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凰女〕〔都市灵剑仙〕〔保护校草大人〕〔锦约〕〔老婆比我先重生了〕〔我真没想入赘〕〔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我成了一条锦鲤〕〔手术间里的自走棋〕〔游戏王之背后灵系〕〔末日矩阵〕〔蓝白社〕〔洪峰〕〔汽车大时代〕〔我爸真是大明星〕〔小小小男佣〕〔宋伊人宫凌夜〕〔神工〕〔重生千金逆袭路〕〔重生之我要上头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4节田虎的刘邦情结
    太岳山上,河北西路绿林最大豪强田虎的“聚雄”大厅中。

    田虎挺胸叠肚,叉着大腿高居主座,好一副英雄带头大哥的气派。

    他本是沁州武威城附近的猎户,粗鄙少文,只因体格粗壮,心狠手辣,胆大包天,仗着亲兄弟田豹、田彪都勇武过人,族弟田实有点子,发小陈凯、池方都有不凡武力,更有亲娘舅何彦呈带九虎子何常、何远、何春、何昇、何奎、何定、何乐、何玉、何班相助,在乡间实力颇大,横行霸道,本土无人敢惹,久了就眼热权贵奢华生活,不甘穷贱,暗中为非作歹,无所不为。

    田虎不识多少字,却自负是刘邦式英雄,最爱听说书的讲古,对改朝换代草莽英雄崛起成王成帝的故事着迷,对政治关注并有所敏感。

    随着道君荒唐日益加剧,奸臣当道,朝廷日趋腐败无能,贪官污吏日益贪婪猖狂,打着为国为公旗号,披着官衣横行不法,为所欲为。

    田虎注意到周围乡邻若不是能闯沧州救活路,不知有多少人早已被相互勾结沆瀣一气的官府土豪地痞恶棍搞得家破人亡。

    可区区沧州一地︽,再有机会,岂能救尽天下万民?

    他判断(盼着)大宋要亡,被道君这么肆意玩下去,民怨日沸,大宋迟早会崩溃,不亡也会陷入剧烈动荡,从此陷入困境泥沼难以自拔。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朝堂衮衮诸公浮在上头,不接地气,还在一门心思争权夺利,不知天下将翻转时,底层民众即使麻木不仁也已感觉到世道闹不好要变了。

    官府纲纪混乱,对地方控制日益乏力,民不聊生,盗贼四起。官府对盗贼无视甚至束手无策,田虎就是受益者,当地官吏不敢正视他。

    此不正是乱世将至英雄崛起之时?

    感到翻身的机会来了。

    他喜出望外开始带兄弟亲戚积极行事,先勾结煽动收服了另一伙大恶张雄、项忠、徐岳,开始了明是武威城中富户,暗中占太岳山为王的生活,开启了内有亲兄弟及亲娘舅帮趁,外有结义凶悍诸兄弟呼应的时代,从此财源滚滚,小日子越发过得嚣张滋润,野心也越发强烈。

    偶然一个机会,田虎结识了一个叫房学度的落第书生。

    此人科举不得意,对朝廷一肚子怨恨,颇有心机,擅能谋划。

    田虎大喜,当即收为心腹军师,发展越发顺利。

    在房学度积极参谋下,他又相继收服了乡野豪强寇氏父子寇孚、寇黎、寇琛;云宗武、云宗善;伍肃、伍完这两对兄弟,以及昔日私商同道徐威、张礼、赵能、任光、方顺等,势力越发大了。

    田虎尝到“礼贤下士”的甜头,开始有心装象。

    后来果然以大方仗义和豪气壮志结交收服了位云游至此的野道士。

    这位道士道号玄真子,三十多岁,形貌颇不俗,剑使得好,本在泰山学道,胸具八、九玄机,熟读六韬三略,行兵布阵似乎无有不精。

    他到来后,先帮田虎练了只五百人的精兵护卫骨干,号黑甲军。

    田虎狂喜,刘邦情结发作,想起说书的所提初汉三杰旧事,模仿汉高祖风范,称其为虎之张良,房学度当不了韩信,就成了虎之陈平。当务之急只差虎之萧何了,如今也有了目标,就是同州商人范权。

    玄真子有没有张良之才,能不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有待事实检验,但确实有才干,更有干劲。

    他为报答知遇之恩,练兵后积极为田虎招揽好汉,利用道士身份的便利,四处游走鼓吹田虎是真命天子,先后收了沈骥、耿恭等山贼。

    此时,玄真子满面春风对田虎道:“盟主,贫道此次出行,有幸又招揽了数路英雄。”

    指着人数最多的一伙。

    “这五位是吕振、傅祥、顾恺、管琰、管士元。管琰、管士元还是亲兄弟。吕振兄弟善耍铁棒,因九节鞭使得好,江湖人称九头鸟,有万夫不当之勇,当真英雄。其余四位也是当世好汉。”

    五条凶横汉子向田虎齐拱手。

    田虎摆出刘邦架式,装模作样下位一一抚手接纳,亲切笑言。

    玄真子再指其他四位,笑道:“这几位英雄是凤翔、王远、薛时、孙琪,都是咱们河北西路出了名的英雄豪杰,手下都有帮弟兄。”

    田虎久在绿林,消息灵通,听过四人名头,大喜,好一番客套,装刘邦,吹了壮志豪情和共享富贵的义气,当即摆宴盛情款待......

    私室内,玄真子对微醉的田虎道:“这次收获不小,却有失手。虎啸山那股不小势力,不知为何突然失踪了。等贫道去时,只见山寨中粗笨杂物弃之满地,山上空无一人,也无打斗痕迹。看情形不是官军围剿的结果。大冬天作战,军大爷也不会受那份罪。似是仓促间紧急离开了。那里是偏僻山区,又正值寒冬,四野无人,居然无人知道去向。”

    田虎打了个大大酒嗝,酒宴上被新旧部下吹捧而暴涨的牛气劲尚在,此刻酒劲上涌身心如在云端,仿佛已经天下在握,只等登基称帝。

    他满不在乎道:“不就是狗屁四枪将么?俺看他们单个没个响亮名头,四个加一起才称点斤两,指定没大本事,没收就没收,没什么大不了的。那千把人丢了,指不定是少招了群乞丐废物,还省了粮草。”

    玄真子却把这当成是宽慰,心里感激主公体谅,就把田虎的粗鄙当刘邦的风范,笑道:“贫道也不当事,只是说的失手不止这一宗。”

    田虎晃着昏沉迷醉的脑袋道:“哦?还有事值得军师惋惜?”

    玄真子叹惜一声道:“鸡公岭下出现两强人,一个叫撼天神欧阳寿通,一个是盖天神盖天锡。二人结义,带着百八十人,明为良民,暗为强盗。乌鹫山冒出个杀出西蜀来此占山的搅天神颜树德,结拜了个兄弟浑天神王天霸,势力已不小。此四人个个武艺惊人,英雄了得,不是贫道今天引来的好汉能比的。不能为盟主招至麾下,当真值得惋惜。”

    田虎却大笑着拽文道:“军师勿如此心急。”

    再说就露出粗野了。

    “河北地盘上的好菜,谁敢争去?他们再能耐,还不是咱们锅里的食?咱们多给几次脸。他们今日不来,明日不来,早晚必来。”

    玄真子点头:“此事是尚有回旋余地,还有机会。”

    “另一事却是黄了。”

    田虎昏昏欲睡,只嗯了声。

    “奸商范权确实有理财之能,为人却甚是刁滑可笑。贫道数次鼓动招揽许诺,他要够好处,看盟主日益势大已现霸主气象才点头,转为热情,主动要和盟主结亲,想谋更大的权力。他闺女年方十八,长得花容月貌,据说也颇有理财之能,常帮范权处理生意。范权当奇货可居。”

    田虎一听美人,顿时来了精神,几乎闭上的眼睛瞬间大睁。

    玄真子只顾说事,“这本是好事,堪称美事一桩。不想他闺女代父出了趟远门,去了瀛州,却失踪了。估计和辽寇此次入境抢掠有关。”

    大美人没了。

    田虎顿时泄气地一萎,不快地问:“邬梨那头呢?”

    “那头的亲事尚在商谈。但贫道看有把握。”

    田虎这才高兴了。

    邬梨的老生妹妹据说是祸水级的红颜,艳名在外,能骑在垮下.......

    玄真子笑道:“邬梨本事了得,非常贪财,也好权,不点头,贫道看他只是不敢轻易跟咱们走,在旁观形势发展。只要咱们势力再大些,起事称雄,大业在望。他那种人自然会上赶着把妹妹送予盟主享用。”

    他心里清楚:邬梨妹妹和其兄一样贪财势力眼,眼里只有钱和享乐。礼仪廉耻,那是什么?不值一提。这种女人天生是势力者玩物。

    又扯了些别的。

    “盟主,贫道与大豪李天锡,刘克让,郑芝瑞等已扯上关系,要进一步”

    呼噜,呼噜......

    不想没了美人之事醒脑,田虎已经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五代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