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如不遇倾城色苏〕〔幻灵之寻墓传奇〕〔世界第一富豪〕〔张牧李晴晴〕〔婚色荡漾:顾少,〕〔史上最狂赘婿〕〔全职赘婿〕〔樱雨飞扬〕〔经年情深:苏律师〕〔时光仍在,再爱不〕〔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张牧〕〔长生三千年〕〔仙草供应商〕〔女婿如龙〕〔我有千万打工仔〕〔弈士〕〔我能借用身体练功〕〔山沟里的制造帝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5节弱才宽容
    主导世界的是政治,而不是科技。

    前世很纯粹的科技狂人赵岳从未考虑社会问题,今世看得清楚。

    在他眼里,东西方文化到底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格格不入,使东西方最终形成两个对立不可改变的政治势力,这与主义关系不大,老毛子资了,还不照样对立仇视。与利益关系紧密,但不是历史原因。

    利益之争是普遍性的,并非只在东西方之间。

    历史本质区别在:西方信仰神灵。东方,尤其是封建腐儒华夏,信仰的是权力。

    信神的,所以出现宗教领导政治。信权的,宗教只是权的工具。

    表面看,难说有高下之分。还给人一种感觉:东方人高明。西方人傻叉,被虚幻的东西驾驭了。

    但事实大家都看到了,信神的赢了世界。

    华夏历史最威风时期也只是东方霸主,从未征服亚洲,更别说雄霸世界,且渐渐成了孤立的国家,到了近代更沦落为一直被随意吊打,从未踩别人,一直在模仿,从未能超越的落后愚昧国。数千年受华夏权儒影响的周边国家,不是沦落为猪队友,$,就是投靠了西方成了打手。

    权力信仰国,一败涂地。

    为什么造成这么大的差距?

    因为信神的,对内狠,对异域异教徒更狠。

    他们渴望获得神的力量和生活,怀着传播神音,拯救世界的崇高信念,(和北极熊某极端主义时期是不是好有一比)不断四处征伐抢掠控制,理直气壮地把凶残当成正义善良壮举,并且深信不疑。

    这导致他们不断接触新事物、新思想、新科技、新世界,在漫长又不断的凶残激烈信仰观念冲突中,演变出自由、民主、公平、探索冒险为核心的一系列最终影响控制世界的价值理念,以及和东方迥异的政治、经济、文化传统、生活习俗........

    最重要的是,发展出科技这个类似神能的最有力征伐武器,尝到甜头,越发痴迷,越发努力发展,奋力向神能靠近,并获得巨大利益......

    而以权力为信仰的国,对内狠,对外就怂了。

    因为权力只对内有用,管不着的地方,权力就是个屁,没人在乎。

    中国人,谁会听奥黑bb?

    哪怕他是所谓人类希望国的领袖。

    就是这道理。

    返过头,权力信仰国为使权更好使,地位更稳固,必然对内更狠。

    为使权力更有效,必须麻木愚昧权力笼罩下的民众,于是洗脑神器孔孟之道被捧上神坛,并大力甚至全力发展成控制思想的儒教,孔成仁孟取义大行其道,国家这个暴力机器的本质决定了统治阶级只是把它当工具,大力宣扬标榜,自己是不信不守的,结果只毒害了民众。

    一个信奉宽容、忍让、仁爱,人家打你左脸,你应该把右脸伸过去让人家打得更爽的国家民族,习惯了这样,也就习惯了退让,禁锢在原地,最终形成保守麻木懦弱.....实质变成无视自己人痛苦的冷酷无情。

    对外强时,宽容地放过敌人,牺牲民众无数血汗生命财产,应得的胜利果实狗屁没得到,打击征伐冒险积极性,让人家获得喘息和翻身机会,还自诩高风亮节,文明大国风范,只让民众承受痛苦不堪。

    国家衰弱时,被人家打得,嘿,面子里子都被扒了个干净。

    敌人一脚又一脚坚决地把这个国家跺入地狱,纵情享受这的民众辛苦建立的一切文明成果,并且无情统治下去,直至被忍无可忍地推翻,才不甘心地退开,继续享受这个民族的大度仁爱,积攒实力再来。

    鲁迅先生描写的,兴高采烈、津津有味围观别人被强权欺压砍头倒霉,没想想下一个倒霉的极可能就是自己,这就是历史根源。

    这样的民族心态,怎么能有志心齐发展出对抗制衡强权暴力的民主选举?实行民主又能有什么好结果?怎么能雄霸世界?

    最糟糕的是,为了稳定权力,禁锢愚昧民众,扼杀了科技发展.......

    成了愚昧弱国了,更没本事修理外邦,完全被动挨打,当然只能对外更宽容大度,对外人更有人情味。

    痛惨了,痛太久了,醒悟了,可弱得不堪一击,有心无力。

    弱才宽容,不得不宽容。

    所以战争遭受的巨大精神物质创伤大度地忽略不见,算民众倒霉。赔偿大度地一挥手就不要了,说什么侵略者伤害的不仅是俺们的人民,他本国‘人民’也同样遭到重大伤害。

    人家的国民,关咱们屁事啊?

    同情理解人家的“人民”,人家的“人民”可不会领情更别说回报

    ,连个口头认罪道歉都不屑给,摇身一变,一边举“xx友好”大旗,变相掠夺大度的‘战胜国’,一边肆意挑衅,继续鄙视践踏打脸。

    他们很清楚,这个软弱麻木惯了的大国没真脾气,只能宽容大度。

    同志同盟国同样看得清楚,照样毫不客气地伸手捞好处,夺地盘,占港口,摆着救世主太上皇姿态,刮同志国民众的血汗成果。

    领袖们明白又怎样?

    弄不过人家。

    只能是大度一划,好,这些归你,那也归你,只求你看在俺是你小弟的份上,别打俺,更别废了俺们的权力地位。

    有了开头,后面就弱习惯了,忍习惯了,由此也衍生出一系列体现高尚人文精神的政治理论,说得漂亮,对外干的也慷慨积极。

    可国与国之间是利益敌对方,不是同伙自己人。自己一身病没治,家人(民众)还在遭受这样那样的倒霉,却关心帮助别人家过得开心幸福。落在外人眼里自然就是虚假软弱无能,可笑可欺。

    花荣也是权力信仰统治下的受害者,中的悲剧人物。

    眼前的英武帅哥同样被禁锢了思想见识,不能睁眼看世界,看不清应该奋斗的方向,分不清什么是真正的大义,辨别不出谁才是真正值得追随的领袖。

    前世单纯的科技狂人,在这一世,不知是以前被忽视压抑了的情商获得了释放,还是穿越福利提升了情商,此刻,赵岳只初次略一打量花荣,就敏锐地感受到这个古版偶像是什么人。

    聪明过人,相貌堂堂,出身将门,文武双全,身怀绝技,孤高自赏,并且有这个绝对男权时代的男人普遍具有的大男子主义。

    他这样的人不是不擅长交朋友,而是极少有人能入他的眼,成为他认可的人、真正的朋友。

    中也能看出花荣只有死心塌地追随的大哥(宋江),没有知心朋友。哪怕他唯一的亲妹妹的丈夫秦明也未必和他能关系多铁。

    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秦明和花荣打仗却几乎从不在一起,即使有上司布置的原因,也至少侧面显示他们郎舅并不很亲近。否则以二人在梁山集团中的地位,绝对能左右布置,打仗一起上,战场相互照应支持。

    权力信仰的另一恶果是:能干的,不如能说会演的。

    凡是政治衍生物,甭管是政府机构,还是科研商业......一把手必定是会说会演的。

    赵岳这种绝对的能干人才,只有卖力听招呼,为领导添功绩的份。

    在会说的文官全面压制领导能干的武将的大宋,花荣更深受其害。

    人黑手段更辣的宋矮子在梁山好汉中,武力最低,连书生吴用都不如,打不过一个喽罗,但只凭一张巧嘴,说演俱上乘的领导艺术(欺骗的最高境界就是他自己都相信),就能稳居草寇的独裁领袖,左右草莽英雄的命运,决定满山人的生死荣辱。

    说是讽刺,反应的却是权力信仰下集权社会的残酷现实。

    花荣这样的孤傲热血小年轻。遇到一口一个小可,表现的满身谦卑,实则骄傲霸道满腹心机的宋江,可想而知会是什么结果。

    只要宋江卖弄一下口才,展现一把仁义风范,谦卑地推崇一下花荣,不把花荣忽悠成铁杆追随者,最好使的保镖打手,那才奇了怪了。

    ——天天熬夜码累得慌,只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