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剧透诸天万界〕〔伦敦桥〕〔曙光守望者〕〔凡尘劫之灵珠〕〔邪世帝尊〕〔量子意志〕〔落难公主复仇记〕〔光耀艾泽拉斯〕〔快穿:这个女配很〕〔顶级演员〕〔超幻想大爆炸〕〔辉煌从菜园子开始〕〔为成神而向前〕〔不朽者联盟〕〔我的父亲叫灭霸〕〔仲夏夜的秘密〕〔穿越之厨神影后〕〔重生之兵哥的娇萌〕〔直播之极限巨星〕〔纵横五千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5节谋夺梁山
    生辰纲再失。梁中书震怒摔杯,他贪财的婆娘蔡夫人更怒。急查北军将士有无缺失,并派人急奔济州辨别尸体,责问谢都管。

    实际也只能大致查明大名府直属军。

    军官吃空晌是惯例,大名府统管的别处驻军,只怕连低级军官自己也不清楚手下到底有多少人都有谁,注定查不出什么。

    结果直属军无缺,尸体也难判断什么,已糜烂只得烧了。

    这时蔡京也来信督办,限定十日内结案,否则把知府发配沙门岛。

    济州知府得罪不起这对狂怒的翁婿,重压下严令属下查办。

    官爷不快。相关的捕快等有罪受了,查不到什么,天天吃板子。

    济州府三都缉捕使臣何涛绝望时,意外得赌棍弟弟何清相助,当时何清恰巧在赌博的店中认出晁盖一伙投宿,第二天也遇到白胜挑酒。

    老鼠属于夜贼。敢在大白天活动的自是胆大。

    白胜绰号白日鼠,出名胆大才被晁盖一伙相中。

    此时有钱了正起空得瑟,有万贯家财,自不在乎论铜钱算的小赌局,输赢变得n,大气无比。吃喝玩乐也骤然阔气大方。

    虽嘴紧,嚣张土豪神情行为却让人一望可知必是发了横财。

    两相一印证,案件就有眉目了。半夜,白胜在安乐村家中被抓。

    东溪村属梁山泊西边的郓城县,真实的历史是属郓州管辖,不归梁山泊南边的济州。

    黄泥岗和安乐村离东溪村并不近。

    白胜秘密被抓。晁盖一伙一无所知,风闻另有贼人尸体的事。惊疑中却多是庆幸。

    吴用不慌不忙摇着羽毛扇分析:黄泥岗是隐蔽险地,时有歹人出没。只是一般人不知罢了。当时无人。应当是咱们作案后恰巧有贼人和谁在那里争锋厮杀,却是咱们有福,正好混淆视听掩盖咱们手段。

    晁盖几人觉得有理。不然自己不会轻易得到这笔巨财。

    个个窃喜。

    赵岳得报白胜坏事,看晁盖一伙居然仍安坐家中快活还蒙在鼓里,不禁一叹:“老大,江湖不是这么个混法啊。还是混绿林的,有没有警惕性啊?吴用,你绰号神机,掉脑袋的事。难道想不到盯着打探?”

    赶忙招马灵师徒和李云吩咐一番,让小刘通化了妆赶去东溪村。

    晁盖正快活地呼喝着和刘唐、李忠等耍刀弄枪,突听庄丁报说门口有个少年不报姓名来历只说有紧急大事求见,他心中纳闷,却是有案在身,紧急大事四个字引起他注意,就吩咐请进来。

    刘唐等人自是藏了。只晁盖和吴用装作在客厅闲聊,等着,很快就见一穿着寻常的高大黑丑少年笑嘻嘻过来。

    小刘通打量了一下两‘傻子’。不等问,直接对晁盖低声道:“保正,俺自梁山来。四哥让俺传句话‘做事不秘’。告辞。”

    转身就离开了。

    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梁山来的?四哥是。是赵岳?什么意思?”

    晁盖一脑袋雾水。

    吴用却霍然变色道:“哥哥,咱们的事怕是被那小恶霸知晓了。”

    晁盖也一惊,想了想又笑说:“是大意了。在梁山地界。有事自是难逃公岳的眼。只是先生不必担心。公岳必无恶意。”

    吴用知道赵岳和晁盖有些交情,却是不信赵岳没有企图。

    “哥哥不可把人想得太善。那赵岳毕竟是官家子弟。和咱们这种人天生是对立的。平时没什么,若真是知道那事。只怕此意是想勒索。”

    “还有,小恶霸只怕把梁山地界当是自家控制地,容不得别人胡来。咱们的事对他有栽脏陷害之嫌。他至少有警告之意。却是我考虑不周疏忽了。”

    晁盖却凝神片刻,摇头道:“先生想多了。”

    “公岳和我相交不多,为人我却清楚,大气仗义,尤其敬重英雄好汉,不是一般官家子弟。

    什么小恶霸?

    只因当初收拾个不长眼的劣绅,以讹传讹才成恶名。迅猛清除了冷艳山贼才传为霸。你我在此地还不知梁山作派?公岳来后做过什么欺男霸女巧取豪夺事?”

    不等吴用回答,自己直接道:“没有。

    梁山所属从无一人为恶当地。倒是带动梁山周围繁华富裕不少。只往来的商家吃用就让不少人发了财。我这只是没有擅长做正经生意的好手,走的是黑道,不愿和公岳有金钱瓜葛,免坏情义,不然向他稍张口也开起大生意。”

    吴用虽仍不信赵岳,但也不好和晁盖辩驳,也不是争争辩的时候,只道:“依哥哥看,却是何意?”

    他们不清楚意外的贼人事变真相,也不知白胜落网,缺乏根据只能胡猜。

    晁盖苦思片刻道:“公岳必无恶意,应是提醒,只是限于身份,不方便明说。怕是,怕是另有人察觉,让咱们早做不测准备。”

    他想到正点上了,却没想到赵岳更有警告他做人做事要警惕周密,得自己有脑子,不可全信吴用的点子,更别以后被宋江玩于股掌能当猴耍,还念着情义只当宋江是生死兄弟。

    老大不是那么好当的。

    吴用一经提醒也皱眉道:“却是忽视哥哥太有名,认识哥哥的很多,况且是在梁山周围。可别是扮枣商被谁认出来了。”

    晁盖一惊,有这可能,也是个果断的,立即安排亲信去县城打探,又和公孙胜等商议,把财货都收拾停当了,装车停于后院门附近,以备稍有风吹草动就能随时悄悄卷财逃走。

    逃哪又是个要命的问题了。

    灾难突然来临,轻发大财的得意一扫而空,性命攸关。众人焦虑心急,七嘴八舌乱出点子,但通缉盘查甚严之下,天下虽大却能逃到哪?

    没一个主意可靠。

    还是晁盖拍板道:“不用争了。都不妥。哪也不去。若真有事,就投梁山泊。”

    吴用黯然点头道:“哥哥说的是。也是无奈选择。”

    又解释了一下:“赵岳的地盘,此地官府没人敢查,确实能护得咱们周全。若能收留。无非是舍了这笔财让他白得了去。”

    众人都是为财而来,一听提脑袋冒险一场却要舍了,都不乐意。

    刘唐性急凶悍,当先嚷嚷不肯,说那小恶霸若仗义成全则罢,若敢心黑惹得爷爷性起一刀砍了他,索性占了梁山泊当强盗,看官府能奈何咱们。”

    一听舍财正肉痛的郑天寿心一横,大为赞同,说:“刘唐兄弟此策好。杀了赵岳,夺了梁山泊,容身地有了,还能占了梁山财富。”

    公孙胜是道士,家在蓟州深山,却是不担心走不脱无处藏身。

    他有些忌惮沧赵的厉害,想的是辛苦一场,财舍一部分可以,剩下的怎么也够吃喝几年,全舍不行,刘唐说得对,大不了诈上梁山杀了赵岳,暂时藏身躲避,过后若守不住就卷财逃回老家逍遥法外。

    李忠被这盆冷水当头一泼,谨慎发作,胆子又小了,暗暗叫苦,却是俺穷怕了,在柴大官人庄上过了几天好日子,尝到有钱有势人家的甜头就受不得穷了,被钱财蒙了眼,一听能取巧暴富就动心参与了。结果转来转去还是得依靠赵岳。早知如此,当初就该直接投靠赵岳当个本分押货的,有钱赚过得安心富足自在不说,有真本事,表现好说不定还能转入沧州军杀敌保国建功立业混个功名。

    那是多好的前程,就这样被俺轻易毁了。

    唉!悔之晚矣。

    当真对不起柴大官人的恩义,辜负了他指点的明路。丢死人了。

    此番若能逃过死难,以后做事却是要多冷静思量。万万不敢再发昏莽撞。

    吴用静静听着,同时观察众人反应,把各人的品性默默记在心里。

    他心里很赞同刘唐的主张。

    以前混日子只想发财,从没想过当强盗。现在一分析,梁山还真是个当盗窝的理想所在。有八百里水泊天然防御,说不定能成大事。

    再一细想,赵岳是官,我们是民是贼,不是一路人,今后更天生两立。不管赵岳是黑心趁机敲诈勒索,或假装慷慨仗义收留暗里杀人灭口吞这笔财,还是真慷慨仗义,都不如把性命掌握在自己手里妥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