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王爷:王妃又〕〔一婚二宝:帝少宠〕〔地下城玩家〕〔麻衣相师〕〔龙门枭雄〕〔重生白手起家〕〔林天秦若菲〕〔重生之修真首富〕〔唐诗薄夜〕〔财迷小医妃〕〔最强战士〕〔天降横财〕〔罪鬼之证〕〔封灵星神〕〔我为国家修文物〕〔豪门契约:总裁,〕〔我在英伦当贵族〕〔宠婚99次:总裁大〕〔糖心之恋〕〔缠绵入骨:总裁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0节好汉是闯祸的代名(上
    赵岳的发呆被来讨公道的二十多青春汉子视为藐视。

    极大激怒。

    “什么普济三郎,全是骗人的。大哥,咱们打不过他们,认了哑巴亏,走吧。”

    “沧赵好汉?挂羊头卖狗肉。算俺瞎了眼。”

    “官府衙内能有什么好东西?大哥,咱们别被虚名蒙了眼。”

    ............

    连四个抢马贼也打不过,在赵庄地盘,好汉们只能骂两句,准备强忍了这口气。

    赵岳惊醒,连忙招呼正转马离去的段景柱:“段大哥请留步。”

    段景柱犹豫了一下,也许还抱着点什么希望,没有接受兄弟们的劝阻,又转了回来,只是不再说话,只用一双凶睛盯着赵岳。

    赵岳笑了笑:“段大哥,你看众兄弟都有伤。俺这里有好大夫好药。诸位请到庄里治疗一下,让俺尽尽地主之谊。至于马,你若想卖。俺高价都收了。不想卖俺,吃饱喝足,走时都带走。小事一桩。”

    又笑着一指其中一位:“那位好汉脸上那一刀可不轻。虽说英雄不在相貌,可破了相,《,到时吓不坏你儿子闺女,不得儿女亲近也不美不是?再说,姐儿爱俏。兄弟想风流一下,可那些女人不管你英雄不英雄。咱花了银子却因刀疤不招美人待见,是不是也太扫兴?”

    这话顿时引起一阵会意的哄笑。

    若不是庄规森严,在岗庄丁正是青春狼时期,定会兴头十足议论想像一番。

    那汉子绷着的脸,这会也咧了嘴,一笑引动伤口,下意识摸了摸。

    那一刀从额头直划到腮,虽说躲得快,只被刀尖带了一下,不深,但好悬划瞎眼。几天过去了,因忙着赶路,又没有好药,至今伤口难愈,再耽误,必有麻烦。

    段景柱回头看看兄弟们,对赵岳抱抱拳,语气客气不少:“小人不敢担段大哥之称。若公子不嫌弃,请直呼俺名号。”

    身处阶级社会,赵岳也不在乎虚称,笑道:“那好,以后俺就叫你景柱。你也别公子母子的叫了,叫俺名字,或唤声三郎就好。”

    侧马挥手,庄丁让开城门。

    “景柱,诸位好汉,请。”

    段景柱回了个笑,却听了旁边一个汉子的悄悄话,没立即进城。

    赵岳的耳朵没师傅那么灵,却也不是常人能想像的,听了个真切。

    这群马贼在害怕进城被一锅端了,人财物全丢,外界还一无所知。

    他笑呵呵道:“俺赵庄虽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但就是辽军铁骑来,也只有贡献一切的份。景柱兄,你,是不是怕了?”

    段景柱顿时一瞪眼,“怕了不是好汉。”

    提马进城。

    江湖好汉就是受不得激。

    赵岳笑着微微摇头。

    想想,不知该为好汉的血性感到欣慰,还是为轻率鲁莽惋惜。

    “施威?”

    “在”

    “俺和景柱聊聊。你们带诸位好汉先去淋浴更衣,治理了伤口,正好开饭。注意不要喝酒。那对伤势不利。暂且忍一忍。好了再痛饮不迟。”

    “唯。”

    施威答应得干脆。

    赵岳特意如此安排,算是让四凶委婉道歉,却对这四个家伙不放心,又说:“不打不相识。这些汉子都是在北方草原驰骋,专抢蛮子的英雄,不是蹲家的家雀,值得尊重。招待好他们,相识相知。相信你们都能从中得到些收获。”

    “明白。”

    四凶实际都暗暗舒口气。

    真好,不用受罚了。少主护犊子的特点就是这么可爱。

    沧赵强横,但也严禁恃强凌弱,更不准拦路抢劫行凶做恶。

    施威四人今外出练马,偶遇段景柱一行,被那些异常高大雄健的马吸引了,觉得机会难得,上前强买,被粗野拒绝,以他们的性子哪忍得住,当即动了手,好在牢记庄规,没敢动狠的。

    这些汉子太年轻,马术精湛,但武艺不济,又个个带伤......

    虽说此举是为了庄上,却也违反规定。不被体罚,也得蹲小黑屋。

    对四凶来说,小黑屋更可怕。

    打一顿,忍忍就过去了。皮糙肉厚的,不怕。

    可小黑屋深在地下,狭窄低矮,只能蹲着躺着,一人一间,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死寂漆黑一片,叫天不应,呼地不灵......

    太恐怖。

    四凶也是没脑子,至少是没动脑子。

    段景柱就是慕名来试探投靠赵庄的。要不然哪会到偏僻赵庄地界。

    都是孤魂光棍,过得是刀口舔血四处流浪的惊险生活,人心得有个踏实地,至少得有个休整舔伤口的安全窝。

    如果沧赵真象传说的那样豪侠仁德,边境地区的赵庄无疑是干这种活的好汉最好的归宿。

    有靠,有窝,不用操心抢来的马怎么出手,最重要的是有生活和希望。

    马就是投名状。根本不用抢。也不是施威认为的宝马。

    赵岳虽不懂马,但看到在城墙内草坪区悠然吃草的那些马,以前世的见识,认得出这些是西亚、甚至欧洲马。

    那边的马骨架比这边的高大,体格也更雄壮,但奔跑速度和耐力未必强,珍贵在于当种。

    路上闲聊,赵岳才知道,为了这三十多匹母马,段景柱一伙付出极大代价。原本有五十多人,这一抢死了大半,剩下的还人人挂彩。

    “那些西方贩马胡子每年都会往大辽送**,虽然风险大,路途遥远艰辛,但成功一次就发了。俺们发现一批,却第一次干轻敌了。那些胡子身大力不亏,野蛮凶狠,尤擅远射。俺们突袭得手,却在离开时被死死追赶射杀太多.......”

    事过了好多天,段景柱显然仍心有余悸,很后悔。

    他的弟兄们这会正赤条条浸在药水中除虱子,杀菌消毒,除垢,清洗胡乱上药包扎的伤口,理发.......

    在赵庄人眼里,这些人太脏了。虱子乱爬,甚至在脖子头发上出没,真恶心。几年没看到这景象了?

    衣物大多直接烧掉了。只皮衣皮帽子丢药水中泡着,留着以后方便再用。

    等好汉们再出现,已经大变样了。里外上下全新的。须发整齐。个个都干净清爽利落.........

    客厅中,酒足饭饱,一身爽快的段景柱道:“三郎是想让俺们继续抢马?”

    “嗯。但要质不求量。”

    “咱们现在缺的是优良**。辽人对马控制很严。入境抢掠,正规军无论是双马还是三马,都不会出现一匹母马。只那些跟着打秋风的辽民家中马不富裕,才有可能带乘母马。但数量极其有限,而且多为失去繁殖能力的或不堪劣马。”

    “兄弟你擅识马,再入草原,要人少而精,专盯宝马良驹下手,无论大小,能弄来都尽量弄。只是这样一来,对付的多是那些达官贵人,危险增加。你们的身手差得远。先练练本事。也缺得力帮手。”

    .................

    转眼五六天过去。

    这天,赵岳、唐斌、刘通等跟段景柱学习马术回来,快到石桥时,赵岳突然勒马,盯着一处草沟大喝:“鬼鬼祟祟岂是好汉行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