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继承千万亿〕〔霸道兵王在都市〕〔重生八九甜蜜蜜〕〔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弱渣的逆袭人生〕〔一号狂兵〕〔学霸的黑科技时代〕〔神级狂兵〕〔重生之修仙归来〕〔顾少的亿万甜妻〕〔清妾〕〔路边捡到一只猫〕〔要我教你做人吗〕〔我是勤行第一人〕〔奶爸的修真人生〕〔傅先生谈个恋爱吗〕〔别叫我歌神〕〔帅府悍妇惹不起〕〔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娱乐圈奇葩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9节叛逆的预言者
    道长目光犀利,却也没看出赵岳的异处。

    他又不是真神仙,困于俗世和一些固定思维,哪会想到这么小的娃娃有提举赵庄改变世界的巨手。那一眼只是习惯地观察一切。

    这个新建二层楼的会客厅巨大,装个百八人富富有余。

    宁奶奶和张氏在一张新颖的小圆桌两边安坐。一个漂亮利练的大丫环侍立在宁奶奶身后,时不时伺候两女主人茶水,为老奶奶打扇。

    两女主人外侧各按刀而立一位年轻雄壮汉子,神色平和,却不错眼珠地盯着道长。他们身位比主人略前,显然方便阻挡截杀前方的攻击者,必要时会不惜以身体为肉盾及时挡住攻击主人的袖箭之类的暗器。

    真是戒备森严呐!

    道长面上习惯地微笑,心里嘀咕。

    以他的眼力如何看不出赵家女主人在严防他?

    况且瞧瞧自己被负责引领伺候的丫环安排的座位,离主人至少二十米呀。若自己有歹心,无论是暗器,还是拔剑上前,两护卫都有反应时间。

    另外,道长还隐隐约约感觉到客厅周围潜伏的杀机,~,似乎有无数暗箭强弩正死死锁定着他,只要他敢乱动,立马就成了刺猬箭靶。

    道长自信本领,仍略感不自在,却依然神色如故,笑容满面。

    “仙长尊号为何?打哪里来?屈尊上门有何指教哇?”

    老奶奶笑呵呵地问着,一脸慈祥端庄。这形象让了解底细的赵岳想笑:真是人老成精。谁小觑,谁倒霉。

    三句?又是三呐!这家人似乎特别偏爱三这个数字。

    道长这么想着,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笑得更流畅开心。

    “贫道是淮西人,俗家已无人,姓名已忘,道号?”

    啧了下嘴,说得随意:“名子不过是人方便称呼辨识的代号而已,贫道不耐费心,本想以无名为号,可有位比俺厉害的同道已经霸占了,贫道就没了名号。若硬要有个,就随便称一个,嗯,叫无量好了。”

    无量?无量你个头。

    这幢楼里听见这话的人,不禁都这么想:道家无上尊号就是“无量天尊”。叫你无量,岂不就是无形中尊你为无上天尊?你个肉眼凡胎的道士可真脸大不害臊。臭不要脸的,怪不得一身黑。你可真够黑的。

    张倚慧打量着道长,想笑,出于礼节,还强绷着脸。

    老奶奶年纪大,可稍稍随心所欲,就随心笑了,微一点头,还称赞一句:“好个洒脱的仙长,果然不拘红尘。”

    “过奖,过奖。射老夫人夸奖。”

    道长丝毫不以为耻,一甩拂尘,风度翩翩,笑得开心,突然指指身上极考究的衣着打扮,又说了:“不敢瞒老夫人,贫道自称贫,实际与贫不沾边。”

    在主人不解的目光中,他笑道:“大宋、大辽、西夏、西域、南越.......这世上的不义之财太多,该死的人更多。贫道虽无道观,云游天下,居无定所,身无巨财,但真不差钱。想用就有。”

    这话虽没明说杀人抢掠,却让人能清晰想到他翻墙截道杀得尸体满地,搜刮钱财的画面,似乎能闻到浓浓的血腥味。

    道长却说得笑容依旧,语气自然,仿佛所讲的不是凶残,而是乡邻趣事。

    这是一个怎样凶狠的家伙?

    还出家人?

    呸!

    屠夫也没这么凶残。

    奇葩,你到此,到底意欲何为?

    莫非看到俺赵庄富了,想敲诈勒索?亦或是和崔家暗中勾结,前来探路摸底,甚至打算持勇绑架刺杀?

    两女主人笑容一僵。两护卫神色一紧,眼色一戾,虎视眈眈,握刀更紧。客厅中顿时有股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

    但道长仍在笑,还不忘美滋滋地喝茶。

    赵岳突然爬起来叫道:“娘,我要撒尿。”

    张倚慧稍一愣,看看小儿子,随即起身把幼子抱扶下床,领着小手去了客厅一侧的屋子,过了一会儿又回来把幼子放上床。这时脸色已经恢复正常。

    这一打岔,老奶奶也醒悟过来:道长说这话应该不是在暗暗威胁,恰恰相反,他是在表达善意,争取信任,至少是想降低俺的戒心。

    你看俺主动承认自己不是“良善好人”,把把柄主动交你们手,你们占了主动,不必对俺当强敌对待。人家就这意思。

    “这茶是南地而来,据说来之不易,仙长不妨多尝尝。”老奶奶笑说着轻挥手,意思是还没说你来的目的呢,你继续。

    道长道谢一声,喝口茶,仍然笑呵呵,张嘴又是一句不敢瞒老夫人。

    你的奇葩事迹还是瞒着俺点好。

    老奶奶好学不倦,把小孙子的新鲜词用得很娴熟。她心里嘀咕,却并没有阻止之意。

    “贫道虽是出家人,心却难离红尘,难得大道,平生恨大宋的一切都和政治挂钩,什么都可以上升到政治事件。最恨泱泱大国的权本位和腐儒之祸。其害难除,遗祸久矣!这片土地上的万民想活得公平幸福,只怕再过千年也难!”

    道长说着恨,仍是笑。仿佛笑是固定程序,长在脸上。

    两女主人神色有点儿茫然,听不太懂。装睡的赵岳却心里猛然一震,顿时联想起许多事来。

    中国人有些奇怪特质。

    比如:为一句话、一个词、一点点利益等鸡毛蒜皮的事,就可能邻里翻脸,亲朋好友反目成仇,甚至不惜纠集帮手大打出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闹出人命来。这是个体对个体。

    与之相对应的是:

    比如:上超市买了便宜又中意的鸡蛋,标价是七块九,称秤的却按十八块九算钱。顾客注意到了的,一问,人家随意一句价牌忘换了,该怎地怎地。顾客若不满意,质疑,会被嘲讽不识时务,斤斤计较。不就十块二十块钱吗?你盯着不放,是穷的,还是想闹事脑子不正常?

    旁观的顾客也会或用脸色眼神,或自我感觉良好地明目张胆直言嘲讽。仿佛错在那顾客身上。超市没责任。一切那么理所当然。

    顾客进了超市,按价选了货物,这已经达成契约。

    标价错了,这不是钱多少的事,更不是店员甚至管理者一句忘换了就没事了的。改变价格收钱,就是违约。与造成的原因无关。

    但通常事实是,超市赢了。那顾客丢人了,缩了,至多是生气不要鸡蛋了,不会追究超市的欺诈和违约行为。

    因为骨子里的遗传基因提醒,社会不支持个体权益,个人斗不过集体。哪怕再有理。

    主管部门来了又能怎样?

    以调解为名看着顾客被店大人众欺负半天,最后看够了,即使命令超市按标价卖给那顾客了,多半也会不以为然,甚至鄙视区区个体也敢多事?穷酸。

    比如:通信公司给用户的非上网智能手机发短信,显示你要不要接收。用户随手一点接。嘿,十几块的网络流量费你妈的居然就出现了。

    全国多少用户?这一手得创收多少钱呐!

    用户骂缺德不提示收费情况,但至多吸取教训,不会追究这种巧妙的欺诈行为。追究,同样受骗的也多不会鼎力支持。电信公司更不会鸟这些抗议。有种你咬我呀?有本事,你别用手机。法院也未必会支持追究。

    又比如:小鬼子的汽车公司因质量常常出问题,全球招回产品,可连弹丸弱国的寥寥用户都收到通知,泱泱大国中国的广大消费者却被缺位了。人家就敢一边狠赚你的钱,一边无视你踩你。

    研究几千年了,他们把中国人从政府到个体的遗传基因一样的特质弱点都研究透了,看透了,利用顺手了。

    太长的封建腐权腐儒教育形成的观念是,百姓个体是可以随意牺牲的。逆来顺受已成为深刻在骨子里的民族特性,凡事涉及集体(集团)的,个体不敢争。从权力到社会都缺乏支持。争,即使侥幸赢了,实际也是赔大发了。一盘散沙就这么形成了。

    中国就是穷人心态弱者心态汇合的虚荣虚弱巨人。当年侵略失败,不是所谓正义战胜邪恶。而是国太小,没资源。小鬼子就是这么认为。

    真要是正义必胜邪恶。那人类发源地非洲,怎么总是倒霉倒霉,到更倒霉,从古到今,邪恶总是战胜正义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农女不替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