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妻来袭:九爷,〕〔我的绝色女老板〕〔快穿任务:炮灰来〕〔铁路往事〕〔丹皇武帝〕〔穿越农家之妃惹王〕〔我在大夏开黑店〕〔妃不二嫁〕〔剑破拂晓〕〔豪门影后之步步谋〕〔亿万暖婚之夫人甜〕〔病娇毒妃狠绝色〕〔农家丑妻〕〔穿成赘婿文男主的〕〔都市无敌战神〕〔大宋男儿〕〔燃烬之余〕〔能穿越的乌鸦〕〔重生之万古剑神〕〔法师乔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节沧赵小恶霸
    “造反”风波中,最生气的人是谁?

    不是赵廉。

    对这类事,他和弟弟早商量好对策,此次不过是小小展示一把。

    通过此事,赵廉也越发认清大宋的虚弱极端本质,心越发坚定,也对弟弟高度关爱他的安危多了深刻体会。

    若不是高度关心,一向忽略太多事的弟弟,岂会大费心思提前考虑这些?

    弟弟不擅表达感情,不是“君子好人”,但对他重视的人,把心意体现在一件件事上。他能想到的都会尽量关照到。

    赵廉面上愤慨委屈,心里却荡漾着满满的暧意。

    当然也不是皇帝。

    小事一桩,不过是至尊的过眼云烟,情绪波动一下就完了。

    最恼怒的却是与此事毫无关系的权邦彦。

    强烈的物伤其类痛灼在他心头。

    骑马踏雪惯熟地赶往赵庄,一路上,他看着乡间的一处处赵叔叔所说的碉堡民居,心中的不愤更盛。

    这些民居,连拱形房顶都是石头水泥做的,没有半点木头,窗口门户是石头洞,遮上席子帘∈∠,子就是挡风雨避蚊虫的门窗。

    辽寇来,百姓摘下席帘,把粮食锅碗等往小车上一放,推着就走。

    辽骑,有本事你就烧吧,破坏吧。

    累死你丫挺的也毁不了俺的家,等你们滚蛋了,俺再回来暖暖和和过冬。

    而这都是沧赵义务提供水泥建成的,先是在沧赵的佃农推广,把盐山变成无可抢可破坏之地,现在慢慢漫延向四周。不知多少人受益。

    朝廷有了水泥和新式施工手段,城池得固,边塞得坚。百姓的负担没重,反而大大减轻。

    西军多了沧赵卖予的优良战马,更有力地打击流窜行凶的夏贼。有了沧赵廉价卖给朝廷的羽绒服、皮手套,将士们站岗巡逻少受多少苦,多了多少忠心......

    再想想自己回到沧州从事的教育推广事业。

    又是沧赵印刷大量字典,免费由他发送,迅速把扫盲推向高潮。

    因业绩卓著,百姓赞颂朝廷,他也得到朝廷大力嘉奖表彰。

    而那狗知州干了什么?

    教育?利民?

    没钱。

    挥霍有钱。

    恨不能刮地三尺。祸国殃民狗贼也敢诬陷沧赵?

    别人宽恕。俺须放不过你。

    一纸奏书呈报上去。张近阅罢也长叹暑名。

    了解了权邦彦的心意和怒火,赵大有隐讳地看看小儿子,脸上露出满脸苦笑无奈之色,轻轻感慨道:“咱大宋,有点本事的人,心慈就是邀买人心图谋造反,爱民护民是大罪过呀!”

    权邦彦表情一变,显然深受震动。

    赵庄主表演很到位,佝偻着腰,无力地挥挥手,打断权邦彦的安慰解释,又抛出更狠的打击。

    “贤侄就别费那心思了。谁也改变不了大宋这种病态。那是祖制形成的。你强出头,只能招灾惹祸。万万不可。咱以后不慈悲就是了。”

    权邦彦先是面孔潮红,渐渐发白僵硬,嘴唇紧抿,呆呆出神。

    他开始审视大宋,反思,到底年轻,心性没固锁死,忠臣心被不知不觉撬开一丝缝隙。在赵岳特意撬动下,只怕崩溃决堤只是早晚的事。

    普济招灾,那就搞些恶名。行善难,做恶还不容易?

    赵岳冷笑。

    家里的学子,除了老户子女外,还有不断投来的年少孤儿、不少家贫无法读书的聪明孩子。汇集一起学习现代各种知识。

    这是人才储备,以后在各行各业有大用。

    家贫者多数是原崔家佃农,其他是特意打听吸纳到本堡的外人。

    这些家庭不但孩子一切免费,生活也得到关照,由地狱升入天堂。

    可就是有聪明的贱骨头不安分,享受着主家的恩德,却自觉抓住了沧赵极度重视聪明娃的心里,不感恩,尤其不知足,搞出事来。

    有个外来户王永华,粗识几个字,以前虽然同样赤贫,却总觉得自己有见识,高人一等,看不起其它无知庄户。

    这种心态如今更变本加利。

    他的十岁儿子王平在理科有悟性,得到赵岳重视,列入科研百人星火计划,由“专家”特别培养。

    王永华更抖了,干活耍滑不说,身无一技之长,还指手画脚。

    他察觉儿子学的是数理化等奇淫技巧,而且字居然是什么简体字,还有不知是哪国文字的外文,顿时就不满了。

    你这是培养俺儿子,还是毁俺儿子呀?俺儿子要当状元,当官后可以适当帮一下你家,但岂能接着给你家当奴才。

    一人不敢闹事,四处煽动串连,这天领着十几号家长来赵府说理。

    这事归当家主母张倚慧管。

    旁边的赵岳听了,一眼看透王永华的心里。

    怪不得吴大用报怨说王平变得刁滑骄横不愿学。

    有这样的爹影响教导,能有个好?

    他扫视一张张胆怯、困惑却有些不愤的脸,跳下椅子,慢慢走到王永华面前,淡淡道:“原来你是想让儿子当状元做官,不是想为俺家尽忠效劳。”

    王永华一愣,因加入时间太短,不知小娃的神奇,随即不搭理赵岳,又卖弄见识振振有词向张倚慧进攻。

    赵岳笑了。

    没工夫在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

    世间也没有不可或缺的人。

    “既然如此,俺家不能耽误你的荣华富贵。”

    招手侍卫:“此人有小聪明,心术不正。把他的舌头割了,省得造谣生事给他家招灾。把赵庄赐予的一切都剥了,送他们离开。”

    这和想的不一样啊。王永华大惊失色。

    好处没捞着,反倒再沦赤贫,还成了哑巴。赵家不是把聪明娃当宝么?俺儿子这么有用,你们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还有俺也是大才啊.......

    侍卫是长大的孤儿,比赵岳更恨生事背叛者,哪管王永华想什么说什么,生猛拖了出去,利落一刀........

    其他家长一瞧这下场,顿时就跪倒一片,纷纷表示自己糊涂。

    张倚慧冷声道:“不是你们糊涂,而是忘恩负义。孩子领回家自己养吧。迁回三庄,一切待遇取消。如果不满意,可以随便离开。”

    她很愤怒。

    一想到小儿子从一岁起就开始当先生,太小了,不得不站长板凳上在黑板艰难写字,夏天一身汗,冬天还是一身汗,心就痛得厉害。

    你们这些狗东西,俺家对你们这么好,俺儿子付出那么多,居然换不来你们的感动和一点本分良知......

    本堡秘密不容泄露。

    这样处理你若还有歪念,那就别怪沧赵心狠手辣。

    想活着离开,做梦吧。

    王永华夫妇不知秘密,王平只是刚接触点新知识,构不成威胁。

    大冬天的,由天堂骤然重新赤贫,找不到收留处,只能当流民乞丐,天天受老婆儿子报怨愤恨,王永华只对沧赵更恨。

    哑巴了,俺还会写字。

    不顾老婆儿子劝阻,到一处人多的地方就用树枝画“沧赵小恶霸”,霸字太复杂,还写不对。

    但宋人就爱张家长李家短传谣言瞎话,管它真假都当秘闻趣事段子传播,并加上各种想像,迅速传走了样。

    时间稍长,沧赵的恶名就传开了。

    赵岳对刘文说:“传得好。就让他免费奋力为咱家掩护吧。”

    快过年了,张倚春来看姐姐、老婆闺女和这几年生的两儿子,在院子中遇到陪刘通玩耍的赵岳,没得到行礼问候,顿时就怒火冲顶,指着赵岳恶狠狠骂道:“孽障小畜生,没看到俺这个舅父大人在此吗?你娘就是这么教你这个畜生的?”

    好赌放荡是一些人的天性,和吸毒一样,岂是能容易改掉的。

    没见某港星的父母逼得闺女给富豪当玩物替他们还债,仍照赌不误,还越输越大,不肯收手?

    张倚春娇生惯养长大,意志薄弱,更难戒除恶习。

    家有五百亩地,怎么也算财主,这几年却被逼着带佃农干活,受够了罪,不能尽情玩耍,张倚春不敢冲姐姐发火,今天邪性一起,火起,借个由头指桑骂槐,发泄怒气。

    赵岳绝不是无视舅舅存在。

    毕竟母亲只有这么一个兄弟至亲。而且这几年舅舅似乎改好了。今还对母亲说是不是放一些事让舅舅担起来。

    他逗着刘通,还考虑着一些事,真没注意到其它。

    张倚春的恶言刺激赵岳不轻。

    前世的父母虽然只是草根,赵岳却是从小到大被羡慕称赞的好孩子、科研精英,活了两辈子,他也从没被人这么骂过。

    骂他也就罢了。

    辱及父母,赵岳就不能忍受了。

    他盯着舅舅,意识到此人本质未变,也难以改变,冷声问:“你这么骂俺。你把你姐当成了什么?你又是什么?”

    “无礼,还敢顶嘴?”

    张倚春火头上,伸手就想抽赵岳大嘴巴子,却被赵岳轻轻一闪避开了。

    暗中的侍卫既惊又怒:俺们小公子这么小,你这个当舅舅的也下得了手?

    真是天良丧尽。

    赶紧现身挡住不肯罢休的张倚春,冷声道:“张庄主,请自重。”

    “你个狗才也敢挡俺?”

    张倚春就敢窝里横,知道侍卫不能把他怎样,索性放刁到底,今天不能争取挣脱姐姐的束缚,也能好好发泄一下。

    伸手又抽向侍卫。

    侍卫不敢还手,只得闪开,但仍然牢牢挡住不让张倚春冲向赵岳。

    赵岳失望地撇撇嘴,拉着刘通走了。

    屋里,正逗着小侄子,和弟媳李氏说笑的张倚慧听到吵闹,不禁皱眉叹口气对尴尬的李氏说:“看,就是这么个东西,改不了啦。

    以后哇就别当什么庄主了,就住在赵庄陪着你和孩子,享他的福吧。这样能舒服活几年。省得害人,家庭也抛弃了,整个人生毫无意义。”

    李氏当然同意,甚至高兴。

    这样丈夫就只能归她了。而且还不敢对她不好。

    否则自有心似乎越来越硬的大姐惩罚。

    张倚慧随后招呼侍卫押弟弟进来。

    张倚春听姐姐笑微微地说了类似的意思,没看到姐姐的怒容,却从姐姐阴冷的眼睛里读懂点东西:张家如今有两传承娃。你存在的意义不大了,若敢做恶,那就去另一世界向爹娘尽孝吧。

    从此,张倚春被圈了一生,本该败完家早死的命却因此活得挺久。

    张倚慧让忠心耿耿的老管家总负责,并派了些赵庄的人才去帮助管理和守卫。

    这事被沧赵有意传出去一部分,就变成了沧赵贪图张家财产,恶名又多了一份。

    搞笑的是,朝廷众大臣反而因此放心了。

    皇帝也满意了。

    权邦彦在自家书房里拍桌子怒哼:“诸臣如此,朝廷如此,只怕正气不兴,国运难久。”

    ——大章,大热天的,请鼓励一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