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日久生情:悄悄爱〕〔吴青峰〕〔霍先生,你老婆不〕〔狂猛战神〕〔凌天凡〕〔秦风李秋雪〕〔傅少爱妻追上门〕〔温暖战九天〕〔总裁鲜妻花样宠〕〔穿成赘婿文男主的〕〔操盘手札记〕〔穿越财富人生〕〔高龄巨星〕〔妖怪福利院〕〔万亿资产〕〔丁毅〕〔绝世富豪〕〔陈平 江婉全文免费〕〔江婉陈平〕〔苏溯肖敬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75节世界那么大,你该去看看(上
    大宋的险恶形势和后世某些时期极其相似。

    同样富裕,同样软弱不堪。

    北有强悍北极熊(辽),南有南越、大理国等小霸,东有恶倭美霸变成西有凶夏而已。只因这时代的海上力量普遍五渣,大海难以征服,大宋还略有点优势,才没有海上大患。

    华夏的险恶形势从未有实质改变,后来四周强敌不减,又添了海外强敌,更加险恶。

    造成这种完全被动局面,是统治者自私愚蠢、历史局限性,也是权力至上愚民国策下,国人严重缺乏自由开创精神和冒险勇气的后果。

    辽人打“草谷”,边军待城中。

    宋军怕死不敢出战,美其名曰,战事一起影响两国睦邻友好邦交大局。

    辽人来烧杀抢掠,干尽一切能干的恶事,怎么就不担心睦邻友好大局?

    这种事,你单方面起劲,有个屁用?

    有用也是反作用。

    很可笑的理由,满朝大员却说得理所当然,心安理得。辽人同样抢得理所当然,心安理得。

    你抗议,也只会抗议,严正交涉●↗,,人家当你放屁,高兴了踩几句,不高兴,根本不屑搭理。你敢怎么着?你能怎么着?可人家抢你打你,还抗议,甭管它国大国小国强国弱,顿时权贵们就惊得不轻,一个劲地声明回应,用最擅长也是最蠢最虚荣的文字游戏委婉示弱。

    若是因国民不长眼,不顾“大局”,“冲撞”了国际友人,事再小,再有理,只要人家稍一抗议,必定严惩国民并强制其认罪道歉。

    任何理由也掩盖不了大宋虚伪胆怯的本质。不能维护国民尊严安危,国再富,统治者也是不称职的。

    洋大爷,是统治者惯出来的。

    崇洋媚外是一代代统治者自私自利的愚民政策愚出来的。

    休怪国民没骨气。

    辽人也不打大宋禁军重兵驻扎的城池。

    也许是以此回应感谢“友邦”的慷慨配合,也许是太清楚只要不危及宋官的安全,这些猪对手就不会阻挠自己干任何事。他们南犯,通常先纵马绕城恐吓一番,看着宋官宋军的窝囊废样,挑衅戏弄开开心,然后放心地入境抢掠,行凶更狠,更肆无忌惮。

    宋军就眼看着辽人如入无人之境肆意攻击抢掠。

    无数百姓在兵火中填于沟壑,家园被抢光烧毁。

    火光烟尘弥漫中,大宋年轻妇女俘虏被绑手串在一起,或凄惨哭嚎,或目光呆滞神色麻木,步履蹒跚,跟在辽骑马侧。

    小娃娃的尸体被辽骑挑在枪上耍玩、示威、警告。

    辽骑追杀戏弄的青壮男子则竭尽全身气力挣扎逃命,力竭仆倒在地者,被马踩踏。跑得快的却被辽骑纵马赶上,在血淋淋的弯刀逼降下,自己温顺地绑手串成一串,老实去燕地为奴,不听甚至敢反抗的极少数青壮,被随手一刀砍下脑袋。

    赵岳得报,并被父亲抱在城上用望远镜亲眼看到一幕幕人间悲惨。

    心被刺伤,目眦欲裂。

    眼睛里似乎有火焰在燃烧。

    亲眼目睹,哪怕他再厌恶宋人懦弱麻木浮华自私,哪怕这些人对他只是npc,可人天生的悲悯和物伤其类深深刺激了赵岳冷硬偏执的心。

    愤怒改变不了什么,却坚定了赵岳严惩国内国外罪魁祸首和改变世界格局的决心。

    此次辽军南犯,持续两个多月,大肆破坏抢掠,给沧州造成巨大损失,直至大雪开始飞扬才猖狂地满载而归。

    赵庄人奋勇出战,可有了战马却不会不擅骑战,真要纵马和往来如风的辽军争锋,只是白白损失忠心宝贵的赵庄青壮,给庄民徒添悲哀,最终也只能局限在拯救了河东河西附近地区的那些百姓,于大局无补。

    沧州灾难过去了,却重启藏在赵岳心底的绵羊梦魇。

    冲天怒火压在他心理。

    当哥哥再次为儒腐思想找赵岳理论,好心想开导教育幼弟要忠君爱国敬孔圣之类的,一直不理哥哥的赵岳这次一时没控制住,猛烈暴发了。

    奶奶的屋里。

    微笑沉默的赵岳瞪着寄予厚望的哥哥,听着微言大义喋喋不休,突然收了笑脸,淡漠道:“拜托,请说人话。你说的那些,小弟怎么听不懂。”

    赵廉一滞,瞬间涨红了脸,气得不轻。

    忠孝义悌礼智信仁是他信守的做人原则。

    弟弟对哥哥不敬,甚至污辱,违背他信守的原则,这是他不能容忍的。可同样也拘于此。弟弟太小了。哪怕弟弟真是神童,有超人的智慧,其实什么都懂。赵廉也不会失去信守的风范和友爱宽容。

    骂不得,打不得,赵廉无奈地看看奶奶和母亲。可两位至亲长辈却自顾有说有笑,似乎根本不关心两兄弟的矛盾。

    怒火出笼的赵岳毒舌症发作,可不管哥哥多羞恼无奈,也不管哥哥对他是真的一片真诚关爱,又指指面前摇头摆尾和他玩耍的看家狗旺财,冷冷问:“哥哥,你看狗狗饿了,你念诗讲大道理给它听,它为嘛仍叫唤要吃的?”

    “你”

    赵廉的脸更红了,觉得弟弟在诡辩,却一时找不到有力理由反驳批评。

    虽然天生具备政治敏感和一些必要政治素质,但和那些老辣不要脸的高官大儒相比,他的火候还差得远。

    赵岳不理哥哥的窝火,伸手把一块肉骨头扔给狗狗,淡漠道:“你看,它为嘛不叫了?”

    你还来劲了你?

    赵廉压压火,努力保持风度,和颜悦色道:“小弟,你说的和我说的,能是一码事?”

    赵岳立马冲来:“我说的你不懂啊?”

    “哥哥不是要当忠君爱国爱民的好官么?那我这么跟你说吧。”

    “从古至今,平民百姓关心什么?”

    这个答案简单。

    赵廉张嘴想说,却又吞了回去,反问弟弟:“你说关心什么?”

    他不想被再带沟里去。

    赵岳摸着欢快吃肉的狗狗,声音又恢复淡漠:“当然只有两样,吃和性。”

    “吃为生存。性为延续。这是生命本能。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哥哥以为人能说话就不是动物了?人和动物没有本质区别。”

    不等哥哥反驳这种“奇谈怪论”,赵岳拍拍小手上的狗毛,跳下椅子,走到门口,拉开门,望着门外飘飘扬扬的大雪,轻轻叹惜道:“家园被毁,不知正有多少灾民在寒风暴雪中哀伤哭嚎丧亲失友衣食无着。”

    扭头看看哥哥:“哥哥怎么不用孔圣微言大义去救助他们?你所忠的君、敬重的高尚大儒怎么没顶风冒雪去帮助灾民?他们家宽敞得很,粮食衣服多得很,怎么不把供养他们的灾民领家照顾?”

    赵廉尴尬了,脸更红,无言以对。赵岳却愤怒了。

    “爹爹刘伯伯他们带人冒严寒在收养孤儿寡母,在安排灾民住进崔家堡,在帮助建避雪窝棚,在努力送衣供粮送盐甚至送碗筷。而这一切能力是我带来的,是全体庄民,包括奶奶们和母亲的血汗换来的。”

    “你喋喋不休的东西有什么用?你的忠君爱国爱民之心之愿有什么用?不依赖家里支持,你能为这个世界做什么?”

    “教人饿着肚子学之乎者也,空守节操?”

    “你所学的一套套怎么说都有理,难以反驳的车轱辘话。你眼中神圣不可侵犯的圣人和微言大义,就是天地至理?”

    “它是政治哲学,社会哲学,还是科技哲学?能指导社会进步、社会公平、民生幸福,还是能富国强兵安定世界?它有毛用?”

    “士人学历史,学习、拔高、扭曲、宣扬、强调圣人之言,为的不过是如何当官,如何成大官,不过是以文字游戏更有效控制愚弄百姓。即使是你眼里的清官名臣,最终还不是为了所谓的国家利益大局,自觉问心无愧,实则光明正大地盘剥百姓,牺牲百姓的幸福尊严?”

    “请搞搞清楚。人都是一样的生命,来人世走一遭是为享福,不是遭罪。百姓活着难道就是为了承受苦难提供牺牲?”

    “你也是百姓出身,你愿意这么一生?我们赵庄不愿意,所以反抗。你可以逃脱,但凭什么要求百姓付出?就因为他们不是庄主的儿子,没你聪明?”

    “孔孟等人传下的被无限拔高扭曲的道德准则微言屁义,孔孟自己做不到,不吃不喝的神仙也做不到,为生存辛劳苦涩挣扎的人能听进去?欲望满身的凡人俗人能做到?”

    “没人能做到。你怎么办?”

    “必然变得妥协世故,说一套,做又一套,不变,你就是世人排斥的废物独夫。最终只能匹夫之怒,以头跄地,守着空理想忧愤而死罢了。”

    老奶奶和张氏停止说笑,看着焦躁不堪怒气冲天的小人,耸然动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