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凹凸世界:神降临〕〔天赐良缘之追夫记〕〔帝国败家子〕〔旺门佳媳〕〔重生之女将星〕〔病娇毒妃狠绝色〕〔陆太太的甜婚日常〕〔今天三爷给夫人撑〕〔麻烦请叫我上仙〕〔凤求凰之引卿为妻〕〔八荒猎龙记〕〔猎人之卡金的玉〕〔精灵之我的亲和力〕〔诸天道祖〕〔五零的平凡生活〕〔我给重生丢脸了〕〔重生巨星:凌少宠〕〔教练是怎样炼成的〕〔猎密者〕〔天赋三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4节路救英豪
    赵岳一行快马加鞭,出河北,过山东,很快到了徐州地界。

    进入一片曲曲折折的山道间,远看山阴积雪仍存,阳面有些地方已微露青意,配合松柏焕发盈盈生机,赵岳感慨:“又是一年春来到。”

    不论世道怎样,春天总能给人带来活力和希望。

    众人都笑,赶路的疲惫不觉减轻许多。

    赵岳看看一张张忠诚笑脸,突然心有触动,恶战之后不知还能看到几人存在,不禁产生点多愁善感,想起一首诗,高声吼道: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愿世人都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随行都是武夫,对文学都缺乏敏感,可听后愣了愣,不知怎么心里就突然涌起一股难抑的激情和冲动,想大喊大叫,想纵酒豪歌,想.....

    “好个喂马、劈柴,周游世界!”马灵一叹:“说得俺热血沸腾,好生期待。等打完天下,完成二公子慈悲心愿,贫道一定那么做。”

    大家狂奔一阵发泄了激荡的情绪,放缓马速,当作休息,也游目欣赏一下山岳景色。

    正说笑间,前方杂乱的马蹄声响,呼喝伴着打斗声传来。

    马灵的两弟子负责有事哨探,正要催马过去察看,已有几骑转过山弯出现在眼前。

    原来是豪门护卫奴仆之类的人在追杀或是追捕一平民打扮的汉子。

    汉子一人对敌并不惊慌,从容策马而逃,手中一杆哨棒随心舞动,随手一击如电打中一人的手腕,那人吃痛劈砍的钢刀落地。汉子又轻松向后一捅,戳中正逼近的另一骑胸口。那人闷哼一声,倒跌下马.......

    马灵眼睛一亮:“高手。”

    山道又拐出十几骑豪奴护卫,拍马赶上汉子,个个骄横嚣张乱骂:“贱夫,敢冲撞俺们公子(大人)大驾,还想没事人一样离开?”

    舞枪抡刀狠杀,招招奔要害。这是想要汉子的命。

    汉子却似乎心有忌惮,不敢真杀人,本领高强却无法放手施展,坐骑不良跑不快,无法突围逃脱。

    豪奴们抓住他这个弱点,越发张狂凶猛。

    马灵最恨仗势欺人草菅人命,嗔目怒道:“哼!龙困浅滩遭虾戏。贫道去助他一二。”

    赵岳连忙道:“道兄不急。不那么简单。看看再说。”

    那汉子闪眼间看到赵岳一行,突然紧攻几棒,把挡在前面的三骑转眼打落马下,随手单臂一扫,哨棒荡开刀枪,冲出包围奔向赵岳,高呼:“俺北上投文成侯的沧州军,普济公请救俺一救。”

    “认识我?”

    赵岳挥手:“截住刁奴。”

    二铁卫策马带十位部下冲上前去。

    陆铁犀大喝:“沧赵二爷在此,尔等休得放肆。”

    豪奴们听到沧赵二字,大多数一愣,马速顿缓。但前面几骑却丝毫不顾,仍紧催马追杀汉子。

    当先一骑还大喊:“汪伯彦汪大人家抓捕贼人,让开。”

    迟疑的豪奴见此也纷纷再张狂起来,乱喊:东京汪府办事,闲杂人让开。

    闾蛮子大怒,催马拔刀,让过那汉子,迎上当先那骑。

    那人瞪眼拧枪就扎,下的是死手。

    闾铁牛吐气开声一刀扫开,二马错蹬,狠狠一刀面拍去,正中那人侧背。那人长枪脱手,惨叫间一头栽下马去,险些被后面冲上的马踩死,惊得顾不得脸跄得不成人样肋骨断了数根,仓皇向一边爬去。

    其他豪奴这才惊得纷纷勒马。被赵岳侍卫转眼围住。

    另一骑横枪瞪眼,还想放话。

    赵岳哪会听他废话,冷喝:“拿下。”

    陆铁犀应声,催马冲上,对横枪想示威挑衅那人一刀劈下。

    那人急忙举枪一架。手腕粗的枪杆却咔嚓一声两断。

    雪亮钢刀尖紧贴他鼻尖划过,差点儿一刀开膛破肚,惊得他啊一声,转瞬被陆铁犀照样一刀拍下马。

    其他侍卫也不慢。

    有敢反抗的,轻的打下马,重得带伤见血。

    剩下的豪奴顿时如丧家之犬,心里叫苦哀嚎:俺就说不能招惹沧州小恶霸吗。他敢鞭打禁军断掉宰相公子的子孙根,收拾咱们算个鸟。

    钢刀闪耀,逃不得,只得纷纷老实下马,排在路边双手抱头跪着。

    赵岳盯着驻马一旁的那汉子笑问:“壮士是?”

    汉子一抱拳:“在下荆南萧嘉穗,闻听文成侯招民间勇士练强军抗辽,心中振奋,等得路上雪化,特去投军。”

    “荆南?萧嘉穗?”

    怎么有熟悉的感觉?

    赵岳再次仔细打量。

    汉子双目晶亮,英武中透着一丝儒雅精明,确定以前从未见过。

    难道是水浒上的人物?

    ......啊,是了。

    此人好象是在宋江征王庆时,以民身发挥不俗号召力聚众斩杀王庆的守城大将,帮助夺了城,好象杀了异常骁勇的縻胜还是谁......

    “啊,原来是帝王之后萧大官人,失敬,失敬。”

    “?”

    萧嘉穗诧异:“敢问二公子如何知晓俺根脚?”

    赵岳笑而不答,反问:“大官人收拾这些平庸恶奴不费吹灰之力,为何甘愿和他们纠缠不休啊?”

    萧嘉穗嘿了一声,笑了笑也不回答。

    这时前去哨探的武能、徐谨回来了。

    “二公子,四五里处有近千山贼正围攻二百人左右的官员卫队。”

    赵岳点头。

    他耳朵尖,早听到了。

    再看萧嘉穗,笑了个意味深长。

    萧嘉穗不避不让,和赵岳对视淡淡而笑,默默观察。

    赵岳左手小手伸出。

    手下看押豪奴的护卫骤然一齐起刀,转眼把众刁奴斩杀个干净。

    萧嘉穗震惊地看着赵岳。

    赵岳道:“岳此为岂不正如大官人所愿?”

    萧嘉穗苦笑一声道:“明眼人前不说假话。穗投奔沧州,路过此地遇到山贼拦截。贼众,穗不想纠缠,冲开道路急奔,不想拐弯时收势不及,一头撞进官队中,惊了车轿中的汪伯彦之子汪似。他不依不饶,穗虽有几分勇力,却怎敢下杀手?只得逃避,这才侥幸遇到公子。”

    赵岳点头。

    “不瞒公子,穗确实料得汪似必被山贼围攻抢掠,只怕难以幸免。穗对此等凶残衙内深恨之,和这些追兵周旋就是等等看汪贼是否灭亡。再着机决定是离开还是杀了这些追兵泄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