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系统从天下第一开〕〔快穿之媳妇快到碗〕〔都市绝狂兵王〕〔末世爸爸〕〔命运:逆转未来〕〔天残道君〕〔万龙战尊〕〔洪荒混元路〕〔我的仙界老婆〕〔帝都狂仙〕〔演艺天王〕〔盛世权后〕〔召唤好可怕〕〔秘巫之主〕〔大秦从献仙药开始〕〔我有无数神剑〕〔极品小村民〕〔我有一座巨兽山〕〔血火铁〕〔她来时,南风撩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3节大雪无痕
    赵岳在暗中看得清楚,不禁摇头。

    那心腹当是趟美差,不用陪在大帅身边提心吊胆受拘束受罪,能立功,又能好好玩把繁华东京,喜洋洋带着大帅的信,率队上路。

    走到一处僻静山林处,突然有戴古怪面具的三骑骤然快马杀出。

    约荷?还有人敢在西军地盘截俺们西军精锐的道?

    区区三人也敢放肆,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拔刀弯弓,准备痛杀来犯者,都好笑地打量这伙胆大包天强盗。

    使剑的那位面具狰狞似地狱判官。看着威武阴森。

    使刀那位是个红黑花花脸面具。

    他们不认识这是京剧中的猛将脸谱。

    另一位的更古怪,一看就感觉很搞笑。

    他们也不知这是西方滑稽戏脸谱。

    当先的滑稽脸谱,功夫不滑稽,挥剑如电扫开乱箭,迅速逼近,扬手就是一把寒星,立马有七八位刘家侍卫惨叫,甚至落马,弓箭手少了大半,又是一把寒星飞来,二十刘延庆精锐侍卫立即只剩下十个出头。

    领头的心腹侍v,卫大惊失色,此时想退,迟了,想逃,不敢抛下囚车,稍一犹豫不决。那地狱判官赶近,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呼砸来,把心腹的脑袋当即打烂,死尸栽下马,吓得其他幸存者越发惊慌失措。

    赵岳闯近,双剑在手,左劈右削,追星赶月,挡者无不一招就倒。

    马灵随后就到,宝剑如轮,鲜血飞溅。

    榜样在前,陆铁犀较劲展尽平生所学,宝刀寒光耀目,重重狠杀。

    骄横拔扈惯了的侍卫一旦惊慌失措,满心只有恐惧,丧失勇气,彻底乱了阵角,比乌合之众强不多少,哪经得住三条过路猛龙的狠杀。

    不屑多时,二十一骑了账。

    王进一路自责着闭目垂头,心如死灰又庆幸老母没来,否则不堪设想,路绝了,静等到东京送死。

    突遇骤变,他睁眼一瞧,先是吃惊,后是羞愧地无地自容。

    他认出赵岳一行的衣服。

    赵岳的警告劝说都应验了,搞来搞去还得人家来救。

    三人熟练收拢战马。一绳连了缰绳方便牵赶。利索扒了战甲,收拾了战利品,把尸体丢密林深处,掩饰了一下现场血迹。这才破开囚车。

    赵岳笑道:“请见谅,没先放前辈,却是怕前辈想不开。”

    王进知道这个想不开意思多了。

    人家怕自己羞愧寻死,也怕自己还想着宁死当好人,阻止人家杀官军,更怕自己争当功臣忠臣,反过来帮官军抵抗杀死人家。

    真有点羞愧欲死之感呢。

    王进感叹一声,屈膝就想跪拜谢恩,却只跪了一半就下不去了。

    赵岳手如铁铸,拉他笑道:“杀人现场搞情义是不是太凶险了?”

    英雄大难不死,自当铁心横行。

    王进嘿了一声,恢复往日气概自信,以行动表明态度。

    四人齐动手把二十一具盔甲武器等都装囚车上,一蒙,拉着就走。

    人马很快远去。

    天寒地冻,四野无人。纯洁的雪花很快把一切踪迹掩藏了。

    当真是大雪无痕。

    在刘延庆美滋滋等好事时,赵岳他们又回到华阴县偏僻的史家村。

    知道王进一时拧不过忠君爱国劲,又处在尴尬沮丧迷茫等复杂情绪纠结中,赵岳照顾他面皮,涂抹了战马屁股上的西军印记,没有停留,立即带着史进挑选的二十一个部下穿上盔甲,带好武器,上马离开了。

    王进想再效忠大宋却是彻底无门了。

    由史进安慰劝导就够了。

    大冬天的也不便史家搬迁。

    利用这个空档,陈达杨春可以借机多学学本事。

    虽然收了王进曲折艰难了许多,倍加辛苦,却总算达到了目的。

    赵岳心情轻松,一路急赶前面过了年早走的少华山人马。

    那几百号人绝大多数是步行,快马兼程指定能在路上赶上。果然在快进入瀛州界的一处大山前追上。

    不过看到的形势不妙。

    有至少多一倍的山贼截住去路。

    闾铁牛、徐谨、潘迅、潘速一齐上阵,正和四个贼将斗得激烈,并且除了凶猛闾蛮子和对手杀得一时旗鼓相当,其他三人都被压制住。

    朱武布了个赵岳不认识的阵法防御,才避免对方贼众冲杀。

    马灵却一见心喜,这次不用剑了,挺刘延庆死去的心腹侍卫的画戟冲上去,接替了最弱的弟子徐谨,以戟对枪,很快杀得对手心慌意乱。

    赵岳用把军枪接替已狼狈不堪的潘速,全力发挥速度优势,抢先一枪把那贼将打落马下,以枪尖抵住其咽喉,大喝:“都住手。”

    其他三贼将大惊失色,连忙撒马后退,齐齐大喊:“好汉切勿动手。有话好商量。”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明知是沧赵商队,还敢抢劫?”

    和闾铁牛交手的汉子,紧握大枪横眉立目反问:“你又是何人?”

    “沧州赵岳。”

    四字出口,仿佛声有穿透魔力,远远传出去,似乎旷野起舞,群山回应,在寒风大雪中尤显威势。

    “啊?”

    四贼将只觉马上一身毛皮的英武少年双目如刀似电,闪烁着骇人光芒,如闯入仙境翻天的绝世魔王妖神,心中惊骇。

    “哎呀呀,误会,误会。俺们只当是假冒的,不想劫错了。”

    那三将不约而同翻身下马,一齐拜倒:“俺们认错了人,该罚,认罚。只求沧梁小霸王手下留情,放俺兄弟一马。”

    “你们还没回答问题。”

    “哦”

    先说话的汉子一拍脑门,赶紧报名。

    “俺叫雷震,他是倪麟,他是费珍,公子指着的是薛灿。此处是虎啸山,绿林好汉送俺们个浑号叫虎啸山四英四枪将。让公子见笑了。”

    “不见笑,召集你手下弟兄跟俺走。”

    “啊?公子所言当真?”

    “实不相瞒,俺们不但在此落草,还此前就有人命大案在身,杀官的大罪,都是官府通缉要犯,走投无路才在此占山为王。公子想拿俺们立功上法场?还是有法子护得俺们过新生活?”

    “废话。要杀你们还用罗嗦?一枪一个解决,剩下的有何难?”

    “哎呀,也是。公子少等,山上人数较多,东西不少,比较麻烦,要耽误点时间,俺们这就去收拾。”

    四将急急去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赵岳也不监看,命令部下立即开拔,加快行军速度。

    亲自断后。

    队伍去得远了。虎啸山上千人马忽拉拉赶来。

    老大雷震道:“劳二公子久候了。俺们这是最快的了。笨重杂物都弃了。山寨也没顾得烧。”

    赵岳点头:“没烧就对了。以后谁落难也可有地方遮风挡雨。”

    四将齐道:“公子慈悲有理。”

    这四人的关系还真铁。

    决定命运的事,一人同意,三人不犹豫。

    赵岳想起了他们是谁,又见相貌目光端正,习武资质不错,年轻轻可堪培养,义气痛快,都是西北好汉子。他爱惜人才,当即收了,同时可削弱田虎势力,准备训练提升好了,日后派四将做林冲的副将。

    一路行进,说了打算,四将兴奋了,纷纷表达忠心。

    赵岳好奇问:“你们怎么那么轻易相信俺?就不怕俺冒名骗了你们?”

    挨了赵岳一枪杆的薛灿笑道:“能如此少年英武,气度如神降,天下没第二人能模仿。敢冒沧梁小霸王之名?没人敢那么做。”

    赵岳好笑道:“俺居然这么有名这么可怕了?”

    四将异口同声:“河北西路,莫惹田虎。大宋天下,莫惹小霸王。绿林好汉口口相传,是个人物就得有这常识啊。”

    ........

    飘飘扬扬的雪花把这路人马路过的痕迹也湮灭在寒风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今天也没变成玩偶〕〔金珠传说〕〔一枪爆头〕〔极品透视医仙〕〔位面之狩猎万界〕〔传奇法师莫林〕〔神级上门女婿〕〔斗罗之乱神传说〕〔一婚二宝:帝少宠〕〔玄灵霸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