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功法全靠捡〕〔霍长渊林宛白小说〕〔神医小兽妃〕〔无敌至尊太子爷〕〔九天〕〔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最佳上门女婿〕〔神工〕〔全能武修〕〔都市之绝世战神〕〔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江子兮系统〕〔顾少轻点宠〕〔张龙周晴〕〔秦凡夏梦〕〔娇妻归来:宝贝,〕〔近卫狂兵〕〔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我把BOSS公主抱了〕〔超维入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7节贫僧奇道(下
    夏天,衣服方便脱。

    那护卫麻利解开大和尚的架沙,露出和尚心脏那半的胸膛和肥硕胳膊,拿着赵庄特产的新式匕首,左瞅瞅,右瞧瞧,琢磨怎样下刀。

    大和尚惊恐地控制不住颤抖,仗着见惯大场面的那点经验和相信赵庄不敢随便杀一个高僧的信念,才勉强撑住,总算没大小便**瘫软在地那样出丑。

    新匕首的确锋利,刀刃只在大和尚胳膊上轻轻一拟,就切开一条血口子。鲜血顿时涌出。

    大和尚惊叫一声,胳膊却被那护卫一把拽住,伤口对准木盆。另两位护卫架住大和尚防止他乱动。

    “大师的佛血如此金贵,洒到地上浪费了多可惜。”那护卫轻轻一甩匕首,上面残存的血迹顿时无影踪。果然是不沾血的宝刀。

    护卫高兴了,这会不方便表达兴奋情绪,就对大和尚又好心提醒说:“想完成血祭,血量必须够用。大师切不可一不留神把血淌盆外,不然大师虽然修为高,不怕无血,慈悲也不计较,可毕竟白白损失了。俺们看着也痛惜。”

    大和尚挣扎不得,眼看脚边大盆中的血越来越♂,多,惊恐加失血,脸色如死人般灰白,听到护卫话唠,不禁恨怒交加暗骂:“是老子在失血。和你有个毛关系?痛惜你妈。白白损失你老母。修为高,不怕无血?你,你们当真敢放血放死俺?”

    但血有凝固和自愈能力。看着长得吓人的伤口,其实不深,在肌肉自动收缩下被血凝固住。

    那护卫嘿嘿一笑,一边娴熟给大和尚上药包扎,一边自得道:“大师,你看这就好了。俺的手艺不是吹。俺家主人吩咐了血量,俺不用第二刀就刚好够用。绝不多一点浪费,也绝不少一点欠用。下次需要,你尽管打招呼。俺分文不取。为大师效劳是俺的光荣.......”

    总算确定不用死。大和尚松口气,也不计较护卫的话唠了。

    他营养好,保养得好,虽然失血不算少,但在正常献血量200cc多些,没大事,心安后仍能活蹦乱跳,这时想起身份赶紧忙着高僧形象问题。

    不能失血又没了名望啊。有一口气就得装下去。

    连赵岳看得都不禁赞叹其敬业专业精神。看来当坏蛋比当好人似乎更具挑战呐。呵呵........

    张倚慧隐秘地和儿子对了个眼神,然后一脸感动地感谢致歉道:“大师果然慈悲无量,是我佛的精英信徒。倚慧敬佩。让大师受惊了。”

    大和尚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却被人拿住了话柄,现在束手无策,以后想报复也难,毕竟沧赵慈悲忠义气节正如狂风暴雨般席卷天下,气势磅礴,威望正隆,以他地方僧界名流和沧赵比名望和话语权,完全是被虐的份,况且还可能逆了官家宏扬那些正面精神的心意,犯下大忌讳,拼硬实力就更是渣,也只能强装慈悲大度客套几句。然后还得旁观自己的血是怎样用于辟邪消灾的。

    张倚慧开始做法,神情庄重之极,虽然没披发仗剑,却也是脚踏罡斗,比比划划念动“咒语”,无非是以谁也听不清的声音感谢上苍把三郎赐予我家,沧赵世代清正良善,请上苍保佑我家平安一生。俺张氏倚慧不才却有大愿,此世必高树正义公正慈悲大旗,尽己所能,助我夫和儿女亲朋拯危破难,普济天下.........张倚慧在此立誓,请上苍鉴证并保佑。

    完了,吩咐人把血涂在房梁下横中间那段木头上,再架。

    可让人们失望的是,房梁仍架不住。

    大和尚正要借机翻身嘲讽,不料张倚慧脸色一变,怒视他低吼道:“圣洁的高僧佛血岂有不灵?原来你这个和尚是个假高僧。看你如此肥白,必定是贪财无度,又贪图口腹之欲,偷食,甚至背后不忌荤腥,如此不算,还有诸多犯戒违背我佛精神之事,大和尚,说,你有没有?”

    观众轰一下议论纷纷,更有种强烈的被欺骗羞辱感,顿时就群情鼎沸,怒火中烧。

    “身在佛门,自称得道高僧,主持一寺之众,居然敢做亵渎神佛之事,他该杀。“

    “对,六根不净,欺骗俺心诚,活刮了他。”

    ............

    大和尚再大,也不及赵家在赵庄的号召力,更不能给予赵家能给的恩遇。所以他在人家的主场注定是失败者。

    更糟糕的是今天赵岳生日,还有外客在场瞧热闹。天南海北的、和赵家有密切利益关系的外客。您说他们会向着谁?

    所以大和尚所选时机也错了。

    天时地利人和,一样不占。大和尚也是轰一下,不过是脑子里。

    他明白了,人家既敢对他这个高僧这么做,就准备了完全,这一把就拿死了他,并轻巧揭破他真面目,从而彻底搞臭他,让他再狡计百出,再能欺世盗名,也休想挣脱套在脖子上的毁灭枷锁夺回名誉反攻翻身。除非他真是法力无边的神佛。

    完了。

    大和尚脑子里只剩下这两个字,一千两银子的事早抛到脑后了,失魂落魄中听到人人喊打喊杀,茫然不知所措地被忠心的护法武僧拖拽着游魂一样仓皇跑向城堡东大门(此处离东门最近),跑出长长又奇怪的东大门,绕过奇怪的城堡,跑向石桥,跑向.......

    而他来时是赵家安排了专门的豪华马车去请接来的。

    河西辽阔一大片都是崔家的地,一眼望不到头。崔家佃农的破草房居地零零散散分布在田间的野地。这些人穷的至多家里有个独轮小推车。牛是崔家的,马车更是崔家的。想借马车牛车,不到秋收时节,这附近区域也没有,借不到。现在回去,两和尚只能大力靠11路了..........

    “老夫人,夫人,揭穿了假和尚面目,可这梁还是上不去呀。”

    老太太和张倚慧能有什么办法,只得看看神奇小三郎。

    赵岳见外客都走了,就翻翻眼睛道:“墙壁没问题,那必然是梁的事。嗯——,对了,这梁的重心是不是不对呀?”

    “哎呀,就是说梁看着挺好,实际整体是歪的,树起来稳不住。”

    不耐烦地摆摆小手,“这个梁不行,不会换个?聪明大活人,又不是死脑筋。”

    转身拉着小豆芽的手一边走,一边嚷嚷:“多动动脑子,总能解决,少扯上神神鬼鬼。把那血都清理干净了,瞧见一点都恶心。”

    以他那一步巴掌长的速度,没走出多远,就听得背后猛然一阵欢呼。

    陪着小孙子蜗牛溜腿的奶奶、母亲,以及一众护卫回身看看稳稳架在屋顶的房梁,面面相觑后个个眼神诡异,又特别想笑,于是就由最高长官宁老太太打头,啊哈哈——

    有个什么定律说,笑声是会传染的。于是整个赵庄渐渐被各种笑声笼罩了,惊起满天飞鸟鸣叫回应。

    回到家,还没坐下。

    “报老夫人、夫人,庄外来了位陆地神仙一样的道长,把守城门的弟兄告诉他庄上会客时间已过,不让他进,可他坚决不走,一定要见到主人,说有要事相告,而且似乎很本事,不好抵挡。请主定夺。”

    走了个高僧和尚,又来了个神仙道士?

    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舒坦睡个下午觉了?

    赵岳最烦这种硬上的拜访应酬户,不禁恨恨地嘀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