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5节粗汉成大事(上)
    _________诸君,中秋团圆快乐。

    东京城。

    开封府排军王庆今天高兴。

    前几天气运不佳,大赌大输,小赌小输,连赌连输,亏了不少,今天时来运转,小输大赢,不但把前些天赔的赢回来了,还返了几翻。

    二百多两散碎银子,一钱袋装不下,丢入随身包中才收拾了。

    沧赵一直引领时尚实用风潮,首创的这种随身小包真是方便。

    “弟兄们,走,跟俺吃酒痛快去。”

    得部下七个军痞跟班热烈响应,王庆意气风发,拽开大步离开赌坊,来到街道上亮出王八螃蟹步,大摇大摆走向附近最好的酒楼。

    东京城中这么走路的可不止是高衙内那种人。

    走路属螃蟹的还有王庆这种军痞、市面的地痞恶霸。

    还有——道佛神职人员。

    道君好玄道。道门自然而然牛气冲天。

    京城佛门一样牛叉。

    传统上,王公贵族信这个的更多。大相国寺可是皇室供奉的。

    当然混得好的》,出名的神棍有横行资格。瘪三道士和尚照样挟尾巴。

    王庆一行排开个大面,一路横冲直撞向前。路人纷纷躲避。

    迎面来了两神棍。

    奇特搭配。一僧一道。卖相不俗。

    道佛二教一向可是死敌。也不知他们是怎么凑一起了,貌似很铁。

    和尚肥大,满面春风般笑容,象极了大肚子能容的弥勒菩萨,让人一见就不禁心生喜意,只是眼神流露着一丝凶戾淫邪,腰挎戒刀,让人感觉这是位有降魔伏妖手段,随时能化身怒目金刚行霹雳手段。

    道士也不凡,背长剑,手执雪白拂尘,步行飘飘,仙风道骨的。

    这二人穿着不错,一看就知是混得可以的,仿若佛陀与道仙相伴下凡游历人间。

    他们慢慢行来,眼见王庆一伙横着来了,不避必定相撞。

    道士一眯眼,仔细打量着。

    那和尚脸上笑容不变,眼神却变得凶狠,步伐加快,也拽开了螃蟹步,晃膀子过来,很明显是要以螃蟹对螃蟹,看到底是谁更螃蟹。

    双方斗着气,迅速接近。

    王庆的跟班在此关头却缩了,一个个自觉地收缩横行面。

    倒不是怕这一僧一道组合战斗力爆表,打不过,而是怕招惹。

    东京神道人员凡混得好的,比高衙内这类都难惹。

    冲撞了衙内,不过是挨顿收拾,吃些皮肉苦,若认错及时,态度好,嘴巧点哄得衙内一高兴,说不定衙内一笑就挥手放过了。

    若惹了名士道僧,轻则抓入官衙狠狠收拾,重则性命都可能不保。

    要知道,招惹衙内只是招惹一家,犯神道名士手,表面他无权无势,可背地里,谁知道有多少权贵迷信捧着他们?

    一惹一大群呐!

    也许仅仅是为了房事不利寻事发泄一下邪火,展示一下态度和权威,这个权贵吱一声,那个权贵打个招呼,你还想有活路?

    能耐大的道僧能轻易上纲上线,以冒犯神灵亵渎神佛说事,能搞得皇帝都过问。如今的神徒,即使当朝宰相也得忍气吞声退避三舍。

    小小府军卑贱武夫敢挑衅?

    杀头小事尔。

    王庆却胆子大,感觉部下丢了他面子,王八脾气上来了,继续横行,并且目光挑衅,直冲那和尚。

    双方仅距离几步之远时,胖和尚收笑,手按戒刀。

    王庆冷哼一声,扬眉撇嘴:会神神叨叨骗人不不起呀?

    你敢当众耍横耍狠,有违佛门出家人的慈悲大度,俺王庆就敢打得你吃屎,揭掉你的神皮。把你的无能和臭名传扬得满东京都是,让你立不得脚,再也横行不起来。也让满东京都知道一下俺王庆的厉害。

    眼见双方要相撞,冲突在即。

    道士突然止步,随即笑微微很有风度地向旁边让开了道路。

    和尚愣了一下。

    他正蓄势待发,准备出手好好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军痞贱夫。牛鼻子怎么就让了?

    心里不快,却也跟着收了凶狠,菩萨般笑容再现,退让到一侧。

    他清楚道士比自己脑子好使,相伴讨生活,一向由道士拿主意才一直安然无事且过得不错,久而久之习惯了,也认定道士必有道理。

    过路的看到这一幕,都赞王庆英雄,敢连道佛一起得罪。

    王庆越发得意,瞥着僧道不屑哼了声,正要带胆子壮起来的部下耀武扬威昂首挺胸横行而过。

    道士突然开口了。

    “壮士且慢。”

    王庆一扬眉头,斜视道士:“臭道士,你在叫军爷?”

    不服就打过。

    让俺开开眼,见识一下你们出家人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神奇本事。

    道士一笑,对侮辱不以为意。

    “贫道正一,因善察人间玄机,人称过天星。这位是贫道的佛门挚友净空,普渡众生(美人)入极乐(男下地狱),人称黄面菩萨。”

    王庆哼哼两声:天星菩萨又怎样?

    挑眉示意:你继续。

    正一道士微笑打量着王庆片刻,突然一叹道:“不想偶然游逛至此,居然从这东京城平民陋巷中走出位当世奇人英雄。”

    王庆一愣又撇嘴,心说:知俺是英雄?算你这牛鼻子有眼力劲。

    他的神情,正一看得清楚,微笑摇头道:“贫道观壮士对自己的命运前程仍一无所知啊。”

    “原来是想算命要钱那?痛快直说不就得了?庆爷高兴赏几个。”

    王庆这个不屑啊,直接就奚落上了。

    和尚笑容一敛,眉毛立起,显然动了肝火。正一却仍是微笑摇头。

    “贫道不要钱,只是看破壮士有如此贵运,一时忍不住罢了。”

    “呵呵,那军爷就给你机会,听你说说。”

    正一道长收了笑容,变得肃然庄重,好一副世外高人风范。

    “天寒地冻。贫道有话就直说了。壮士有王爵之命啊。”

    “嗯?”

    别说王庆了,就是他部下和过路听景的也诧异了。

    大宋异姓不得封王,这是人所共知的。

    这道士这么说,不是明显在瞎扯?

    要扯,你靠谱点好不好?

    “王爵?哈哈........”

    王庆大笑片刻,收声嘲讽道:“道长不说得震死人誓不休啊。”

    正一皱眉道:“壮士不信就罢了。日后自见。贫道只是看你浑浑噩噩沉沦区区小军不知机缘,有些感叹罢了。”

    两个罢了说得王庆也疑神疑鬼起来。

    他父亲王砉是东京大富户,专一打点衙门,唆结讼,放刁把滥,排陷良善,因此人都让他些个。

    这一世界中,王庆仍是东京小小排军,却不是副,而是正。

    也许是沧赵崛起引起的一些反应和改变。赵公廉这位年轻轻平民榜样久居东京,就在眼前闪耀。王庆仍是浮浪子弟,行事却多了点理智,好赌自然仍是输多赢少,只是肆意挥霍轻了,没败得掉家。因他家有钱打点,开封府就用王庆顶了正缺,让原本要上的张斌当了副排军。

    王庆此刻想到的是他爹曾经多次提过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海神大人在上〕〔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穿成年代文里的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