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宝来袭:战少追〕〔琉璃满京华〕〔娇刃〕〔我的老婆是战神〕〔至尊权妻邪王的盛〕〔医路繁花〕〔桃色小神医〕〔战神降临〕〔回到古代开书院〕〔农家娇女有点泉〕〔重生青梅逆袭记〕〔都市狂枭〕〔叶辰萧初然小说〕〔最佳豪门女胥杨潇〕〔王婿叶凡唐若雪〕〔都市最强仙尊〕〔王爷,王妃又去打〕〔超品神农〕〔都市奇门医仙〕〔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1节谁的理想在飞
    第二天的东京城风声鹤唳,阴云密布,城门盘查严密,百姓的生活受到影响,却听到风言风语,暗骂奸臣、祸害怎么没都死掉,天开眼了,好解恨,乏味劳累的生活中多了笑料谈资,说不上是得是失。

    道君赵佶知道此事后既惊又怒。

    诸多高官显贵官员子弟及富贾名流因争风吃醋酿成血案,死伤惨重好比战争,受害官员集体斗殴,个个受伤,斯文扫地,简直千古未有。这不是往联的丰亨豫大形象上抹黑么?

    更大的麻烦在后面。

    子侄亲朋或死或伤,众多官员因此恨和争权夺利之心,在大朝会发难,问责原凶高王两家,不趁机弄到足够补偿怎能干休。

    随后朝堂上吵成一锅粥,狗咬狗,一时难断。

    赵佶看群情激奋,也不好太强硬,结果就日日头疼无比。最后烦得不行,终于震怒,罚了因伤不能上朝的王黼降三级出外任,申斥高俅,两家纳重金赔偿,提拔了闹得最凶的,才勉强安抚了受害群臣。

    高俅因受宠,官职权力都没动,却是里子面子损失惨重。

    独苗没了。成为〖◆,笑柄。得力幕僚死了。搜刮来的钱财也损失不轻。

    他肿着脸,承受着身心双痛,躺榻上生气发狠。

    恨王黼,痛儿子,哪个什么师师的贱人必须找到,给儿子陪葬。忽想到林娘子,感叹费心巴力算计一场,空担恶名。儿子还是没得到,怒气无处发泄。凶狠间琢磨,却也不能便宜了这贱人。送她入地狱陪儿子,消除笑柄,自己也出口恶气。

    孙高和薛宝这两个狗奴也不知去哪了?

    打发心腹牛信、富吉去找找二人,合伙干掉林家。

    林冲更不能放过。

    此人有本事,却发往沧州,若不死极可能得赵公廉重用,必是大患,早前被谣言气昏了头,却是一时疏忽大意没加派人手追杀。

    牛信、富吉很快回报:林家全部失踪。孙薛二人也不知所踪。

    嗯?

    高俅瞪着青肿的眼。目中凶光四射。

    那两个防送公人至今没有回报。林冲或许还没死。

    林冲不死,或许是他那当过教头的丈人保护的。贱妇必定是去找丈夫了。必定在去沧州的路上。

    喝令眼前红人陆谦持宝刀,带牛信、富吉等七八好手骑快马沿途追寻,若没找到就赶往沧州,杀掉林冲全家,永绝后患。

    孙高和薛宝失踪,不是在追拿林娘子,就是已经死了。若死,二人也是好手。单凭林冲的老丈人张老教头只怕未必能对付了。

    也许还有外援。

    陆谦道:“林冲有个和尚好友。若林家得助,必有那野和尚。”

    高俅狠狠哼了声:“赶紧抓起来,审问清楚,杀了。”

    抓捕鲁智深落空。高俅知道孙高薛宝凶多吉少,更怒。

    吩咐通知各地官府捉拿逆贼鲁智深。

    陆谦又提醒:“卑职所知,金枪班徐宁和林冲关系非同寻常。”

    杨林曾提醒林冲:“陆谦是个小人。不足予信,不可深交。”

    好人林冲习惯凡事从好处想。不以为然,但也掩饰了和杨林的关系。杨林干特务。自然高度警惕谨慎。所以陆谦知徐宁,不知杨林。

    一再受挫的高俅此时就是红眼想吃人的疯子,林冲牵扯上谁,他就想搞掉谁。徐宁也在三衙管辖范围内,但岗位特殊,常常随架,皇帝都知道此人有本事。高俅正处在风口浪尖,收拾徐宁略有顾忌。

    “陆谦,你先去沧州了结。干得利索点。”

    陆谦明白高俅心思,带人紧赶去沧州。

    高府内线报告陆谦动向,并报牛信富吉恭维陆谦有提到徐宁二字。

    徐宁也牵扯成高俅的眼中钉?

    赵岳让马灵师徒留下应对徐宁可能有的变故,送走李师师去新世界音乐舞蹈学院工作,自己带二铁卫回沧州。

    快马如飞。东京渐渐远去。

    赵岳回望这座巨城,眼神复杂:这是现代人类所能达到的最高文明的象征地,也是最肮脏丑恶糜烂的地方,享受了太多特权便利的东京人必然有一天遭到天意惩罚。

    陆谦到了沧州牢城营,本想威胁贿赂管营提供方便,一打听顿时大喜过望。林冲居然独自在荒野之地守大军草料场。家人也在。

    林冲,你不识趣,不会做人,命也不好,天都不帮你,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合该你灭亡。却是怨不得俺陆谦不讲交情心黑手辣。

    忌惮林冲本事了得,自己这几个人怕是收拾不了。盘算了毒计。

    林冲不知灾星今晚降临,傍晚此刻正和李小二夫妇吃饭闲聊。

    因李小二夫妇不是军人。林冲这人守规矩,军需用地却是不能让李小二夫妇住。住了,被来往押运草料的军士看到也不好。

    好在附近有座小小山神庙,清理一番,在日渐寒冷的季节却是不比住草屋子差。

    其实李小二夫妇早得安排,林冲不这样,他们也会住山神庙。

    正吃喝间,突然有人笑道:“香味远逸。饭菜很丰盛啊。”

    庙中三人闻声,顿时喜出望外。

    林冲当先起身,先是拍了拍笑嘻嘻走进的赵岳的肩膀,随即扑通跪拜在地,满脸激动抱拳道:“林冲若无兄弟相助,只怕早作了刀下鬼。且受三拜。”

    赵岳扶起他笑着摇头道:“亲人之间何须如此?休要折煞小弟。”

    又夸了李小二夫妇忠义。弄得小夫妻快活又不自然。

    林冲满眼感激,情绪激昂难平。

    赵岳引开他心思:“哥哥可知为何停留此处,没得我大哥重用?”

    林冲一怔:“难道不是三郎安排的过度?”

    赵岳摇头:“军中用配军。何需过度?我大哥用人却怕得谁来?”

    林冲想想也是,却是更不解了。

    赵岳也不说破。

    等残忍事实狠狠打得林冲更清醒才好。

    闲聊间眼见天色将晚。林冲却是有责任心的,要回去看守草场。

    赵岳阻止道:“今夜草场有灾。哥哥只在此处静候。别问什么。一切到时自有分晓。”

    林冲只得坐下。

    天黑了。赵岳不让点灯,不说话。转眼到更深。四人在黑暗中默默干坐。

    突然,外面亮起来。从门缝能看到草场方向窜起大火。

    大火越烧越猛,烈焰冲空,照亮四野。

    烧了草场是重大失职,按军律,杀头都不为过。林冲发急,可看到赵岳端坐不动,脸上似乎还挂着奇怪笑容。他不明所以只得继续等。

    突然,门外传来阵阵说笑声。

    有人笑道:“陆大哥好计策。这把火一放,林冲就算有天大本事也得全家死在里面。”

    一人笑道:“就算能逃脱此劫,烧了草料场,林冲仍是个死罪。”

    又一人恭维道:“陆大哥为太尉办好了此事,还没让此地人有任何把柄。可谓神不知鬼不觉。太尉必定大喜重赏。回去后,陆虞侯只怕要改称陆将军了。”

    “是呀是呀,那时还望陆将军念在同事之谊,多多提点小的。”

    陆廉的理想在飞。得意洋洋地笑,还故作谦虚。

    林冲至此全明白了。

    震惊,原来俺在千里之外,也难逃毒手。

    愤怒。陆谦狗贼无耻。不亲手杀你。林冲岂是真丈夫。

    抄枪在手,拉开庙门。

    “陆谦,你的美梦到头了。”

    熟悉的声音、如雷怒喝惊得陆谦浑身一震。急抬眼一看,果然是林冲。张嘴想说点什么。林冲却如猛虎下山。杀了上来。

    陆谦当初能入林冲的眼,本领不低。急拔宝刀,狠劲一劈,林冲手中枪仅是兵丁用的寻常木柄枪,被锋利宝刀削掉枪头。

    陆谦一招得手,仗恃宝刀,心中大定,不想林冲的性格和枪法今非昔比,狠辣凌厉,枪无头,枪杆也能杀人,闪电一刺直透咽喉。

    陆谦垂眼看着枪杆,满脸难以置信,满眼不甘心,黯然仰天倒下。

    林冲抢了宝刀势如疯虎,一刀斩了牛信,转瞬再杀了富吉。

    赵岳看到林冲如此表现,知道这个干姐夫终于逼出来了。

    二铁卫从庙后转出,拦住其他帮凶,片刻杀个干净。

    林冲再望赵岳,突然泪如泉涌,哽咽道:“三郎又救了林冲一命。林冲是不是太傻太天真太没用?”

    自己奔三的人了,自负英雄,却一次次需要个少年救命救全家。

    “姐夫是太善良,善良到失去了军人最应该具备的警惕狠辣果断本色。经历此难。姐夫脱茧明悟,以后自然是顶天立地的真英雄。”

    二铁卫把陆谦等的腰牌等搜了收好,尸体丢拖车上拉去草料场,扔入围墙中的大火中。

    赵岳笑道:“高衙内等恶贼已被小弟设计除掉。只剩高俅独自悲伤。姐姐他们如今就在我家好好住着,等姐夫团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