没想穿汉服啊〕〔三界改命群〕〔西游大妖王〕〔第一宠婚:墨少的〕〔逍遥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6节贫僧奇道(中
    赵家人到了现场就看到聚集在此的庄户们大多都满脸惊容愁苦。

    大和尚迎上笑微微的宁老太太,高宣声佛号,就一脸严肃道:“老夫人,贫僧已探查得明白。请恕贫僧直言,贵庄只怕有**烦了。”

    老太太的笑脸一收,目露惊色,赶紧问:“却是为何?”

    大和尚看得清楚,暗自得意,却严肃道:“建房上不了梁,看着事小,实则是犯了大忌讳。”

    按预料看到老太太眼中急促的询问之色,他笃定地轻轻点头道:“上天有灵,大地岂无?实不相瞒。贵庄是一处上佳风水宝地,沉寂万年汇聚灵气,如今正待显灵,福泽沧赵,不想却被动了风水,由此福变祸。吉成了不吉,甚至大凶。上不了梁,伤了人,此为地灵示警尔。”

    “哦——”

    老太太拉了个长声,皱眉问:“怎么个动了风水?”

    大和尚没注意到老太太询问时,连虔诚信徒应该有的诸如“大师慈悲。请大师不吝赐教”这类敬语都省了。

    注意了,也只当是老太太被吓倒了。

    他轻叹一声,神色沉£,重地指指远处的新城墙,“此城虽奇,却用了不该在此地用的新材料,招致此灾。据闻此城坚固无匹。是以想改回大吉只怕是”

    下面的话就不用说了,自然是难,难,万难。

    这次想求俺出手,得大出血,否则你们就拆城吧。大和尚心中嘀咕,眼角余光看到张倚慧望着新城出神,想起之前的威胁,心一狠,顿时条件由大出血变成大吐血。

    一次榨干赵庄岂不更妙?

    下次再想下次的妙法。

    这有何难?人岂能无灾无难?只要信佛,就有机会。

    他又眼盲了一次,没注意到被小豆芽拉着手,被童刚保护的赵岳藏在母亲大腿一侧,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笑纹:秃驴,你可真能扯,真敢扯。莫非当真活腻味了,急着去西方见佛祖?

    大和尚好整以暇等待宁氏苦求相助,再变成万分为难的样子,让宁氏自动自愿大吐血。谁知老太太又来了神转折。

    “这样啊?”

    宁氏的语气有些淡漠,转而在大和尚有点儿摸不着头脑时居然露出微笑,对大和尚说:“大师可能不知,俺家儿媳曾得高人指点,也是有点道行的。让她也看一看吧。”

    大和尚听了这话反而舒口气,暗自冷笑:“道行?什么道行?这是建造上的事,养尊处优的妇道人家瞅瞎眼也看不出道道。老太婆,你想耍诈省钱,最后还不是得乖乖满足俺的要求?这种事,俺经历得多了.......”

    张倚慧带着“好奇”的儿子,在护卫保护下进厂房察看。

    护卫们持盾带刀跟进,不是防所谓的邪魔,而是怕主人万一被飞落的砖头什么的伤着。所谓的察看也只是做戏。

    对建筑,母子俩都外行,工匠老手都看不出问题,他们更不可能。

    商量好对策,娘俩出来。童刚悄悄叮嘱一个兄弟几句。那兄弟笑着急匆匆走了。

    张倚慧煞有介事地对老太太道:“娘,依儿媳之见,确如善德大师所言。”

    你听听,你听听。俺就说嘛。

    大和尚暗自得意,又高宣佛号道:“出家人岂能狂语乱言?”

    却听张倚慧又说了:“娘,儿媳有一法不用拆城就行。只是,”

    她瞅瞅脸色略微变幻不定的大和尚,在老太太很配合地催促了一声后,才显出一点为难说:“只是需要大师做点牺牲。”

    “大师号善德,慈悲高德世人皆知。解民灾难,做点牺牲,大师岂会不愿?”老太太说得理所当然,严厉批评儿媳觉悟不够居然敢质疑大师的善品。

    大和尚暗叫不好,却被架在半空无法改变,只得装出正气凛然大慈大悲状,算是默认了。

    “倚慧惭愧。如此就多谢大师了。”

    “谢就不必了。积德行善是我辈本分。只是,不知夫人有何妙法需要贫僧相助?”

    这是大和尚最想知道的。

    你若是要俺以伤残为代价,甚至以命相助,俺可不会被你牵着走。

    张倚慧笑了笑道:“妙法不敢当。说白了不过血祭二字。”

    大和尚一哆嗦。这个女人果然是个狠角色,这是想借机报复啊。

    张倚慧把和小儿子精心准备的小布贷亮出了,岂容大和尚想法推拖,立即笑道:“大师不必紧张。此法无关性命,只是需要大师牺牲一点血。”

    连珠炮般不让空当,根本不让大和尚插嘴,“众所周知,大师是有道高僧,佛法精深,修为深厚,一身血肉已脱去红尘欲凡尘垢,成就半个神佛。”

    看大和尚想以谦虚来否定推辞,又紧接道:“就算再不济,大师带佛韵的慈悲之血也有克邪神效。”

    “施主差矣。”

    大和尚运足了气才得到插嘴机会,赶紧一脸庄严抢说道:“我佛慈悲,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如何可以见人血?此法非”

    “嗯?”

    张倚慧瞪起眼,立即打断:“本夫人得高人指点,法绝对管用。大师如此是在推拖?难道说大师的无量慈悲都是假的?眼看俺庄上上万口子面临大难,却连点血都不肯付出?还是大师所讲佛法都是骗人的?”

    想起小儿子特意提醒的话,又加重语气,声带冷意说:“我佛慈悲,曾割肉伺鹰。佛经有云,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本夫人既不要大师割肉,更不要大师下地狱。这样,大师难道都不肯答应?”

    大和尚被张倚慧堵得想吐血,心里一万个不肯,可见宁老太太满脸疑惑正盯着自己,又瞅瞅四周黑压压的人群那期待的目光,再看到自己的护法武僧已被赵庄护卫困住,就是不困住,在赵庄地盘,上千官军也是渣,何况两和尚?心知此难无法脱身,再推拖就会失去此地信众,传扬出去,更会声败名裂。

    这就是张氏算计好的局,周密又有硬实力保障,不论答应不答应,俺都得服从,人家都会传播出去。大和尚无视赵岳这种小屁孩,又被宁老太太的高尚事迹和现在的样子骗了,只把此事算在张倚慧头上。

    后果?

    无非三种:正面的,负面的,更负面的。具体哪一种,这全看沧赵的良心。

    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时不慎完全被动。

    大和尚暗暗叹惜一声,此仇日后必报,却一挺庞大身躯,宝相庄严道:“贫僧既追随我佛,为了信众福祉,何惧之有?此术虽有违佛法精神,但既然施主不怕沾染因果,执意如此,那贫僧只好奉陪了。”

    “因果?”

    得了童刚叮嘱的那位护卫质问一句,大步而出,光当一声,把个大木盆扔在大和尚面前,冷笑嘲讽道:“俺家主人祖祖辈辈慈悲为怀,无论男女老少都执善为本,这么多年来不知救助了多少遭难家庭,收养了不知多少孤儿寡母,功德无量。不信,大师可随便问,随便出去打听。所以赵庄自有神明护佑。

    因果?它敢有,也必定是善因好果。居心叵测者只会起恶因,自食恶果。”

    围观者中至少一半经历过切身感受,感激沧赵家恩德,顿时哄然大吼:“好。”

    其他人也纷纷响应:“皇帝都肯定褒奖了,谁敢质疑使坏?想害俺庄主人?让他放马过来,看看到底是谁死。”

    不少的这时想起什么,都不约而同看向静静藏在奶奶身侧的赵岳,顿时变得更神气活现:俺庄上有神童在呐。你个肉眼凡胎,不识真神的怕死和尚也敢在此献丑?真是不知死活,不知所谓。

    大和尚被怒潮般的场面震住了,好不容易稳定了一下心神,再低头一瞅脚边的木盆,不禁又一哆嗦,脑子都晕乎了:很干净,可好大好吓人。用这么大个盆接血。你们这是准备给猪放血呐?难道你们真敢把俺象宰猪一样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