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岂是心动〕〔重生1980之强国崛〕〔黄小仙的狐朋狗友〕〔超级医生在都市〕〔赘婿无双〕〔我为国家修文物〕〔绝品校花保镖〕〔你好啊校草〕〔女总裁的上门狂婿〕〔都市古仙医〕〔医流武神〕〔我有一个属性板〕〔重生学霸小娇妻〕〔混世农民工〕〔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快穿之不当炮灰〕〔小城女律师〕〔望族闲妻〕〔全球武神〕〔种地南山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9节千年豪族啊下
    崔族长气喘吁吁,汗如雨下,和身边的兄弟子侄争相演绎着“奔跑吧,兄弟”,可惜没人欣赏喝彩,还为自己同样自私没有担当努力找理由:“瞧瞧这群废物吧,能指望哪个?沧州这一支还得靠俺执掌支撑,俺得保重自己。为了家族,不能轻易牺牲啊!”

    眼看着就要跑到出口,胜利在望了。

    骤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迅速逼近,崔族长的心猛然一沉,更拼命地前逃,还不忘恨:要不是那几头只知贪吃享受,只长肉不长脑子的肥猪行动太迟缓,机关口早闭紧不留踪迹了。要不是这些胆小废物不肯断后截杀,哪会被敌人追杀上来.......

    童刚一行听到前方的跑步声和惊呼,个个喜出望外,发力急赶,很快把七八个崔家大男人拦下。

    没空细察这些都是什么人物,童刚也不认识崔族长,留下六个兄弟整治,自己带三兄弟脚步片刻不停,继续向前追击。

    崔家一些猪在惊恐抵抗中还纳闷:俺们在这呢,你还赶个甚?

    崔族长却神色更加黯然沮丧:这伙人,这是不打算放过崔家一个人呐。

    ~∝, 他们到底是什么势力?

    宋军?

    不象。更不可能。崔家在朝中、衙门、边军中都有眼线。若有行动,不可能崔家没丝毫察觉。

    流窜,甚至特意来抢掠崔家的海盗?

    照这伙人的凶悍疯狂劲,这个有可能。就是不知哪一股吃了熊心豹子胆。

    想了一圈,他猛然想到另一个不可能的可能:辽军。

    不错,崔家和辽国是一伙,俺还有不小的官身,兄弟子侄也多有官职。可说到本质,脚踏两只船的崔家对辽仍是外人。俺家一煽动抢掠赵家,指不定就提醒启动了辽军某些人的贪欲弦,于是他们趁此次南下,乔装打扮,悄悄潜入,突然袭击,也就有了眼下崔家的悲哀。

    想想敌人强大到恐怖,只有正规军——西夏或契丹精锐才有此实力,崔族长越想越觉得可能,心越发沉沦到底。

    三股岔道,分向三个出口,三个逃生机会。古老大族考虑得周到。

    童刚片刻追到一座铁门前,没了去路。

    仔细看看上面的铜锁还挺新,但门上有蜘蛛网,显然无人从此门逃脱。他稍稍松口气,又仔细检查了周围的确再没有假墙出路,立即带队回返。

    和另两股弟兄汇合,童刚瞅瞅他们抓获的近二十个家伙,低低一问带队兄弟,再殴打吓唬审问崔家人,秘道仅此一条,还是上三四代时修的,悬着的一颗心顿时落了地。

    呼——

    总算没辜负小主人的重托。

    ...................

    崔家大院,战斗已经结束。

    这里的上百男仆平时仗着主家势力为虎作伥惯了,没一个好东西,全诛。

    丫环和崔家小姐(成年的都出嫁了),不老实的,当场杀掉。老实的都赶到一处大屋子关着。崔家妻妾和幼童则关在另一处审讯。

    死伤了兄弟的队员们悲痛中变得心狠手辣,血战杀气正盛,再想着小主人关于道魔区别的提醒,整个过程都硬着心肠,凡有反抗者,不论男女老少,决不容情。

    天下的好人子女,每年甚至每天不知惨死多少呢,谁有工夫怜惜在乎死敌恶人的?

    没见面就一刀,已经是俺们仁慈了。

    深夜睡不着的赵岳也被陪着的母亲问这个问题。

    “三郎,难道真要把崔家的无知孩童也杀掉?”

    到底是良善农家妇女,不是磨出来逼出来的狠毒武女皇,不是为大局可以牺牲一切的政治家,更不是血战沙场的凶野军人,和恶人有本质区别,即使对敌人的幼小子女,张倚慧也难以硬起心一并除掉。

    赵岳啧啧嘴,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

    他也知道母亲在心善的同时,更担心他小小年纪就凶狠歹毒缺乏人性。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是母亲,最关心最担心他的也是母亲。

    转而又想到柠帽哥哥,他应该也想强烈质问这个问题吧?只是奶奶没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他机会。

    想了半天,他才嗨一声,无奈道:“娘,咱们不是皇帝,没有王国,没地方让他们活着受惩罚,还不影响咱家的安危冷暖。以后会有的。孩儿又不是屠夫,更不喜欢杀人。”

    这是大实话。

    他是科学狂人,对其它事没兴趣,更何况是杀人。尽管这世界的生命对他而言几乎都是npc。

    张倚慧也明白。

    即使是皇帝,对敌人,也是男性无论大小都一体诛绝。自家难道比皇帝还厉害,敢容留死敌的儿子长大反过头来报仇雪恨?

    看母亲还是不开心,赵岳明白母亲最担心的是他凶残,只好又动脑子解释,实际上是保证。

    “娘,人生短暂。每一个生命都宝贵。在孩儿眼里,傻子都有用。何况其他人?

    屠杀是快速有效征服的必要手段。这是对外族敌域。对本区该死的人,杀,却是不得以的下策。惩罚他们服最苦的劳役,过最痛苦凄惨的生活,冒最可怕的危险,这才是最好最有警示意义的方法,能有效扼制犯罪。一刀杀了,反而让恶人一下解脱。

    那些只怕短暂人生享受不到极乐的家伙,岂会惧怕一刀两段?快活过,甚至手段高明,快活大半生,老了享受不动了,死有什么可忌惮的?何况还有能蒙骗一生的大奸大贼。”

    “嗯。”

    母亲这才有了点笑模样。

    崔家大院。

    赵大有在李助的陪同下慢慢踱着步,不断听取各方的战报。

    这里的部下,大部分正逐一搜索每一个可能藏人的地方,力求无一敌漏网,同时全力搜刮一切方便运走的东西。床铺、衣柜里.......都顺便刮干净,也有利于除掉障碍隐患。另一部分在紧急清理战场痕迹,收拢战利品,力求不让官军察觉任何蛛丝马迹,也掩盖赵庄独有的利器。

    你可以尽情猜是俺赵庄人干的,但证据呢?

    没证据就一边待着去。

    现在的赵庄可不是官府想搜就能搜的。再恨俺们,再向崔家,你也干受着吧。

    堡中其它敌人早已肃清。刘管家和几个教头正指挥人疯狂抢运粮食。

    好大的粮仓!一座座粮山。

    还你娘的都好好装在麻袋里,连豆子都不例外。这不是专等俺们来抢吗?

    嗨,崔家想得真周到。

    这不,不用费劲装,连带来的麻袋都省了。还有两三百大车,有拉车的骡马健牛。

    近两千汉子兵分水陆两路,眉花眼笑却紧闭嘴巴,严格按照编制,一个劲地往家运。

    崔家子弟被反绑着大拇指,光脚只着单衣跪在大院冰凉的石板地上,围成个大半圈。

    童刚正在执行赵岳要胡子爹注意完成的事。

    他走到肥胖瘫软的崔老八身边,故意先用专门学的契丹语问:“想活命不?”

    崔八肥躯一颤,神经质地连连磕头哭嚎:“想。求,求求你,别杀俺。”

    崔族长听到契丹语,心一凉,几乎沉到了底,可抱着侥幸和希望,还不想确信来敌就是辽军。要稳住再确定。

    童刚面具下的脸毫无表情,继续用契丹语问:“想活?容易。说出藏秘密和钱财的暗室。”

    崔八却没了反应。

    童刚狠狠踹了一脚,再次喝问。

    崔八杀猪一样嚎哭着哀求:“大,大大大将军,俺听不懂太难的契丹话。不知道你说的甚啊。”

    原来是这样。

    不通契丹话,也敢通敌?

    童刚腹诽,用契丹话骂了句脏话,这才改用汉语重问一遍。

    崔族长连忙用契丹语恶狠狠阻止崔八,却立即遭到童刚用契丹习语嘲讽威胁,身后的看守者也骂契丹语,狠狠抽了老家伙一鞭子。

    这一试探,崔族长终于死心了。

    真是乔装打扮的幽燕契丹军呐!

    那些在地道追杀俺们的说汉语,可一急眼了就呼喝契丹语“杀,找死”等。人在情急之下会本能地用自己最熟悉的母语表达,这一点很有学问和见识的崔族长是知道的。

    退一步说,这伙强悍凶残的贼子,即使其中有些汉人,也应该是早已被契丹同化吸收,并习惯了和契丹人为伍作战的军士,和汉族同伴日常交流可能仍习惯用汉语,可在战场就会习惯喊出军训形成的契丹人战场用语,心也和游牧契丹一样冷酷粗鄙野蛮。

    他终于确信了一直不肯相信的“事实”,心中大恨辽人的贪婪和无情无义,知道此次绝难幸免。

    崔八眨眨小眼睛,试探道:“秘道?大,大将军抓,抓俺已经找到。没有其它”

    话未说完,一个战士上前一把揪住崔八的头发,钢刀在他咽喉一抹。一股血箭喷出,喷了对面几个崔家子弟一脸。

    崔八咕噜死了,被拽着头发拉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