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很多标签〕〔我建造了一颗植物〕〔无人驾驶帝国〕〔龙王之我是至尊〕〔美漫之驱魔神探〕〔幕后黑爵〕〔我的主神玩家〕〔武道霸主〕〔秘巫之主〕〔打造诸天万界〕〔时空长河的旅者〕〔通幽大圣〕〔美漫之道门修士〕〔第一序列〕〔咫尺之间人尽敌国〕〔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太古魔帝〕〔外挂傍身的杂草〕〔瘟疫医生〕〔从火凤凰开始的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6节莫道浮云终蔽日
    高俅一心算计。林冲明知是计,小人物面对强权却哪抗拒得了,献刀停府门外不成,只得入内,可就算坚决停在院中,仍然被诬陷为借献刀为名意图闯府行刺太尉,束手就擒被拿下发送开封府治罪。

    太尉府一寻常奴仆见林冲中招却性命得保,寻个借口出府报信。

    杨林的手下,过街鼠张三、青草蛇李四等在附近,和那奴仆装作过路而遇,得到准确消息,赶紧上报于楼上的赵岳。

    赵岳点头,仍盯着高俅府。

    一旁的杨林嘿道:“贾居信有张良计,咱有过墙梯。”

    悄然离开,直奔开封府衙门,和早等在附近饭馆小间中的捕快头目姚大见面秘语几句。

    姚大低笑道:“哥哥放心。小弟保准不会误事。”

    杨林又急去提刑司佐二官家中见到孙定。

    孙定本是开封府管理案件的孔目,公正廉明慈悲,人称孙佛儿,赵公廉在京城时就暗中收为自己人,着机巧妙提升到如今位置。

    他和姚大一样,家人亲族早就迁到沧州,如今都转去了新世界。

    孙定▽,听罢杨林的话,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却仍不免双目圆睁怒气勃发,好不容易压制了愤怒,轻叹一声:“林冲这样的大将之才,屈居小小教头本已是浪费,如今更荒谬地遭此横祸。真是国亡世乱之象。”

    赵岳看到林冲被押出太尉府,虽五花大绑却不似遭到毒打折磨,终于放心。再看其表情黯然,眼神却坚定狠辣。知道林冲被残酷现实打醒了,有自己带来的希望。他懂得了能屈能伸灵活变通,保住有用之身。

    这员善良到与世无争而信义无双的大将正在灾难中蜕变成长。

    赵岳吁口气,盯着高俅府冷笑一声:高二,算你走运,否则林冲有个三长两短,今晚就是你等死期。

    就算这样,赵岳也绝不会让高俅好过了。

    否则诸奸还真当浮云能蔽日。

    他转回林冲家,把消息告诉了等得焦急的林娘子。

    林娘子一直悬着的心暂时落了,急问:“三郎。下面怎么办?”

    要是开封府尹是高俅的同党或惧怕高俅权势,依太尉府证词,把林冲献刀定性为行刺太尉,判死罪,林冲仍然是个死啊。

    赵岳笑着安慰道:“林大哥安全从高二府中出来了,下面的事就不是高二能说了算的。他再想和我斗,还不够资格。一切都在掌握中。姐姐安心收拾好细软,和家人住一起沟通好随时准备离开就是了。”

    赵岳所言无不中。林娘子对他已有强大信心。

    开封府后衙。

    孙定和腾知府品着茶,悠然说笑闲聊。

    两人本是上下级关系。当时就很熟,处得不错,如今关系更近。

    下人忽报林冲事。

    腾知府一怔,皱眉道:“这个高太尉真是事多。一天天不是要本府定这个的罪就是定那个的罪。林冲那么老实。怎么也得罪了他?此时押来让本府休沐日也不得清闲,真当这开封府衙门是他家开的?”

    孙定来就是为了林冲。

    “明府,此事。本官却是恰巧知道些内幕。”

    把前因后果一说。

    腾知府眉头皱得越发紧了:“高太尉这是想至林冲于死地呀。他父子不成体统行歹毒计,却是逼本府当杀人的刀。让本府也背上恶名。”

    孙定冷笑道:“依我看,高俅是拿明府当棋子呢。”

    腾知府的脸色顿时越发难看。

    他是两榜进士出身。在大宋这种文官地位极度优越的国情下,内心里根本瞧不起地痞无赖出身侥幸飞黄腾达的高俅。

    被一个无赖当棋子,如此羞辱,腾知府如何恳甘心。

    只是高俅确实势大,不好得罪,就习惯地问孙定主意。

    孙定捻须笑道:“本官偶然间听高人说了四句话,说给明府听听,或有助益。”

    “1.天让谁灭亡,总是先让他膨胀疯狂。2.时间是筛子,最终会淘去一切沉渣。3.蜜蜂盗花,结果却使花开茂盛。4.暗透了,更能看得见星光。”

    这其实是赵岳昨晚上对他说的。

    腾知府琢磨品味着好一会儿,不禁一叹:当真是精辟绝伦,四言道明了历史。真不知是何等高人有此见识。若有机会定当一拜。”

    他也明白了孙定的意思:高俅得瑟不长久。助纣为虐,随之灭亡。

    孙定进一步道:“咱大宋的天岂是那区区无赖子能遮住的?

    明府和文成侯相熟,当初也是有些交情的。林冲无辜遭难。明府何不就势把此大将之才发配沧州,让急需人才的文成侯得了去?”

    都是明白人。下面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腾知府微点头。

    周全了林冲,自己免背恶名,和前途无量又牛气强势的赵公廉加深了交情,何惧无赖高俅?况且如此也不是没给高俅面子。

    当然,他也清楚,如果真依高俅心思定林冲死罪,有孙定如此态度在,提刑司的复核也过不了关。此事极可能因此闹大了,后果不堪设想。

    有了计较,腾知府当即升堂,听了双方申诉,当堂宣判:林冲杖脊二十,刺配沧州牢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