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钞能力〕〔我的体内住着恶灵〕〔穿书之许愿系统〕〔地球至尊奶爸〕〔七零律政俏佳人〕〔校花总裁的特种兵〕〔高龄巨星〕〔老婆比我先重生了〕〔从战神归来开始〕〔我有石磨磨啊磨〕〔燃情时速〕〔华娱之闪耀巨星〕〔我就是超级警察〕〔我的师姐你惹不起〕〔欧神〕〔返回2006〕〔总裁大人,矜持点〕〔陆先生又上头了〕〔挑个相公回天界〕〔重生影后娇妻: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4节狗咬刺猬
    ——诸君周末愉快

    沧赵可不是普通官员家庭。

    杨戬有兵有将,有武力保护。赵公廉也有,而且是敢打能打辽军的北军。没打过仗见过血的两淮军如何能和凶悍北军比?

    不可能两军交战,但节度使府的将和护卫没个高手啊。

    孔彦舟是少有的强者,可只沧赵小儿身边侍卫就随随便便收拾了。

    就算赵公廉不执掌军权,又有哪个官员家敢凭豢养的武力直接和沧赵过招?

    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居心叵测者、仇家和辽军派去探子、刺客暴徒,结果都是肉包子打狗,有用的屁没打听着,连人家根毛都没伤着。

    强悍至斯啊。

    能碾压刺客劫匪甚至山贼的,反过来当刺客等强徒又有何难?

    府外那小儿可是沧赵长辈的眼珠子,据说是沧赵子孙兴盛的象征,动了他,别说要了他的命,就是伤了他,人家也不会罢休。

    那家人慈悲,却有凶残的另一面,骨子里流的是北方野蛮的血气。

    这一点在赵公廉身上已经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

    你看他在京城那么文雅大度,风度翩翩文采风华几无人能及,不知迷倒多少春闺娇娥,可一到地方立马就露出凶狠强硬的野蛮一面。

    治理京城附县上任不久就连杀多人,执掌沧州杀得更狠,谈笑间直接杀军官和仓漕要员,眼睛都不眨。吓得执掌禁军的勋贵子弟都胆寒。

    谁都知道沧赵富有、生意赚钱,这么多年无人去硬夺,除了皇帝宠信赵公廉又得到好处维护外,还不是忌惮沧赵这种有势力的凶野。

    幕僚一一分析。

    杨戬越听心越凉,越发窝火。

    照这么说,也别刁难沧赵货运破坏人家生意了。惹火了沧赵,遭到刺杀怎么办?

    还能把整个家族都搬到节度使府藏着保护,不出府门一步?

    幕僚听到这个质问,笑着摇头道:“赵公廉是士林仰望的人杰。咱们玩正常之争的游戏,赵公廉爱惜羽毛,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动用下作手段对付节帅,触动官场底线,成为众矢之的。

    他只会通过权力途径和节帅掰手腕。

    这种私利事和官场斗争,他无法和皇帝直说,自己又鞭长莫及,无非是通过梁公公或童帅来压制。但官家需要节帅在两淮敛财。只要节帅做好此点,赢得官家欢心,就谁也动摇不了节帅如今的地位。”

    杨戬点头。

    “只是沧赵小儿堵在府门,挑衅本帅,难道任他嚣张不成?”

    幕僚一笑,好一副诸葛亮的架势,捻须笑道:“这有何难?”

    “节帅让府上侍卫赶他走就是了。若他敢在节度使府公然闹事,那节帅就可名正言顺地拿下他,上奏陛下,向赵公廉发难了。”

    说到这,幕僚阴阴一笑:“不搞他个灰头土脸,尊严丧尽,乖乖奉上巨大好处示弱退让,甚至求饶,显不出节帅的手段。”

    杨戬这才心情好点,打发家将去了。

    ...........

    赵岳和闾铁牛并马嚣张对着杨戬府门紧抵着台阶对立。

    守门军卒从未遇到这情况,搞不清两人来路,询问,人家根本不屑搭理,马鞭还时不时挥动把玩,似乎想抽谁。

    没敢轻易上前驱赶。

    看你们显然非富即贵,总之不是一般人,忤这是来府上拜访,身份高架子大,等人来迎接,还是来找节帅麻烦,以此示威呢?

    无论是哪种,肯定都不好惹,背后势力指定不在节帅之下,否则纯是脑子不好找死。

    可看这两人一个个龙精虎猛的肯定不是傻子。

    装作视而不见,按刀拄枪,站得越发笔直,目不斜视。

    这种硬茬,咱才不上去找虐甚至落得无妄之灾呢。

    还是等府中传出处置命令再说吧。

    到时要打要杀,咱遵命行事就是了。

    有罪有麻烦自有节帅抗着,于执行命令的俺们这些小卒无干。

    就这样,主仆二人虎视眈眈堵在府前,硬是没人敢上前招惹驱赶。

    过往的人发现这一奇特一幕,不禁好奇观望。

    这谁家孩子如此胆大嚣张,居然敢堵节度使的府门?

    时间不久居然引来大群的人热烈围观。

    当然是远远的。

    有钱有身份的,则是躲在附近的酒楼等处偷偷观瞧。

    终于节度使府有了反应。

    出来个凶恶军官,按刀而行,神色不善。

    明白了,不是迎接。

    这两人自然不是杨府贵客。那就是挑衅找事者了。

    那军官到的府门外台阶,瞪着赵岳,恶声喝道:“节度使府军机重地,闲杂人员赶快走开。”

    赵岳不屑一笑。

    闾蛮子粗声粗气喝道:“你算什么狗东西,也敢呵斥俺公子。”

    嗓门比那军官更高,优越感和气势更足。

    那军官一滞,怒气上涌却是不敢上前拽马驱赶。

    沧赵小儿敢把孔彦舟弄残废,再扔河里差点儿淹死,抽俺几马鞭肯定不当事。

    这就是恶霸衙内之名的好处。

    强忍怒火,他阴声喝问:“赵岳,你堵住帅府大门,是为求得进府叩拜俺们节帅,还是蓄意挑衅俺们彰化军军威,擅闯白虎节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