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到异世去打架〕〔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无冕之王〕〔都市神级强者〕〔全职武师〕〔生活系合成系统〕〔天降我才必有用〕〔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夫人每天都在闹〕〔嫡女休夫记〕〔我的家仆是帝尊〕〔刀御三界〕〔漫威世界的替身使〕〔我能看见本章说〕〔姜家赘婿〕〔我真没想穿汉服啊〕〔三界改命群〕〔西游大妖王〕〔第一宠婚:墨少的〕〔逍遥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节惊现莫须有罪名
    赵家又恢复了平静。

    邓飞,李逵、鲍旭、欧鹏,马麟,薛永等高高兴兴回了梁山。

    赵公廉静下心,和闻焕章重虑一遍事情,看有没有疏漏,然后向朝挺写奏折报捷,大体说:沧州上下官员战时齐心,臣安心带队出城浪战,侥幸歼灭敌骑主力四五百,惊退入境辽寇,保住了沧州安宁,小有收获,不负近一年的努力。不好的是,在混战中,此次带兵的辽将萧摩罕战死。此人可能是辽后族之人,臣担心有麻烦。

    然后,宋辽开始打嘴仗。

    从来只占便宜不吃亏的大辽,这次损失惨重。

    不能提入境寇掠的损失,只指责宋军伪装辽军假扮强盗闯入莫州大肆行凶,要求大宋严惩当事官员,提其头,加每年多付两百万贯岁贡送来,否则大军相见。

    赵佶正怡然自得做画,得报,惊得笔掉,半成的画毁。

    大宋朝堂一听辽国要开战,顿时就惊尿了,什么也没搞明白,就开始猛烈攻击瀛州和沧州知州,说轻挑边衅,擅自出击,害民误国,不重处不足以惩戒。

    有的干脆直说首先必须杀掉◎⌒,赵公廉。

    因为以前没事,怎么他一去执政就出了这种事云云。

    赵公廉在朝廷的仇家终于一齐开火。

    莫须有的罪名开始发威。

    宿太尉等少数正直官员则痛斥参奏诸官荒唐无耻,说:赵公廉身为文人,为保家卫国,不畏艰险亲自出马野战,而且还打赢了,重挫辽寇锐气,保住沧州赋税重地,如此忠义之举爱国之为,不重奖,居然要听敌人的话,照顾敌人的情绪治罪?这是什么狗屁道理?天理何在?

    吓得腿软的赵佶本想拿赵廉顶罪,向大辽赔礼道歉,降低辽方怒火,再通过谈判,降低贡赋,平息事端,然后继续安心快活享受生活。

    宿太尉等人的话让他无法说出口。也只听进去那句保住赋税重地。

    争来争去,最后宿太尉说:“事情的真相如何,朝廷不清楚。先自己争吵个什么?万一怨杀了士林俊杰能臣,寒了边关忠臣良将的心,引起天下轰动争议,甚至动荡,谁敢负起这个责任?谁敢,你站出来。”

    争权夺利当仁不让。出来抗这种极可能掉脑袋的事?

    不干。

    参奏群臣都缩头。

    赵佶这听进去了。

    必要时,士林舆论可以压制,民意更可无视。怕就怕引起边军丘八不满情绪,导致江山不稳甚至颠覆。

    只得拖一拖处理,对辽方说是紧急追查原因。

    瀛州知州兼高阳关路安抚使上本大叫冤枉,说他保证直辖边军没有进入莫州。此战,赵廉此前对他有报备,所率出战的正是厢军,仗着神臂弩犀利侥幸获胜。他们无马,训练不足一年,能有实力打入莫州?辽方此为纯属找借口报复。他们杀不了赵公廉,就逼咱们自己动手。

    当然不是这位安抚使关心保护赵公廉,实在是他入侵莫州的嫌疑最大。

    而且无论什么原因,要倒霉,二州肯定一起。这种时候帮赵公廉就是帮自己。

    他也要赌一把天子宠臣在天子心中的分量。反正他是没有赵公廉和皇帝大内那么亲近熟络的关系,倒霉时,什么话也说不上。

    北边军出没出战莫州太容易搞清。

    除了沧州厢军有损伤,还不太严重,根本不可能以步对骑,深入敌区硬战辽骑还能如此完整返回。

    其他诸军都老实待城里看辽寇抢劫。

    至于莫州确实遭受损失。那至少九成不是大宋的事。

    要知道燕云地区和大辽北方都经常有种族冲突。契丹人经常屠杀汉人和北方杂胡。主要是剥夺富起来的汉人财富,消除杂胡实力。此次受灾不轻应该是辽人骄狂凶残煎迫过度,激起汉民反抗导致的。

    赵公廉和瀛州知州是冤枉的。

    但这不是皇帝关心的。

    赵佶只要平息事端,安享太平。

    这时,沧赵十几年一直努力埋的暗棋第一次发挥作用。

    西军,尤其是老种小种经略相公从沧赵手中陆陆续续得了不少战马,有了些**,势力大长,在西军中的龙头地位越发稳固。

    这是份人情,更是重要利益来源,这个节骨眼上有所表示必能换得沧赵人心,日后得更大利益。

    老种上本说:“辽国欺我大宋无人。老臣不才,若辽军敢入侵,臣愿意倾起全军和其决以死战。”

    老头一句话,赵佶立即打消了拿瀛沧二知州顶账的打算。

    倒不是觉得种家军能对付了辽军。

    赵佶看到的是:这还没处置立功边关重臣,边军就有不良反应了。老种此举是担心连赵公廉这种宠臣都遭此下场,那西军重将还有个好?

    赵佶没好主意,只能扯皮拖着,观察着,视情况而定。

    边关宋军进入战备状态,严密监视辽军动态。内陆也紧急动员。

    隆冬降临。雪花飘飘。做进攻方,骑兵出战优势大失。要大举进攻,调动兵马,准备物资,一时半会也来不及,怎么也得几个月。

    辽方自己清楚,莫州确实是遭受极其惨重的洗劫,来敌异常强横。他们对大宋底细摸不准,高度怀疑其所谋者大暗中训练出一支强军,嚣张气焰被挫,有些忌惮,并没有象嘴上叫嚣的那样立即提兵相见。

    东京反应,沧赵情报网的电台及时详细向大本营报告。

    赵公廉冷笑。

    朝中忠奸善恶看清了。大宋外强中干的本质一目了然。朝政之腐败不堪清晰显露。皇帝、童贯、梁师成等翻脸冷酷无情充分显露.......

    他终于斩断心底最后一丝情意,横心铁志重建新国。

    把严厉斥责自己的圣旨让小岳飞看了,笑着说:“这就是莫须有罪名的开始。若咱们没有反制手段。大哥我此次必定无功有罪横死。脑袋还要被交到辽国制成人头酒杯,再遭受耻辱。这就是大宋皇帝德行。”

    岳飞在赵家长大,思想不知不觉跟赵岳看齐,见识和三观超越了时代限制,早已不是历史上的那个傻忠英雄,此刻小脸涨得通红,气愤地紧捏拳头,若皇帝在他面前,指定不被撕成碎片,也会被暴打致残废。

    赵公廉请权邦彦继续旁观安心潜伏朝中,上了本准备好的奏折。

    大宋朝堂因这道奏章再次吵成一窝粥。

    女真人反了?

    天庆三年(1113年)十月,劾里钵次子阿骨打继任女真联盟长,称都勃极烈,派习古乃等去辽朝,索要逃奔辽的星显水纥石烈部长阿疏,借以探听辽朝内部虚实,再次确认辽天祚帝统治骄肆废弛。

    于是女真各部兵在来流水会合。阿骨打祭告天地,执挺誓师,说:“同心尽力,有功者奴婢可作平民,平民可作官。原有官职的,可按功劳大小进升。倘若违反誓言,身死梃下,家属也不能赦免。”

    次日,与渤海军交战。阿骨打射死辽将耶律谢十。辽兵溃败。随即得铁骊部渤海人和辽籍女真人响应,轻克宁江城,俘获大量马匹财物。

    不久又迎战辽都统萧嗣先、副都统萧兀纳所率诸路大军于鸭子河北。乘辽军准备渡河,迎头击退,乘势渡河登岸。两军战于出河店,会大风起,冰雪尘埃蔽天,女真军乘势进击,大败辽兵,掳获大批车马兵甲、武器,军力发展到三万人,势不可当,乘胜分路进兵。

    勃堇斡鲁古斩辽节度使挞不野,攻占宾州。吾睹补、蒲察败辽将赤狗儿、萧乙薛军于祥州东。辽斡忽、急塞两路军投降。斡鲁古又败辽军于咸州西,与完颜娄室一起攻占咸州。女真部落联盟统治了周邻的各部落,进而攻占辽朝的宁江州、宾州、咸州等广阔地区。阿骨打准备年底建国称帝,国号大金,年号收国。

    赵公廉只上报客观情报,没加自己的半点看法意见。

    赵佶眼望殿中群臣痛斥赵公廉胡说八道,听着纷纷指责是想以此转移视线逃脱罪责,他却如被狠狠抽了耳光一样,脸上火辣辣的。

    他很清楚赵公廉的聪慧和行事作风,知道此奏不会有半点虚言。

    事实上所奏的大部分都是赵岳亲眼所见。

    为了解最真实的女真,掌握金军到底有多强,怎么打败了数倍敌人,他抢完莫州就飞马去了北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