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墨〕〔道祖,我来自地球〕〔垂钓之神〕〔重生为王〕〔重生当首富继承人〕〔龙婿当道〕〔第一宠婚:律政娇〕〔快穿之醋王系统总〕〔万古神帝〕〔狂兵赘婿(上门女〕〔罪鬼之证〕〔无限之次元幻想〕〔赘婿无双〕〔人间欢喜,皆不如〕〔影后的嘴开过光〕〔夫君不要带球跑〕〔最强医仙混都市〕〔都市超品圣尊〕〔至尊狂兵〕〔从西伯利亚开始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2节逆天者
    清晨演武场上有上百个孩子在习武,其中还有西夏、辽、西域、大理的,甚至有几个中西亚少年,都是无量拐来的或贫或孤的优秀者。

    眼望上下五千年,赵岳做着眼下的事,更着眼于未来。

    这些孩子就是着重培养的未来军事骨干。

    赵岳大多认识,却常常在外,在家主要做科技指导和研究,习武也未必在一起,这些少年又不断加进来,所以只叫得出少数名字。

    比如牛皋、杨再兴、汤怀、张显、王贵、徐庆、傅选、李宝、孙彦、孟德、焦文通、岳飞的弟弟岳翻等。

    已五六岁的调皮两侄子和大外甥在家上学,也在其中练武。

    杨再兴是在南方找到的,因小小年纪却调皮很能打,被当地情报网发现。他爹还是个浙江小官,现已弃官在这里干。

    徐庆等人也是差不多原因找来的。李宝还是个弄水好苗子。

    历史上岳飞的跟班基本凑齐了。

    差个最主要的大将张宪和岳云一辈,却还没出生。

    师傅放开态度,教这么多孩子习武,用的也是套路。1,

    他这一门武功练成,自有套路,只是千变万化,不是固定的一套。教出的徒弟各有各的打法。对手只知厉害,看不出是一师所传。

    教套路简单省事。百万人也能教。能学到多少就看个人的悟性。

    鼓励了一番勇武少年们,赵岳转眼注意到一个年纪比自己还大的,很面生,就笑着问他:“新来的?你的名字大家知道么?”

    那少年很利索地敬了个军礼,大声道:“报告师兄,俺叫张浚。三点水浚。是孤儿,本要去投靠亲戚讨生活,是无量仙长救助了俺家。”

    “张——浚?”

    赵岳仔细打量。

    这孩子会不会是历史上的中兴四将之一?

    那家伙有军事才能,只是私心太烂,太官僚太好享乐。

    中兴四将中,刘光世更烂。同样西军将门出身的刘锜比刘光世强多了。韩世忠据说也有好欺部下将领妻的封建泼皮军阀毛病。

    这三人大节不失,在民族危亡之时没有屈膝投敌,纷纷奋力反抗。

    只有最年轻最能打的岳飞称得上是完人。

    赵岳因此最看重岳飞,当亲兄弟,不是首先看重有大用。

    这是人格的魅力。

    他为此更反感儒家,干说不做不说,还总是单方面空话。

    道德约束力太低,对上权力、利益、自私、无耻,什么也不是。而且约束的是基层朴实草民,对封建统治阶级只是工具。

    当物欲泛滥,人至贱无敌和黑厚流行,贱人以犯贱为乐为能,道德只是践踏破坏的对象,好人的枷锁和心中的痛。

    控制社会秩序的是制衡的体制和严密司法。靠道德和领袖个人操守,一时有效,随时会变。儒教上升到国策纯是愚民。

    无法深究印证到底是哪个张浚,也没必要。

    在新体制下,别说张浚,就是大哥当上皇帝想胡来也行不通。

    表扬了张浚适应快,在师傅和无量道长笑眯眯注视下,赵岳拜别。

    想了想又不放心地去看看还在睡觉的小妖。

    小家伙昨晚一听赵岳要离开,半宿翻来覆去,最后抵不住困倦才睡了。早晨,赵岳一起,她就惊醒了,眼巴巴盯着赵岳。

    轻轻进屋。

    小家伙被子蹬到一边,倦着小身子还在睡。

    火炕很热。有暖气,屋里不冷。但这样睡时间长了难免生病。

    赵岳轻轻拉上被子,轻轻摸了把小家伙的额头,最后向母亲辞行。

    他前脚出屋,小妖立即睁开了眼睛,脸上的神情安然不少。

    而赵岳边走边好笑地摇头:这小东西眼尖耳灵,听到我过来,不动声色地蹬被子装睡试探,简直是真妖,这大点就有好深的心机。

    他不知不觉在这个世界也有了牵挂。

    古代,家人要出征是极讲规矩的。

    隆重,临别决不可说泄气话。再担心难受也要藏在心里。

    赵岳很了解母亲,几句就把母亲脸上极力隐藏的忧虑消除了。

    “娘,孩儿非凡。船坚士勇,收拾海盗不过是吃点零食。”

    张氏满眼骄傲嗯了声:“知道我儿能耐。”

    赵岳笑嘻嘻道:“娘很快能看到孩儿为娘建立的崭新世界。那里气候温暖,风景秀丽。孩儿要建座世人一看就呆了的花园城堡,有电灯、电话、空调......娘成了皇后,住那里想要什么就配上什么,出行视察坐小汽车,无比方便舒适。闲时带着相机拍拍照,永远留下娘的绝世风华,从此和爹过着世上人人羡慕的生活。”

    说得张氏不禁笑起来,点点幼子的额头:“你就吹吧。”

    赵岳嘿嘿着,却真不是吹。

    流求很热。怕家人不适应。初级空调是优先制造出来了。简单的照相机?那有什么难的?

    此行,他有目的,多带了十个侍卫好方便支配。

    和送行的人抱拳辞别,翻身上马,赵岳的心立即恢复成钢铁。

    “驾”

    一行十六人带着家人的担心飞马而去。

    张氏给小妖穿鞋子,准备带去吃饭,察觉小妖眼中的忧虑,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感染了她,笑着安慰小妖也是安慰自己:“没事的。岳儿很快就能打胜归来。你要过得快活,长得胖胖的。岳儿才会高兴。”

    小妖点头。情绪多少好点。

    张氏点点她小鼻子笑道:“小妖,以后就叫我娘吧。我会象你亲娘那样照顾好你,好不好?”

    小妖闪闪眼睛,慢慢点点小脑袋:“好。谢谢娘。”

    张氏听到谢谢,不禁笑道:“小东西,不要那么乖好不好?你象岳儿一样神秘逆天太懂事,这样当娘的严重缺乏教育的快感啊,呵呵”

    听着快速离去的马蹄声,无量笑问:“道兄不放心?”

    无名眼望灰暗天空半晌才道:“总有点心惊肉跳,以前从无。”

    无量永远是风度翩翩的笑模样。

    “李横确实是蛟龙,就是陆战也少有对手。道兄,如此神秘强人,他不会是你随手教过又丢弃的吧?”

    无名摇头:“世上总有逆天人物存在,谁知道是怎么形成的?贫道的祖师就是。俺倒是有个逆徒,不但不守道规,还做行者打扮,化名无戒行凶为恶,以人顶骨做佛珠。收岳儿前那趟北方之行就是赶去追杀他。那小子熟悉地理,逃脱了。若敢回到中原,交岳儿收拾他吧。”

    说着扭头瞪眼:“俺帮你敲打好弟子。你难道不该帮俺做点事?”

    无量笑道:“李助当初剑法有成,开始目中无人,贫道纠改不了,道兄打击他清醒,如今做人做事都象那么回事,武艺更天天苦练,大有长进。不过,道兄当初踩乎贫道可是很得意。这样就抹平了。”

    无名大笑:“谁让你介绍的小家伙太难缠?不踩你显俺的本领,小家伙哪会心动拜师?”

    无量点头:“小家伙确实非凡。贫道都怀疑他真是神灵转世。反正他就是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太神秘。贫道自负眼力,却也看不透他。”

    “道兄你看,他不毒舌不说他感兴趣的,就不擅长言辞。不能因需要而能说能装,这种人不适合政治。可规划大局,用人,谁敢匹敌?”

    “龙口煤矿,你我都偷偷去过。”

    “负责管理的邹氏叔侄就是乡下混青(混日子混账青年)泼皮,有点武力胆量也没啥稀奇处。可你看小家伙见一面就敢这么要紧的事全权委托。叔侄二人还真就能把上万人的矿业打理得井井有条。”

    “挖煤的可都是凶恶刁顽之徒,让贫道管也头疼。可见小家伙的眼力。你再看时迁,一个毛贼,小家伙就是能用他担大任建功勋。”

    “更古怪的是,他似乎长着双透视眼,当真能观过去,窥未来,知人命,更似乎有改变他人命运之能。”

    “道兄,你不通测算,却自有神奇感应,不会不知这里所收的大将,包括小家伙最喜欢的岳飞本应是短命暴死之人吧?”

    无名嗯了声。

    无量仰望天空笑道:“贫道每次回来总能感觉这里的煞气比上一次重,而观那些大将的面相,却感觉他们脸上的死气似是在日益减轻。嘿嘿,这就奇怪了。死气和煞气是相伴的,通常一地死气多,煞气才足。阴风起煞气么。这里却改变了规律。似乎死气转成了斗志的煞气。”

    无名得意地嘿嘿几声,却道:“小家伙就是湾潜水,别看得玄乎。他用人不按贵贱,分类,邹氏和时迁是分类中的分类。小家伙说社会是部机器。人是部件,都有用。破坏社会的换个位置就好。挖煤只是其一。他损招多着呐。你别管他神不神,知道他冷酷中蕴藏慈悲就好。”

    随即又拧眉问:“你不是号称神算?没算出小家伙此行结果?”

    无量嘿一声:“御神算以测无常,非人能为。贫道算得他此行有险,却也难知结局。依贫道看,就依天意吧。”

    ————————诸君节日快乐。

    请容俺也稍歇歇,放松一下,透透气。今、明都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