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材逆袭:鬼帝的〕〔穿越到游戏商店〕〔最强上门女婿〕〔七等分的未来〕〔影帝重回十八岁〕〔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蜜婚娇妻:老公,〕〔从观众席走向娱乐〕〔许你浮生若梦〕〔经年情深:苏律师〕〔帝国老公狠狠爱〕〔99次翻译:吻安,〕〔剑域神王〕〔诸天万界神龙系统〕〔都市有神王〕〔大魔王又出手了〕〔剑骨〕〔末日赘婿〕〔妖孽高手〕〔自在神医逍遥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6节粗汉成大事(中)
    ——————拜谢小贼兄弟再赏。使使劲三更

    原来,王砉梦虎入室,蹲踞堂西,忽被狮兽突入,将虎衔去。王砉觉来,老婆便产王庆。这个儿子渐大,虽不正经,大混账一个,却生得身雄力大,武艺了得,相貌堂堂,人也聪明胆大,象个能干点大事的。

    所以王砉对唯一的儿子寄予厚望,提这一段就是想引儿子有所作为,至少要儿子少耍二虎少败家气死父母。

    当然,他不会提虎被狮子衔去。

    那多扫兴打击人啊。

    失去教育引导意义。还不如不说。

    话说回来了。大宋异姓也不是绝对没机会封王。

    朝廷可是有收复燕云者封王一说的。这个,东京人大多知道。

    “难道俺是白虎星君下凡,当真能干番惊天动地大事位至王侯?”

    王庆自付,再看道士就顺眼了许多,也多少相信了。

    但还要搞明白点。怎么就能飞黄腾达?

    “道士,你瞎说哄俺开心有啥好处?”

    正一有点道行,更擅长察言观色,看出王庆已5,经联想不少相信了。

    他深通玄虚之道,见好就收。

    微微一笑:“贫道吐露了天机,一时的心痒已解。告辞了。”

    王庆被勾得心痒了:别走啊。

    皱眉想了想,打开随身小包,把那包银子丢给和尚。

    看和尚要丢回来,王庆摆手道:“相逢是缘。区区银子不当事。”

    正一看王庆态度坚决,摇摇头笑道:“也罢。接你一点善款济世人。贫道就泄露一点天机还你此善。”

    向王庆招招手,“法不传六耳。壮士附耳过来。”

    王庆依其言。

    “且记,不日有场灾骤降。壮士当心些。”

    见王庆露出的不是警惕感激而是怀疑之色,正一轻摆拂尘又低笑道:“不过壮士命运大势已定,此灾说不得就是转机。更说不得飞黄腾达就此而起。壮士是猛虎,脱得东京牢笼方得势。总之心放宽。”

    猛虎之言正中王庆心事,让王庆更信几分,顿时沉吟起来。

    正一向王庆微行一礼,低声道:“此礼是预祝壮士功成,也是代天下苍生感谢你的功业。有缘千里再相会。告辞了。”

    说完展开行云流水步,飘飘而去。

    净空向王庆竖掌念声迷陀佛,也告辞慢慢跟着走了。

    王庆眼望僧道结伴飘然而去,呆视出神,脑海里浮想联翩。

    部下一军痞会错意,上前表现:“军头,你看出他们是骗子了?小弟也感觉他们不是东西。要不要弟兄们追上去讨回银子?”

    王庆惊醒,不满地瞥了那汉一眼。

    “你懂个屁。银子,银子,瞧你那小气样,能做得甚事?不就是百十两银子么?庆爷高兴给。钱财算个屁?今去,明又来了。”

    那汉讨了个没趣,讪讪笑着说:“庆爷教训得是。”

    其他军痞凑趣:“咱们军头是什么人呐?东京城出了名的英雄好汉,胳膊跑得马,肚里能撑船,提起来,哪个不挑大拇个?”

    “是啊,是啊。小人没出息,那能比的军头?只愿军头成了王爷能念弟兄们追随一场,到时能赏口饭碗,让小人也能风光风光。”

    王庆这才笑道:“都是弟兄。有俺王庆吃肉。弟兄们也不会干喝汤。走,咱们吃酒耍子去。”

    军痞都道:“庆爷仗义。弟兄们甘拜下风,生死追随。”

    另一头。

    净空拈着沉重的银子,笑得越发象现世佛陀。

    “还是道兄高明。三言两语就哄得那傻军汉这么多银子。”

    正一得意一笑却道:“佛兄谦逊了。不过,贫道不全是欺言。”

    净空疑惑地嗯了一声,随意问:“难道还有什么说道不成?”

    “自是有说道。”

    正一看看净空,心中鄙视:你这个佛门弟子,除了当初年少为弥,不得不跟着学了些经,能念几句充场面,还会什么?

    整天想的都是参欢喜禅,眼里只有银子美色,成了猪脑子。

    若不是你生得好卖相,能撑撑场面,更心狠手辣,必要时总冲在前面杀人灭口抢掠财物,帮着解决些麻烦。贫道岂会和你为伴?

    “呵呵,佛兄慧眼看透几千年,会不知自古粗汉成大事的理?”

    净空倒也不装,直接摇头:“小僧不如道兄通透。道兄说说?”

    正一满意一笑,卖弄道:“这么说吧。你看历代开国帝王,除了汉武刘秀,还有哪个是书生成事的?”

    净空识几个字,脑子里只有年少被强灌的一些佛经,不知历史。

    他不想再露丑在正一眼中跌了份,转问:“道兄所言有理。只是,东京声色犬马,军纪败坏。象刚才那种军痞小军头,东京城不下数万,现在哪个不是充大爷横行街头。怎么只说他不凡?”

    正一卖弄道:“佛兄不可迷于表相。那军汉敢挑战权威,胆子奇大,这是成大事的第一条件。他又生得雄壮有力,敢迎刀而上,必定武力不凡。第三,你看他行事作派”

    说着指指净空收好的银子:“不说他有视钱财如粪土的气度,也是个豪气大方的主。这样的人最是能结交天下。一有机会必能成事。”

    净空不屑道:“他若不是傻大胆,给银子大方,说不定是家中不缺钱财。若只是个好赌穷军汉,看他豪气大方个屁。”

    蠢秃驴岂懂慧言?贫道和你说不着。

    正一也不和净空争执,只笑道:“佛兄看当今世道如何?”

    这个净空倒是堂口就来。

    “自是混乱不堪。否则哪有咱们弟兄的舒坦混头?”

    正一道:“这就是了。”

    “当今有乱世之象。天下盗贼四起。你我一路行来,遇到多少?象那军汉死呆东京城中,即使家中有几个钱,也休想有出头之日,若是离开这个牢笼,以他胆量本事,又不服压,养成干羡慕眼馋导致想挑战权威的脾性,一旦被逼,必定挺身造反,难说混不出名堂。”

    “书生?”

    “做事习惯前思后想,顾虑重重,机会来了,反不如粗汉那样想到就做,心血一起就敢闹一闹,只要活得痛快,龙潭虎穴也闯一闯。轻生仗义,干脆利落反倒成了事。多智书生反只能陪衬追随俯首听命。”

    “贫道说那军汉近日有灾祸,也不单是哄他好拿走银子。”

    “常言道乐极生悲。此地是东京,强横者多如牛毛。以他那卑微身份和德行,眼下明显是得意忘形,很容易闯祸,必定受难不远。”

    这么一说,净空也感觉有理。

    “你说那军汉有王爵命,原来是指他可能是个草头王?”

    正一得意洋洋笑道:“不然能是什么?”

    “收复燕云,狄青都不行,能轮到他?正途,哪成王去?轮到他,就凭当今的大宋皇帝权贵和西军老朽,也没那壮志实力。”

    说着突然眼睛一眯,又道:“若有能做到的也必定是新贵沧赵。”

    “沧州赵家?”

    净空和正一去过沧州,知道其厉害。

    盐山及附近的清池等地面,凶横惯了的辽骑也不敢轻去的。

    点头又摇头:“沧赵是厉害,却不见得能成啥事。你说粗汉成大事。赵公廉也是儒腐书生,不过是凭皇帝恩宠才敢对内耍点狠劲。”

    正一这个鄙视啊。

    猪啊!

    他娘的说的就是你。

    那赵公廉挂个文成侯就是书生?

    书生敢只带废物厢军出城硬战凶猛辽军,并且一战而胜全歼敌军?

    )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今天也没变成玩偶〕〔金珠传说〕〔一枪爆头〕〔极品透视医仙〕〔位面之狩猎万界〕〔传奇法师莫林〕〔神级上门女婿〕〔斗罗之乱神传说〕〔一婚二宝:帝少宠〕〔玄灵霸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