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拒绝当炮灰〕〔穹顶之上〕〔逆流纯金年代〕〔挚求〕〔五零俏花媳〕〔天降我才必有用〕〔诸天之主〕〔弃妃翻身,这个陛〕〔重生80医世学霸女〕〔奶爸他不务正业〕〔战国大召唤〕〔大胤钦天监〕〔向往的生活之悠闲〕〔狂婿〕〔重生农女去种田〕〔锦缘绣程〕〔穿到异世去打架〕〔忆寒思糖〕〔剑傲九天〕〔我在同一天活了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9节闹东京
    就在花荣迫切盼望中,赵岳突然真来了。

    只是这次人很多,为首的是生养教导出如今士林年轻人的偶像——文成伯的母亲,也是无数母亲羡慕攀比的对象,三品诰命夫人张氏。

    二十几个护卫,个个精装强悍。为首四人,赵岳笑称是家中镇宅四煞,年纪不大,却个个更是如凶神恶煞般威风可怕。

    其实花荣对善恶难明的赵岳不知该欢迎,还是该拒之门外,只是一听下人汇报,顿时惊喜难抑,脑子没转就情不自禁起身跑出去。

    跑了几步清醒过来,又唤来夫人妹妹盛装同迎。

    花荣是好青年,讲究人。

    无论赵岳为人如何,对养育出当代小圣人,贤德仁爱之名传遍天下的张氏,都应该尊敬。礼节要周到。应该女眷出面相陪。

    让花家人惊诧的是,张氏果然美丽端庄大气,让人惊叹,却并不是想像的那么穿金戴银满身华贵也满身荣华逼人。

    盘头,简单插一钗。钗闪亮精致美观,却非金银。简单利落的衣着装束。满脸的柔和快活笑容。和赵岳相似的很大黑眼珠充满自信睿智,∷,但没有赵岳的那种锐利冷酷变幻难测,流露的满是快乐和善,只显得明眸善睐,顾盼生辉,让人忍不住就赞其美丽,想依赖亲近。

    赵岳母子并没有停留多久。

    花荣根本没时间和机会问赵岳答案,妹妹小花姿就在夫妇二人稀里糊涂的兴奋中被张氏牵着手拐走了。

    小两口在家门口看着车马滚滚而去的队伍,一时有些发傻。

    花荣突然狠狠跺跺脚,冲骑在马上笑嘻嘻向他拱手告辞的赵岳大吼:“赵三郎,俺妹妹若有个好歹,花荣定不与你干休。”

    赵岳翻翻眼睛,又转为笑嘻嘻,喊:“你这人真是没劲。俺待你当哥哥,你却拿俺当坏蛋。俺娘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天下贵妇女孩多了,谁有机会得俺娘高看一眼亲自照顾,谁能和俺娘出门同游?”

    “放心,放心。待寒霜起时,定还你个快活自信完美无缺的妹妹。88了您呢。”

    赵岳做了个如今的花荣也明白意思的ok手势,催马离去。

    花荣不禁又狠狠跺脚,苦笑不得。

    “这个混蛋总是强势恶霸行径,却总能为自己找到正大光明的理由,还让人不能反抗拒绝。拒绝他好像亏欠了他什么似的,反倒是咱们不对了。再者,他们家怎么都这样啊?堂堂圣人之母,天下皆知的贤德贵妇也拐人,强送好意,不接受不行。”

    小李广怨念不小,满脸感慨,尽管相信沧赵家风、张氏为人,仍有些担心妹妹。

    花夫人想了想,突然捂嘴笑了。

    “夫君,妾身看小妹只怕是喜事临头了。咱们不必担心她安危。”

    花荣不喜反惊,皱眉道:“难道俺被这小子骗了?他转来转去,所作所为,目的就是为了拐走俺妹子?”

    “不行。花姿决不能嫁给善恶难断的赵岳。”

    他有些急眼了,撩袍子就想跑进家拉马追赶,却被崔氏叫住了。

    “夫君想错了。赵夫人不是为她小儿子抢媳妇,应该是为长子”

    她未说完,花荣就怒道:“长子也不行。文成伯又如何?他好像妻妾都有。俺花荣的妹妹岂能嫁人作妾!爹娘泉下有知,也会怪俺。绝对不行。”

    崔氏叹口气:“夫君是纠纠大丈夫,哪知女儿家心事。”

    “咱妹妹心里,丰神俊秀,人品贵重,才华横溢,温文尔雅,却文成武就敢做有为的赵伯爷,就是梦寐以求的伟丈夫好夫婿。要不然,妹妹外表柔弱,骨子里刚强有主见,岂会那么容易就能被赵夫人拉走?”

    花荣皱眉道:“这些夸奖之词是你想的,还是妹妹说的?”

    崔氏嘁一声笑道:“在妾身心里,谁能比得夫君?”

    看丈夫仍眉头紧皱,她安慰道:“夫君勿忧。想那沧赵是何等人家,赵夫人亲自出面,岂能为一女子败坏家族名望?就算赵夫人想结亲。咱们不同意,此事也只能作罢。待妹妹回来,再做打算不迟。”

    说是不迟,崔氏心里明白:自从赵岳住进家门起,就已经迟了。

    传说的小恶霸根本对女人没兴趣,绝不是自己看上了花姿,所谋所算应该是想拉豪侠仗义的丈夫一把,给花姿安排个好归宿。尽管这只是他自己认为的好归宿,可难否其好意。看其行事风格,只怕也难拒绝。

    这是女人的直觉。

    再者,她也不认为这门亲事不好。

    和花姿整天在一起,对小姑子所梦所想,她太清楚了。尽管从未谋面,但小妹从心底崇拜喜欢赵廉,若文成伯不是伪君子,她肯定愿意。

    那文成伯实在是太耀眼,不管是已婚妇人,还是闺中少女,天下不知有多少在梦想嫁给他。哪怕是权贵豪门,如果赵廉愿意,千金少女也会塞破门。做不了正妻,怕丢脸面,可以嫁庶女旁枝嘛。

    何况大宋权贵们厚脸皮,甚至不要脸的,大有人在,只要能得未来宰相为女婿,嫡系最优秀的闺女嫁去作妾也不犹豫。

    和巨大的利益相比,丢点人算什么?

    脸皮能当金子花,还是能当权势富贵享?

    沧赵如今可是大财阀。结亲的好处可不只是政治上的。眼红的多了。

    再说了,有正妻又怎样?

    只要手段高,小三也能当皇后。

    .................

    东京城。

    一队车架缓缓而来。车轿宽大平稳,却不豪华,没有任何旗帜标识。随行护卫一水骑马,人多,凶悍,且武器似乎属民间禁品......

    守门军看到后,搞不清来者身份,但看着一切都陌生,侍从中没一个熟脸,也没听说最近有什么人从外地高升而来,估计不可能是京中权贵的亲戚或家眷,最高也只可能是边军某将领的家眷来京城开开眼。

    本着欺负外地土包子,能诈一把是一把的原则,城门官亲自带队上前拦路,叉腰大喝:“站住。京城重地,守善之区,岂可随意乱闯?”

    反正披着这身虎皮,有职责的旗号掩护敲诈,谁也不能把俺们怎么样。若来者是惹不起的人,大不了赶紧陪笑让路。若是能拿捏的,以武器违禁进京图谋不轨为由,扣下他们,那大把的白花花银子不就有了?

    富贵险中求嘛。

    谁亲不如银子亲。有财不发,王八蛋。切不可和银子错过了。

    赵岳陪母亲旅游,也是来京城办事,要和大哥谋划促成出任老家知州,此前就有谋算,正等机会搞点事,让腐烂浮华的东京人也知道知道他的恶名,见识见识他的嚣张,拉点仇恨,让皇帝用大哥更放心。

    向小刘通使个眼色。哥俩并骑上前。

    小刘通坐在马上,趾高气扬一挥小马鞭,满脸倨傲嚣张,大声呵斥:“小爷到了,尔你赶快让开。”

    “哟嚯?”

    城门官瞅着马上两少年:彩绣包头,典型的平民富豪少爷装扮。衣着是如今大宋非权贵的富户夏天流行穿的高档短袖衫长裤。

    皮笑肉不笑的围着两马匹绕了一圈。嗯,没有军马标志。手下也暗示后面的马也没有军马标志,车轿上确实没有任何标记。

    原来是边地土豪啊。

    城门官心中更加有数,一挥手:“来呀,这伙人来路不明,给老子围起来,好好检查。万不可让敌国奸细强盗草寇混进京城。”

    守门兵油子轰然一声,一个个抢钱式地兴高采烈围上去。

    赵岳嘴角勾起个冷笑,一扬手,长长的马鞭闪电般抽在城门官脑袋上。

    城门官即使戴着铁头盔,也只觉得脖子嘎叭一声响,歪了,脑子嗡一下,头盔被抽瘪掉在地上,眼前发黑,被酒色早掏空的身子软倒下。

    那个猴急,想掀车幔察看车轿藏的女眷是什么美人,并就机恐吓勒索,甚至揩油的老兵油子,咸猪手刚伸出一半,被守在车旁的凶狠施威一鞭抽得脸开花,鲜血从长长的伤口直冒,嗷一嗓子就捂脸蹲地上了。

    赵岳扫视一眼周围或好奇或幸灾乐祸的众多围观者,对那守门官冷声大喝:“披着军皮,借检查为由,就敢敲诈俺沧赵?瞎了你狗眼。”

    ————————浪漫假期结束,要开学了,祝同学们新学期新风貌新成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