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小说〕〔我在古代送外卖〕〔都市最强修仙系统〕〔逍遥保安〕〔宇宙第一斯巴达〕〔尸皇之王〕〔异界海鲜供应商〕〔零号元素〕〔山野修士〕〔联盟之从外援开始〕〔施法者的脑回路大〕〔纵横无边〕〔我的魔物娘女友〕〔万古神帝〕〔小媳妇柳美〕〔从炮灰到王者〕〔异世之水浒群星降〕〔剑仙弟子守护地球〕〔镇狱界神〕〔都市至强战神陈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5节断龙山贼
    时迁现在是真快活了。

    尽管赵岳没透露半点有关造反的话题,时迁却猜到了。

    如今天下有本事有胆子的穷汉,有几个肯老实守家忍受。早前流行闯沧州,导致沧州总人口暴长到三四百万,现在流行占山为王。

    自己这种人也许只有造反这条出路。这鸟世道,以前没想过,那是自己武力不济,否则早占山造反了。

    跟了沧赵,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最主要是,赵岳的规矩和行事风格合他脾胃。

    有上下之别,命令严酷。但没有好汉最厌恶不平的森严阶级划分。

    出行在外,大家都是开开心心同一桌吃饭,不分主仆主从。

    这是家乡村夫妻档小饭馆,房舍有些破败,不靠主路,生意也清冷。大中午,只赵岳一行一桌客人。

    主食点了面条。

    年轻掌柜的说小店用的是沧赵正宗鸡蛋干鲜面,保证好吃。

    蘑菇鸡汤面条劲道,是有独特风味,厨娘手艺不错。

    二铁卫却好笑。

    家里干面条是高效面条→,机和烘干机的产物,以前外卖,现在早停止了,是军中,尤其是外出作战时的主食之一,方便又好吃。

    热情洋溢的小老板是在借名自吹,面条肯定是他家土法自制的,只是无伤大雅,二铁卫不会揭穿打人家的脸。

    没见公子都只是笑赞手艺好,不说别的。

    这时,进来个寻常汉子,应该是常客,熟门熟路坐下。

    小老板笑着招呼一声。

    那汉子道一声老规矩,似是好奇,不时地扭脸扫视着赵岳一行。

    他很快吃完一碗热汤面,丢下铜钱径直走了。

    时迁又盯了那人背影几眼,低声道:“二公子,俺看此人不是好路数。八成是红头子踩点的探子。”

    马灵笑问小老板:“掌柜的,你本乡本土的,熟悉这里的一切,知晓那人做的不是正行吧?”

    小老板面色微变,有些惊慌,但看赵岳一行都态度和善,这才镇定不少,叹惜一声说:“不瞒几位明眼客官,那汉子是前面断龙岭上的强盗。他们劫财,一般不杀人,不劫穷人,也不祸害乡邻。小人看几位都似是有功夫的好汉,应该不怕他们,也就没提醒。”

    说完又赶紧解释:“俺家是正经人,和他们绝无干系。小人开此小店,勉强混口饭吃,敢得罪谁?他来吃饭给钱,俺不能不招待。”

    马灵笑着点头:“掌柜的不必惊慌。俺们和官府无干,出门在外,只是小心些,觉着不对才打听一二。你可知这伙山贼有多少人?”

    “哦,这个小人倒真知道,也就三四十号人。”

    说着轻轻叹惜一声,笑着提了茶壶殷勤上茶,神色间却有隐忧。

    这个小老板怎么会若有若无偏袒同情,甚至担心这伙强盗呢?

    按理说,有强盗出没,危机过客,必会影响本就不兴隆的小店生意,小老板应该痛恨这伙人,盼着他们早早完蛋才对。

    小老板机灵,觉察到疑问,苦笑道:“客官莫奇怪。俺这小店本就生意清淡,凑合开。打有了这伙强盗,衙役恶霸不敢来白吃白喝敲诈勒索,虽影响些生意,却少了......嘿嘿。俺是叹惜这世道翻过来了。”

    是翻过来了。

    应该保境安民的官府反成了祸害,护着恶霸,做着合法的强盗。应该害人的强盗却无形中保护了乡民。

    百姓生在此世,可笑,更可悲。

    赵岳理解地点头,看似随意地笑问:“俺看这伙强盗必是逼不得以才走上这条路,只怕是有曲折故事的。饭后消食,反正无事闲聊,掌柜地何不当趣事见闻随便说说?”

    小老板看看和善俊美的赵岳,犹豫了一下,笑应:“客官愿听,那小人就随便说说知道的,权当给客官解闷了。”

    “其实这事不是啥秘密,当时闹得挺大,附近几县多有流传......”

    故事很俗套,几千年间不知上演了多少回。

    这伙强盗是邻州人,为首两位,齐威、武定远是同乡,孔武有力,好耍枪棒,为改善生计,带着一帮好武的汉子出外谋生。

    赵岳猜测必定是冒杀头危险干私盐商,否则有什么好出路。

    乡中有个王大户,其子是县上主薄,趁着朝政日趋腐败,仗着盘踞本土多年,上下其手,几年间,良田广有,店铺不少,家业暴增。

    武定远有个哥哥叫武定城,和婆娘在家负责种田孝养老父,突然生了重病,武定远初次出外,当时不在家,无钱医治,老父无奈借了大户五贯钱高利贷,不想王大户欺老汉不识字,所签借据是按天连本带利翻一倍的,没等武定城病有起色,就翻到数百贯。

    王大户管家带人上门逼债,占了算计好的武家良田远远不够,又强抢有几分姿色的定城婆娘顶债。

    武父愤怒,上去撕把,被打断数根肋骨倒地不起。武定城怒极,挣扎着上去阻拦,被当场重踢吐血,半天就死了。

    半年后武定远回来,才知家早没了。

    连抢走的嫂子也不堪受辱,被折磨殴打后,伺机在王大户家投井自尽了。

    血海深仇如何能生吞忍受?

    上县衙告状。县令不理。告到州里,仍然无果。

    齐威怒道:“咱们都是响当当的汉子,生在天地间,难道就因为无权无势就活该含冤窝囊?定远的仇不报,还要咱们这些兄弟做甚?”

    官府不管。自己管。

    几十号汉子出外谋生一回,开了眼界,赚了些钱,胆子也横了,再也不肯贫穷窝囊地活着,手中有刀枪,当夜抢入王大户家,和护院恶斗一场,杀尽满门,抢了钱粮逃往预定的山中扯旗称王了。

    这一挑头,附近数百闲汉纷纷加入,但立脚未稳就遭到王主薄上告买通知府,被官兵围剿,连战数场,被弓箭杀得伤亡惨重,再遭到内部出卖,山寨被破,一路逃亡,死的死散的散,最后只剩下这几十号人。

    赵岳纵观上下五千年惨事,听完故事,只微皱眉不语。

    马灵虽是出家人,却脾气火爆,捏碎手中酒杯,怒目圆睁,虽然什么也没说,却显然恨不能立即就赶去杀了王主薄和诸狗官。

    赵岳回神,笑着拍拍马灵,起身道:“掌柜的,谢谢你的美味和故事。只是劝你一句,以后不要再随意流露同情,免遭杀身之祸。”

    小老板嘿了一声感谢提醒后,自嘲道:“小人贱命一条,没啥本事,只这对眼睛亮堂。几位贵客不是恶人,俺分得清才大胆说几句。”

    叹惜一声:“俺也是生活无望,朝不保夕,没招憋得慌。”

    这话让赵岳心念一转:“这家人品行不错,年轻机灵,也应该读过书,又有一手好厨艺,何不弄到梁山开酒店当探子?”

    想了想,还是等等再说。

    谁知那小老板突然跪拜在地,一个头磕下,悲声哀求道:“小人说实话,小人曾去过沧州闯荡,有幸见过小公子一面,认出公子身份。俺知道公子挂着恶名却是和家中菩萨长辈一样也是好人。小人夫妇在此地实在混不下去了,求小公子赐小人夫妇一条活路。当牛做马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五代梦〕〔萌妻十八岁〕〔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