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灭世武修〕〔回到战国当掌门〕〔镇狱天君〕〔网游之一梦江湖〕〔被困万世做祖宗〕〔超次元卡牌对决〕〔重生悍妻有点甜〕〔丞相,你人设崩了〕〔总裁爹地请温柔〕〔陈惜雯余远恒免费〕〔余远恒陈惜雯小说〕〔九转神龙诀〕〔一路生香笑未央〕〔超品神农〕〔超级医生俏护士〕〔美女总裁狂保镖〕〔吞噬道尊〕〔落雪阁:美人为刃〕〔侠道长歌〕〔我在电影世界当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0节帝王无情
    躺地上的城门官听到沧赵二字,一时没反应过来,恼怒中还大喊:“快来人呐,这伙人想闯京造反,快给俺拿.....”

    “反你老母。俺看你是酒色掏空了身子,贪欲烧坏了脑子。”

    赵岳笑骂着,长鞭又是一记狠抽,打在城门官肩背上,抽得铁甲叶子都散乱变了形,有血慢慢渗出铠甲。

    那家伙嗷一嗓子,身子猛一哆嗦,仿佛瞬间天神附体,力量暴长,肥硕的身子居然比狗还快地爬到远处。看得赵岳直摇头,小刘通差点儿笑岔气。

    观众都不禁一咂舌头,心说:这鞭子是什么做的啊?铁棍似的这么厉害。外来的土豪小官人好大的胆子,好嚣张的气势,好毒的手,居然敢当众鞭打京城守军。他是边野蛮子不懂规矩,还是不知道怕.......

    都在嘲笑赵岳是没见识的土鳖野孩子,居然敢把乡下那一套照搬到京城。你当京城是你家那小地方,有两糟钱有点权势就可以随便撒野?看你怎么在京城碰得头破血流,怎么被京城收拾得家破人亡.......

    这时张氏在车里招呼一声:“三郎,京城贵地︽1,,不得粗言乱语。”

    打这些废物官军......反正已经打了,打就打了,该打。

    要紧的是不能说脏话丢咱家脸面。

    赵岳老实应声:“遵命。娘。”

    转脸却向那些拿人没那个胆子和本事,退开又不甘心的兵油子笑道:“你们没听清俺是谁呀?少爷今心情爽,再说一遍。”

    “俺叫赵岳,最喜欢打你们这种废物人渣丘八的沧州赵公岳。俺哥叫赵公廉,在京城当个小官。不服,你们上来试试。”

    城门官和兵油子听到赵公廉三字,怒火中烧的脑子如三伏天掉进冰窟窿,顿时清醒了,集体打个哆嗦,夹着尾巴赶忙仓皇退到一边。

    唉我的妈呀,原来是小相爷的那个宝贝幼弟小恶霸来了。俺们是狗眼看人低,是有眼不识泰山,吃这个亏是活该。

    又不禁暗暗愤恨:你们这么大势力,怎么就不弄个标记?这不是坑人吗?你们一定是故意的,就是放纵小恶霸寻事坑人。偏生俺们倒霉,被坑得冤枉......

    偷眼瞅瞅,见行凶的赵岳和旁边的小孩摸着马鞭,似乎没打够,跃跃欲试还想追上来抽人,不禁又一哆嗦,赶紧痛忍着,头使劲低着恨不能塞裤档里。你千万没看到俺,千万当俺是个屁放过......

    张氏见差不多了,在车内轻喝一声:“三郎还要胡闹?”

    赵岳嘻嘻一笑,策马回到车轿边,笑道:“娘,不是孩儿胡闹。他们拦着不放。孩儿只好说个明白。”

    张氏慢悠悠道:“你这皮孩子,伤人了吧?”

    “他们守京有责。咱们第一次来应当盘查。当兵风吹日晒,怪辛苦的。道个歉,多赔些银子,让他们吃些好的补补身子,更强壮些也好保家卫国,免得下次再连个孩子都打不过,丢了咱们大宋朝的脸面。”

    她嗓音优美悦耳,语气充满忧国忧民与悲天悯人的慈悲。听得观众轰然叫好,兵油子‘感激’张氏体谅下情,羞臊不堪中又窃喜期待。

    “是,娘。”

    赵岳忍住笑,向侍卫招手。

    陆铁犀瞪眼策马上前,打开行囊,抓出几把银子丢在官军张着的衣襟上,冷冷问:“俺们初次到京,不知物价如何。这些够么?”

    官军们很想说:京城物价贵着呢。你把行囊的银子都给俺也不多。

    可看到那双冷酷无情的眼睛,感觉到漫过来的森森杀气,一个个又装鹌鹑不说不动,觉得张氏仁慈,想耍赖多弄点。

    那军官躲得远远的,看到陆铁犀眉毛立起,眼神有变红嗜血趋势,赶紧诞着笑脸点头哈腰道:“够了。够了。多谢诰命夫人慈悲恩赏。”

    得罪了小相爷的家人,本来想白挨一顿打,指不定过后还得被上官借机狠狠收拾搜刮,谁知居然还能得银子,真是上天开眼,烧了高香。

    陆铁犀扫视众官军,低声阴森森问:“你们觉得不够?”

    “呃,够了,够了。”

    陆铁犀按刀低喝:“够了,还不谢过俺们主人?等着讨打那?”

    他是孤儿,父母皆死在宋军无能守边,最恨这些废物军人,看到废物贪鄙样就有种全宰了的冲动。

    兵油子们一缩脖子,赶紧七长八短乱喊:“多谢夫人慈悲打赏。”

    .....................

    内宫。

    道君皇帝慢慢翻看着十七八份参赵廉的奏折,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他想的什么。

    所参内容性质很严重,都是斥责赵廉身为文成伯、龙图阁待制,纵容家人行凶肆意殴打污辱京城守军,藐视皇权,践踏朝廷威严,有辱皇恩,有辱士林教化......

    上纲上线,帽子都够大够重。

    旁边伺候的梁师成微低头,小心翼翼偷偷观察皇帝。

    折子都是他接管送上的,他当然清楚都是什么。

    所谓帝心难测,伴君如伴虎。今日宠臣,转眼就可能是刀下鬼流放魂。尤其是这位皇帝,自诩风流多情重情,实际是典型的喜新厌旧。

    看他为修道每六七天糟蹋一个处宫女,事完就扔,任其自生自灭,即使皇后宠妃的地位也从来不稳当,说扔就扔,就能窥视出其性情。

    梁师成谨守太监的原则:满足皇帝,明哲保身,见机行事。

    至于和赵廉的友谊。

    太监头子只有利益,哪有友谊。

    在他心里,俺可不是童贯那傻叉,已经不是爷们了还想什么领军厮杀建功立业。俺就守在皇帝身边,邀宠当大内第一人,过得舒舒服服。勾结外臣就是为了方便捞好处。

    如果皇帝恶了腻味了赵廉,梁师成就要盘算怎么狠狠跺上几脚,封了赵廉满门的嘴,把沧赵的巨大家业尽量多搞到兜里。

    如果不是真恶了,看在内外相互照应的紧密利害关系上,自然要圆转一把,消了皇帝对赵廉的那点不满,继续利用赵廉。

    论起来还是赵廉够意思,靠得住,有前途,可长期依仗。不象蔡京、王黼这些披着读书人的君子皮,干着肮脏事的权臣从骨子里不把他当人看,鄙视他是皇家的阉狗,给笑脸和那点好处纯粹是为了利用。

    所以,梁师成还是暗帮一把,等皇帝心情不错时,才上了奏折。

    赵佶突然手指点点奏折,似是自言自语,眼睛却盯着梁师成道:“赵卿如此年轻,为何不嚣张?”

    后.宫和宦官不得干政。

    皇帝不过是换种方式询问梁师成看法。问的话简单,却大有深意。

    联如此宠赵廉,赵廉正常应该是春风得意,行事很嚣张。这才符合少年得志的风范。你看他那么小的弟弟都懂。他却如此沉稳老练,从不越矩,连稍张狂点的话都从来没有,是少年老成,忠敬在心,谨守本分一心效劳于联,还是处心积虑,假装君子忠臣,甚至暗藏不轨之心?

    在道君心里:梁师成、童贯、和另一得宠的太监大头子杨戬等太监是好用的狗奴仆;高俅是玩伴,算半个朋友和可靠又有些才干的可重用臣子。这些人都是离开他就沦落贱民甚至狗屁不是的,可以放心使用。

    其他臣子,包括太子亲王等亲生儿子都不可信任。

    象蔡京、王黼、汪伯彦、张邦昌、李邦彦等为代表的臣子有才干,却不是完全依赖皇帝,都是可重用,却绝对不能放手任用的工具。

    赵廉也一样。

    不同的是,君臣间有段相互成就的机缘。

    赵佶特别崇道信神,从这个角度看赵廉特别顺眼,实际用着也特别顺手合意。为了长久安逸逍遥享乐,需要培养这个才华横溢又好用的年轻工具,在不久的将来接蔡京等的班,帮助打理统治。

    自从河北东路长官张近上了道反映女真贼的奏折,道君就考虑一件事,开始审视赵廉的可靠度。

    至于赵岳这个被家里惯坏了的纨绔小屁孩,道君皇帝根本没放在眼里,更别说放在心上。

    他本身就是皇室纨绔子弟出身,如今是最大的纨绔,压根儿没把小屁孩的嚣张行为当个事。

    哪家权贵没有这种荒唐子弟?皇帝处理得过来么?皇帝是管你家他家孩子教育的?

    荒唐。

    当然,若是皇帝瞧谁不顺眼,那孩子闯祸就是罪过,得过问利用。

    重要的是,道君很不以为然:联的宠臣的幼弟打个习惯勒索敲诈烂事的粗鄙低贱武夫有什么?

    他仗的是他大哥的势,他大哥仗的是联的势。怎么打不得?

    联看打得好。

    不方便正面支持,暗里要鼓励。

    那孩子越是臭名昭著。赵廉越是维护他弟弟。联才能越是放心用。

    ——身体难受,昏昏沉沉,实在坚持不住,只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