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出没,霸道前〕〔永不沉没的星舰〕〔重返洛杉矶〕〔影后的咸鱼男友〕〔有你我的兄弟〕〔重生甜蜜人生〕〔我的灵力能交易〕〔浮生如梦你如糖〕〔缠绵入骨:总裁好〕〔我真不想吃软饭〕〔今生唯有许诺〕〔生活在港片世界〕〔入骨暖婚〕〔我的人生重置了〕〔重生在90年代〕〔罗马尼亚雄鹰〕〔我们的小憧憬〕〔第一战王〕〔无敌从做主播开始〕〔厂公攻略手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70节狠对狠,心理战
    崔家子弟惊骇中看到这伙强人居然连死尸身上的东西都丝毫不放过,从头到脚扒个干净,这得贪婪凶残到什么程度?

    顿时都惊瘫在地。

    童刚分秒必争,这次对准崔族长:“老东西,你说吧。”

    “不说?”

    食指轻轻一挥。

    一个战士拽住跟前的崔族长大孙子的头发狞笑问:“你知道不?”

    少年吓得只知直摇头。

    那战士冷笑一声:“不知道?不说?那就是没用罗?”

    照样一刀。

    崔族长眼角一抽抽,颤声骂:“你们这些天杀的,连孩子都不放过。老天爷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不得好死。”

    赵庄泥腿子战士听了这话很耳熟,特想笑。

    只能被欺凌的弱势草民遭到虐待屠杀时,气愤无奈至极下,就是这么喊的。想不到自觉高贵无比的凶残大恶人在这种时刻也是这尿性。

    你特么搞笑呢?

    老天能这样,你还敢肆意践人行凶?

    老天若有眼,你们这些吸血鬼、屠夫刽子手,≯,还能快活到今天?

    你自己信喊的这话么?

    你自己都不信,还能指望它灵验?

    再说了,俺们小主人可是真神。你个凡胎蠢猪也想诅咒俺们?

    别搞笑了。

    这里可是屠宰场,不是娱乐场。

    崔族长感受到了战士们眼中的深深嘲讽,又仍低头不语。

    童刚也不追问,食指一动,又是一个崔家嫡系子侄了账。

    一直把年轻的都杀了,包括崔族长的亲儿子孙子,老家伙仍然不招,甚至越杀,他越无动于衷。

    这老东西心够狠,不过没用的。

    童刚不动声色,来到崔老七身边,淡淡问:“你想活。知道不?”

    “俺,俺不”

    童刚同样立即杀了崔七,又转到崔六身边,声音更淡漠地问:“你也不知道?”

    “俺”

    老六哆嗦着张嘴,似乎想招,可被崔族长猛然大吼一声“老六”,阻止了。

    老六眼里闪过犹豫。童刚立即一刀抹过。

    “哈哈......”

    童刚大笑几声,声调一变,讥笑道:“暗暗指望废物宋军来救?俺们大军南下,在这关口,深更半夜,情况不明,你说,几十里外的沧州军为什么来?包括离此不是太远的你家崔九县尉,他们敢来送死么?”

    二更出事,现在只怕都三更了,却连个贼人之外的影子都没有。

    崔家人一直笑话庆幸宋官腐败宋军无能,统统苟且偷安,很好玩弄,在此刻却极度希望是自己以前认为错了/

    可,不用想宋军不知还有没有的胆色,残酷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存着一点点渺茫希望破灭,崔家男人眼里顿时露出绝望。

    童刚看得清楚,又冷笑道:“托你家的福,此次打草谷,俺们要在沧州干两个月,专为你家而来。你们就是不说密室在哪。俺们就待在这坚固的城堡中歇马,难道没时间慢慢找出来?”

    这话一下击中要害。

    连决心舍命保祖产的崔族长也近乎崩溃了。

    童刚抓紧时机进一步恐吓。

    “崔五,你是不是也不知道啊?”

    崔五脖子一梗,似乎想喊点硬气话,也可能是想痛快招了,却被身后的战士利索地一刀了结。

    童刚伸脚踢踢趴地上抖得象筛糠的崔三,这次声音里似乎带点笑:“你是崔家老三吧?你也不说?”

    这契丹狗哪里是想知道答案,他分明是借机杀人寻乐,也许巴不得俺硬气一下让他就手宰了。

    崔老三心里嘀咕,嘴上不敢丝毫怠慢,急忙叫道:“招。俺招。”

    俺字都不敢放前面,生怕对方根本不让他说下去就一刀抹过。

    “哦?”

    童刚慢悠悠问:“你要招?能招得让俺们满意么?”

    崔三不理老大的怒骂呵斥,只是抖着声音紧着问:“俺招,你能保证不杀俺?”

    童刚冷笑一声,学着赵岳,淡淡道:“俺只保证谁招谁有机会活命。到底是想立马死,还是搏取一点生机,在你。”

    一俯身,声音一低,在崔三耳边道:“招不招,随你便。俺不在乎。”

    他果然是以此为乐。

    崔老三一哽,但转瞬就做出决断:招。

    看看被杀鸡一样宰掉的兄弟子侄,太可怕了,死,什么都没有了。哪怕只有一丝生存机会也要争取啊。

    况且,俺崔家千年望族,秘密多着呐。

    哼!俺能活,最好。若,哼,你们这些强贼也休想得好下场。

    ..................

    崔家内宅后面是个大花园。里面有几个奢华凉亭。

    崔三被押着,指指一处凉亭的根基处。

    扒开半黄半枯的野草,用力一按一处巴掌大的基石,石头缓缓陷进一截。

    崔三又把摆在亭子中圆石桌四方的四个鼓形石礅座,依次这么抱扭,那么抱扭数下,最后爬上石桌子跳三下,只听一阵扎扎声响起,桌子突然慢慢降下地面。一个洞口露了出来。

    财宝室。

    银子、玉石、珍珠、玛瑙、名家字画、古玩,都装得好好的摆在地下室中。

    一箱箱抬出,统计估算,好家伙,怎么也得值个一百多万两银子。

    发了。

    大发了。

    参与的众庄丁这个高兴啊,只是在童刚的严厉扫视下,都一个个咬牙不发一声。

    赵大有知道后也高兴得咧了嘴。

    他娘的,这么多钱,能干多少事啊。

    三郎不用再为银子紧缺不能买他需要的东西发愁了。

    兴奋地搓搓大手,忽然想起小儿子提醒的事,连忙问童刚:“里面有多少金子?”

    “金子少,俺估计只有千把两金元宝吧。”

    “这么少?”

    赵大有摇头道:“不对。这崔三还藏着秘密。最少,那些通辽的账簿和罪证,他还没交待。”

    童刚脑子一冷,一拍额头,立即转身再去拷问。

    不说崔三,就是崔族长也以为敌人达到目的高兴了,没再杀人,自己应该暂时安全了,暗暗稍松口气。

    自古艰难唯一死。

    能活着,谁愿意死啊?何况是富贵人。

    可,那个罩面恶魔很快又回来了,居然把喜色抹得一干二净,目光更加阴戾残暴。

    胆战心惊中想:莫非他想杀人灭口?

    不想却猜错了。

    一马鞭狠狠抽在崔三脸上,打得崔三皮开肉绽,惨叫穿云。

    “狗东西,饶你不死了,你却不知感恩戴德,还敢耍花招欺骗?”

    “说,金子在哪?你家的祖产在哪?和俺们主上的秘密藏在哪?你最好想清楚了快说。俺的暴脾气呀。”

    又是恶狠狠一鞭子抽在崔三背上,撕开单薄的内衣,把白嫩嫩的背开了个长长的血口子。

    鲜血瞬间就湿透了一片衣服。

    崔三蒙了:这么快就被识破了?难道他们早知道些什么?甚至在幽州的另一支本家也遭遇毒手......

    不敢想下去,眼前的恶魔也不容许他迟疑不决,没瞧见刀都扬了起来,只怕自己稍表示个不,就立马脖子被抹。

    “哎呀,军爷,俺还没来得及说呢。”

    崔三瞅瞅眼中喷火恨不能生撕活吞了自己的老大,转眼看到恶魔眯缝起眼睛,这是杀人的征兆。

    他赶忙接着说:“军爷爷,俺报告,俺坦白,俺知道祖产在哪。可俺真不知道和贵主联系的东西在哪啊。那都是族长老大一手处置的。”

    “少费话。说你该说的。俺们将军恼了,俺没耐心等待。”

    金子居然就藏在地道三岔口前的墙壁后面。

    那里,不说,任你再仔细举火检查,也几乎难以看出竟有段可以按机关打开的石壁。

    石壁一开。

    童刚举火把一扫视,不禁大吃一惊。

    里面非常宽大,居然有一排排一眼数不清的小手推车。车上都牢牢绑着一个铁箱子。

    随便打开一个一看,金子,全是金子。准确地说是标准相同的金条。一箱子就是一百斤。

    唉我的亲娘唉,这得多少钱呐呐呐呐?!

    原来千年望族是这么个旺法,这么得牛气!!!

    别说童刚这种孤儿出身的苦孩子,就是赵大有和不把皇帝放眼里的李助也震傻眼了。

    好家伙,这崔家比特么皇家大内也富裕吧?

    赵大有真兴奋得有些失态了:儿子呀儿子,你不是要把那些长时间内凡人无法了解掌握的什么尖端技术科学啥的,都刻在什么十六开金叶上,装在金盒子里,分同样的几十份分别埋在隐秘地方,以防万一,以待后人么?

    啊哈哈.......

    这些金子足够了。嘿嘿,俺的神童儿子这下对俺这个爹应该满意了,啊哈哈——

    他高兴了。崔族长哭了。

    这里的金子可是崔家所有或明或暗的主脉支脉祖祖辈辈攒下来的,千年来家族几度兴衰,主居地搬迁数次,只在最困难的时候才稍稍拿出一点维持生计。

    在百年前,大宋稳定了,祖上才把家业按在沧州此地,守宋靠海靠辽,找到灵活机动生存地,挖好地道密室,除掉所有工匠灭口,把金子一点点偷偷摸摸转移过来,又按现代的法子重新炼制提纯,再存储起来,把新来的金子加进去,并一直放在车上,就准备在万一之时,好能随时推着快速转移逃走。

    可小心来小心去,积攒来积攒去,怎么也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被自家一直努力效劳的辽军抢夺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