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缺氧〕〔独宠一人,谋定天〕〔诸天尽头〕〔霍少宠妻超高调〕〔穆玄景顾青辞〕〔陆开传〕〔超级兵王俏总裁〕〔灵武封神〕〔窥明〕〔超能五侠〕〔日常系男神〕〔我的东京怪谈〕〔仙帝姐夫不能惹〕〔炮灰农女的逆袭之〕〔侯门娇女狠角色〕〔姜天赵雪晴〕〔宋星辰慕厉琛〕〔懒癌郡主进京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神偷世子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1节好汉是闯祸的代名(下
    荆条草丛一阵晃动,从中跳出一个大汉来,生长八尺,淡黄骨查脸,一双鲜眼,没根髭髯,手里拎柄破朴刀。

    很完整的铁柄大刀为啥说破?

    因为别说材料专家赵岳,就是小刘通也能看出那刀太差劲,粗制乱造不说,看刃口,只怕连钢都没包。

    也就块刀型铁板,不值几个钱。

    唐斌没把魁梧凶恶大汉放在眼里,冷声问:“你是什么人?潜伏此地做甚?”

    汉子放下朴刀,跪拜在地:“小人石勇,大名府人氏。绰号石将军,开一小店为生。只因今也听客人说赵三郎好,明也闻公子豪侠,好生稀奇敬仰,自感混弄生活没趣,特来试着相投。”

    石勇?他也有。

    看来这个世界不是水浒,也和水浒相近。

    赵岳琢磨着,就觉一股热血从脚底直涌顶门,心中突然变得火热一片:水浒,俺的最爱。梁山好汉。为不值而屈死的民间英雄。俺来了......

    唐斌还在盘问。

    “既来相投,拜庄就可。埋伏偷窥是何道理?俺劝你说老实话。”

    10∴,石勇抬头道:“实不相瞒。这天下多名不符实的虚假之辈,俺不想稀里糊涂被诓进,干俺不愿意干的事,不得脱身。”

    指指段景柱:“俺来那天恰见这位好汉带弟兄来投,就旁观一二。只是高城相隔,俺对他的下场不得而知。今日见他和公子同出,人光鲜了,神态意气横飞,自信开心。俺才落实了真假。只是不敢随意扰了公子骑马的雅兴,守庄兵丁戒备森严,怕有误会,故而守候在此。”

    唐斌看不出破绽,瞅瞅赵岳。

    赵岳跳下马,伸手扶起石勇笑道:“来得好。”

    “景柱正缺合适搭档。你我有缘。你俩更有缘。前世就定的兄弟情。”

    石勇和段景柱都蒙,但感觉似乎彼此真有那么点“一见钟情”。

    ....................

    石勇和段景柱在梁山好汉排名都是垫底充数的。虽说武艺不是排名唯一的依据,却也说明二人武艺很渣。

    段景柱马术异常精湛,起码有专长。石勇一无所长,显得没用。

    若是换成旁人,观察一下,可靠就打发去当个伍长,再依功慢慢提拔。但赵岳有强烈的水浒情结,对梁山好汉另眼相看。

    尽管他前世就认为所谓梁山好汉,其中多是充数的平庸之辈,真有本事的不过那么几个,而且还大多有走造反路不该有的致命缺点,并不值得欣赏,也争不了天下,但并不影响他对梁山好汉的关照之情。

    为培养二人,提升战斗力,赵岳特意请唐斌教导刀法箭法。

    至于请师傅指点,想都不要想。

    连李助这样的学剑奇才在老道眼里都是渣,何况是此二人。刘通、牛皋这些孩子不过是沾了二岳和年龄小的光,才能跟着混些指点。

    赵岳倒是愿意教,但实在没那个时间。

    段、石底子差,好在有实战经验,有高手指点,加珍惜机会,日夜苦练切磋,几乎达到废寝忘食,“基”情升温,本事也大有提升。

    这天练闷了散心,支了银子跑州城潇洒走一回。不想就惹了祸。

    段景柱在现炒小摊买了包板栗。

    哥俩美滋滋尝了,赞声好,见板栗老汉帮忙的闺女十二三岁,妙龄可爱笑得甜美,穿得却极寒酸,一时心软就多给了些钱,正要走。

    恰好五个捕快大摇大摆走过来,先是横眼打量两人,见二人都面目不善,就习惯性喝问:“干什么的?”

    石勇还老实些,为人谨慎。

    段景柱是马贼,凶野惯了,哪吃这一套,当即翻翻眼睛,不屑地哼了声,“老子干什么,干你屁事。”

    旁若无人,继续离开。

    捕快为首的青年大怒,就要发作上前拘捕殴打。

    旁边一汉子拉住他道:“李哥,这两家伙看着面生,应该是新来的,穿着不俗,怕不是好惹的。”

    李哥李金强不屑道:“俺姐夫是总捕头。知州是同乡。怕他个鸟甚。”

    还待追赶,却被那汉子强拉住了。

    “李哥,不是小弟阻你泄火。你和总头大人一家刚来,对此地还不是那么熟。这沧州可不比它地。情况有些复杂。不说诸官新任带来不少新人。咱不认识。有些人就是草民泥腿子,也惹不起的........”

    李金强听到沧赵,居然哼了声,很不屑一顾,但转眼看到板栗小姑娘,顿时眼睛一直,忘了找段石麻烦,嬉皮笑脸一步三摇就过去了。

    “老头,生意不错,赚了不少啊!”

    李金强随手拿了个栗子吃着,斜眼瞄着紧张的小姑娘涨红的脸蛋,微鼓的小胸脯,又瞅瞅小姑娘沉甸甸的袖子,皮笑肉不笑。

    板栗老汉一惊,赶忙展出笑脸,躬腰点头道:“托官爷的福,小小买卖,勉强,勉强糊涂糊口。哈,糊口。”

    “糊口?有大锭银子收是糊口。那不糊口,你得金山珠海啦?”

    左右四个捕快立即跟着起哄助阵。

    板栗老汉更加紧张,嘴唇哆嗦,话都说不清了。

    李金强得意洋洋道:“岳父大人别怕。以后有俺这个好女婿在,你就不用这么操劳辛苦了。舒舒服服躺家里就有金山银海绫罗绸缎锦衣玉食上门,享不尽的富贵荣华。”

    “啊?”

    老汉愣了一下,看到李金强盯着自家小姑娘不放,才醒过味来,连忙哀求道:“哎呀,官爷说笑了。俺哪有那福气?官爷说笑说笑。呃,吃栗子。来,随便吃。吃俺的是俺的福分。”

    之前劝阻李金强的捕快打趣道:“老头,你是有福分。俺们头是本府总捕头万世兴万大人的小舅子,正当青春,尚未成亲。你闺女长得好,有福缘,嫁了李家,成了正妻阔太太,你啥福不能享?”

    其他几个一阵淫.荡大笑。

    李金强一挥手:“兄弟们,俺今个成亲入洞房。都伸手帮忙。”

    伸手就抓向小姑娘。四个捕快也围上前动手。

    板栗老汉既慌又怒,护女心切,本能抢上前挡住,不想被武艺在身的李金强一把拽倒在地,笑骂道:“有福不会享,你傻得不分好歹都。”

    看老汉还挣扎起身阻拦,一双炒栗子的粗大黑手还撕抓过来,李金强怒了,瞪眼,一脚把老汉踹出老远去。

    察觉周围有很多人在观看,他又怒骂道:“岳父大人,你这就不对了。咱们两家定的是娃娃亲。你不能因闺女大了,长得好看,就嫌弃俺这个小捕快。翻脸悔婚,另攀高枝。”

    “你。”

    板栗老汉既痛又气,浑身直哆嗦,颤手指着李金强愤恨道:“谁和畜生有娃娃亲?你是公门捕快,光天化日竟强抢”

    “强抢个屁。”

    一个捕快上前飞起一脚,重踹老汉,把老汉踹得滚了好几圈,差点儿背过气去,一时缓不过气,说不了话。

    另一个冷笑喝骂道:“欺负俺们是穷捕快,想悔婚?想得美。忍气吞声不教训你,你就当俺们是泥捏的。”

    强扭架着哭喊挣扎的小姑娘就走。

    围观众人一时也分不清谁是谁非。明白的也不敢不会多管闲事。

    “入你老母。敢抢俺妹子?”

    段景柱突然杀到,凶狠一脚猛踹大摇大摆走在后头的李金强。

    啊一声惨叫。

    李金强猝不及防,腰感觉断了,瘫倒在地。

    其他捕快回头看见了,顿时打了他们亲爹似的,再顾不得忌讳什么新官新人,纷纷喝骂着,一个扶李金强,其他三抽腰刀冲上来。

    “找死。”

    段景柱暴喝一声,抢上前去,一拳蒙倒一个,抢刀在手,刀光一展,这些日子苦练的刀法顿时发泄出威力。

    另两想夹攻的捕快手腕一痛,被刀背砸断,刀当朗落地。

    最有眼色那位想扶李头拍马屁,却被跟进的石勇照样一脚放倒,压住李头,堆作一堆,踩在石勇脚下。

    “谁他娘的敢跑。俺就送他给阎王当差。”

    段景柱凶睛放光,盯着三捕快,耍几个刀花,刀光霍霍。

    没人相信这两恶汉不敢真杀人。没人敢跑。

    段景柱把五个家伙身上的银子搜个干净,交给板栗老头:“他们打伤了你。应该赔银子。快收了。能走快走,回去带着家人去盐山赵庄吧。那能让你一家安全无忧。就说是段景柱的亲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