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风与你入罗帷〕〔报告总裁爹地,妈〕〔爷是病娇,得宠着〕〔法师的宿命〕〔名相〕〔一把砍刀平大唐〕〔帝少你被拉黑了〕〔烽火战国志〕〔剑起苍溟〕〔冰魂王座〕〔脑界传奇〕〔卫勤尖兵〕〔我的物品能升级〕〔夏虫何以语冰〕〔玉人来〕〔时之道境〕〔从召唤哥布林开始〕〔天命神魔之战〕〔我走错了重生门〕〔斗圣逆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49节铁腕知州(下
    跪那原本还很镇定的宋汉臣大惊失色,感觉不妙。

    他偷眼看看赵廉,见赵廉眼露杀机,心知搞不好只怕今天要掉脑袋,而且满门遭殃,仗着朝中有亲戚勾连权臣做靠山,索性心一横,起身大喊:“末将冤枉。末将要向朝廷.......”

    赵廉不屑地盯着他,根本不理睬威胁,搭桌子上的手轻轻一摆。

    焦挺步出,迅猛上前,冷笑着狠狠几拳轰在宋汉臣脸上,轻松揍蒙放倒,踢掉头盔,揪着宋汉臣的头发拖垂死挣扎的狗一般拖出去。

    门外快冻死的的宋本臣也被拿下。

    随后,萧让宣布了其他军官和家属的罪状。连同勾结倒卖军资的仓曹要员,及厢军官员在军中的亲信帮凶,全部拿下。

    不久,新任总捕头薛亮押着诸官帮凶家眷恶奴几百人来交令。

    权力仅次于赵廉的新通判和监军都装聋作哑,不吱一声。

    王欢一时摸不清赵廉的意图,也没敢独自强出头搅事。

    再次擂鼓聚兵。

    赵廉来到点将台,扫视在寒风积雪中勉强列阵的乞丐厢军◎±,大声道:“都看清楚了,本官就是新任知州兼防御使赵公廉,你们应该都听说过,以后认准了。”

    厢军一阵骚动,看看台上挺拔英武的最高首长,又看看被抓的上官同事,有的兴奋期待点什么,绝大多数却是麻木不仁,只顾打哆嗦。

    赵廉一压手,骚动顿止。

    “本官奉旨整备沧州军政,保境安民,以应强敌。厢军身为军队一部,主力以后也是战场正军,待遇等同禁军。你们都看到了,不把你们当人的诸恶都抓了。所空职位将从沧州全军选拔,包括你们。现在,谁有本事竟职,谁有胆子帮本官惩罚罪恶的,站出来。”

    又是一阵骚动观望。真有胆子横的。

    队列中挤出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枯瘦大汉,跪拜将台前,大声报到:“小人厢军小卒雷暴敢当。”

    说得响亮,声音却微微发颤,显然也害怕,只是苦够了,知道沧赵慈悲讲信用,为了饥寒交迫的家人才心存一搏。

    “好。是条汉子。”

    赵廉早知道此人堪用,一指还在徒劳挣扎的宋汉臣:“打倒他,你就是本部军官。宋汉臣身上所带的一切钱财装备都是你的。”

    雷暴大喜,瞅瞅宋汉臣华丽的皮衣、闪亮的盔甲、手上的宝石斑指,腰间沉淀淀的钱袋,吼了声:“诺。”

    热血沸腾,两眼放光,浑身充满前所未有的力量和希望。

    积雪中,昔日卑贱屈辱小卒和昔日高不可视的将主斗在一起。

    宋将单说武艺,基本都是有两下子的,否则单凭权力很难震服直接接触的部下粗野丘八。打仗不行,缺的是勇气和为国民尽力的心。

    宋汉臣心知难以幸免,困兽犹斗越发凶狠,开始时体力充沛,打得腹中饥饿营养不良的雷暴节节败退,但养尊处优声色犬马的身子空了,不久就累得挪不动腿,被凶性暴发胆子放开的雷暴打得惨叫不迭.......

    在赵廉再次肯定后,雷暴解恨地把宋汉臣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解下自己的破外衣破鞋给宋汉臣强行套上,和几个自告奋勇的汉子一起把宋汉臣绑在营门的木桩上体味他们数年遭受的苦难滋味,然后喜滋滋抱着战利品,去清胡子理发洗澡除虱子,直接套上宋汉臣的衣服盔甲.....

    这下厢兵心热的人多起来。不少的跃跃欲试。

    赵廉任他们出来挑战,发泄,搜刮......

    被打的动弹不得的贪官都披着昔日部下的破衣绑在营门木桩。

    旁观的诸要员眼看宋汉臣等在凛冽寒风中渐渐失去活力,意识到赵廉根本没打算一刀让这些军官痛快解脱,成心要活活冻死这些人以立威。都不禁悚然一惊。

    一下处置这么多官员,这位长官不但敢干,心也够硬够狠。

    果然,赵廉下令:曝尸至天暖才可烧掉。

    王欢感觉任赵廉肆意下去,自己没好果子吃,这时冷声质问:“知州大人,这些人虽有罪,可也是朝廷命官,大人如此处置,是不是有失官员威严,朝廷体面?此举也非君子所当为。只怕有损大人盛名。”

    赵廉却根本不搭理他,又向萧让一招手。

    众官心一沉。

    果然,萧让又掏出本本,洪声念了两官员罪状。

    这次直接是王欢的亲信禁军将领。

    二将看王欢大怒,觉得有依靠有机可乘,还想鼓动同僚一起反抗,咋咋乎乎拔剑相向,结果被焦挺带侍卫直接无情杀掉,并扒成光猪。

    赵廉斜睨王欢,淡淡道:“给叛国恶贼讲体面?哪忠臣良将的体面怎么体现?”

    王欢长这么大几时受过这等欺压鄙视,勋贵纨绔子弟的自负和嚣张脾气暴发,长在脸上的皮笑肉不笑笑容终于彻底消失。

    他拉出半截宝剑,怒视赵廉,对其他禁军将领大吼:“本将看这位新知州年轻轻就高位,得意忘形下欢喜疯了。诸位,咱们都是大宋的忠臣,不可任他胡为肆意残害咱们。”

    将领们哪个不是一身屎,虽然也怕赵廉揪他们的罪状杀了,可真要反抗,只看看两同僚死得惨状,意识到知州侍卫的冷酷强悍,此刻手下没一兵一卒,哪还鼓得起勇气。就是有兵,难道真能对抗正任上司,哪是造反,有理没理都得死,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乱动。

    赵廉步下将台,站在王欢面前,凭健壮高挺的身材俯视王欢,冷笑道:“王将军,你何不试试本官是不是真疯了?”

    王欢一滞,色厉内荏,并没胆子真拔剑相向。

    赵廉猛然一脚踹在他剑柄上。宝剑咔一声回鞘。

    王欢吓得一退,惊恐地盯着赵廉,生怕赵廉一招手宣布他的罪状,甚至直接杀了。

    赵廉看透这种勋贵子弟的无能无胆本质,逼近王欢,逼得他步步后退,离开诸官稍远,才冷笑低声道:“念你祖上对大宋有大功,不想给你祖上蒙羞,本官才不和你多计较。不想你认事不明,不自量力,一再挑衅本官权威,践踏蔑视圣上旨意愿望。你说,本官该怎么对待你?”

    听了这话,王欢略松口气。

    既然赵廉本意不是翻脸下杀手,他岂敢对抗到底,导致真祭了旗。

    死就完了,就算家里能报复,甚至能杀了赵廉全族,又怎样?

    吞了吞唾沫,他面上强硬,说的话却是:“俺若配合你完成圣意,你当真不为难俺?”

    赵廉笑了。

    “你来边关镀金。本官要的也是政绩。我们原本目标一致,本该齐心协力。你偏要和本官作对。现在,本官知你心中有怨,也不说什么同舟共济,你配合好整顿军备,把沧州搞成铁桶一般。本官任你逍遥并保你高升。”

    王欢心知赵廉是要他以后当军中傀儡甚至哑巴。心有不甘,却不敢现在拒绝,只好含糊认可。

    赵廉淡淡道:“明人面前不必假装。今日事了,回去好好请教一下你家长辈。是敌对,还是配合。本官只看你表现。”

    你尽情利用家中关系向皇帝反应俺嚣张拔扈吧,看看能不能扳倒俺。不弄出这个结果,你岂会真老实。

    带王欢转回,再上将台。

    成就了有本事没机会的厢兵军汉。其他厢兵得不到好处,没有动力,本质不会有改变。给诸官立威也还不够。

    赵廉并不按正常程序先上报审批再处理,喝令直接把仓曹贪官要员砍头,和两禁军将领的脑袋一并高挂旗杆示众。有罪家属和帮凶,拖到营外,和其他无罪受牵连的家属奴婢一并立即发卖。

    早准备好的沧赵有关人员,出面全部买走,受牵连的苦难奴婢转赵庄整训任用,其他都送邹润邹渊叔侄手下挖煤谋生去了。

    赵廉又宣布:抄没贪官污吏所得,全部别立帐户,专供厢军开支。

    在一片欢呼声中,赵廉又把厢军一分为二。

    不适合厮杀的列入辅兵,仍按旧标准供给,平时和厢军家属从事养殖等营生,改变落魄生活。其他人按正规军训练供给,留强汰劣成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