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继承千万亿〕〔霸道兵王在都市〕〔重生八九甜蜜蜜〕〔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弱渣的逆袭人生〕〔一号狂兵〕〔学霸的黑科技时代〕〔神级狂兵〕〔重生之修仙归来〕〔顾少的亿万甜妻〕〔清妾〕〔路边捡到一只猫〕〔要我教你做人吗〕〔我是勤行第一人〕〔奶爸的修真人生〕〔傅先生谈个恋爱吗〕〔别叫我歌神〕〔帅府悍妇惹不起〕〔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娱乐圈奇葩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5节兄弟铁胆(庆祝抗战胜利中
    相国寺事件象台风刮过一样,被一个个兴致勃勃的人传遍东京。

    实权宰相和直接左右皇帝心思的幕后小相,两家直接争锋,这级别,别说一般官员,就是朝挺大佬也不会随意乱插手,瞧瞧风头再说。

    纨绔子弟争锋的事,通常都是两家自己私下解决,不会闹上朝堂。但现在是王黼的二儿子成了阉人,而且双方直接动用了凶器,闹大了,两家结了大仇,必定要在皇帝那争个高下,甚至争个你死我活。

    直管京城地面的开封府尹却是躲不开。

    身为实权大佬之一,有数的重臣,他和随侍皇帝的赵廉很熟,没什么大矛盾,但跟王黼的利益关系更近。

    谁是谁非不重要。做为同盟,关键时刻要亮明态度。

    一群捕快很快来到赵府,通报奉府尹大人命令,要捉拿凶犯赵岳等四人归案受审,希望赵府配合。

    可等了半天,府中无人搭理。捕快头子有些恼火。

    你沧赵再牛,招惹了更厉害的大人物未必能幸存。

    你家犯事了。俺们奉命依法抓人,谁也说不了俺不是。摆架→,子?无视俺?俺直接冲进去抓人,你能怎样?不服,你找府尹说去。

    炸了炸胆子,带人冲上台阶,推门不开,呼喝着近千年后仍在用的执法口号,啪啪狠叩门环,刀柄铁尺水火棍嘭嘭砸门。

    大门突然一开。

    赵府一群家丁出现。

    打头的管家遁空上来就是一脚,踹得捕快头子跌下台阶。其他家丁也利落地把带头搞事的捕快揍了下去。

    遁空居高临下俯视着愤恨却不敢硬冲的捕头,冷笑道:“守在府前是你们的职责。插手这种争斗,你们也配?”

    指指头顶皇帝亲书的金灿灿牌扁,“敢在伯爵府闹事?你当这里是什么?”

    点着捕快,吩咐左右:“敢助纣为虐踏上台阶找事,伸手,去手。伸脚,去脚。”

    家丁异口同声:“诺。”

    分列府门两侧,按刀而立。

    去手两字已随着相国寺事件传遍京城,成为眼下最新最热门词汇。

    赵府是士林仰望的伯爵府也是将门,按制配备正规护卫,有资格带制式武器。出身边境,杀过辽军的护卫,杀人不当事,剁手算个鸟。

    捕快们一想到在相国寺前看到的那些断手和花胳膊的惨象,再瞅瞅一个个煞气四溢的赵府家丁,不禁打了个寒战,无人敢挑衅试探。

    皇宫当值的赵廉看着家里紧急送来的审讯结果,象弟弟一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他之所以被称为小相,是因为除了那些直达皇帝本人的绝秘,其它的,包括蔡京审阅过的奏折,按理应直转皇帝最终审批定夺,却都会先转到赵廉梁师成这过一遍,分为需要皇帝仔细掂量的,和只需要签字盖章的两类,再由皇帝处理。实际主要是赵廉在干。

    梁师成哪懂军政大事,也懒得烧脑子耗心血,反正暗和赵廉通气,能准备好皇帝可能会问到的上奏事就得,只代皇帝起监督作用。

    赵佶不喜政务,有赵廉这样年轻能干的秘书,特意这么安排的,政务负担大大减轻了,可以更好地享受艺术和生活。

    赵廉旁观洞察全局大事,无形中也获益甚多。

    趁着皇帝午休,得空的梁师成来到赵廉的办公室,坐在那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似笑非笑地看着赵廉,目光闪烁探究。

    他掌管大内谍报,发生在眼皮子底下的事,自然能迅速知道事件整个的起末。

    仔细掂量了自己应该怎样对待这种冲突,他怀着强烈好奇心来探看赵廉表现,然后心里惊叹:招惹了如此强敌,你这也太镇定自若了吧?

    赵廉不满地扫了梁师成一眼:“老梁,你是来看兄弟笑话的?”

    梁师成皮笑肉不笑地嘿一声:“哪能呢?”

    并不说别的。

    即使没有弟弟提醒,赵廉很清楚奸贼岂是真可以信任依靠的。

    他不动声色,随手把证词给梁师成看。

    梁师成随意扫了一眼,又还了回去。

    这种事,谁是谁非无关紧要,关键谁势力更大,谁的手腕更厉害。

    他饶有兴趣地问:“兄弟打算怎么办?”

    赵廉淡淡笑了笑,意味深长道:“俺不惹事。事来惹俺。一次又一次。当俺家是泥捏的呢。”

    然后扫了梁师成一眼,有些讽刺道:“这事,你老梁帮那边都吃亏,紧跟圣上,老实待一边瞧热闹好了。若真仗义有心帮兄弟,在另一件事上到时伸把手。”

    被鄙视轻视了,梁师成有些羞恼。

    换个人这么对他说话,即使那人是蔡京、皇子,他也指定要想方设法报复,但对赵廉就不太敢了。

    这么多年了,他太了解这个目前埋在深宫不声不响的年轻人是多么可怕了。这人简直就是天生当宰相大佬的料,又掌握了他太多把柄。

    梁师成自负手段,对赵廉却是真佩服,自觉做对头,真搞不过。

    再说了,赵廉对亲近支持的人绝对仗义周到,偶尔说讽刺话,也是为对方考虑。眼前的讽刺就是。

    有这话,梁师成不用首鼠两端费心琢磨怎么假装够义气,一身轻松,只等见机行事争取捞到好处,自然激不起报复心,反倒有些感激。

    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梁师成咳嗽一声问:“另一事?啥事?”

    赵廉起身踱着步,过了一会儿才说:“张近张大人上的那份女真贼事件的奏折,老梁你也知道。不瞒你说,俺家商队探得女真造反势力渐成。这群野人中出了几个了不得的枭雄,所部异常骁勇善战。契丹呢,军官腐败糜烂,军队战力大降。俺料定大辽的灾难不久就来了。”

    瞅瞅梁师成,“这不是咱大宋夺取燕云十六州的天赐良机吗?”

    梁师成眨了半天眼,也搞不清赵廉的意图。

    “公廉,你的意思是?”

    赵廉低声道:“俺想下地方当个知州啥的,整军振武,到时好有机会从西军手中分份恢复燕云的功劳。老梁,你想啊,一旦女真蛮子打得契丹蛮顾头不顾尾的时候,燕云的辽兵必定抽调。咱大宋火中取栗的机会不就来了?可凭高二搞得那些花架子兵,能行吗?”

    梁师成心领神会一笑,摇头道:“高二就会拍官家马屁,哄官家高兴,练兵打仗?”

    撇撇嘴:“只怕还不如俺老梁。俺起码还知道手里得养一只靠得住的精兵,关键时能使上劲,不能全是废物。他?哼哼。”

    指指脑袋,意思是高俅脑袋里装的全是屎,光拍马屁,居然把镇国禁军弄成劳工贱役苦力,废了武力,指不定哪天事急露馅就倒霉了。

    赵廉向梁师成挑了个大拇指。

    “老梁,你想啊,西军如此势大,早已尾大不掉,如果再收复了燕云?”

    梁师成眼睛一眯,接口道:“威望盖天,世间仰望。官家弄不住他们,咱大宋的天可能就变了。咱兄弟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他很清楚皇帝做梦都担心强大团结无法摆布拆解的西军,一直处心积虑地控制。派童贯去就是为了这个。可至少目前看效果非常不佳。

    若是京城官员。尤其是象赵廉这样的亲近之臣能练出精兵,即使夺不了燕云,能制衡西军继续膨胀一家独大,皇帝肯定是最乐意看到的。

    关键是赵廉文武双全,只怕真有这个本事,也是唯一真有胆子和蛮子硬干的文官。由他干这事,成功的可行性不是很高,是极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农女不替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