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洪荒历〕〔诸天尽头〕〔一人之力〕〔医武高手闯天下〕〔不可思议的奇幻之〕〔万界玄修群〕〔万古第一龙〕〔精灵之我的亲和力〕〔上门女婿的逆袭〕〔帝都狂仙〕〔异界至尊妖圣〕〔盖世天帝〕〔大帝纪〕〔半缘修道半缘君〕〔神话少女〕〔采集万界〕〔撞鬼后我能回档〕〔乱世婚宠:少帅,〕〔最后一个起灵人〕〔天降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0节江州江湖
    张横见赵岳的陆闾二卫行囊沉重,就当成肥羊,原以为即使四人带刀斧是练家子,到了水上也得趴窝认栽,尤其是赵岳这个公子小孩好对付,勒索得手就逃走,找到兄弟张顺分了这笔肥财,他带着剩下的找个地方猫起来舒服一阵子,待风头过去了,再回来。

    这是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冒险的原因。

    赵岳也不怕他说假,让张横送他们过江后,就带着银子找张顺,如果病情不急,哥俩就带老娘坐沧赵海船一起去沧州。

    “俺家大夫更齐全,医术更精妙。你老娘也能得到更好照顾。”

    张横知道了赵岳的身份,对此恩遇有些感激,但瞅瞅赵岳:“俺兄弟找的可是建康府神医安道全,你家的能比?”

    赵岳愕然:“你说安道全?”

    “啊。北方人不知他盛名。俺娘是旧疾,上前就多亏安神医。”

    这个安道全从哪冒出来了?

    赵岳嘀咕一句,改变主意,叫张横别再干这缺德又没前途的买卖,这几天跟着他,待此地事了,再去寻张顺一起干大买卖。

    张横知道沧赵的生∈,意做得大,既然赵岳亲自上门相请,看样子是够义气的,不同于其他权贵子弟。自己单干是自由快活,可吃上顿没下顿,今日不知明日事,长久也不是个章程,加入沧赵,凭哥俩的本事,在沧赵海运还能混不好?万一混得不痛快,再离开嘛。就答应了。

    并没问到底是什么大买卖。

    赵岳也不和他多说,到时自有张顺定夺。

    张横缓过劲来,起身刚要拔锚。一条小船荡过来,船上汉子嘲笑道:“哟嚯,鼎鼎大名的硬汉子船火儿,咋成软脚虾了?”

    说话间,眼神却盯着赵岳,不知啥意思。

    张横看都不看来人,张嘴骂到:“朱小八,就你也配称分水犀?不服,咱们下水比划比划。”

    朱小八却嘻嘻一笑:“就嘴硬。嘿嘿,没成河底的王八就好。走罗。”

    “依依呀——,嘿,哥哥俺生在浔阳江.......好快活嘿喂......”

    摇船哼唱着悠扬的俚曲,慢慢离开了。

    赵岳淡淡笑道:“此人是你朋友吧?”

    张横摇头:“李俊的人。就是浔阳江另一霸混江龙。和俺们兄弟吃的不是一路饭。只是在同一江上混饭吃,还合得来,彼此有些照应。”

    正说着,江中飞快驶过几条船。船上各有三两人。

    随着接近,一船上有人高声笑骂:“张横,怎么着?离了你那兄弟撑腰,立马就露出废物窝囊相了?”

    围过来的船上顿时暴发出助威凑趣的哄笑辱骂声。

    颇有些肆无忌惮。

    张横血贯瞳仁,怒目而视,回骂了几声却住嘴了,眼中似有无奈。

    那人得意洋洋,叉腰更高声笑骂:“孤杆废物凭三脚猫功夫也敢和咱们争饭吃,真是不自量力。弟兄们说是不是呀?”

    一阵更恶意的嘲讽辱骂暴发出来。挑衅生事之意非常明显。

    赵岳估计这伙人也是借船抢劫的强盗,和同行张家兄弟有“生意”冲突,如今最让他们忌惮的张顺不在,又窥见张横生意失手精神萎顿,状态不济,应该是想趁虚而入挑起冲突,合人多之力就手除掉张横。即使不敢杀人,也至少会打残打废,削弱对手势力。到时只剩下张顺自己,独木难支,想报复,对人多势众的这伙人也难有威胁。

    张横如果残废了会怎样?

    不说以后,只怕没俺在,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那些和张家不睦的地痞流氓趁机欺压羞辱,阻挠好心救助者,张横光饿也饿死了。

    “这些又是什么人那?”

    赵岳问得轻松,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和杀机。

    张横感觉丢了面子,头低着说:“癞头鼋张魁的部下。领头骂俺的是油里鳅孙五。和他一条船的是截江鬼张旺。这两是张魁的得力帮凶。俺们弟兄俩干这买卖只是勒索钱财。这两东西手黑可是敢下死手。”

    围过来的船还远,赵岳好奇问:“这小小江州到底有几股势力?”

    中提的是江州三霸,眼下的情况只怕不那么简单。

    张横应该是从没这概念,愣了一下才说:“李俊贩私盐,有几十近百号人,或许更多。他和形影不离的二童,水中本领也就是比俺们兄弟略差些,武艺却好,势力最大。在这浔阳江,谁也不敢招惹。

    江上再就是俺们和这伙恶棍无赖。算是三股吧。”

    “地面上......最厉害的要数城里的戴宗一伙。那戴宗是管牢狱的院长,披着官衣,据说武艺不错,外号神行太保,有两同宗兄弟,还有两同乡纪明、毛和尚,都有武艺,手下又有可驱使行凶的犯人。一般人,谁敢硬碰?”

    “情况差不多的是马家兄弟。大的叫马英,好象是州城管刑狱的节级吏目啥的,阴险狠辣,人称笑面无常,小的叫马雄,身板雄壮,使得好丧门剑,凶狠毒辣,外号黑煞神。手下聚着一帮闲汉。”

    “另一伙应该是穆弘,穆春兄弟。穆家是村中大户,有钱也习武,都有把子力气,手下汉子不少,爱斗殴闹事,最近名头窜得挺快。”

    “有没有个叫李立的?”

    “哦,你不提,俺忘了。这家伙是个才在揭阳岭露头的狠角色。不过世道越来越难熬。凶人多起来。象他这样的,江州有很多。”

    看来是来早了,江州三霸还只叫响其一。张氏兄弟还在混日子。穆家兄弟还打响没遮拦的名号,但小日子过得滋润,现在不能招揽。

    看那些船逼到近前,赵岳不禁想:人类社会似乎无论哪里总有两股势力——官府(政府)、江湖(地痞恶势力、黑帮)。

    面上看,这两者应该是正与邪,不两立。实则不然。江湖存在并绵延不绝,很大程度上是官府容忍,利用,甚至纵容支持的结果。

    比方说,一个普通市民想见警察局长很难。而地痞恶霸头子却极可能和本该是死对头的司法官员称兄道弟经常欢聚一堂。

    普通正经人偶尔打架犯事,进了局子,必定遭到严厉呵斥审问,变相羞辱,甚至殴打,那些恶迹斑斑的恶棍却出入庄严司法之地如进出自己家,来时有司法人员笑‘骂’迎接,走时甚至有警员笑送。

    在所谓的人类希望国,类似情况更多。

    说到底是利益决定一切。

    官府披合法外衣,以正道名义行事。不法地下组织以**手段行事。从某层面讲,这是统治手段互补,类似皇军和皇协军的关系,立根和地位不一样,勾结一起,互相利用,又相互防范,共同吸百姓血。

    而好人通常意味着是弱者,好欺负。恶人有威胁,不好得罪。

    ........

    油里鳅孙五嚣张呵斥:“姓张的,识相,赶紧给大爷磕头赔罪,滚离浔阳江,别再碍大爷的眼。大爷就放你一条生路。”

    眼一瞄赵岳,又阴阴笑道:“送这位贵客的买卖就由本大爷效劳吧。相信贵客亏待不了大爷的辛苦,是不是呀弟兄们?”

    群匪轰然响应,一双双贪婪邪恶的眼睛恶狠狠警告威胁着赵岳。

    张横忍不住了,红眼,拎刀子想拼命。

    赵岳哪稀得和渣滓废话,冷笑间甩手就是一镖。

    孙五惨叫,捂着一只眼弯下了腰,血冒出指缝,嗒嗒滴在船板。

    同船的截江鬼张旺惊恐转盯赵岳,顺手就拔出刀子。其他船上的汉子也纷纷鼓噪戒备起来,似乎是想一拥而上,却没人真动。

    赵岳冷笑点点张旺:“敢在本公子面子称爷?杀你们,不过几个呼吸间。不杀,抓去官府,你们会体会什么叫生不如死,后悔没早死。说吧,你们选择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