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嫁胭脂碎〕〔绝品校花保镖〕〔重生80医世学霸女〕〔鲜妻撩人:寒少放〕〔她有一间时空小屋〕〔爱的纠结方程〕〔世蹉跎兮自逍遥〕〔丁毅〕〔位面仙踪〕〔1627崛起南海〕〔快穿之替你如愿〕〔三国未来道路〕〔我为天帝召唤群雄〕〔巫女的契约魔法师〕〔灵气时代的刺客〕〔赘婿震武林〕〔书生成圣〕〔雪狼出击〕〔胜天传奇〕〔天地战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79节捂出痱子就好了
    父喜长子,母疼幺儿。

    为什么?

    华夏的传统,也是现代世界绝大部分地区的传统:父亲是家庭的顶梁柱,责任重。

    长子能尽快分担家庭重担,所以父亲喜欢。

    而母亲出于母性,更关注需要更多保护照顾的幼子。

    这是生存的选择,与男女感情差异,关系其实不大。

    赵岳能看出哥哥忠君的思想其实并没从根本上动摇,是因为他了解被洗脑的人会怎样疯狂偏执。

    九0后00后不过是能从信息渠道了解‘伊斯兰国’疯狂恐怖暴行,知道邪教某一家人在烟台某餐厅,只为练胆,就在光天化日之下,疯狂杀死一个和他们完全不相干的良家妇女等邪恶事。

    作为八0后,赵岳却是亲身经历过亲戚中的轮.子功信徒是怎样愚蠢可怕的。

    儿女亲人不如宏扬大、法、成神重要。

    把家里辛苦积攒的钱财全部虔诚捐献,弄得家人老无所养,病无钱医,甚至饭都吃不上,自己落得为生存当妓、女玩物打手,痴迷不改,乐在其中,家破甚至人亡。这还是8√,中毒不算深的行为导致的。

    重的,聚众反社会,四处害人,还自信在行善积功德,完全灭绝人性。

    被腐儒洗脑十年,性子又不是一般的拗的赵廉,岂会轻易改变信守的准则。

    赵岳本打算让哥哥多了解些新思想新知识,用时间和事实慢慢扭转哥哥,可不耐烦和急躁愤恨一齐发作,一时没压住火,很仓促地猛击哥哥一锤,把哥哥伤得不轻,但在思想转变上的作用?

    啧,效果太差强人意。

    但愿聪慧的哥哥能在此行中看清残酷现实......

    极了解孩子的母亲张倚慧更能察觉长子心里的盘算,也就更暗暗担忧。

    对她和丈夫来说,不仅仅手心手背都是肉,三个孩子都是心头肉,都是最珍贵的宝。哪个也不能有闪失,更别说牺牲和自相残杀。

    长子如此聪慧出色。小儿子更神奇。若能兄弟齐心,团结合作,必定其利无匹。反之,那情景就太可怕了。

    这兄弟俩没有一个善碴。

    长子其实主要由宁氏老夫人照顾教导养大。

    因为张倚慧要和丈夫为解决赵庄上万张嘴而共同奋斗,还要照顾闺女,孝敬老人,太累,没有时间和精力。

    长子受奶奶影响极深,加上遗传,心慈却不心软。而小儿子非凡,很明显天生心硬,思想自有乾坤,谁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必要时,这哥俩都能狠下心。

    小儿子之前安慰说:不会上演玄武门之变的。若哥哥就是不改变,至多让哥哥留在家中孝敬奶奶。

    可,打小就有雄心壮志的长子岂是能放弃理想的人?岂能甘愿被拘在家中混吃等死蹉跎岁月?

    小儿子曾说:其家兴焉,必人才倍出。娘,你看唐李在惰末,家族不是最大的,更不是最强的,充其量算个中等,可嫡亲三子一女个个了得,闺女都能打下半壁江山,族亲中也多有人才,所以是他们家出头了。这才是历史的必然。

    张倚慧再对比自家,怎么看怎么觉得和唐李好有一比,何其相似。区别无非是自己不如窦氏能生儿子,丈夫不是李渊的妻妾成群。

    因此,只要一想想长子的那股子拗劲,张倚慧就不是发愁了,而是心惊胆战。

    若长子真不改变,必然是兄弟反目。

    以小儿子的神奇本领,有整个赵庄人崇拜信仰拥护追随支持,长子再擅长政治也不是弟弟的对手,但,长子不会认输,矛盾只会更激化。

    到一定时候,即使有长辈从中平衡,唐李家的惨剧也难免重演。

    唉!

    孩子笨蛋,父母愁。孩子太厉害,当爹妈的也未必省心。

    可怜天下父母。

    在母亲的提心吊胆中,赵廉一行按赵岳的计划,东京、江南顺利转了几个月后,北上游了热闹雄伟的泰山,在酷夏来临时节却返回家中。

    老奶奶似乎年轻了好几岁,红光满面,精神十足,腿脚利落,身板挺直,显然身体很好,心情极其舒畅,只是目光更沉淀。

    分发了礼物,她笑眯眯说:“年纪大了,耐不得热。家里好,回来避避暑。”

    在父母幼弟的关注中,明显消瘦了的赵廉象往常一样笑着行礼问候,然后就一头扎进自己屋子,不再出来。

    马公亮和柴进却个个没心没肺,神情倍爽,一身轻松,笑笑闹闹,各回家,又再聚首,都在赵家特意布置的那个书屋里继续读书。

    老奶奶摸摸镇定自若的小孙子,对忧虑满面的儿子儿媳轻笑着说:“让公廉捂痱子吧。痱子出来了,一切就好了。不用管他。”

    哪能真不管。

    张倚慧把照顾的重点立马从幼子转到长子身上,安排少言寡语安安静静的小豆芽照顾(监视)长子,防止长子出什么意外,自己亲自负责长子的一日三餐,顿顿不重样,都是长子爱吃的。

    酷暑过去。赵廉总算出来了。

    人瘦得直打晃,眼睛却明亮凝练了很多倍。

    看着刮个圆溜溜光头,穿着跨梁小背心小短裤小拖鞋,一身清爽自在,满脸笑眯眯的幼弟吸溜着蜂蜜冰棍站在门口,歪着小脑袋望着他,赵廉笑着接过另一只冰棍,嘎崩咬下一块,美美品尝那股透彻心脾的凉意,慢慢蹲下说:“这东西不错,这个残酷夏天就指着它活命。”

    然后突然盯着赵岳,苦笑问:“哥哥是不是很蠢?”

    赵岳看看蓝蓝的天,又伸手抓抓哥哥满脑袋的长发,笑嘻嘻道:“最聪明的人都有你这样过。小弟也是。把长发剪短些就好了。”

    赵廉会意地笑了笑,转眼看到父母和两死党笑哈哈地出现,不禁有些愕然。

    马公亮和柴进象赵岳一样打扮,脑袋上一水的光瓢。而父亲的长发也变成仅够扎起来,胡子也修整得短而漂亮,整个人显得年轻精干许多。

    再看周围,府中来来往往的家丁,头发也都是短到不能再短。

    柴进嘻嘻哈哈过来拉起赵廉,摸着自个的光溜溜脑袋,得意洋洋笑道:“看,清爽吧?舒服极了.......羡慕嫉妒恨吧?”

    马公亮看柴进不着调,过来笑道:“哥哥别理这二货。这些日子没你在,俺受够他耍宝显摆了。走,先理理发,再去游泳池玩个痛快。”

    拉着赵廉就走,“三郎在后院修了三个很大的游泳池,一个是咱们的,一个.......周围有沙滩、草坪、凉亭、鲜花、树荫、躺椅、水球......有各种特制的泳装,在那玩耍纳凉读书,哎呀太爽了.......家里都喜欢。老奶奶们开始看不顺眼,可后来也说好呢。”

    望着终于恢复活力的长子笑着远去,当爹妈的长长舒口气。这些日子,他们心里比长子更难熬。

    张倚慧现在只觉得身轻如燕,心情就象当初新婚时那样兴奋快活。

    她拉着幼子,一边走一边笑着低声道:“三郎,还是你赢了。”

    赵岳摇摇脑袋,看看有些迷惑不安的父母,笑嘻嘻道:“是咱家赢了。”

    “对,对。是咱家......”

    偷偷摸摸暗中侦察的绿竹回到老太太那汇报了看到的一切。

    老奶奶轻轻嗯了一声,感叹道:“唉,总算雨过天晴了。不容易呀!”

    赵廉清理了头发,只是剪短了,也并没有去游泳,而是一身清爽地出现在奶奶面前,一进门就跪下了,跪行到老太太面前,低头羞愧道:“孙儿愚钝不孝,累奶奶操心。”

    老太太拉起轻飘飘的长孙,上下打量着,满眼的心疼,好半天才擦擦眼睛,拍着心爱大孙子的手,笑着说:“孙儿啊,想通了就好。造不造反的,切不管它,就象你弟弟说的,且行且看。

    咱家是百姓,只有这条命珍贵。哪能任人宰割?

    活人不能叫尿憋死。有准备总比没准备好,省得到时任由蛮子砍杀,死得冤枉不值。”

    末了,她意味深长说:“功名利禄、宏图霸业都是虚的。能做多少做多少。一辈辈过得踏实就好。理就是这么简单。”

    赵廉苦笑。

    理是简单,可有几人能参透做到?看俺脑筋伤得这个惨。

    其实在东京,他就死心了。

    一个事关国民荣辱生死的皇帝对大利军事的水泥、战马兴趣缺缺,对个相面整理仪表的镜子喜爱得不得了,对沧赵特意在京城用青楼女子组建调教出的新式乐队,和她们表演的爱情等劲歌热舞入迷。

    这样的皇帝和南唐后主何其相似,命运也应该相差无几吧?

    童贯,一个狂热地要在军事上一展才华,一心大建功业的有理想太监,终于去了西军,踏上征途,却在五百匹战马上以差价一下弄走十万贯。还落得沧赵满意、西军欢迎,皇帝满意,群臣也多有赞赏。

    这证明了什么?

    再看那个高俅,一个玩花样足球的地痞无赖懂什么军国大事?

    可他偏偏极得皇帝依重信赖。

    皇帝为提拔高俅真是煞费苦心,先让高俅入职守卫皇宫的禁军指挥,再一步步提拔,在军中升官速度那个快呀,若不是顾虑众臣反对,还有非边境征战大功者不得任三衙太尉的祖制限制,只怕会一下把高俅升到武官之首。

    得了大利益的童贯投桃报李,更为了进一步收拢赵廉,好心提醒,透露说:皇帝已计划好了,到一定时候把高俅下放到西军,托给守卫边境的大将刘仲武,侵功来“镀金”,为高俅以后顺利升迁打下基础。

    所谓德高望众的蔡京?

    哼,不提也罢。

    太虚伪,太阴沉老辣了。

    再看江南百姓。

    若没有赵岳所描绘的科技世界对比,赵廉从边境不堪之地,骤然目睹江南的富裕祥和,一定会觉得大宋真好,可现在不是那么回事了。

    累死累活的农人,落后的工具,糟糕的效率,可悲的收成,年复一年感觉不到变化的生活,耀武扬威的贪鄙小吏,横行霸道的公子衙内,一件件官场丑恶.....

    曾经让赵廉羡慕渴望的官员的端庄正气仪表官容,落在赵廉眼里就成了一只只瞪眼拼命比精明,拼命比谁更会当官,更会捞钱享受,更会欺世盗名的恶狼。

    而最要好的兄弟兼死党也对忠君爱国不以为然。

    这就让赵廉更难受了。

    柴进也就罢了。他家和皇赵有大仇。

    马公亮居然说其实他对当官根本没兴趣,努力考科举,不过是家里期望,兄弟在身边是榜样,也有好胜对比心起作用。他的兴趣在商业,对新书中讲述的那些商业新模式新产品新手段着迷。

    他父亲也说了,三郎是在玩天做棋盘,星做子的游戏。

    这么带感的事,当二哥的怎么可以不参与?

    和兄弟搭档,自由自在地给自己人当官赚钱理财,难道不比为别人卖命,还要受窝囊气好?

    对花季少年来说,同学好友在思想影响和杀伤力上才是最大的。父母老师苦口婆心说一万句,只怕顶不上同窗好友随口一句。

    这一路上的一件件事,都一步步摧毁着赵廉想坚持的信念。

    孩子们在学校听的都是咱们的社会是多么美好,人都是多么高尚.......可长大懂事了,却发现根本不是老师讲的那样,等踏上社会,在残酷无情的现实中碰得头破血流阵阵绝望,那种巨大打击......

    赵廉就是遭遇了这个。

    正是叛逆的年纪,聪慧过人的赵廉焉能不反思转变?

    这是赵岳唯一的信心来源。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大章,看俺这身痱子,求票求收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