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从特种兵开始崛起〕〔娇妻很拽:隐婚老〕〔抢救大明朝〕〔我的传说遍布世界〕〔超品小神农〕〔商海风云〕〔狂帝的一品魔妃〕〔圣手玄医〕〔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全职国医〕〔快穿:我家宿主超〕〔傅寒铮慕微澜〕〔庶门风华〕〔天渊路〕〔未婚美妻超级甜〕〔自强人生系统〕〔铭心刻骨傅少的心〕〔大明之雄霸海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0节如此凶悍
    眼见同伴在威胁下一一束手,老婆孩子跪倒,只剩下仅两岁的小儿子钟子仪抱他腿嚎哭,钟相目眦欲裂怒吼:“还有没有王法了?”

    孔彦舟嘁一声笑了。

    “王法是强者的王法。在这,老子就是王法。”

    他见钟相紧握船桨大有愤而冲杀之势,不惧反而兴奋,骤然上前一脚踢在小娃娃胸口。

    小娃娃哭声顿止,胸口塌陷,眼翻嘴流血,象个被丢弃的木偶一样飞出货船老远跌入河中,转瞬就被湍急的大河不知卷到哪了。

    钟子仪在史上被杨厶一伙捧为王,和杨厶等打得南宋军屡屡惨败,也很是过了把腐败反王瘾,在这个时空不想如此幼小就丧命。

    船上的人,包括水军士兵,呆了,但很快水兵就暴发了哄笑。

    “大人好脚法。”

    “是啊,是啊,大人当真了得,好功夫。”

    孔彦舟是穷凶极恶之徒,处在优势地位时,越发狷狂,杀个娃娃不当事,听到部下吹捧更是得意嚣张。他就是有意激怒钟相动手,以罪名把这些人全杀了,死无对证,剩下的不就是发财的∫≧,事了?

    这条货船更值钱呢。

    最少千贯有的收。

    钟相反应过来,扑到船边寻找幼子踪迹,满眼只是滚滚河水。

    “啊——”

    他凄厉大吼,疯虎一样抡船桨砸向孔彦舟。

    船桨都是坚硬的好木头所制,这一砸如巨剑劈砍。

    孔彦舟早有准备,有意卖弄本事,不避不让,大刀扫向船桨。

    一声重重交击。

    木桨被劈掉一截,钟相震得连退几步。

    孔彦舟也退了一步。

    他甩甩发麻的手,握刀狂笑喝道:“刁民好胆,还有把子力气?怪不得敢袭击官军造反。”

    “弟兄们,杀了这伙反贼。”

    喝令间,抡刀冲上,刀影翻滚,杀得钟相如风中之烛命悬一线。

    水军心领神会,纷纷挺枪挥刀冲上。

    刀架脖子上,钟相的四个合伙人和船员到了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抄身边顺手的家伙奋起反抗,护着家眷退入船舱躲避。

    红衣货主正是吕方,人称小温侯。

    他早看出这个军官不善,和伙计却是没束手。

    这年头走商,没点武力可不行。吕方身家希望全在此,也不肯认栽。否则,以后怎么回乡生活?

    赵岳看到的身影正是他此刻柱戟戒备的状态。

    孔彦舟的凶残狂妄大大超出吕方预料。

    对个如此小的无辜娃娃下此毒手?

    这是军官?

    禽兽不过如此。

    路见不平,吕方尚且拔刀相助,涉及自己身家性命,哪还忍得?

    他一戟架住孔彦舟的钢刀,替手中只剩下短木棍的钟相挡下致命一刀,大喝:“奸贼休得放肆。你吕方爷爷在此。”

    挺戟分心狠扎。

    两人战做一团。双方部下也杀在一起。

    如此混战反而让军船上张弓以待的弓箭手不好继续下手了。

    钟相只是为货运生意的安全练过把式,粗通武艺,打斗几乎靠天生本能。有力气不顶用。吕方却是真正练家子,在戟上下过苦功。

    可惜,他不习水战,在摇摇晃晃的船上,脚下无根。

    孔彦舟斗了片刻,见年少汉子扎手,却瞧出破绽,双脚用力摇晃让吕方脚下更不稳,持戟不定,瞅机会突然一把拽住那条拉风金钱豹子尾,把戟头控制了,抢前一步抡刀就剁。

    吕方大惊,以戟杆仓促挡了一刀。

    孔彦舟得势不饶人,狞笑间连连劈斩,一刀快过一刀。

    吕方只能被动拼命以戟杆抵挡,好在苦功没白下,挡住了凶狠连环杀,却无暇夺戟,转眼陷入困境,轮到自己命悬一线。

    钟相抢得一口军刀,看到吕方危急,赶忙上前相助。

    孔彦舟确是凶悍勇猛,以一敌二丝毫不惧,一手死拽豹尾不放,让画戟失去威胁,一口刀抵住两人反抗,仍稳稳占尽优势。

    钟相几次险险中刀,一看这样不行,让吕方弃戟接刀。

    吕方摇摇晃晃,怎么发力也始终无法夺回画戟控制权,眼见性命交关,只得恨恨奋力一捅,把孔彦舟带得后退,赶紧接刀在手扑上厮杀。

    弃戟用刀,他哪是孔彦舟的对手。

    纵然有钟相又抢了杆枪夹击,仍然节节败退,险些丧命刀下。两人受伤无奈,只得和部下一样边杀边奋力退入船舱避箭抵抗。

    孔彦舟冷笑弃戟,稍一喘息,正待率军攻入船舱,闪眼间看到河上快速驶来一条大船,吃水很深,应有重货,关键是抢眼的标志。

    一条猎猎飘飞的黑旗上绣赤红的“沧赵”两大字,却是赵岳特意让船长老年挂上吸引注意的。

    “哈哈......”

    孔彦舟如发现一座金山一样狂喜。

    这还是开年化冻以来淮河上第一次出现沧赵船,却是本官遇到了,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居然连连让本官发财立功?

    一想到第一个教训了沧赵,得到杨节帅的欢心,功名利禄......他越发急不可耐。

    吩咐军丁看住钟相一伙,敢露头就射杀,他跳上军船,传令截住沧赵大船。

    他不截,赵岳也会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王爷,你的肋骨掉〕〔言神,你辅助掉了〕〔炮灰无限试炼乐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