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剧透诸天万界〕〔伦敦桥〕〔曙光守望者〕〔凡尘劫之灵珠〕〔邪世帝尊〕〔量子意志〕〔落难公主复仇记〕〔光耀艾泽拉斯〕〔快穿:这个女配很〕〔顶级演员〕〔超幻想大爆炸〕〔辉煌从菜园子开始〕〔为成神而向前〕〔不朽者联盟〕〔我的父亲叫灭霸〕〔仲夏夜的秘密〕〔穿越之厨神影后〕〔重生之兵哥的娇萌〕〔直播之极限巨星〕〔纵横五千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4节贼也能青史留名?
    就在时迁感叹自己武力太弱,想辙时,四贼显然是老手,已迅速完成放迷烟,随即分头潜入道士和侍卫分住的两个房间。

    时迁想不出良策,只好盘算着盯梢,伺机把钱财反偷走,至少要偷走一伙的,并留个纸条好好教训报复一下,出出截财路扫兴致的恶气。

    可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四贼出来。小楼中仍然死寂一片,估计四贼已经得手,极可能是从后窗户离开了,时迁不禁有些懊恼羞怒。

    失算了。

    这四个家伙经验丰富。俺这个贼祖宗居然没盯住这些贼孙子。

    赶紧潜过去,想查看一下。

    蓦然,他头皮一紧,一扭头就看到一个黑影从黑暗中走过来。

    那铁鞋底轻踩在雪地上的特有咯吱声沉稳地越行越近,时迁不用夜视眼看也知道,必定是那个长着一双魅惑刀子眼的妖孽般少年。

    又向另一边扭头,就看到那位道士背着宝剑,胳膊搭着雪白拂尘,晶亮双目紧盯着他,一脸微笑行来。应该说是包抄过来。

    时迁想也不想,向楼外一退,避开一层楼檐阻碍,一□↗,纵身就窜上一丈多高的二楼,鬼魅般翻进客房前的长长走廊。

    你们武功厉害又怎样?俺轻身功夫好。看你们怎么抓俺。

    时迁躲柱子后刚要得意向楼下二人炫耀,就听到铁鞋踩在走廊地板的声音。他的心一突,闪眼果然看到刀子眼少年就站在不远处静立。

    穿着铁鞋子背剑,身披厚大棉衣,居然能和俺一样直接跳上二楼?

    俺的娘唉!他难道真是妖孽不成?

    时迁就觉得头皮越发麻得紧,心嘭嘭的似乎要跳出胸膛。

    俺就不信了。这世上还有能和俺比轻身功夫的。

    心念电闪,时迁这次面对赵岳,再次一纵身,跳到更高的二楼屋顶,并手脚并用迅速攀爬到最高处的骑脊。

    屋顶斜斜的,有风有积雪,很难站稳脚跟,更不方便攀爬追赶。

    时迁微松口气,一转眼就看到刀子眼少年出现在屋檐上,象昏暗月夜突然降临的恐怖幽灵静静站在那,好在并没有向骑脊处追赶。

    时迁这次看得清楚,少年的的确确是直接冒上来的。

    只是不知他为何不追过来擒拿俺,或直接挥剑杀了俺?

    时迁拔出防身短刀,警惕地盯着赵岳,沿着屋脊快速跑向尽头。

    这栋楼,后边是花园小竹林,另一头隔两三丈宽的通路和花坛是一堵墙,墙外是另一栋小楼,这一头隔丈远外的院墙外就是宽敞街道。

    时迁打算直接跳到街道上逃走。

    可尼玛,那道士仿佛早算定一切,不知何时已翻墙静静等在那里。

    时迁转身看看。

    赵岳屹立不动,晶莹眼睛虎视眈眈紧盯他,显然随时都会逼过来。

    时迁再瞅瞅好整以暇的道士,突然诡异一笑,一展披的黑抖蓬,脚下猛然发力,借着肆虐的寒风,象只大鸟从楼顶飘向街道远处。

    臭道士,你算准俺去处,可算不准俺逃跑的能力。飘落到远处,以俺腿脚和掩藏本领,等你追过来,爷爷早消失在黑夜中了。

    他轻盈落地,扫了身后一眼,道士黑乎乎的身影刚拔步追赶。

    窃笑一声,时迁全力奔向街道尽头。

    只要跑出这条街,再在民房间拐几拐就能妥妥甩掉追捕。

    可毛骨悚然的事发生了。

    几眨眼工夫,有脚步声在身后近处响起。

    “小贼,你跳高本事比贫道高明,可跑得太慢了。再快,再快。”

    时迁亡魂皆冒,脚下再发力猛跑。

    呼——

    终于及时跑出街道了。

    时迁欣喜若狂,急速拐向一侧,不料黑暗中骤然飞起一只大脚,正踹中他屁股。时迁瘦小的身子前扑,一头扎入道边的一个大雪堆中。

    手忙脚乱从大雪堆中挣扎出来,时迁刚一露头,就把手中一直紧握的短刀狠狠划向身后大半圈,却划了个空。

    扭身一看。

    道士和暗算他的一个小道士站在他数步开外,正静静看着他狼狈。

    时迁明白了。

    人家早已看穿了自己的身份,早有准备。今晚不去偷则已,一去必定没跑。不用说,另一方向的街口必定也有埋伏,就等上钩。

    至于那四个同行,不是得手离开了,只怕是早已凶多吉少了。

    急速打着主意。咽口唾沫。

    时迁装老实了,低低道:“俺服了。不知高人如此戏耍是为啥?”

    两道士却根本不搭理,只饶有兴趣地盯着他不动。

    铁鞋子踏雪的特别咯吱声又响起。

    时迁感觉那是地狱阎罗或人间鬼魅妖孽特意编制的,专门针对自己这类人奏响的催命曲,第一次绝望紧张得冷汗不知不觉湿透里衣。

    就这么栽了?

    这就要死了?

    还以为人生好长好长,长得让人无聊透顶厌烦。

    原来死亡是这么容易,这么简单突然。

    想想自己苦难的童年少年,无聊短暂的人生毫无值得回忆留恋的,时迁不禁黯然神伤。

    俺这种人活着受罪,生存是罪孽,早早死了解脱了也好。

    妖孽少年过来低沉地问:“你不是泛泛之辈,报上你的名号。”

    时迁心一横,收了求饶猥琐相,站直了,抬头瞪视赵岳,横刀冷声反问:“你们这些命好福多的都不知怎么享的,又是什么人?”

    没人回答。

    赵岳冷冷直接道:“你如果不是鼓上蚤时迁。就自我了断吧。”

    时迁愣了一下。

    什么意思?

    俺是时迁难道你就放过俺?

    搞不清这少年的心思,完全摸不着头脑。

    刀子眼少年突然笑了,冷酷得能看透人心,能杀人,更似乎能斩妖除魔扫尽人间一切罪恶的眼神也变得柔和温暖。

    “时迁,俺找你很久了。以后别再把一身绝技浪费在无谓小事上,跟着俺家,用它好好做些撼动人世不平的大事,当个充满光明正能量的贼祖宗,创立不世功业,青史留名,让后人传颂怀念祭拜。”

    时迁张大了嘴巴。

    就感觉仿佛是寒夜风雪中琼花绽放,追魂妖孽骤然化身吉祥天使。

    “你们到底是谁?”

    时迁问得有些坷巴。

    那飞毛腿道士笑道:“贫道马灵。这位是沧赵二公子赵岳。”

    “沧梁小霸王?”

    赵岳一笑,“感觉象是不象?”

    时迁狠狠咽口唾沫,似乎不敢相信又问:“野战杀败精锐辽寇的文成侯的弟弟?”

    赵公廉现在是侯爷了。赵佶为安抚奖励赏的。

    大宋爵位不能传承,除了待遇荣誉加了点,与权力半点关系没有,就是封王,不准开府建衙,没有实际封地,在官员眼中也没实际意义。

    后世人来看,这是种进步。破除了特权传承。

    但大宋皇帝却是用这个名头荣誉拉拢胡弄有大功官员的。

    沧赵不稀罕。

    再次得到肯定,时迁不禁脱口而出:小人这种也能追随文成侯?

    马灵和徐谨被他逗笑了。

    无聊,浑浑噩噩的世界突然光明一片。

    喜滋滋的时迁跟着赵岳回去,一路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忍不住又问:“贼也能创立功业,青史留名?”

    赵岳笑着意味深长地反问:“为何不能?”

    “鼓上蚤难道没听说过‘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这句话?”

    “创立诸侯般功业,谁能不让你时迁青史留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生活系男神〕〔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