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在万界送外卖叶〕〔从特种兵开始崛起〕〔娇妻很拽:隐婚老〕〔抢救大明朝〕〔我的传说遍布世界〕〔超品小神农〕〔商海风云〕〔狂帝的一品魔妃〕〔圣手玄医〕〔我的人生变成了通〕〔我的体内住着恶灵〕〔全职国医〕〔快穿:我家宿主超〕〔傅寒铮慕微澜〕〔庶门风华〕〔天渊路〕〔未婚美妻超级甜〕〔自强人生系统〕〔铭心刻骨傅少的心〕〔大明之雄霸海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3节启动水浒和终结水浒的人物(上)
    转眼又是一年秋来到。

    王庆反了,吞了廖立的山寨,上了房山立基数月,发展迅猛。

    彰化军节度使,大太监杨戬搜刮的赋税在送京时,连船带钱粮护军都一夜消失无踪。杨戬得报,惊得一屁股坐地上,老家伙当场吓晕了。

    这一年想卡货运船敲诈勒索沧赵,谁知人家不向两淮供货了。赵岳之后再不见沧赵的船,直接造成两淮生意萧条许多,商税暴减。

    杨戬别说想多收税讨好皇帝,就是想完成以往税收额也艰难。

    为弥补损失,满足皇帝挥霍,保住地位,发狠敲诈勒索两淮没官方背景的富户,逼反了许多豪强,迅速壮大了王庆,结果仍是一场空。

    就算眼前这一关能过去,却能刮的富户都刮倒了,明年又怎么办?

    难道不要脸地去求沧赵继续供货?

    求就能求来?

    赵公廉既不怕他,行事也够狠够决然,只怕不玩死他不罢休。

    朝廷震惊,追查无果,皇帝恼怒杨戬办事不利不用心,就把杨戬削官代职严令清剿两淮水寇山贼,追缴回赋税将4n,功赎罪。

    糜烂了两淮军,军事草包杨戬哪是王庆的对手。

    沧赵家两兄弟都不稀得管,杨戬的好日子也到了头,离死不远了。

    赵庄各处城堡住满了幸福加入的暂居流民新人。留守的安保人员从容不迫有条不紊地带领新人做好了应对辽军入寇的准备。

    赵公廉整军准备随时和敢入寇者较量一番,进一步清理禁军。

    九纹龙史进、截道虎腾戣。下山虎腾戡、金毛犼施威、毒火龙杨烈、截命将军邓天保、铁枪王大寿已调入济州岛带骑兵。

    王进在五月把史家庄人带到沧州,转到湾岛安居,自己带着母亲去了济州岛。开始了总教官生涯。陈达、杨春自然成了史进的副将。

    济州总督杜壆厉兵秣马,由李俊部配合准备反寇掠辽国蓟州练兵。

    赵岳从湾岛刚回到梁山不久,东京的杨林发来情报。

    林冲家出事了。

    一日,林冲、鲁智深、杨林正在大相国寺菜园子喝酒讲武,耍得快活。林娘子的丫环锦儿仓皇来报,夫人在寺外游玩被人围住调戏。

    杨林一听,心道:莫不是二公子说的那事发生了?

    林冲和娘子不是一般的恩爱。顿时怒气勃发,急匆匆跑去解救。

    杨林和鲁达随后跟上。

    杨林边跑边说:“哥哥,教头祸事来了。加入咱们的时候也到了。”

    鲁达早投了沧赵,守在大相国寺是为了说杨林不方便说的话,忽悠常来此演武喝酒的徐宁等人对朝廷离心,也是为了这一天。听罢既喜又怒。大喝:“洒家看看到底是什么贼厮鸟造孽,定除了他。”

    杨林道:“哥哥帮林教头震慑一下恶根也好。且不可现在动手收拾,免得多意外。二公子必来。那小子活不了几天。”

    鲁达嗯一声:“你还要留在东京做事,不方便出面,俺去也。”

    拎着宝杖跑过去相助。

    围解了,林冲却被高衙内肆意嘲讽了,林娘子被高衙内盯上了。

    在赵岳心里,给林冲足够的底气。让林冲能有大目标敢放胆干,林冲算得上能独挡一面的帅才。至少是大将之才。

    在人品上,赵岳对林冲评价更高,认为是可靠的丈夫,可靠的朋友,可靠的下属和同僚。

    这个人仁厚宽容,不重地位尊卑,重义守信,没有野心坏心。

    当初赖林娘子为姐姐,赵岳是真心要保护重用林冲。

    一直不露底招揽,实在是林冲这个人太安于现状,做事顾虑重重,有点优柔寡断。不逼,他没有转变的动力,也狠不下心干事。

    统兵讲仁厚宽容可不行,优柔寡断更不行,没有股狠劲和果断,单靠武力高是镇不住骄兵悍将,打不了大仗恶仗的。

    他立即动身,带二铁卫、王念经和马灵师徒快马奔东京。

    赶到东京却天色已晚,城门关闭。

    马灵指着一处村庄的路边人家,“公子,那有处宽敞宅院,可借宿一晚。明天也方便就近进城。”

    一行人过去叫门。

    院门一开,一个,雄壮妇人出现在眼前。

    这妇人确实雄壮,许多男儿不及,不能用肥大形容,而且面目凶恶,把叫门的武能吓了一跳。

    但赵岳对相貌没感觉,也从妇人清正柔和的眼神知道她不是恶妇。

    上前施礼,赵岳笑道:“在下沧州赵岳,因到东京办事,却错过时辰关在城外,冒昧打扰贵府,只求借宿一晚,明早就离开。还请......”

    雄壮妇人听到开头,脸上闪过一抹古怪笑意。

    “啊,赵公子不必客套。谁出门也不能背着房子,总有个不便。俺这里常有过路客人借宿,家中也还宽敞,不嫌粗陋,就请进。”

    赵岳谢了一声,大家拉马进院。

    闪目一瞧。

    这宅院虽普通,却房间不少,院子尤其宽敞,什么装饰也没有,只一口水井,一个兵器架,一个箭靶,一个喂马棚。

    一匹马在悠然吃草。

    赵岳眼尖,天色昏暗也看出此马虽普通,却是屁股有印记的军马。

    雄壮妇人介绍说:“我家主人是禁军提辖,所以有这些摆设。”

    赵岳笑着点头,却突然伸手一抄。

    一只急射而来的箭握在他手中颤抖。

    连马灵都惊一跳。

    呃靠,这么近偷袭放箭,想要人命啊?谁这么狠?

    再瞧,原来没有箭头。

    可没箭头也是能射击死人的。

    只听前面屋中咦一声。随即门一开跳出个大姑娘高喝:“沧州恶霸小坏蛋再吃我一箭,看你还敢自恃点本领小瞧天下英雄到处行凶。”

    呵斥间已开弓如月,嗖。又是一箭。

    这次可是有箭头的。

    赵岳剑鞘如电一拍,打飞箭,不禁皱眉。

    刚才那枝,你对着我却射的是耳边空处,并非真想伤人。这只就纯粹是恶意行凶了。

    这么近的距离,有几人能幸免?

    你谁呀?居然如此大胆敢明目张胆杀人。

    可没等他有表示。又一只箭急射而来,又。居然精准狠连珠三箭。

    赵岳急忙以剑鞘扫开,正待喝问,就听有人叫道:“丫头住手。”

    一三十来岁的道士闪出屋。瞪着那姑娘喝骂道:“爹一时不留神,你就逞强放胆闯祸。还不放下弓向客人道歉?”

    赵岳、马灵等一时有些糊涂。

    主人不是军官么?怎么又成了道士?有孩子的道士?

    却见那姑娘委屈道:“爹,闺女教训这个坏蛋也有错?”

    道士哼了声:“教训?谁教训谁还不一定呢。不要再闹了。“

    那姑娘却一撇小嘴:“就凭他们?”

    “有本事,就和女儿大战三百合。”

    “嘿。”

    道士不知是气的。还是无奈。“爹还管不了你了咋的?”

    姑娘这才收声,狠狠瞪了赵岳一眼,一抹身进屋了。

    雄壮妇人站在一边一声不吱,脸上却又露出那抹古怪笑意。

    这时道士上前一抱拳,歉意道:“小女好胜无礼,请公子勿怪。”

    马灵翻翻眼睛:杀人,你说是无礼?说得好轻巧。换个人早死了。

    赵岳却看清了那姑娘。

    女孩身高近一米七,在后世也属高个。体型似成年,实际相貌却表明她岁数应该和自己相当。只是个十三四岁的中二蛮女。

    眼前的道士满面谦和。却让赵岳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丝威胁。

    并非道士有恶意,而是武者自然而然具备的威慑力。

    能让战过魔王李横的赵岳有此感觉的,必定是超一流高手。

    嘿,想不到随便借个宿,居然就借到这样的人家。

    赵岳一时走神。

    那道士以为赵岳不满,又说:“我这孩儿她娘死得早,平时不免多娇惯了些。她年纪尚小,不懂事,心地也并不坏。”

    你的心尖子坏不坏,天知道。我知道的是她够狠。赵岳笑了一下:“父亲疼爱子女,应该的。俺爹对俺姐姐,嘿。差不多。差不多。”

    家中姐姐幸亏不会武,不然也是上房揭瓦上街揍人的主。

    道士眼神一闪:这小子一身雄武英气,目光纯正,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从容强大气势,必然是位仁爱却性格异常坚毅的主,怎么会是臭名昭著的小恶霸?难道这里边有什么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王爷,你的肋骨掉〕〔言神,你辅助掉了〕〔炮灰无限试炼乐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