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无双战神〕〔超自然事务管理局〕〔天国情缘劫〕〔热血降临〕〔文娱从综艺开始〕〔农门娘子有点彪〕〔仲夏夜的秘密〕〔云凰凤栖〕〔五代梦〕〔都市至尊战神〕〔农家皇后太古怪〕〔重生特工小娇妻〕〔重生地球仙尊〕〔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头狼〕〔染指成婚,教授老〕〔女总裁的贴身保镖〕〔旺家农妇:养包子〕〔先婚厚爱,厉少的〕〔皇上,本宫很会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7节龙归大海
    赵佶也震惊了。

    谁说赵卿不嚣张,这不就来了?

    平常是守规矩,遵君子之德。触怒了他,忍无可忍就断然反击了。

    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敢当着联的面殴打朝臣。

    生气,却盯着赵廉又产生些不合时宜的想法。

    别说,这小子这架式还真是,嗯,真是英武漂亮。

    都说历沧海,显风流。危难之中显本色,看看,威风凛凛,浩然正气冲空,遇险不惧,是个敢打辽寇的热血青年。哎呀,这会不能尽情画上几笔,否则以联的妙笔,定是又一副绝世佳作.......

    再瞅瞅那些参奏者。

    十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对一人,却缩了。没一个敢上的。想发疯扑上的高大义只会象个激怒的公鸡对猛虎一样,干瞪眼摆姿势,不敢真斗,果然真是只长着张嘴的废物。

    赵廉不屑地轻哼了声,在王黼发难之前,抢先转身拜倒。

    “圣人,俺看高大人那神情就想起包围俺庄子,肆意挑衅行凶的辽寇的嚣张嘴脸,气冲顶门一时陷入幻觉,冲动下把高大人误◇,当成辽寇打了。现在清醒了,知道错了。无论如何,君前失仪,请圣人治罪。”

    梁师成差点儿笑出声来,心里大喊:“小赵你真敢造,也真会说。不过,打得好,打得再狠点更好。这些狗东西明明贪得无厌,无耻下流,却天天装正经人,咬这个骂那个,好象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他,都应该怕他,敢呵斥指责俺干政?什么东西。早晚收拾你死全家。”

    赵佶不知王黼的儿子成了阉人,王赵两家的仇结大了。昨天听了梁师成有选择的真实秘报,知道赵家那孩子又被栽上恶名欺负了,见赵廉并没有利用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先告状,暗赞赵廉懂事不给他添麻烦,今却见挑事行凶的因吃了亏倒打一耙反告受害者,心中不喜。

    他瞅着一本正经的赵廉,嘴角抽了抽,似乎想笑,不知说什么好。

    御使言官是有可恶的,靠着言者无罪的朝廷祖制,常常肆意开炮,甚至胡说八道,对联也说三道四,屡有不敬,好象联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笨蛋大昏君。有时联也想狠狠抽烂他们的嘴。高大义当时那神情是欠打。但不能在这打呀。

    赵廉常当伴当保镖陪他出去游玩。他也了解赵廉到底年轻活泼点子多,有时凑趣爱耍点可爱小狡诈,此时根本就是耍赖。

    然,事涉两位重臣,哪一个都是得用的。赵廉更有重任要安排,万不能降罪寒了他一腔热血。这点事本是个屁事,但闹到朝堂了,不得不处理,不好处理。得有分量足的人出面圆场。

    他的目光看向蔡京。

    老蔡却微低头垂眼,微皱眉,似乎不关心眼前的纨绔子弟惹事形成的琐事,正入神地考虑重要的什么国家大事。

    赵佶只得扫视群臣,想找个有资格说事的为联分忧。

    这时,宿太尉出班奏道:“圣上,依臣看来。此事不过是几家大臣无所事事的孩子争风闹事,因年轻莽撞,一时火起下手没个分寸,才导致血光之灾。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也用得着在神圣朝堂上争个不休,让众臣议不得诸多需要紧急处理的国事要事,干陪着瞎耽误工夫。”

    谁说老实臣子就没有眼色了?

    道君此刻瞅着宿太尉怎么看怎么顺眼,和言悦色问:“依卿之见呢?”

    宿太尉厌恶地看了正恨恨盯视自己的王黼一眼,正声道:“所参赵家娃娃的护卫带制式兵器是违禁不法,此为无稽之谈。

    臣记得是当年圣上加封文成伯时,特旨恩准赵家所有成员有此资格,为的是防止刺客谋害。

    当初沧州世族崔家作孽,勾结辽寇祸害边境。赵庄主带领庄户奋勇保家卫国,依靠庄堡和团结不怕死,屡次打退秋掠的围攻辽寇,多年来杀死不少敌人,被辽军和崔家所恨。以至各种杀手强盗流寇刺客不断伺机袭击赵庄人,尤其是赵大人的亲人。圣上为表彰维护才下旨。”

    赵佶想起来了,不禁点头。

    宿太尉道:“至于赵府扣押曹侍郎的公子等人,想必也是出于自保的无奈。抓住对自己行凶的凶手又有什么不对?扣住也是怕当事为首者逃脱躲藏,或被灭口,导致此事说不清,白白受冤枉。”

    王黼怒道:“京城之地,自有王法正管。开封府出面。赵家难道不该把人交出,由正管衙门负责?赵家既然秉公守法,为何抗拒官府?”

    宿太尉冷哼一声道:“王大人敢保证人证,尤其是那带头行凶的地痞花胳膊不会莫名其妙暴死牢中,死无对证?不要在圣上面前夸口开封府大牢是朗朗乾坤之地,没有那些肮脏事。不服,咱们就查一查。

    再者,既然是抓捕,为何单抓受害者赵家人,不抓挑起事端的行凶者?那些制造血案的花胳膊今安在?开封府找王大人拘捕你儿子了吗?行凶的诸家公子都拘押起来审问了?拉帮结伙搞事打击年轻有为官员,还敢在朝堂强词夺理?要不要劳圣上来个当堂会审?要不要把结果公示天下,严惩聚众行凶者,并严查此事的幕后原因?”

    赵佶对结党营私和党争十分忌惮,立即把目光投向开封府尹。

    府尹把头一缩。

    花胳膊?哪找去?都送地狱了。圣上若问,就说已逃,不知所踪。

    赵佶就明白了,此时不想追根问底,冷哼了声,继续听宿太尉说。

    “依臣之见,害人者反吃了亏,纯属咎由自取。若文成伯宽宏大量不追究。两家约束自家子弟,关起门来教训。此事就了了。朝廷对外就说闹事者已受惩罚,再敢有此劣迹者,轻则充军发配,重则处极刑。双方若有异议,继续纠缠不休。这事臣愿担审理,定审得清楚明白,让应当受到惩罚的受到王法的严正制裁。”

    赵廉懂事。

    道君不想因此事搞得朝局动荡,特意先问:“赵卿,你觉得宿爱卿的意见如何?”

    赵廉暗笑,面上严肃恭敬道:“臣自然是听圣上的。”

    王黼见皇帝已露出息事宁人的态度,并有偏袒,知道事不可挽回,只得装作大度,也同意了。

    赵佶宣布:“开封府抓捕行凶花胳膊,一律充军边关。双方在此事上先后都有过错。国事为先。诸卿治国有功。联免了你们纵容子弟和君前失仪的罪过,反思已过,以后严加要求自己和子弟。不得再犯。”

    ....................

    赵岳搞完了事,拐走甲仗库不得重用的轰天雷凌振搞现代火炮,令遁空安排人继续慢慢引诱东京官作坊的高明工匠,看好的先弄走其儿女亲人,陪着母亲悠然去了江南,直到寒霜起,冬天渐临,才返回北方。

    把小花姿送给花荣夫妻看了放心,没明确定下婚事。张倚慧又拐千恳万恳的小花姿到家里接触新事物,培养具有新思想的合格三儿媳。

    金钱豹子汤隆来了,安排其学习新冶炼制造技术,设计武器。

    又欣喜主动来投梁山的病大虫薛永及侯健。安排薛永和其他好汉习武。候健到赵庄负责研究新式制甲,闲时搞搞时装设计。

    年后第一次大朝会,张邦昌得梁师成提点,看准皇帝和蔡王二相的心思,奏请赵公廉放为沧州知州兼防御使,实升正五品中奉大夫,得到李邦彦等后起之秀的极力支持,得皇帝恩准,成功把赵廉赶出中央。

    圣手书生萧让、玉臂匠金大坚摇身成为沧州府左右推官。闻焕章继续隐身幕后策划。

    折腾了这么久,费了好大劲,赵岳终于借女真贼事件,把大哥搞回了沧州,向既定方针和目标迈出了关键一步。

    朝中群贼自以为得计,窝在京城,各有谋算,忙着争宠拍马、争权夺利、结党营私,蓄谋发动打击报复。

    赵家事隔多年再次团聚,老少四代欢聚一堂,欢声笑语一片,从此是虎入深山,龙归大海,风云已起,雷霆横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蛊真人之齐天传〕〔深宫娇宠:皇上,〕〔幻兽进化图鉴〕〔离圣〕〔重生北大荒〕〔明末江山如画〕〔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